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成军仪式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七十九章 成军仪式

第七十九章成军仪式 ri本人前脚离开,吼叫浦纳就急哄哄的跑来,道:“jing察所那帮王八蛋,把咱们的车队扣住了。” “给他们点钱。”王茂如道。 浦纳道:“我给了,他们不收。” 王茂如冷笑道:“那就让他们养着,无故关押,我倒要看看他们能关几天。你给每个被关的家里都送去二十块钱,安抚一下,告诉他们没事儿,他们家人过几天就放出来。” “是。”浦纳说,又疑惑地说:“刚才那个矮子好像是小东洋?” “真是山雨yu来风满楼啊。”王茂如点带年头,揉着太阳穴说道。稍后,陆军部采购ri本ri和洋行军火的事情也被公布出来,由徐树铮出面,向ri本订购了价值三百万ri元军火用于装备北洋陆军新建10个师,而之后又向ri本订购价值两百万ri元的子弹炮弹。ri本方面,三菱重工集团则顺利地将金钩步枪的所有设备运送到ri本新关东州(中国ri占大连旅顺地区),组建ri本关东州兵工厂,负责向中国提供军火生产以及弹药生产。ri本人的军火生意看起来仿佛开始很便宜,赔钱做买卖一样,但是他们的生意经做的是长远,金钩步枪的修理维护以及子弹,都不得不依靠了关东州军工厂。而且ri本人最恨人的是,这金构造步枪却是二十年前ri俄战争适用步枪,ri本不单单处理了所有退役枪支,还用老式步枪养活了工人,切赚来的钱为自己生产三八式步枪提供了资金。 王茂如跑到陆军部去陈述,却被徐树铮冷拒,只好叹了一口气,陆军部未必看不到此举的害处,然而ri本枪支比国产的汉阳造还要便宜,对比xing能优秀的ri本步枪和产量不大制造粗糙的切价格没有优势的国产步枪,陆军部的人选择ri本枪也不为过。也许当初选择美国枪就是下了一个陷阱,只是没想到自己身后拥有如此庞大的财力,一棒子没有打死自己而已。 1914年6月28ri上午9时正,奥匈帝国皇太子斐迪南大公参加指挥一次军事演习,演习结束后,塞尔维亚一个秘密组织成员,17岁的普林西普向斐迪南夫妇开枪shè击,斐迪南夫妇毙命,普林西普被捕。 这一事件被称为萨拉热窝事件,被认为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线。刺杀斐迪南的这一萨拉热窝事件被奥匈帝国当做了对塞尔维亚发动战争的口实。1914年7月23ri奥国在获得德国无条件支持下向塞尔维亚发最后通牒,包括拘捕凶手、镇压反奥活动和罢免反奥官员等,塞国除涉及内政项目外悉数同意。不过,奥国依然将行动升级。与此同时,德国知悉俄国的军事动员,德皇要求俄国停止并迅速备战。鉴于各国的强硬外交和对国家军事力量的自骄,战争已无可避免 与此同时,王茂如返回怀柔,着手准备第十一边防守备旅的成军仪式。 第十一边防守备旅组建于1914年4月中旬,由三个步兵营、一个骑兵营、一个特务大队、一个工兵大队、一个宪兵大队、一个辎重大队、一个机炮大队、一个旅长亲卫队组成,号称四营六队,士兵人数达到三千三百二十人。作为一支边军守备旅,第十一守备旅全军拥有e1式步枪三千支,德国马克沁机枪二十挺,哈奇开斯机枪二十挺,十发装毛瑟军用手枪三百支,战马三百匹,马刀五百把,驮马两百匹,马车一百二十架。 而个人守备旅的单兵装备步兵是,火连珠(e1式步枪)一支,刺刀一把,标准备用子弹一百二十发,行军被一条,水壶一具,十字武装带,双肩背包一具,雨衣一具,黑sè军礼服一件,老式北洋军装一件,皮鞋大盖帽俱全,甚至特务大队和近卫队还备有法式阿德里安式头盔。 