第九百零九章 中国实际掌权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零九章 中国实际掌权者

孙立文主动拜访王茂如给了众多官员和政客们一个强烈的心理暗示,那就是王茂如就要出手了,民党要败退。果真,几日之后,内务总长覃振因为济南游行冲突处置不当,被迫辞职下野,随后新任内务次长张群也随后辞去了职务。国务院总理唐绍仪则按照与王茂如等人商议好的计划,委任体育部次长许兰洲担任内务部部长,东吉省省长王永江升任内务次长,绥远省省长刘珂担任文化次长,朱启钤担任体育部次长——王茂如终于提携了他的老丈人了。 但是这远远不够满足王茂如的胃口,北洋大旗下的官员们纷纷跳出来,批判民党在政期间所作所为忧伤国体,单单是一个土地改革计划,便损害了士绅百姓的利益——当然,主要还是地主士绅们的利益。王茂如甚至都不敢触碰这些人的利益,孙立文也是着急了,直接来了一个土地改革,逼迫全国越来越多的人反对民党执政。抨击浪潮越来越严重,加上王茂如背后推波助澜,民党本打算坐等反击的机会也没了。 随后,为了避免民党成为全国口诛笔伐的对象,也为了给弹劾和济南游行冲突一个交代,民党出身的中华民国大总统孙立文以养病为理由,向国会递交了无限期请假申请,在他养病期间国事交予中华民国总理唐绍仪处理。民党在等待机会,等待王茂如身边的那个老虎反噬的机会。 终于拿到了那个蓄谋已久的权力,王茂如手下无不弹冠相庆。唐绍仪心中是悲喜两重天,喜的是自己所属势力成功上位,悲的是他的好友孙立文惨淡放权。 其实王茂如本身也明白一定是有人在觊觎自己。可是他遍观自己手下,各个都显得忠心耿耿,看谁都不像谋害自己的样子,这让他很是郁闷。王茂如原本希望中情司能够查找一二,但是看来这个人隐藏的很深。于是他希望自己的另一条线,即自己的少年卫队出身的死士能够传递有效情报。然而从各地传来的消息看来,地方军事长官并没有谋反的意思。那么也就是说。这个隐藏在自己身边的“司马懿”,一定是国防部的高级官员了——可国防部的高级官员中都是跟自己出生入死的弟兄,为自己立下汗马功劳的。哪一个会要取代自己呢? 几个记者为了报道中国这一场政治地震特地拜访王茂如,结果得到的答复是,对自己的弹劾仅仅是某个议员的个人观点,国人对民党有些误会。希望大家不要听信。纵然民党中有些人的行为和方式错误,但是不能一概而论。王茂如东拉西扯,聊了许久这些西方记者才走,不过一出门口顿时傻眼了,刚刚尚武将军说了什么啊,空话说了一大堆,自己都被绕懵了。 不过倒是有一个记者王茂如糊弄不了,那边是《燕京日报》的大记者费婉婷。王茂如口沫横飞地说了一通绕口令并没有侃晕她,只见她托着下巴笑说:“秀盛大哥连我也糊弄。真不够意思。” “什么?” “你说的那些话就是糊弄一些外行的,我岂能不知道。” “哈哈,你知道什么?” “你心里恨不得弄死民党吧?” 王茂如顿时正色道:“我和民党亲如兄弟。” 费婉婷咯咯娇笑起来道:“不愧是政客,说起谎来,都不带停顿的。”又道:“我现在并不是以记者的身份问你哦,你也不告诉我啊?” 王茂如笑道:“不是记者,那么就不谈政治了。” “不谈政治谈什么?” “我们谈谈风月吧。” 费婉婷顿时羞红了脸,啐道:“哼,我才不跟你谈风月。” 王茂如顿了一下会意道自己说话暧昧了,不过看起来这个费记者似乎并不反感,难道…… 一时之间两人各怀心思都没说话,倒是高亢敲了敲门打破了尴尬,报告说道:“国务院召开会议,请秀帅速速前往国会。” “好的。”王茂如道,“费小姐,不好意思,看来今日不能聊下去了。” “嗯。”费婉婷看了一眼王茂如,赶紧低头走了,还差点撞到了门,高亢惊讶地说道:“怎么费小姐好像是发烧了一样呢,脸红的不行,还差点撞了门……”费婉婷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赶紧走了,如此副官太煞风景,真是榆木脑袋一个。 