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一章 西交东攻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一十一章 西交东攻

各入侵国原本在边境严阵以待,准备抵挡苏俄帝国的入侵,此时听说苏军撤退大为惊讶,一个个反倒对苏俄感激涕零。他们没想到依俄国人睚眦必报的性格居然会不入侵他们的国家——俄国内战元气大伤,他们已经没有精力、时间、财富和人口再继续战斗了。 而克里姆林宫的主人列宁同志此时仿佛一个和平主义者一样说道:“苏维埃俄国是一个崇尚和平的新国,我们不会入侵他国,我们只希望创造一个真正属于工人、属于劳动者、属于全体普通人的世界。”他再一次用谎言和欺骗赢得了东欧人民的信任,使得东欧人民放松了警惕,也使得东欧国家在几年后因为对苏俄的不设防再次沦为俄国人的殖民地。而最为让人觉得有趣的是,瑞典的诺贝尔奖评委会甚至将1923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了列宁同志,以表彰感谢他为东欧和平所做的贡献。 在初步确立了对欧以和为主的国策之后,克里姆林宫开始研究对亚洲——也就是对东方的新关系。 他们重点研究中国和日本以及中亚各原殖民地如何对待的问题,尤其是关于与中国的关系,在《中苏友好条约》的时候是俄国最困难的一段时期,如今仅仅几个月,这种情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让克里姆林宫没有想到的是,苏军对东欧各国的反击居然仅仅用了三个月就宣告胜利,他们以为至少要两年时间。所以和中国签订了让他们感觉屈辱的《中苏友好条约》。 现在,是该重新制定对东方的政策了,苏军已经对西方表露出和平的态度。那么就能够抽出精力和时间重新如何研究对待东方。 但是在苏维埃最高军事委员会研究东方政策之前,让斯大林等其他委员会委员愤怒的是,托洛茨基绕过最高军事委员下令,由布柳赫尔将军负责,将苏俄红军东南集团军、东方集团军、远东集团军筹建组成新的东方集团军准备收复东方尤其是中亚领土。总指挥托洛茨基给布柳赫尔的命令中告诉他,有机会试探可以出中队的真正实力,如果他们不堪一击。你可以立即收复中亚以及中国新疆,占领中国克拉玛依大油田。我们不会遵守《中苏友好条约》的任何规定。一切利益在民族面前,都见鬼去吧。 中国人卑鄙地抢掠了巴库油田的采油设备。劫掠了俄国南方大多数工厂机械,这些采油设备以及机械总价值高达两千五百万美元,中国人轻松地在克拉玛依建立了一所大油田,且在甘肃玉门和河南濮阳两地快速地兴建着油田。这些都是属于伟大的苏俄帝国的财产。卑鄙的中国人。应该到清算的时候了吧。 托洛茨基的恣意妄为引得斯大林、加米涅夫、布哈林等人的不满,他们向列宁告发托洛茨基的行为违背了苏维埃最高军事委员会,是彻头彻尾的军阀独裁主义。但是列宁却因为警惕斯大林等人,需要给斯大林扶持一个对手而没有责怪托洛茨基。他对斯大林等人说:“托洛茨基是军事总指挥,是军事专家,他的一切行为都是以服务苏维埃为目的的。”布尔什维克党是采取的服从制度,列宁的话就是圣旨了,斯大林等人气得够呛却对托洛茨基无可奈何。 在布柳赫尔组织军队收复大西伯利亚和中亚的时候。苏俄帝国也开始了恢复与重建。而在经过十几天的讨论之后,苏俄最高军事委员会认为。现在俄国的重建最需要的就是人口。随后克里姆林宫做出了一个可以说是让全世界都惊讶的决定,为了俄罗斯,他们决定赦免全部政治犯和战俘,甚至他们赦免了沙俄向东逃窜的白卫军大军,并呼吁全世界的俄国人回到俄国,我们不需要战争,俄国不再有战争了! 作为第一个与苏俄建交的国家中国,因为俄国内战的时候,大批俄国人全部涌向了中国,定居在中国。根据统计,俄国内战七年之中,在中国大约有近两百多万俄国人涌入中国,而如果加上现在向中国逃亡的两百万沙俄灾民,中国将拥有四百万俄国人。 苏俄终于意识到了人口的重要性了,并且以民族的荣耀向这些在海外的俄国人呼吁俄罗斯人回国。