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章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一十章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王茂如顿时想道了解禁报纸等媒体一定是民党想出来的另一个夺权的方法,什么言论zi you都是狗屁,世界上就算是美利坚帝国也不是言论zi you,所谓的要求言论zi you便是动乱的开始。袁世凯是中国历史上对言论放松的最宽的人了,其结果就是他被放开的言论骂的体无完肤。 现在这个时候一旦真的放开言论,则很快这里就会成为敌人的突破口。所谓的言论zi you,只有在政体稳固,国家富强,国民收入达到一定水平之后自然而然的就会实现。如今中国刚刚一统,列强环顾,租界尚未收回,世界各国各种思想相互撞击的时候,骤然之间学习那袁世凯岂不是自寻死路吗? 王茂如冷笑一番,立即要求内务部一定对造谣者与私自印刷报纸的人予以严厉打击,时时注意不要让反对zhèng fu的舆论拥有一席阵地。而王永江的方法更是严苛,直接下令那些妄图呼吁开放言论管制的人全家被驱逐到了西域,那里地广人稀,你言论zi you吧——实际上这些人的生死,早就被王永江定好了。 王永江的确是一个狠角sè,他顶住了压力,众多民党雇佣的文人墨客纷纷被全家驱逐至西域,而在西域,这些反对王茂如du cái政策的人又得不到民军的支持——在西域的民军都是支持王茂如的强硬派大汉族主义者,对不同政见者自然非常鄙夷,他们在西域生活举步维艰,再也没有了心思呐喊了,一个个都为了家女老小生活奔波。 民国十二年三月二十ri,吴兆麟从湖北襄樊乘坐国防军的飞机抵达了běi jing南苑机场,吴兆麟一下飞机看到南苑机场挺着的一百多架飞机和一百多架飞艇,顿时合不拢嘴,惊呼:“此乃哪国天军?” 张奎安笑道:“畏三兄,这是我国防军的路航飞机。这是běi jing南苑路航基地,是我国三大路航基地之一啊。” 吴兆麟道:“三大路航基地?分别是哪里?” “běi jing南苑路航基地,黑龙江萨尔图路航基地,以及西域阿拉木图路航基地。”张奎安一一介绍道,“最大的空军基地是萨尔图路航基地,那也是国防军最早的路航基地,南苑路航基地则是为保卫华北核心而建立。至于阿拉木图路航基地嘛……那中亚是我们刚刚打下来的土地,所以着重保护。” 吴兆麟摸着山羊胡子,不住地点头,坐上了汽车才叹了口气道:“王茂如啊王茂如,不愧是统一中国之唯一人选,武昌起义之后。我受袁世凯邀请前来běi jing担当běi jing将军府将军,其实也就是一个闲散职位。那时候有许多名流士绅,我们相互讨论之时曾听人说过,谁能一统国家,有人便说过着最北面有一个狼崽子叫王茂如。唉,如今一想来,果真不假。” 张奎安道:“畏三兄对做参议院次长如何看待?” 吴兆麟哈哈一笑道:“我不参与党争。所有关乎党争的事情我一概不参与。” “可惜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张奎安故作遗憾道,“你不参与,却不知道若不是参议长师少阳力主,畏三兄便被民党之人贬得一文不值了。畏三兄仔细想想吧,政治不是过家家,而是你死我活真刀真枪的战场。我知道畏三兄心中有所抱负而来,作为参议院次长,畏三兄定然心中有不少方案为国为民。可是谁支持你呢?参议院中畏三兄若是不站在多数人立场上,你便是再有才干也只能是做一个愤世嫉俗的闲人。” 吴兆麟笑道:“定国贤弟倒是实话实说。” 张奎安笑道:“明人不做暗事,聪明人不说瞎话,我张定国面对吴将军这种大风大浪过来的人岂能有所保留。” 吴兆麟道:“我这便准备一番,前往尚武将军府吧。” 张奎安道:“不用准备,府上已经准备好一切了。”到了尚武将军府上,王茂如早就等待叙旧。走过来握着吴兆麟的手说道:“吴将军您好,昔ri武昌起义之英雄,今ri重新出山,可喜可贺。可喜可贺,民族之荣耀,中华之幸啊。”一番谈起北洋往事之后,王茂如说大家给吴将军准备了一个欢迎晚宴,还请不吝前往。吴兆麟苦笑道如此岂不太过行事得意,张奎安说吴将军乃武昌起义英雄第一功臣,十二年前受屈了,如今定要一朝得雪才是。