王茂如忍不住大笑起来,那费婉婷更是羞臊不已,赶紧跑了出去,正巧美咲过来,见到了费婉婷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轻笑了起来。高亢见到美咲小姐,赶紧敬礼让步。美咲在门口见王茂如捋着小胡子开心的笑着,贝齿轻咬了一下嘴唇,随即笑靥如花,嘴角边的两个酒窝旋起,施施然走了过去,道:“哥哥,到调养时间了。” 民国十二年三月十五日,国务院部长递补会议正式召开,这次会议是欢迎国务院十二部的新成员的简短仪式,许兰洲本来就在北京距离最是近,一脸喜气洋洋的样子。他原来做体育次长,尽管已经当上了副部长,可部长却是他原来的部下李景林,这让他很是郁闷。如今至少和李景林平起平坐了,岂能不让他高兴。 至于王茂如的老丈人朱启钤也是北洋元老了,他从天津乘坐火车赶来的,同样一脸的兴奋笑得合不拢嘴来。刘珂乘坐飞艇从绥远过来,一下飞机就直喊北京就是暖和,比绥远强得多,那里风沙太大了,也是一脸兴奋溢于言表。只有王永江是乘坐飞机来的,风尘仆仆地下了飞机,一脸的愁容,看来他倒是不太愿意做这个内务次长一职。 国务院十二部,如今只有三部属于民党了,六个民党总长和次长坐在这里默默不语,与周边欢庆的人比起来显得那么独特,王茂如周边更是人员众多,他也时时看了看汪兆铭那里,心说你们还要在这里吗? 恰好汪兆铭抬起头来,正与王茂如的目光一对,他立即作出了一个类似于《功夫》里小理发师面对肥仔聪的微笑来,看得王茂如一点脾气也没有了。汪兆铭现在老实下来了,自弹劾失败结束之后,民党党内对他的反对声突然崛起,胡汉人暗中指使别人对其攻击,汪兆铭自知这次是自己年轻冲动犯下大错,连忙跑到孙立文跟前跪在地上磕头认错。 他的第一次独自行动几乎给民党造成毁灭性的灾难,大家岂能善罢甘休? 但是孙立文考虑到汪兆铭的过去功绩和如今民党人才凋零之现状,不得不继续提拔和使用,而且同为同乡的情谊也让孙立文很难太过处决他。于是民党决定给汪兆铭三个处决,第一剥夺他民党党内话语权,第二党员资格列为暂留查看,第三汪兆铭必须听从总统府秘书长胡汉人的指挥行驶。此时的汪兆铭就像是被阉掉的狗一般温顺了。 会议简单短暂,大家相互之间都认识,只是再次重新做了一番工作,作为内务总长许兰洲和次长王永江接手内务部工作也给予了建议和意见。当然,表面上的官话说的都很好听,这里谁也没有明着和谁发生争执,就像是朱执信那种脾气的人倒是没有。只有新任内务总长许兰洲因为内心欢喜讲话的时候有些声若洪钟,震得大家耳朵疼,习武之人总是有这点好处。而内务次长王永江看起来有些像是文弱书生,讲话的时候儒雅偏偏,任谁都看不出这个人曾经下令在东吉省对俄国游击队下令大屠杀和连坐的政策。 国会的闹剧终于休止了,全国的游行示威活动以大总统孙立文再一次称病而告终,如今中国表面上最有权力的人是总理唐绍仪了,但是王茂如甚至民党在寻觅良机。坐等对方发力并非王茂如的做事方式,他立即将许兰洲和王永江叫来,合谋开始对全国进行警务整顿——其目的是消灭全国警察系统中的民党势力。 很快,以新任内务总长和次长的名义,许兰洲与王永江对全国警察展开了一场廉政风暴,这场风暴的重点地带就是广东,广西,湖南,云南,贵州等民党选民比较集中的地方。而百姓们对这场所谓的廉政风暴中不断被公示的贪腐警员无不拍手称快——但是百姓哪里会注意这些贪污的警员的背景。打掉一批警员之后,从国防军退下来的两万退役士兵逐步被安排到了各个省中的警察所里任职。 此时,便有议员忽然弹劾起了文化部总长李子文,说他对中国的舆论媒体进行垄断,控制舆论,并且开始不断有议员弹劾李子文的作风问题,随后许多国家纷纷谴责中国舆论管制,说中国没有言论自由,说中国是独裁国家。当然,国会议员有权利说什么,他们是这个国家的根基,只是民党的议员们似乎忘记了如今国会起主导作用的不是他们,其结果就是民党议员的议案一概被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