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七章 钦点继承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一十七章 钦点继承人

会议室的大门打开了,大家出来撒尿休息休息,众人见到冯尹彬,纷纷打起来招呼,冯副官长回来了。蒋方震笑道:“怎么半年不见,你胖了?” 冯尹彬忙敬礼道:“副司令好,属下休息这半年算是心宽体胖,什么也不想人就容易养胖。”他帮助王茂如去大兴安岭寻找妻子吴秋月的安葬墓穴的名义就是修养,当然他做什么大家心里都知道,只是谁都不会去说破自己找不自在。冯尹彬这个人太像王茂如了,作为他的徒弟,这个人隐忍、坚强、计算得当,活脱脱就是第二个王茂如或者说年轻版的他。谁也不会得罪这样一个人,更不会认为他将来的成就会小的了。 蒋方震点点头,会心一笑道:“好,那就好,好好干,小伙子有发展。” 冯尹彬敬了一个礼,站在一侧极有礼貌地让蒋方震先行。冯尹彬走进去见到王茂如坐在一旁抽着烟看着地图和情报表目,眉头紧皱,很显然他正在思考什么,便没有说话,只是站在一边默不作声。王茂如偶然间抬头见到他回来了,便说道:“你回来了,就暂时先担任一段时间我的副官长吧,高亢这个小子不够机灵,送去军队更好,出息更大。” “是。”冯尹彬又将王春儿失踪的事和他的怀疑向王茂如做了一番汇报,同时将自己的怀疑以及下令控制王亚东的命令都与王茂如说了。 王茂如赞赏道:“轻重得当,处置及时。你做的不错。”他站起来左右来回走了两趟,又道:“这件事交由你了,你要挖出来到底是谁三番五次地准备对我。此时全权由你负责,你可以行使先斩后奏的权力。但是注意,一旦涉及到上校级别的军官或者是县长级别的官员,要对我事先汇报再行动。” “是,学生谨记。” “明日一早你来我办公室,我有话对你讲。” “是。”冯尹彬不知道王茂如找他还有什么事情,有些疑惑地离开了。 会议休息结束之后。参谋部的高级军官们继续讨论,对于西域的问题很好处理,只是如今苏俄选择了合作——这即在王茂如意料之外。又超出了其他军官的认识之中。毕竟俄罗斯民族是一个不轻易屈服的民族,他们一直以来都会以刚性的一面面对其他国家和民族,甚至政敌。雍星宝分析说现在苏俄的反常举动,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俄罗斯这个国家已经虚弱之极了。蒋方震建议说尽快处理。如果等到苏俄的东方集团军追赶上了沙俄遗族军队。极有可能会两方军队融合在一起,导致他们一同敌对中国。 听到此,军官们其实已经达成了共识,面对沙俄不能软弱,王茂如立即说道:“西域军区做好两个准备,第一个准备就是逼降沙俄遗族军队,第二个准备就是给苏俄的东方集团军狠狠地来一下子。李文彬!” “到。” “下令给任元星,被沙俄遗族军队二十四小时考虑时间。如果沙俄遗族军队仍然继续拒绝放下武器,就地剿灭。决不允许外国人拿着武器进入中国。” “是。” 次日一早冯尹彬来到王茂如办公室报道,并说明王亚东至今尚未找到,作为外交部的武官,王亚东的失踪显然让更多人担忧。管家王鹏得知王亚东的女友可能是间谍,打算暗害王茂如之后,既悲痛又后悔,跪在王茂如跟前不起。王茂如连忙将王鹏扶了起来说道:“这不管你的事,有恶人要前方百倍对付我,才拿你的家人开刀,说起来倒是我连累你了。” 王鹏哭道:“这两个孩子,这两个孩子,唉!我瞎了眼了,我瞎了眼了啊。” 王茂如哑然失笑道:“你这么说,便是把我也骂了进去吗?当初我也非常同意两人交往的,只能说她会演戏,这份能力不去做电影明星却是浪费了。”王鹏连叫不敢,王茂如又道:“放心,我已经下令派人搜查,会有消息的。”王鹏带着担忧下去了,王茂如才转头对冯尹彬说道:“最近我的事情较多,你冒然接受一定很累,不过我相信你的抗压能力。还有,我准备将近卫部队逐渐交给你。” 冯尹彬原本打算去军职从政了,没想到王茂如会将近卫部队交给他,惊讶道:“近卫部队……岂非……” 王茂如道:“我准备调近卫总长魏东龄下方做军团长,将由你接任近卫团司。” 