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五章 吃醋的女皇陛下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二十五章 吃醋的女皇陛下

丰台大营建立之后,王茂如在北京市中心的尚武将军府又要准备搬家了,搬到了丰台的军官生活区,呼伦贝尔大街是军官家属专区,街头和街尾都有近卫部队保护。 王茂如的新家门牌号是呼伦贝尔路第十七号,选择十七号是因为他开始真正崛起就是带领北洋陆军第十七混成旅这只已经消失了番号的部队,十七号对王茂如来说也是一个纪念意义,其余人也知道他的心思。这是一栋上下六层一千八百呯的别墅,地上四层地下两层,地下两层分别是会议室和防空洞,地下靶场。 地上部分第一层为客厅和部分仆人们居住的房间,第二层是厨房和餐厅以及书房和客卧,第三层第四层都是家人们居住的房间,最顶层是花园阳台,在别墅后面还有两栋三层小楼,都是下人们居住的房间。如今刚刚开始装修,王茂如由浦继去帮他弄,浦继的家就在丰台区呼伦贝尔大街第十八号,用他的话说就是“要发”——“18”的谐音。 另一个相邻的十六号别墅则是蒋方震的新家,十五号则是老将军萨镇冰的家。十四号别墅是参谋总长雍星宝的家,用他的话说,他是留学国外的,不惧怕这个十四的谐音,但是他坚决不住在十三号中。十三号别墅住着的是近卫总长魏东龄的家,不过魏东龄家里人口少,住着听空旷的,魏东龄家里还有母老虎,连娶妾都不行。惹得大家每每嘲笑。 当王茂如接到萨卡琳娜女皇等人的政治避难申请之后,踌躇了一会儿,随后与新任苏俄驻华大使尤林进行沟通。尤林大使坚决要求中国不得对沙俄俄国提供政治庇护。只允许对其进行难民接纳,同时严格遵守规定遣送十五岁至五十岁的男子返回俄国。 王茂如知道他们的意思,苏俄经过了七年的内战再加上今年年初与东欧国家又大打一架,尤其是现在在北方与芬兰共和国的一场大战,已经让他们的成年男子总数下降到危险的地步。苏俄政府要给国家留下种子,因此才要求遣返所有十五岁至五十岁男子。苏俄政府绝不会杀害这些人,但是这些人也仅仅被用作人口的种子而已。更不会得到政府重用。 “好吧,我答应你们。”僵持在这个环节上没有意义,不过王茂如又说道:“但是一些人不能交给你们。否则他们绝不会投降,例如别列维尔杰等高级军官。” “他们是刽子手。”尤林说道,“他们应该被人民审判。” “战争已经停止了。” “他们一定要受到审判。”在一旁的越飞强调道。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选择向你们投降,如果说他们必须要被审判。那么高尔察克。雅克维肖申科等人呢?你们为什么能够赦免他们?”王茂如冷冷地说道,“少假惺惺地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了,我们都是明白人,我也不愿意跟你们多费唇舌。” 尤林道:“您的意思是不想谈判了,国防部长阁下,您这样是在破坏中苏之间的友好关系!” “友好你妈了个蛋!”王茂如怒道:“少在我面前装出色厉内茬的样子,谁不知道谁?我没有耐心跟你们谈下去了,如果你认为没有谈判的余地。那就不需要谈判了,我需要一百个赦免名额。这是我的条件。” 尤林想要跳起来连忙被越飞一把拉住,他们回去之后立即向克里姆林宫询问是否应该给中国一百个赦免名额,克里姆林宫几经考虑,提出只允许有五十个名额,算是给中国一个还击吧。 王茂如得知之后冷笑道:“这特么算是什么?是交朋友呢,还是结仇呢?这帮王八犊子老毛子,我迟早让他们跪在我跟前唱征服。” 王茂如随后给任元星下令,对于沙俄只接受投降和难民庇护,不接受政治庇护,所有十五岁至五十岁的男子需被遣返会苏俄,但苏俄政府承诺这些人不会遭受任何政治迫害和刑罚迫害。同时,苏俄政府提出了五十个赦免名额可以留下来。 萨卡琳娜女皇与别列维尔杰、乌特金等人苦笑起来,不过前来受降谈判的中国代表白虎军团军务长严世超和第十师参谋长侯定贤反倒笑了,侯定贤说道:“我们中国人讲求的是变通,我给你们出一个主意吧。