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六章 王茂如的布局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一十六章 王茂如的布局

坟穴修建也需要一些时日,冯尹彬在那里却帮不上什么忙了,黑龙江省省长朱庆澜派人帮他监工,并且私人资助了一万银元修筑坟茔。有风水术士说周边也是风水宝地,只是不如此间贵气,可以在周边建造坟茔,将来富贵子女,朱庆澜有心便修建了坟穴,等待自己百年后也安葬于此。便有人拍马屁说要给冯尹彬也规划一块地,冯尹彬便笑着拒绝道:“我祖籍乃直隶河间,安葬也葬在我冯家祖坟之中。” 事情完毕之后,冯尹彬便从大兴安岭回来了,恰好赶上了现在。代理副官长高亢能力不足,众人也看得出来,高亢不可能代替冯尹彬的作用。冯副官长一回来,众人立即围了过去,冯尹彬道怎么回事儿,任石磊便报告了一遍。冯尹彬当机立断道:“任石磊,你告诉乌热松,率领近卫队立即出动,给我把脂粉铺围住,不要放跑一只鸟。” “是。”任石磊顿时说道,仿佛心中有了底气一般,若是代理副官长高亢在此,还得犹豫半天才向上请示,反观冯尹彬抉择果断,纵然下令失误,但绝不拖泥,有了他在便真的有了主心。任石磊刚刚要转身,忽然想到什么,便问道:“要不要通知中情司……” “不需要,这是秀帅的家事。”冯尹彬道,其实心中他对中情司的办事能力不放心,而且冯尹彬也听到风声说,这次原本计划好对付孙立文能够一举驱逐民党的计划。让民党的人最终只配了一个内务部出来拉倒。这和让雄心壮志的王茂如很是郁闷,民党似乎收到了风声,自己先投降了。逼得王茂如不能动手。能够参与计划的人一定地位非常高,且参与了应对民党计划的核心内容。所以王茂如也对能力低下的中情司感到失望至极,在这里也没有通知中情司。 王茂如见到冯尹彬之后很是高兴,抓着他的手上下看看笑说你倒是胖了许多,冯尹彬笑道:“大兴安岭那里食物单一,除了干菜就是飞禽走兽,这飞禽走兽本来就是大补的。若是吃了一顿两顿新鲜,如是天天吃真是受不了。” “哈哈哈,你这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王茂如笑道。 冯尹彬将寻找坟茔之事前前后后与王茂如做了一番汇报。既不夸张也不自谦,王茂如也是知道他的辛苦,一面点头一面听他讲述。至于那龙穴之事王茂如只是报以一笑说道:“若真是那么好找,中国岂不人人都是皇帝?”但对于冯尹彬的一片好心和忠诚。王茂如在心中记着呢。 冯尹彬果真也用他的勤劳赢得了王茂如的进一步认可。王茂如寻思着是不是该放冯尹彬出去活动活动。不过当王茂如刚刚提及的时候,冯尹彬便将管家女儿王春儿的事儿与他说了,岔开了话题。 冯尹彬分析说此事有些极不寻常,按理说王亚东的女友不是一次去那家脂粉铺了,为什么偏偏今天发生事端,为什么王春儿进去也发生了事端?王茂如心中警觉起来,多少次的暗杀让他对一切危险都风声鹤唳,他说道:“你现在亲自去处理一下。” “是。”冯尹彬立即说道。 乌热松得了命令。立即率领一百多全副武装的士兵跟着车夫来到脂粉店,将其包围起来。 早春的晚上。一会儿刮着南风,一会儿刮着北风,就像是姑娘的脸一样喜怒无常。气温也下降的很快,站着一会儿便懂得让人哆嗦起来。抬头向上看去,今晚满天星辰虽没有月亮,但照在地上通亮一片,一会儿黑一会儿白,黑的是泥坑,白的是积雪。今岁此刻地上的雪渐渐融化开来,和着地上的尘土,搅成了一块白一块黑的泥癍。 士兵们穿着高帮战靴踩着泥癍慢慢向脂粉铺围了过去,乌热松咬着牙,说道:“给我一把步枪。”便有士兵给了他步枪,他看着旁边有一棵大树,便爬了上去,瞄准那里面。然而士兵破门而入之后,却什么也没有发现,不一会儿任石磊等人终于发现了暗门。沿着暗门进入地下室,只见到里面狼藉一片之外,什么也没有。任石磊让人修好了电灯,然后仔仔细细检查一遍,忽然看到地缝之中有血丝,蹲了下来。 他摸了摸地上的血丝,闻了一下,道:“这里有人受伤了,而且是枪伤,血液中带着硝烟味儿。”任石磊立即向乌热松报告,冯尹彬又带着一些士兵赶过来,两人一同与冯副官长说了处境。 