这话让吴兆麟心中感动不已,没想到王茂如还想着为自己洗去冤屈,当初他作为武昌起义领袖之一,却被民党人和北洋人联手排挤,许多人还诬陷他贪污库银,这让他心灰意冷辞去了běi jing将军府将军一职回家做了个田舍翁。如今王茂如能够重用于他,且为其洗去耻辱,怎能不让他感动。 欢迎宴会是在běi jing规格最高的六国饭店举办的,汽车抵达之后,吴兆麟与王茂如携手从车上走出,门口的记者纷纷拍照,王茂如便对大家说道:“武昌起义最大功臣,吴将军回来了,这一次他不再是将军,而是为国主持立法的参议员,还请诸位记者多多支持,还请国人支持!” “哗哗哗”的拍照声不绝于耳,吴兆麟心中苦笑我本不愿意参与党争之人,却不得不介入党争了,真是应了张奎安那句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欢迎宴会中大多数为北洋官员,另外一部分则是外国名流、大记者、商团士绅们,不过一些人的到来却让吴兆麟明白了为什么王茂如会提拔自己,原来是一些被贬的民党党员以及光复会的成员。吴兆麟心中不由得苦笑起来,别说身不由己了,现在这个漩涡就是在围绕自己进行的,如果单单是宋教仁创立的华兴会民党党员还好说,他们是比较平和的人,但光复会的那些人……那些以刺杀和暴力为手段的成员,便难说了。 光复会大名鼎鼎,反清主力便是他们,在历史上很多人将光复会成员视作民党党员其实是个误会,这个误会来源于后期很多光复会成员加入了民党,包括蔡元培,但实际上光复会从来没有一个明确的纲领和领袖,民党三大成分中,光复会的目的就是反清复汉而已。这与华兴会以宋教仁为领袖,兴中会以孙立文为领袖不同,但因为光复会只针对满清大臣,倒也落得个平安。再加上在后期民党内部政权中光复会被孙立文和宋教仁联手积压,倒成了闲散成员。 吴兆麟与光复会的成员们都认识,便走过去打好招呼,这些人都是民党党员身份,只是民党中不同意孙立文见解者,对于吴兆麟倒是心生好感,一并交谈起来。了解之后吴兆麟更加明白现在zhèng fu的情况了,民党式微,往ri那些与民党有争执的小党借着打击民党而派逐渐崛起。 欢迎宴会结束之后,王茂如得到密电司从俄国传来的消息,苏俄红军终于在民国十二年,也就是公元1923年3月份之前,将所有入侵俄国的中欧国家赶出了俄罗斯。同时,苏俄居然对所有东欧国家放弃了征讨,以柔和方式与所有曾经侵略过他的欧洲邻国建交了。 托洛茨基、图哈切夫斯基、布琼尼、叶戈罗夫等率领大军几乎以横扫之势将六国大军赶出而来俄国,谁也没有想到俄国在几乎灭国之际,爆发出如此具有战斗jing神的力量。这其中只有波兰军队状态好一些,因为波兰的骑兵在与布琼尼的骑兵战斗中达成了平手,波兰军队不得不退换了全部占领土地。 俄国人以悲壮的必死态度打出了斯拉夫人的血xing,他们硬着头皮以二十万人死伤的代价,逼着临近的曾经伤害过他们的国家退回到自己国内。俄国人除了勇气、除了必死的斗志也什么也没有,他们子弹奇缺,他们粮食不足,他们的军衣甚至都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他们大炮还是二三十年前的大炮,他们的炮弹弹壳甚至都是多次使用的。可即便如此,他们打败了东欧各个国家的侵略军,取得了伟大的胜利。 苏军军事委员会总指挥托洛茨基也明白,现在每多一天战争,俄国举要用一个月去恢复,于是他下令闪击各国之后立即撤军。而总书记斯大林认为应该报复那些曾经伤害过俄国的国家,两人对此展开了辩论,其中图哈切夫斯基这个二愣子居然站在了托洛茨基身前,这让斯大林非常愤怒。 而当缅因斯基将一份俄国国情评估放在斯大林跟前之后,斯大林最终才放弃了他的报复计划,俄国人口锐减——经过初步统计,俄国如今的人口仅有不足六千万,这还包括了收复了南方高加索地区之后统计的人口数量。而男女比例更是高达1:3,有些地方甚至高达1:10,战争怎么打?这怎么继续打下去?战争最终打的是资源,是人口,是男xing,让仅有的斯拉夫人全部牺牲在前线吗?克里姆林宫中斯大林还不是那个主人,他只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枭雄而已,苏维埃最高军事委员会集体表决决定撤军,与西方各国保持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