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三章 何如飞的西域整军计划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二十三章 何如飞的西域整军计划

库尔科娃走过来揉了揉萨斯利亚的头,就像一个姐姐怜惜最的妹妹一样,苦笑着说:“你呀你,唉……明天你还会去吗?” 萨斯利亚露出开心的笑,两只手挽着裙角,充满着天真和期待说:“当然,我一定会的,我只需要休息一个晚上就可以恢复过来。护士长,你可不可以帮助我给列昂尼达买一些药和营养品。我……我……我不想让他知道这件事。” “你觉得我们这么小的战俘营,列昂尼达会永远不知道吗?”库尔科娃忍不住问。 萨斯利亚先是愣了一下,有些手足无措,想了很久双手扯着君子,低着头说:“能隐瞒一天就过一天吧,过几天我就能赚的足够了,列昂尼达也会康复的,是不是?护士长,你说是不是?” “我不知道。”库尔科娃低声实话实说道。 萨斯利亚似乎浑然不觉的什么,她开心地哼唱着俄罗斯民歌,才说:“我要赚更多的钱,我要让列昂尼达健康起来,将来我们会成为幸福的一对。护士长,你会祝福我们,会帮助我们吗?” 库尔科娃点点头,说:“我会的。” 第二题,库尔科娃找到副官长顾云飞,提出购买药品的问题,顾云飞笑着说这药品我是不好卖的,你还是找别人吧,国防军的政策中有规定不得私自买卖军需物资,否则杀无赦,我身为副官长不敢这么做。库尔科娃不死心,又去找医疗兵购买。医疗兵立即表示拒绝。这让库尔科娃大为难过,倒是有几个老兵油子可怜库尔科娃,说你这么做肯定不行。倒不如直接跟受伤的士兵买,让他们节约一点药品出来卖给你。库尔科娃立即兴奋起来,向那些伤兵购买药品,只是药品的价格实在昂贵,二十块钱很快就没了,幸好这个时候萨斯利亚又拿来了一百块钱。 列昂尼达的病情逐渐好转,可是萨斯利亚却越来越瘦弱干枯。库尔科娃看在眼中急在心里,去不能提供任何帮助。 一天,宋崇师找到了她。说道:“我们联系上了赵阿九旅长,他证实了你的身份,过一些天所有战俘就会被带到阿拉木图战俘营,不过你会得到自由。赵旅长在阿拉木图给你安排了一间住所。这是地址和联系人。你到了那边按照这个地址过去,有人会联系你,给你安排好一切。你是幸运的,这么多年赵阿九并没有结婚,也许他在等待着你。” 库尔科娃看着夕阳的红霞,仿佛鲜血洒满了天空,这份喜悦下的战俘营,却沉浸着绝望。堕落,以及牺牲。 ——分割线—— 对于军务总长何如飞的插手。任元星和祝永泉这对老搭档心中还是有一丝丝的不快的,白虎军团军务长严世超和后勤长罗定国对此均表示疑惑,不过何如飞会做人,来到西域军区之后并没有以官压人,而是说自己是特地前来作为一个厨师来的,给大家做一口美味佳肴,保证将士们有充足的战斗力对付沙俄遗族。 而西域军区三个军团长任元星,陈炯明以及杜宝三纷纷表示愿意受何军务总长的管理,一定会杀敌报国云云。随后何如飞又分别找每一个军团长和师团长聊天,打消他们的顾虑,自己绝不会在不懂的地方指手画脚。何如飞资历甚深,军中没有几个有他那样的阅历和资历,因此对于何如飞的示好纷纷表态支持。而一部分军官因为何如飞是陆大系的头领反而向他先汇报完工作再向任元星汇报,直接引起了西域军区司令任元星的不满,他搞不懂为什么何如飞要拉拢底层军官。 陈炯明前来拜访任元星的时候,窝火地说道:“何将军似乎有些过了,在西域乱搞什么啊。” “怎么?” “他现在正在准备筹备预备役团大练兵活动,并且跟我借调了很多士兵,说是多训练一些准军事力量,将来为大战做准备。”陈炯明怒道,“可是我们现在的任务重着呢,哪有时间准备什么预备役团?再说现在牧民和移民们正在准备春耕,他这么瞎搞让我们都很头疼。有些牧民代表已经向我的参谋部投诉了,完全没这个必要嘛。” “必要还是有的。”任元星道,“强化预备役部队,也是为打仗做准备嘛。” “就沙俄遗族那些军队?”陈炯明不啻地道,“别说你的军队,就用我的部队就足够了,至于全民皆兵吗?” 任元星微微一笑道:“总之,何将军也是为了军区好。” “怕是没那么简单吧?”