冯尹彬脑筋一转立即说道:“不好,怕是有人准备暗杀秀帅。” “冯官长,您老怎么看出来的?”任石磊道。 冯尹彬说:“要是普通的强抢民女定然不会用枪,用了枪还没有传出声音,说明他们用的是消音手枪——哪有普通匪徒用消音手枪的。这一伙儿人一定是有预谋的妄图借助什么来接近秀帅——那个王亚东的女朋友一定是有问题的。还有,立即封锁脂粉铺周围五百米以内所有的店铺人家,一一审讯。” 乌热松立即说道:“副官长,是不是有些过了?这些人或许有无辜的人。” 冯尹彬嘴角列了一下,惨笑道:“相信我,这件事比你想象的还要严重,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此时有士兵跑过来报告说道发现未被销毁的一段电报纸片,仅仅两厘米长,可能是烧毁的时候燎飞起挂在了排气孔上没有被人发现。上面只有几个数字,但是毫无疑问这是一张电报消息。 冯尹彬与乌热松相互对视,更加确认了这是一处特务机密之场所,下午发生的事情,晚上便转移了。冯尹彬忽然大叫一声,道:“不好,尚武将军府有危险!” 当冯尹彬再一次回到尚武将军燕京大街99号的时候,却得知王茂如并没有在家,而是连夜去了国防部。西域时间晚上六点,北京时间晚上十点的时候,西域军区国防军与沙俄残余势力的前锋部队接触。沙俄遗族前锋军队拒绝放下武器成为难民,因此双方对峙起来,西域军区请求上方给与指示。 此时冯尹彬又让人去寻找王亚东来,得知王亚东晚上六点的时候刚刚出去,他面色一变,揉了揉太阳穴沉声道:“此事事关重大,任石磊,一旦王亚东回来,立即控制住。” “可是他是秀帅的侄子,恐怕……”任石磊踌躇道。 冯尹彬冷冷地说道:“此事看不出来吗?可能有人想要利用他来谋害秀帅,我当尽早去办。”随后他追到了国防部,得知里面正在连夜召开会议。他坐在走廊一旁的沙发上,眯着眼睛,表情貌似呆滞地望着窗外的星空,脑海中思索着自己的未来和现在。他已经不年轻了,他希望能够取得成就,看来在秀帅身边足够了,自己应该出来大展身手。那么是去青促会一展拳脚还是继续留在军中呢? 留在军中自然更好,但是他身上有一个污点,那就是枪杀齐燮元,枪杀上官给很多国防军高级军官心中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除了王茂如任谁也不会放心他在身边。那么听从秀帅的建议,进入青促会——这个全国第三大的党派——帮助浦继,甚至取代浦继成为青促会的会长呢? 冯尹彬伸了伸发酸了腿脚,继续想道:“浦继是个没用的人,在青促会主要还是由秘书长东方宏来做决定,这个东方宏是个有奇志的人,甚至连师傅对他也没有完全把握。所以师傅对东方宏刻意压制,我到了青促会一定会面对东方宏的暗中排挤和浦继的帮助,机遇与机会并存,危险与斗争齐在啊。”想到了危机,他面色微微变得有些激动,随即他想到了李慕含,那个危险的男人,甚至在日本耍的日本国家团团转,那才是真正的刺激。 是啊,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变得这么小心翼翼了,自己也不老啊,难道就这样小心翼翼的一辈子吗?要拼出个未来——师傅当初让自己去青促会是什么意思呢?冯尹彬仔细思索起来,难道只是帮助浦继吗?未必如此吧,浦继不是个草包,却也不是个人才,帮助浦继毫无意义啊。如此只能说明一件事,师傅是想让自己掌握青促会。 为什么要掌握青促会呢,他联想到青促会与复兴党的联手对抗民党,又想到了王茂如坚决不同意青促会与复兴党合并,忽然之间恍然大悟起来。 “师傅是想在将来,用青促会和复兴党将进步党与民党驱逐出国会,从而实现另类的两党制度‘民主’,这两党执政看似是个民主的议题,实则不管是青促会还是复兴党都是支持师傅的。如果想要做大青促会,一定要让一个极为忠心的人来执掌青促会,所以师傅才推荐了我。”冯尹彬想到这里,脸上有了笑意,全世界都在流行民主和几党制,师傅是借着民主的外衣实现集权式的统治啊。想明白了这些,冯尹彬这才下定决心将来进入政坛,不再留恋与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