不想回去男子的就直接报名自己要么过了五十岁,要么不到十五岁。” “这样也可以?这不是欺骗吗?”别列维尔杰说道。 侯定贤笑道:“这是变通,中国人的变通。” 别列维尔杰等人笑了起来,中国人还真是……懂得变通啊,于是萨卡琳娜女皇等人几经谈判接受了难民庇护,四十万难民在西域难民营中短暂驻留休息,后再启程进入中国境内,沙俄难民不应受到任何二等公民歧视云云,中方一一答应了他们并不过分的要求。于是荒唐的一幕上演了,愿意留下来的男人赶紧剃光了胡子对前来统计的人说自己不到十五岁,只是自己看上去比较成熟一些——另一些人弄点白灰到自己胡子上,说自己已经年过五十了。到最后统计下来,只有一千多人愿意回到俄国,其余的人不是自报过五十,就是没有到十五岁。 由于萨卡琳娜女皇的身份比较特殊,她和其他皇族以及乌特金,别列维尔杰等人乘坐飞艇直接被送到了北京。中华民国名誉大总统接见了这一伙儿政治难民,萨卡琳娜女皇提出希望在远东建立一个远东沙皇帝国,孙立文支支吾吾没有给他们任何消息。 事后乌特金提醒萨卡琳娜女皇说中国的实际掌权者是总理唐绍仪和国防总长王茂如,陛下您的请求实在是让总统阁下非常尴尬,萨卡琳娜这才明白为什么孙立文是这个态度了。当她向王茂如提出请求之后,王茂如微微一笑道:“你们还是老老实实地在中国生活吧,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能够帮助你们复国。” “不,我不相信,还有美国人。”萨卡琳娜坚持道。 王茂如笑道:“请便,我可以帮你们联系美国大使。” 然而美国人也给了这些俄国贵族一个失望的回复,美国人尽管不喜欢苏俄布尔什维克政权,可是他们更不希望沾惹麻烦,美国人现在实行的是孤立主义,那还会顾及其他国家,他们现在自己的经济危机还自顾不暇呢。萨卡琳娜又带着乌特金不知疲倦地向各个国家的大使请求,但是各国已经承认了苏俄政府,自然对他们避而不见,萨卡琳娜女皇失望不已。相比较而言,中国人对他们的态度还算是友好的。 乌特金忽然说道:“您为什么不请求公主殿下呢?” “公主殿下?” “对,塔吉扬娜公主殿下,他是中国大元帅的情人啊。”乌特金笑道,“我觉得她的话比任何人都有用。” “我尝试一下吧。”萨卡琳娜女皇心想,自己以前还是王茂如的情人呢,可是现在他不也照样不理会吗啊?塔吉扬娜公主的话就能起作用吗?如果其作用的话,那么自己会不会吃醋呢?野心勃勃的萨卡琳娜女皇忽然心思复杂起来,女人果真是多变的生物,这个时候想到的居然是关于吃醋的问题,幸好乌特金不会读心术,否则非要气得吐血不可。 当下四十万俄国人陆陆续续被分到了靠近阿拉木图的各个难民营中,以前预计的两百万难民潮并没有真正的道来,也让很多人松了一口气。缴获的老旧沙俄武器堆积如山,难民们只被允许拥有匕首防身,军官也只允许拥有配枪,士兵脱去了俄军制服,穿上了普通衣裳。而一部分俄官被直接委任为难民营巡警,如果发生强奸、抢劫、暴力伤害巡警可以直接用手枪或者军刀杀死犯罪嫌疑人,以安定难民。 为了帮助难民,国防军西域军区还给每家每户发了一顶小锅,一顶帐篷,两条毛毯,两袋面粉和两包盐巴。至于油是没有的,难民们要学习中国人每天吃着水煮面,等待着自己被分到国内。 库尔科娃带着儿子阿廖沙来到了赵阿九给他们在城中安排好的房子,同时因为她的请求,萨斯利亚也带着列昂尼达出来了,他们花了四百块人民币买通了战俘营的看守,终于重获自由。萨斯利亚和列昂尼达不知道的是,他们是被偷偷释放的,在释放他们之后战俘营的管事就将他们的名字记为了逃走的名单之中,一旦他们被抓到的话,可以直接被枪毙的。 因为库尔科娃在临走之前曾经对最好的姐妹萨斯利亚说起自己的住址,两个人便趁着暮色赶紧来到了库尔科娃的家门口,敲了敲门,阿廖沙跑过来打开了门。 “阿廖沙,是我,萨斯利亚。”她说道。 阿廖沙赶紧点头,左右看看,没有其他人,立即将他们拉近了房子里,关上了门,神色非常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