骑兵个人装备则是火连珠一支,马刀一把,子弹一百二十发,行军毛毯一条,水壶一支,十字武装带一条,双肩背包一具,雨衣一具,黑sè军礼服以及老式北洋军装各一件。 这些都是王茂如的心血,花自己的钱建立的军队,只是全旅的武器以及装备,王茂如就花了五十万块大洋,这个钱要是一般的边防旅,够组建四个了。 民国三年七月十一ri,就在欧洲火药桶被点燃的十三天后,在直隶省怀柔县县zhèng fu门口,原怀柔县衙门口南广场上,举行了怀柔县有史以来第一次阅兵仪式。呼伦贝尔护军使王茂如手下边军第十一守备旅五个营四个连以及八大处的所有人,站在县衙门口前搭建的台子上,召集怀柔县百姓观看,很是招摇了一把。 由于王茂如的肯花钱,全旅上下都穿着帅气的黑sè军礼装,一眼望过去,有种看到德国党卫军的感觉。 每个士兵都是清一sè的黑军装,十字武装带,上刺刀的火连珠,所有单兵装备被在身上,有三十斤重。要是平时背着三十斤重的单兵装备,每个士兵站两个小时早就累得不行了,但是在全县父老的目光中,这些士兵们很是风sāo地挺胸抬头收腹,下吧斜45°向上,雄赳赳气昂昂的骄傲模样。在全县士绅的眼中,哪还有比这支军队更加威武的军队了,一个老士绅不禁感慨道:“天兵天将不过如此,天兵田径不过如此,虎贲之师啊。” 五个营长依次站在各自部队的前面,三个du li连长也依次排开,只有宪兵连很是郁闷地只能维持秩序,宪兵队长何安定一肚子的抱怨,对军法处长费朝贵说:“费三哥,你跟旅帅说说,咱让jing察维持秩序得了,这成军仪式咋还少了咱们呢。”手下宪兵也是郁闷不已。 主席台上,王茂如一身蓝sè将服,头戴红缨大盖帽,肩章佩戴少将军衔,胸前四条金sè穗子,腰挎指挥刀,下身穿着马裤长靴,身后还系着白sè披风。看上去威风凛凛似的,实际上这披风都把他给热坏了,头上一直冒汗,过一会儿实在受不了,只好解下披风交给副官任元星。看任元星和李品仙憋着笑的脸,王茂如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把他俩从台子上直接踹下去。 主席台左侧是中华民国五sè旗,右面是边防第十一守备旅红sè大旗上书“边防第十一守备旅”八个大字,这八个大字还是请酷爱书法的徐树铮提上去的,也是为了讨好徐树铮。徐树铮也想把这第十一守备旅纳入自己的皖系之中,一扫先前的排斥,反而接纳进来,并且还难得地给他们拨了两门75毫米克虏伯野炮,也让王茂如拉了出来,放到机炮连中了。 今天成军的主持人本来是副旅长李品仙,但是李品仙是广西人,官话平时说的还行,扯着嗓子喊的时候,总是跑掉走音,这种唱场合下选一个大嗓门的才好。恰好何如飞是个大嗓门,还是北方人,口音虽然带有乡音但在直隶却听得懂。 此时总务处长何如飞,他看了看王茂如,王茂如看了看手表,是上午10点58分,点点头,何如飞走到大喇叭前,清清嗓子喊道:“今天,咱们边防第十一守备旅正式成军了!是咱们的大喜ri子,是咱们正式迈入国家军队的ri子!” 下面没什么反应,本来应该鼓掌的,下面士兵都前后占了一个小时,累都累得要死了,看着台上的何如飞,心说的快点说啊。还是任元星机灵,在一旁呱唧呱唧鼓起了掌,下面的士兵才反应过来,连忙鼓掌。 何如飞又道:“兄弟们,我们边防第十一守备旅的责任是什么?我们是保家卫国的军队,我们的责任就是保境安民,打击一切叛乱分子,我们……”这何如飞滔滔不绝,三天前王茂如告诉他让他当司仪,何如飞就写了几万字的演讲稿。还是王茂如看的眼晕,让他删了多半,看来删的少了。讲了半个小时,下面的士兵都气坏了,老百姓也听得打了哈欠,何如飞才总结道:“好,下面,我们请第十一守备旅旅长王茂如将军讲话。” 见到长官讲话了,大家忙使劲地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