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辞职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章 辞职

第八章辞职 国际关系学其实是一门用于外交的学问,在ri常生活中,的确是少用得很。而王茂如在北大的讲授,也是起初火热了一阵,大家都冲着他的《大国崛起》作者而来,然而在校园抬头不见低头见,却让大家对他失去了神秘感。不过如今学生们爱国热情高涨,对于国外的关系非常好奇,于是纷纷来听他的课。 在用一周的时间简单地讲完了第一章《华夏外交史》之后,开始讲《世界外交史》。这《世界外交史》内容多了许多,涉猎了世界其他国家的历史,经济,文化,政治,以及军事等等方面,且从领导人身上入手,讲了许多同学们听都没听说过的西方的奇闻异事。只是好生生的学堂,时不时的传来笑声,倒是让一部分其他北大教师很看不过去。 别的老师虽然受欢迎,但也没有像他一样这样热烈,私下里对他是很反对的,加上王茂如只在有课的时候在学校,没课时不在学校中,更令一些老师反感。汤尔和时不时纠集一帮老师找到校长,说这王茂如不成体统,将课堂当茶坊来讲单口,不过有校长严复的力挺,倒也没有人拿王茂如怎样。 “法国皇帝拿破仑身高不足1.7米,有人说他一米六,比在座的诸位都矮,所以他最怕人说他矮。有一天,他想取书架上的一本书。因那书放得太高,他够不着,便叫人搬凳子来给他。此时,一位刚好在那里的将军说:‘陛下,不用抬凳子了,让我给您取吧,因为我比您高。’‘您是想说您比我长吗?’拿破仑当即予以纠正。由此可见,拿破仑此人不容许别人冒犯,却不会因言治罪,而我国因言治罪的人,如过江之鲤。尤其是雍正王朝时期,像是这位将军这样说话的,肯定被抄家灭族了。我们今天之所以说西方更文明,其主要原因就是他们不会因言获罪。西方人有一句谚语是这样说的,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当一个国家人人不敢说话的时候,那么真理也不会出现了。所以,你们,要敢说话,要敢说真话,也许会说错,但是,正确的道路往往就是从错误道路中走出来的。” 教室里王茂如口水横飞,有些类似于后世袁腾飞讲课文一般,外面路过的汤尔和怒而不语,一旁人说道:“王秀盛言语粗鄙不堪,实在是北大之耻。”又闻到王茂如将俄罗斯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王茂如说这俄国人的名字太长,咱们给她换个名字,叫叶二,这叶二在西方有两方面最让人记住,对土地的贪婪和对情人的追求…… “实在是粗鄙不堪!”汤尔和一甩袖子,走了。 过些ri子,王茂如好ri子到头了,因为维护他的北大校长严复,辞职了。原来严复能够成为北大校长,与教育总长蔡元培等人的推荐有关。袁世凯本身也希望严复做北大校长,因而派遣国务总理唐绍仪数次请严复出山。 而严复之所以离开北大辞职,有三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严复吸大烟,在北大现任教师中,他是唯一一个吸大烟的,为诸多教师不喜。汤尔和就用此借口,数次向教育部弹劾严复,当教育总长是蔡元培的时候,严复倒是保得平安。蔡元培因与大总统袁世凯政见不合,因而辞职,教育总长由教育次长范源濂担任。而范源濂xing格并不强势,而与严复并不相熟,加之下面有人弹劾严复,便应允了严复的辞职。 严复辞职的第二个原因则是经济问题,严复手中一直有一张俄国道胜银行的7万两银子的东清铁路股票,教育部人眼红这钱,数次向他讨要而遭拒绝。严复希望将这笔款子留在北大办学,而教育部等人却希望挪到教育部它用。蔡元培辞职之后,教育部更是派人直接要求严复上交这笔款子。 而导致严复辞职的第三个原因,则是党派相争,辛亥革命前,严复一贯主张君主立宪,反对暴力革命。