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四章 日本陆军搞笑的北上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一十四章 日本陆军搞笑的北上

很快,一些中队以志愿兵的形式秘密潜入阿富汗,同时中国国防军用老式步枪和子弹,淘汰的旧式火炮以及炮弹从阿富汗王国还回来大量的金银珠宝。由于英国人的禁运,阿富汗人民甚至使用弓箭和老式火枪抵挡入侵,忽然从中国进口大量步枪,让他们的武力值倍增。而阿富汗王国在历史上就是一个富裕的国家,否则英国人也不会几次三番被击败,中国国防军与之联手,将英国入侵者葬送在阿富汗山区。 阿富汗王国阿曼努拉汗(汗是国王的意思,原名为阿曼努拉)特地邀请中国人作为军事教官,指导阿富汗民兵反抗英军。中国国防军在指导阿富汗人以游击队的形式骚扰对抗英队的过程中,实际上也是在学习,学习一种全新的战争模式,游击战。在以弱小的时候,如何用游击战方式消灭强大的对手。英国人在阿富汗又一次损兵折将,不得不退回印度,阿富汗人载歌载舞,残忍地将印度俘虏杀死几点真主——这一点则是中国人无法认同的。 民国十二年四月一日,西方传统的愚人节在东方还不被人所熟知,但日本陆军却给全世界人带来了一个大惊喜。日本军部以两个陆军师团的兵力由海军协助突然从北海道和库页岛两地出兵,两路军队一路登陆东西伯利亚鄂霍茨克城,另一路登上了堪察加半岛。 日本出兵的两个师团分别是有月师团之称的第十七师团和第十八师团,其中第十七师团登陆鄂霍茨克城。第十八师团登陆勘察加半岛。日本的理由是日本侨民小本三一在东西伯利亚失踪,日本派遣军队搜索日本侨民。 日本出兵的举动赢得了中华民国政府的暗中支持,甚至在努尔干省。宫小旗派遣部分士兵为日本人引路,进入俄国东西伯利亚。而最大的意外则是日本的驱逐舰海风号在护航过程中因为海面大雾迷路而撞击到了一座小岛上,当时日本士兵面对小岛的时候叫嚣道:“这里是大日本帝国海军,前面的渔船请让开,否则将遭受日本海军无情的屠杀。” 对面黑乎乎的影子没有理会他们,海风号像是用它那127mm四门火炮发射了两轮之后,见对方居然毫发无损。日本军官吓得够呛以为是美国人的战列舰呢——不过要是美国人的话,估计早就还手了。 “继续观察。”舰长说道。 “可是我们距离他们太近了。” “没关系,在太平洋没有人敢和日本军舰对抗。”舰长骄傲地说道。“再一次发出警告……” “是,大日本帝国海军是无敌的!”军官们骄傲地说道。 不过当他们发现对方是一座小岛之后顿时吓得够呛,对抗日本海军的不是人,是海岛和暗礁! 舰长立即下令转舵。然而这座小岛特别之处在与它的左右各有两个暗礁。日本军舰罕见地从暗礁窜了进来却因为转舵的原因撞到了暗礁上。最终这艘一千三百吨驱逐舰成为了整个日本登陆战中最大的损失,一百三十名船员仅有二十人活着游到了小岛上,但是在海岛上也仅有七名海员活了下来,其他十三人被冻死,令一百一十名水兵被冰冷的被太平洋海水冻死。 而另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登陆战则发生在第十七师团登陆鄂霍茨克城,鄂霍茨克仅有不到四百户人家,其中一半还是华人,日本在这里半点人为抵抗都没有遇到。 可是他们遭到了东西伯利亚最不能惹的生物的顽强抵抗。以至于成了整个登陆作战中日军损失最为惨重的“战役”。 因为抵抗他们的不是人,而是东西伯利亚的森林狼群。 日本第十七师团的第六混合步兵旅在登陆之后奉命越过朱格朱尔山脉挺进埃利季坎的路途中。穿越森林的时候遭遇到了一只狼群,狼群原本撤走的,但是几个骄傲的日本士兵望着远处黑乎乎的灰狼哈哈大笑说道:“诸位,不如我们比试一下射击技术吧,看看谁能击中更多的财狼?” “军曹大人的建议太好了,我们比试一下吧。” 于是狂妄的日本士兵纷纷拿出步枪对着狼群以及能够看到的一切生物射击,这是一支一百多只西伯利亚狼组成的狼群,这支狼群遭受到日本士兵攻击之后惊惶逃走了。