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二章 不能让他们把钱带出中国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一十二章 不能让他们把钱带出中国

ps:(ps:月底了,求月票咯,诸位,加把劲哦,争取超过上个月,哈哈) 众人心中一凛,王茂如这一手可是更加强硬更加流氓啊,而且对于中华民国这个有边无防的国家来说,此举可谓前无古人。他们哪知道,后世有一个超级大国更加无耻更加流氓还自诩为世界民主之典范,他们的总统一面向全世界派兵打仗,一面领着诺贝尔世界和平奖,真乃极大的讽刺也。 宋子文倒是拍手,他对这些犹太人没有好感,他的信仰是基督教,而基督教和犹太教徒之间的纠葛在很多地方都不自觉地体现出来,尽管没有人愿意承认,他立即说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这样大规模外流资金就暂时得到抑制了。” 王茂如随后离开国务院,对宋子文和全国铁路公司总经理张弘扬吩咐说迅速提出一笔铁路建设国债,并强逼犹太人银行认购铁路国债,以此来收空他们手中的钱,让他们无法将资金转移国外。张弘扬笑说:“此举还得由军警配合才是。” “好。”王茂如说道。 张弘扬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秀帅,此当谨记,今日犹太人资金外流就是一个教训啊。” 王茂如冷冷地看着中国地图,说道:“全面汉化,一定要全面汉化,毫无保留地殖民汉化。在中国,将来只有一种文字,汉字,将来只有一种语言。汉语普通话,只能爱一个国家,中国。” 由布柳赫尔将军负责的苏俄收复部队在冰天雪地中用时仅仅半个月就组建完成。随后率领其向着东方,向着亚洲开始行军。苏军唱歌高亢嘹亮的军歌,挥舞着红旗,踏在雪地之中,不顾严寒翻过了乌拉尔山,沿着祖先的步伐开始了新一轮的征服东方。 当下王茂如分析苏俄做出的一系列举措——组建收复东方的军队,赦免政治犯。与东欧国家和平相处——之后只觉得惊悚不已,这是谁的主意,太可怕了。如以一来俄国不是在向全世界争取和平和发展时间吗?能让性烈如火的俄国人忍住仇恨,这不是一般的战略方针啊。 不,这只是假象,这个流氓国家能够忍受屈辱。目的绝不单单是为了发展从苏俄与东欧国家缔合可以看到另一个意思。苏军想要破坏《中苏友好条约》,向中国人报仇。 王茂如敏锐地察觉到了苏俄的真正意图,他立即找到萨镇冰与蒋方震,对他们说道:“苏俄红军,如今准备腾出手来对我中国下手了。” 当夜王茂如立即召集国防部的参谋们举办会议,会议一方面商讨对苏的政策,一方面对师团长轮换进行继续讨论。对苏政策最大的变更就是重新提出边防军的想法,但是蒋方震认为全国二十万武警。如不以武警作为边防军主力。王茂如同意蒋方震的观点,下令武警司司长白广敬。抽调中原武警部队前往边境,彻查陆路,海陆边防,重新勘定边境线,随时与戍边的国防军保持联络。 而师团长轮换的名单也制定下来,二十个师团师团长相互轮换,并由蒋伟光提出意见,认为为了防止军队出现军阀,所有团以上职务军官,应以四年为期限进行轮换。蒋伟光的想法也得到了参谋总部的支持,但是军务总部以如此频繁轮换将导致将不知兵兵不知将为理由反对此举。最终王茂如拍板决定,通过军官四年轮换的方案。 随即全国的二十个师团长开始了互调,而在东北,大规模对犹太人和而已富商的针对活动开始了。 全国铁路公司总经理张弘扬约见北方犹太集团的董事长们,向他们提出借钱修铁路,这些犹太商人表情古怪,张弘扬见大家都不说话,便笑道:“大家都是中国人,有什么话不能说的呢,为了我们的国家嘛。再说,修建铁路的是一件利国利民利己的大事。你们不会自己国家的铁路不修,把钱借给外国吧?那这就属于叛国了……”他摇了摇头,笑着说道:“诸位,叛国者的下场,你们应该明白吧?在中国叛国者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而是一个家族的事情。所以在中国想要做叛国者的话一定要想好不要连累家庭。” “可是我们真的没钱啊。”一个大胡子的犹太银行行长说道,他的汉语说的很不利索,但是勉强能够听懂。 “为什么?” “现在很多人挤兑,将钱取了出去,其实我也准备申请破产了。”大胡子说道,他说完之后,其他小银行者纷纷说道自己准备申请破产云云,会议里吵声一片。 张弘扬心里明镜似的,这些人喊着银行破产,无非是更快递将资金转移到苏俄,也不知道那些布尔什维克给这些资本家灌了什么药,让他们不惜倾家荡产。 张弘扬作为海外华裔似乎忘了,当初推翻满清政府海外华人不单倾家荡产,甚至舍弃性命回国参战。很多人富贵的时候不觉得,一旦自己的祖国到了危难的时候,便会不由自主地舍弃那些虚荣。毫无疑问,苏俄政府对犹太人的绿灯是他们渴望回国的最大原因——苏俄最高军事司令托洛茨基就是一个犹太人,他们还会害怕回俄国吗? 中国政府不是对这些犹太人没有办法,办法之一就是华夏民族银行联合国内银行对犹太银行进行挤兑,一方面抬高各大银行的储备金,迫使犹太银行不得不拿出储备金,另一方面暗中派人向犹太银行存钱,另外则以国家名义向各家银行兜售国家建设债券。至于中国人的银行,宋子文对他们施行缓一缓的政策,但是对于犹太人则是要求极为严苛,必须按期上缴。 这种强买强卖的行为引起了中国犹太财团的集体抗议,有些银行申请破产,以避免财产损失。但是申请破产却是一件极为麻烦的事情,首先那么多储户怎么办?有几个小的银行对储户的要求要么是限期兑换过后不管,要么是加息兑换过后不管。可是他们似乎忘了,这是中国人在故意整治他们,银行自己制定的法律怎么斗得过中国的法律?在法院的强制制止下,犹太银行不得不继续留在国内,不能申请破产,资产也不能随意转移。 这时候张弘扬又一步三摇地出现在犹太银行家的面前,摇头尾巴晃地说道:“建设国家,义不容辞啊……” “我们购买,多少?你要我们出多少钱才能放过我们?”大胡子犹太银行家怒道。 张弘扬小眼睛一眯,道:“一个亿。” “不可能,我们没有一个亿!”众人怒道。 张弘扬冷笑道:“你们的总储备金达到了两千万,没有一个亿?” “你……怎么知道储备金情况?” 张弘扬冷冷地说道:“我还知道很多,例如你们想把这些年在中国赚到的钱带走,可以带走,但是你们要知道,有些东西你们是带不走的,那就是中国人对你们的信任。当你们在遭受俄国人的政治迫害的时候,我们中国人无偿地帮助了你们。当你们原来所在的国家战乱的时候,我们又毫无保留地给你们安全,让你们在中国赚钱。可是你们现在却在中国赚了钱就走,毫无感激之情,说实话,这是一种背叛。你们从头到尾只是把中国当做一个工具而已,所以,当你们没有尊重中国的时候,就要想到没有人会尊重你们。一个亿的铁路债券,十天之内如果凑不齐,你们大可以带着自己的一点零钱滚回俄国去吧!”言罢他转身就走,根本不给这些俄裔和犹太资本家一点点思考的空间和时间。 内务部与中情司也开始联手在外东北、东北以及华北重点打击白银黄金兑换,而东北地方法规出台禁止白银黄金与人民币兑换,算是彻底断绝了这些俄裔想要将手中的人民币兑换成金银珠宝带回苏俄的念头。 中国人翻脸比翻书还快,短短十天时间内,在东北和华北,华东,外东北,西北,中原各个地方都得知了俄裔准备背叛中国,将中国的钱带走的消息了。原本大家对这些没有祖国的流浪者抱着同情的态度,可是现在,大家看着他们的时候带着一丝丝的敌视,这种情况在东北和外东北尤其严重,甚至发生了迫害俄裔的情况。 苏俄驻华大使尤林紧急向中华民国政府提出抗议,抗议中华民国政府的种族歧视,也抗议民国对对国人的引导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由于中国百姓的不合作,甚至地下黑市的中国商人都不会与俄裔做生意,导致很多俄裔无法将人民币兑换成金银,只能带着人民币纸币逃亡边疆。 回到俄国有三条路,第一条经过蒙古省进入中西伯利亚,第二条经陆路过努尔干省抵达东西伯利亚,第三条坐船前往欧洲返回。由于局势紧张,蒙古省已经戒严,不允许任何人随意通过边境,贸然闯关者杀无赦。而第二条路向北经过努尔干省返回的道路也不平坦,努尔干省尽管与苏俄相接处,但努尔干省是中华民国种族歧视最强烈的的省份,不少来到努尔干省的俄裔遭到迫害和刁难,甚至不少人被当做间谍抓了起来。最终这些俄裔只好乘船南下,希望从欧洲回到苏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