随着革命思cháo逐渐兴起,严复在政治上成为革命派的敌人。他在1904年出版的译著《社会通诠》中就反对以狭隘的民族主义号召排满革命1905年,时在伦敦的严复对前来拜访的孙中山泼冷水,明确主张教育救国,反对暴力革命。自伦敦回国后,严复又发表许多文章和演说,不遗余力地鼓吹君主立宪,遂成为立宪运动的jing神领袖之一,因而也成为民党的最大障碍之一。在立宪改良与革命共和两种政治主张针锋相对的时刻,鉴于严复具有广泛的社会知名度,革命派不得不对他进行重点反击,以消解其社会影响。汪jing卫、胡汉民、章太炎、韦裔等曾先后发表文章,反驳严复的某些观点。前后两任教育总长蔡元培与范源濂均是南方激进派,蔡元培甚至一度力主取消北大学校,是严复力保下来。 而严复的辞职,也让王茂如感到在北大毫无意义,在严复辞职之后,王茂如来到严复家拜会。却看到严复躺在床几上抽着大烟,摇头苦笑,离开严复家。之后他向北大辞职,而北大校长此时是章士钊,然而教育部是个冷门,北大在严复走之后,连薪水都开不出来,章士钊自然不愿来。命教育部无奈,遂又于10月18ri任命马良为代理校长。马良在就任běi jing大学校代理校长仪式上说:大学者“非校舍之大之谓,非学生年龄之大之谓,亦非教员薪水之大之谓,系道德高尚,学问渊深之谓也。诸君在校肄业,须尊重道德,专心学业,庶不辜负大学生三字云”。然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时至1912年11月底,寒假将至,而学校的下学年经费尚无着落,马良便向比利时银行商借40万法郎,约定以学校地产作为抵押。何时得知,即告知北大学生起来反对。学生闻讯,亦认为马良在“盗卖校产”,遂群起而攻之,使马良不得不辞职离去。 王茂如先是向章士钊写了辞职信,然而没几天,校长换成了马良,又将辞职信写给马良,然而没几天,校长又换了,换成了何时。辞职辞了三次,王茂如也算是创造了一个历史了。他本人是不缺钱的,只是爱惜名声,尤其是能够在北大做一段时间的讲师,也算是让他小小的满足了一下自己内心的虚荣。 对于王茂如的辞职,何时很是不舍,这门国际关系学学科刚一开设半年便夭折而亡了,而王茂如的辞职最高兴的人不是一直看他不顺眼的汤尔和,毕竟汤尔和是看严复不顺眼,因而连累到他。最高兴的人是ri本人工臧平良,他收到ri本横滨大学的请求函,希望他能够帮助ri本横滨大学邀请秀盛先生来到该校任教,讲授国际关系学,为ri本培养外交人才。 王茂如拿着邀请函唏嘘不已,国内党派之间相互倾轧,一个小小的教育部门,里面保守派,改良派,温和派,激进派等等派别相互斗来斗去,连校长严复也要被迫辞去校长一职,也怪不得章士钊不来上任。但是王茂如却不想当劳什子教授了,他收到了严复的邀请。 严复辞去北大校长一职之后,进入了袁世凯的幕僚机构,做起了袁世凯的幕僚,而严复向袁世凯推荐王茂如,言道此人大才,不可不重用。袁世凯也知道《大国崛起》这本书,也让幕僚们读给他听,心中颇为欢喜,于是应了严复。不过袁世凯人忙事多,南方又闹腾起来,袁世凯忙着筹措善后大借款,便将邀请王茂如的事儿忘了。之后还是严复提醒才想起来,于是派严复拿着大总统的邀请函去王茂如家里,却得知王茂如已经接受ri本横滨大学的邀请,东渡ri本去了,心中后悔不已。告知袁世凯后,袁世凯摇摇头说可惜了便没再说什么,的确,他手下人才济济,真不差这个教授。只是严复在一旁捶胸顿足,说有王秀盛在,定然知道如何搞定六国银行。有幕僚冷笑说,严几道未免把此人看的太重了,只是一个先生而已,严复瞪起眼睛便要赤膊上阵,袁世凯忙说:“好了,这人才华是有的,可惜去了ri本,等他什么时候回来,几道先生带他来见我。”

上一篇   第七章 教授

下一篇   第九章 懵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