整个战争期间俄国有近千万人口外逃,而死在外逃路上的就达到上百万。可是当俄国内战停止之后,这些外逃的俄国人纷纷禁不住诱惑,开始集体带着在中国赚到的钱,在中国养好的身体,开始返回俄国了。 如今苏俄一声报国令下,大量消息灵通的俄裔纷纷准备回到俄国境内,中国国内最大的俄裔居住城市长春为此热闹纷纷,尤其是众多的俄裔犹太人和俄裔富商们正在准备提取储存在中国各大银行中的金钱,根据华夏民族银行行长宋子文的估测,仅仅三月份,在华俄裔与犹太裔白人携带近五百万银元秘密返回俄国莫斯科。 早期的苏俄帝国对待犹太裔是非常重视的,而犹太裔俄国人也纷纷为苏俄的建立提供了大量的援助和资金,这在历史上有据可查,苏俄十月革命之后24名党政领导人中有16名是犹太人,如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等人,苏俄相继建立诸多法律法规要求禁止歧视犹太人禁止迫害犹太人。这给了在中国的犹太商人们一个信号,即苏俄帝国真正地将犹太人视作自己的平等子民了,这些出生在俄罗斯只会说俄语的犹太人听到了祖国的召唤,欣欣然地准备将全部热情与金钱投入到建设苏俄帝国之中。 华夏民族银行总行长宋子文从现金交易流向中看出来这一不寻常举动,立即将这一情况向王茂如作了汇报,他认为如果这些犹太人真的将所有资金转移到苏俄,那么东北经济将倒退三年。王茂如也对此异常谨慎起来,苏俄这次异常的行为,极有可能带给中国巨大的损失。 而且俄裔返回俄国不单单对中国不利,这对即将准备入侵苏俄远东的日本来说也极为不利。 王茂如立即带着宋子文与唐绍仪会面,商讨对俄策略。如今只有少数一些俄裔精英和银行家们知道这个消息,可消息在俄裔人中传递得极其快速,中国政府应当立即拿出对策,阻止资金外流,阻止人才外流,尤其阻止他们携带知识外流。 “这件事应该告诉总统。”唐绍仪听过宋子文的汇报之后沉声说道,“不管怎么样,他也是我国的元首。” “他劳苦功高,就不要麻烦他了,我们将结果告诉他。”王茂如微笑道,“大总统的病,真是需要静养啊。” 唐绍仪心中叹了一口气,看来王茂如势必一定要取代孙立文了,他在内心中有些许矛盾,因为他与孙立文是挚交好友,私交甚好,但是反过来他又属于北方派系中的领袖,与孙立文作为对手。唐绍仪这个人心太软,心软的结果就是受欺负,而王茂如恰恰相反,心狠手辣做事不计方法不计后果,也正因为有唐绍仪从中调和,这才相安无事。 财政总长方宏信认为如今一定要遏制住国内资金外流的现象,一旦出现更大规模的资金外流,中国崛起的经济将遭受重创。东北六省(包括内东北四省和外东北两省)的经济占了全国的一半,而期间俄国商人因为战争逃入中国的资金就占了四分之一。他忧心忡忡地说道:“不如收缴吧。” “不妥。”潘傅立即说道,“如此一来,我国国际形象将毁于一旦。” “国家经济都垮掉了,还谈什么形象。”交通次长哈尔巴拉叫道,他是蒙古族人,脾气也像一般的蒙古人一样耿直。 王茂如道:“如今考虑的不是要不要资金外流的问题,而是如何禁止资金外流的问题,这些人带着钱走了,就永远都不会回来了。所以,他们可以走,但钱不能走。” 新任内务次长王永江笑道:“这还不好办,将东北的犹太银行挤兑夸就得了。” 宋子文苦笑道:“在犹太银行存钱的大多数都是犹太人,恐怕我们无能为力,国人把钱都存在华夏民族银行。” “借钱!”王茂如忽然冷冷地说道,“用中华民国政府的名义向犹太财团借钱,紧急发行政府公债,将犹太人的钱都借光,如果他们不借就以通敌叛国的罪名逮捕。”他的目光中透露出残忍和好杀,森森地说道,“在中国开办银行的都是取得中国籍的人,既然是中国国籍,和民族无关。再有,我会下一道命令,重新组建中国边防军,检查过境旅客。从中国出国的所有旅客外出时携带现金不得超过三百银元。”他此时就像是绝大多数欧洲反犹太主义政府一样,开始对这些没有祖国归属感的犹太人产生一种憎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