冯尹彬想了想,才说道:“老师,原本我打算听从你的建议去军职进入青促会的。” 王茂如大喜过望道:“你想通了?” “想通了。” 王茂如道:“那就好,不过你还要接收近卫团司两年,接手之后你的军衔就提升到将官,乃至中将转入政坛,也好在青促会站稳脚跟。” “是。” 王茂如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让你去青促会吗?” 冯尹彬便将昨晚自己分析的说了出来,王茂如喜上眉梢道:“你既然想得明白前后,便知道我的心思了,军人直接做总统是不行的,这种行为会导致独裁军政府。所以从我开始,便不能直接由军人做总统,而是需要一个转职。你如今转职,也为以后从我手中接过江山做了准备。” 冯尹彬那还听不出话中的意思,立即跪在地上说道:“老师,继华何德何能得到老师如此重托。” 王茂如将他扶起,说道:“你的才能远超你的好友李慕含,他能在日本翻江倒海,你就能在中国力揽狂潮。” 冯尹彬听到李慕含这个名字,会意笑道:“这个人是个怪才,也是个天才,我和他不用。” “他才是乱国鬼才啊。”王茂如叹道,“留在国内,便带来了破坏。” 冯尹彬有些犹豫地说道:“师傅,您将来不把这江山传给宗鼎或者宗孚吗?” 王茂如让他坐在自己旁边,抽出一支烟,说道:“江山传承制度在中国再也不可能实现了,家天下是一种落后的制度,注定被淘汰的。而且,我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们将来上演一幕幕的九龙夺嫡兄弟骨肉相残的戏码。” 冯尹彬连忙给师傅点着了烟,说道:“不过我国传统文化中还是认为龙生龙凤生凤的。” 王茂如笑道:“龙生九子各有所好,贪财好色者,醉生梦死者皆有。这江山如画,谁都想要染指一下,可位置只有一个,若是两个人能力相当便会有一番厮杀,这种厮杀于国不利啊。我国的权力交接只能是平稳交接,若是处处争锋式交接权力,中华之大、地域文化之多、种族民族之差异撞击,恐会引发国家分裂之危险。别人看不出来,我们不能看不出来。继华,你要谨记一点,将来我老去之时,你也万万不要有家天下思想。” “是,师傅。”冯尹彬道。 王茂如吸了一口烟,缓缓地说道:“都说三岁看到老,我的几个儿子中没有一个能成才的,宗鼎性子暴躁,至诚至孝,做弟弟们的大哥倒是好大哥,将来却难免被人欺骗。宗孚小心思多,人聪明,却缺乏眼光,有人支持着被人赞颂,没有人支持迟早完蛋,他就是太过喜欢耍小聪明了,将来这种小聪明会害了他自己。宗欧倒是没心没肺,老实人一个,可是正是因为太老实,没什么心腹,从政的话会害了他一辈子。宗泽呢,更是胸无大志,被他妈妈惯着的除了爱吃什么也不爱,将来倒是能快活地过一生。至于宗宝倒是野心不小,只是他是母亲是俄国公主,他受母亲拖累啊,在中国尽管没有血统论,可你要知道,宗宝几乎成了俄国沙皇。在他的身上太多争议了,将来孩子从政会遇到很多争议和非难。” 冯尹彬笑道:“师傅,宗宝倒是……两国之君。”宗宝的情况的确是特殊之极,两岁被册立为沙皇俄国储君,四岁身为中国元首的儿子,有他这样经历的人,恐怕在世界史上和中国史上也不多。在另一个时空也只有溥仪,即担任大清国又担任满洲国皇帝,但是满洲国并不被承认,属于殖民地,也算不得是两个国家的继承人。 王茂如也大笑起来,道:“他这样的境遇确实不多啊。呵呵,我今天说了这么多,其实也只有一句话,我的儿子们既没有才能去做下一个元首,也没有条件去做,最重要的是,我不支持他们去做。我希望中国是一个底层人有期盼能够取得上位,上层人能够日夜精禅为国为民的国家。同时,一个国家最不可取的就是,底层的人看不到希望,如果当他们看不到希望的时候,矛盾累积之下会导致有一天这个国家如火山爆发一般坍塌崩溃。” 冯尹彬点了点头,心有所思,但更多的是惊喜,是王茂如对自己的重托的一种惊喜。 王茂如道:“继华,师傅最后叮嘱你一下,你需要的是隐忍,忍耐。”他开玩笑地说道:“只要你比他们活得长,你总会看到他们死在你的面前。 “是,师傅。”冯尹彬郑重地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