第六混合步兵旅的士兵们哈哈大笑着望着狼群逃走,然后罕见地烧起了狗肉,日本人很少吃狗肉,但是在寒冷的西伯利亚能有美味的肉汤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正当他们吃得正香的时候,周围出现了数十个狼群,原来被消灭的狼群的残余狼跑到其他狼群报信,人类胆敢威胁狼群的领地。事实上永远不要低估一个族群的智慧,如北极草原旅鼠投海自杀,旅鼠的智慧极低,可是成千上万的旅鼠因为繁衍过剩以免导致种族灭亡而选择三四年一次的自杀,这不能不说明其实低级智慧的动物,在种族遭受毁灭的时候,族群的智慧会突然变高且疯狂起来。 西伯利亚狼群在整个东西伯利亚都处于食物链的顶端,没有任何生物敢于挑战狼群的领导地位,甚至西伯利亚虎(东北虎)见到狼群也要绕着走,而且现在狼群数量处于了高峰期,整个冬天西伯利亚已经没有什么食物了,可以说,现在的西伯利亚狼族正处在一种绝望而无敌的状态中。就在这个时候,人类首先打响了种族战争,一群日本人来到了它们的领地,屠杀了它们的族人,这引起了整个东西伯利亚狼群的警觉。人类的肉味和狼族的智慧在此酝酿,也带给了日本登陆军队最大的挑战。 在森林中,在黑夜中,这里是狼的天下,惹怒了狼群的日本人对此一无所知。半夜时分,狼群突然对日本第六混合步兵旅发起了袭击,数百头狼攻击了他们的哨所和营房,大约两百多名日本士兵被突然出现的狼群咬死,六百多人被咬伤。日本陆军没有被俄罗斯游击队阻拦,反而被狼群阻拦超过半个月之久,并且在半个月内牺牲了七百多人,近千人被咬伤。第六混合步兵旅发现越向西行军,遇到的狼群越多,数目越大,他们只能狼狈地撤回了鄂霍茨克城,其旅团长也因此被撤职查办,退伍回家种田去了。 日本人突然的北进东西伯利亚让苏俄措手不及,他们没想到日本人居然如此背信弃义(两个国家都不是好东西,背信弃义的事情他们居然意外别人会做),莫斯科顿时吵成了一团。斯大林要求军队向东西伯利亚挺进,一定要驱逐日本人,而掌管军事的司令却不是他,托洛茨基说道:“日本人占领的是无人地,现在他们尽管热热闹闹,可是就算是他们打下来,也没有日本人肯住在东西伯利亚。反倒是中亚,中国人已经占领了中亚,《中苏友好条约》中有一百七十万平方公里不属于中国人的土地被他们无耻地占领。而且中国政府正在加紧移民中亚,黄祸就要袭击中亚了。为了中亚人民,为了白种人,我们一定要先将中亚的中国人驱逐出去,收复哈萨克西部与中部。” 布柳赫尔将军率领的东进部队郁闷地接到了两封电报,苏维埃最高军事委员会下令他进入东西伯利亚,而苏维埃红军指挥部下令他攻击中亚的中队,布柳赫尔苦笑着对参谋长索林斯基说:“我该听谁的?”这个该听谁的,意思就是站在托洛斯基队伍中还是站在斯大林的队伍中,如今很明显俄国最高军事委员会上分成两派,一派是搞政治的斯大林派系,另一派则是搞军事的托洛茨基派系,托派以军人为主,尽管人数少,但是说话硬气,斯派政客多阴险狡诈,但是说话底气不足。 索林斯基笑道:“谁能给大俄罗斯带来最大荣耀,就听谁的。” “好,那就听托洛茨基的。”布柳赫尔说道,“我早就看中国人不顺眼了。”这次抉择,给布柳赫尔留下了一个浓厚的历史污点,在政治上站错了队伍的他,很快遭到了致命的报复。 日本国内对这次军事行动颇为玩味,两个师团的北上其实对他们来说实际意义并不大,但在政治意义上却很重要。国内持续不断的政治动荡让国民开始怀疑日本政友会内阁能否治理好国家,而裁军的决定又让军方对政友会内阁非常排斥。这次的北上举动一方面是安抚国内激进分子,另一方面也是想日本军方做出妥协,原本裁军四个师团变成了两个,双方总算达成了共识。 佐藤提出的计划不能不说,对日本国内的进步意义也非常重大,否则日本的元老们早就把这个小跳蚤踩死了。正因为元老们见到了这个北上计划对日本国内矛盾起到了缓和和引导作用,才最终支持于他。可是北上到底到对日本来说有什么作用,却要看军部能做到何种程度了,大家都在等待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