陈炯明冷笑道:“何将军不应该频繁地与军官互动,这个军队只应该有一个效忠的目标,那就是秀帅,他拉拢军官们未必是好现象啊。”任元星对此默不作声,陈炯明知道任元星是一个对政治不感兴趣的人,随即也不再多说了。 不过第三师团长王杰君是一个藏不住话的火爆脾气,他立即表示反对何如飞的串联军官举动,并且当何如飞前往克勒兹要塞视察的时候,王杰君只是配合吃了一个饭而已,便把他让在一旁,自己下去带部队,不再理会他了。这让何如飞愤怒不已,他压下心中的火,但对王杰君这个人有了更大的待见。 何如飞笑着向任元星抱怨王杰君过于骄傲了,任元星表面苦笑说他这个人的脾气就是这样,自己也管不了,偏偏他还特能打,自己离不开他,暗中反倒佩服这小子的胆识和气魄,不鸟你就是不鸟你。 此时前方传来消息,王杰君第三师团的第九骑兵旅全歼沙皇近卫第一旅旅部,但是第一旅主力部队还是跑了,接应他们的并非沙俄部队,而是红军的骑兵部队。苏俄红军竟然速度这么快地来到了中亚,这有些出乎任元星和祝永泉的意料。 何如飞建议整合西域军区司令部,重新册立职能,以免部门联络不畅和部门重叠,确立了西域军区司令任元星,总参谋长祝永泉,总军务长何如飞的三人指挥体系。何如飞的确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如此一番整合之后西域的三个军团的调度井井有条起来。何如飞建议应该放弃阿斯塔纳这个易攻难守之地,并且第三师兵分三处,不如集中一处,防止遭到围攻。经过军区司令部认真考虑同意了这个建议,并且向国防部参谋总部请示,参谋总部也认为阿斯塔纳因与西域距离较远,且后勤补给不易,可以放弃。随后任元星当即下令王杰君的部队放弃哈萨克邦首府阿斯塔纳,坚守哈萨克之心克勒兹要塞即可。 王杰君知道这是何如飞的主意之后冷笑不已,他在军队中什么派系都不属于,但是却看得明白,两派之争随时上演。王杰君之所以作战凶猛屡建奇功,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没有所属派系,自然除了战功得以升迁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晋级方式。但是这一次,他认定何如飞犯了一个大错,将来肯定会载一个跟头的。在得到撤军命令之后,王杰君便下令军队在车里阿斯塔纳之前劫掠三天,所有工厂设备甚至技术工人,玻璃都必须拆除带走,一路上铁路铁轨也需要带走,即便暂时不修铁路,也不能留给苏俄人使用。 由于徐树铮的部队94旅一直驻扎在帕米尔高原防备着英属印度军队,而黄龙军团的第三十九师团和蛟龙军团的第四十九师团并未完全抵达西域,因此此时的西域驻军仅有第三师团、第十师团、第十六骑兵师团、第二十九师团、第三十二骑兵师团、第三十三师团(缺徐树铮一旅)、第三十八师团、第四十三师团,总兵力为十五万人,另有二十万汉族移民民军部队辅助,但是民军部队仅仅是轻步兵,用于正面作战损失一定颇为惨重,只能作为二线部队使用。 最后何如飞提出整合后的军区部队并不以军团形式作为防御,应以打乱军团框架,以军区统领师团制度布置以西域军区为唯一指挥单位进行调配布置,这样最大地解放了师团一级的战斗力,以此应对接下来沙俄近两百万人的东进。 尽管何如飞的军区统一办法在理论上加强了西域军区司令部的权力,但是从另一个角度弱化了军团一级的权力,这让蛟龙军团长陈炯明大为不满,他立即提出反对意见。但由于陈炯明是率领粤军投降国防军,其威信在军中地位并不高,只是王茂如对其器重而已,何如飞提出举手表决——何如飞,任元星,祝永泉,陈炯明和杜宝三五人举手决定。 杜宝三的军团只有两个师团,其中一个此时仍然天山以西,等待天气暖下来才能翻过天山进入西域,因此其实这条建议对于他来说暂时并未受到影响。尤其是杜宝三是属于陆大系的,算是何如飞的人,自然不会过多反对,只是陈炯明是个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