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六章 尊贵的中国公民身份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二十六章 尊贵的中国公民身份

库尔科娃惊讶地看着他们,赶紧将家中的窗帘拉上,问道:“你们饿不饿?” “我们还好。”列昂尼达说道,“护士长,你怎么这么紧张?” 库尔科娃苦笑着说:“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 “我们是正大光明走出来的啊。”列昂尼达说道,萨斯利亚说:“我们花钱买通了警卫,他释放我们出来的。” “你们有证件吗?” “什么证件?” “果然如此。”库尔科娃痛心疾首道,“你们被骗了,你们被警卫给骗了。” “什么?”两人惊讶地叫了起来。 库尔科娃说你们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迄今为止中国人没有开放难民营,也没有任何一个难民被允许走出难民营,这几天一些偷着跑出来的人被军警直接开枪打死。你们这样做还不如在战俘营中安全,所以刚刚我和阿廖沙才会这么紧张。萨斯利亚和列昂尼达两个人无助地看了看彼此,萨斯利亚焦急地问那么现在该怎么办。 库尔科娃想了半天,才说:“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你嫁给一个中国人做妻子,而列昂尼达扮演你的哥哥,请求假结婚的中国男人给你和列昂尼达做担保。我想不到其他办法了,这里是中国人最重要的军事基地,也是西域的核心,唉,你们真是愚蠢啊。” “护士长,我……我们商量一下吧,好吗?”萨斯利亚和列昂尼达两个少男少女根本不曾想过这件事。更加不曾想过会利用婚姻取得什么身份,中国人的身份那么重要吗?萨斯利亚两个人没有地方住,只能住在库尔科娃的家里。不过街面上的局势一点也不轻松,军警早晚都在查询。 赵阿九的面子很大,他曾经在第十师团中任职过,也算是白虎军团的老人,他的战友帮着他将库尔科娃安排进入了战俘营管理处,每天负责管理战俘营的沟通工作。原计划的四十个难民营……或者称之为战俘营如今只有二十个在工作,其中关押男人的战俘营有四个。另外十六个是关押妇女儿童的难民营。上面给库尔科娃等人布置下来的任务是挑选一些渴望能留在中国的未婚女人登基注册,可以给她们匹配中国士兵,让她们取得中国媳妇的身份。安定下来。 这么做的目的一来是解决了在西域男女比例失调的问题,二来也是为了繁衍后代,库尔科娃的工作就是向难民营的俄罗斯女人宣传这项政策。经过几天的了解,库尔科娃回到家对萨斯利亚和列昂尼达说:“据我所知。现在取得中国公民身份已经非常困难了。远远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护士长姐姐,中国公民身份是什么意思?”萨斯利亚问道。 库尔科娃扎了一下她的金色的头发,这才说道:“你不知道的是,今年开始,中国政府正在陆续推出政策,将中国人民分为公民、侨民和流民三种。公民是指在中华民国中享受公民待遇,如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受保护权和自由行动权的土著黄种中国人。侨民是只在中国定居取得中国绿卡的其他国家人或者没有国籍的人。但是不具备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流民有两种,一种是非法流民。指在中国没有合法身份逗留的人,只能从事最低见的工作,不能享受免费教育机会的人。另一种是合法流民,他的孩子可以享受一切平等待遇,但是他的收入要缴纳高昂的税赋。而中国公民的孩子一出生即获得公民身份,所以流民一般指的是偷渡的外国人和通缉犯,所以流民的待遇和通缉犯其实并没有太大差别。现在在这里,流民指的就是你们,而我是侨民的身份,如果有一天我和赵阿九结婚,生了孩子,他才是公民。还有一条很奇怪的规定,中国的女人嫁给外国人之后,自动丧失中国公民身份,不管她丈夫的国家是否接受她成为另一个国家的公民,当她回国的时候她只能是合法流民身份,甚至连侨民都不如。中国人对女性太过苛刻了,他们真是一个看不起女性的国家。” 库尔科娃感慨之后对列昂尼达说道:“所以你不可能娶到任何一个正常思维的中国女人,依靠婚姻取得中国公民身份了。”她又对萨斯利亚说道:“倒是你,只要找到一个中国男人,嫁给他你就能取得侨民身份。取得侨民身份之后,可以通过担保,让列昂尼达成为合法流民。否则他在阿拉木图一旦被抓就会被送到迪化战俘营去,那里关押的据说都是间谍和密探,活下来的几率极低,基本上就是一个死刑营。” “护士长姐姐,中国人太可恶了,他们这是在歧视我们。”萨斯利亚愤愤不平地说道,“我要抗议,我要抗议他们不把我们当做平等的人来对待。” “我们不需要他们的公民身份!”列昂尼达怒道。 库尔科娃道:“我也知道这种事情很让人难堪,可是现实就是中国公民在和任何其他身份的人争执的时候,警察会第一时间抓捕侨民或者流民,而中国公民只需要缴纳一定的保证金就可以回家了。我相信,将来会有很多国家的人都会向中国政府提出抗议的。只是现在我们在讨论你们的问题,如果你们这样的身份上街,只会让军警抓住杀死。今天我在街上看到中国人的军警,他们像是打死一条狗一样打死了一个和汉族公民发生争执的畏兀儿中年人,只是因为这个畏兀儿人在卖切糕的时候多收了钱,汉族公民不想买了,畏兀儿人就和他吵了起来。这个彪悍的畏兀儿人发怒拔出了刀,就被一群汉族军警用警棍给打死了。所以,在中国,不要惹中国公民。” “难道畏兀儿人不是公民吗?”萨斯利亚惊讶地说道。 库尔科娃托着下巴摇了摇头,奇怪地说:“我也不知道具体的原因,不过我听同事说好像是新疆省南部一部分激进的畏兀儿人拒绝这种分级方式,惹怒了新疆省长杨增新。他上报给了国防总长王茂如,王茂如想都没想就直接将他们划分为了侨民身份,这才让他们成为了二等公民。畏兀儿人正在积极地准备去北京上诉抗议,陈述他们是中国人的一部分组成,他们要享受平等权利,他们热爱中国什么的。这属于中国内政,我也不是很清楚,也没有国家出面指责他们。” “该死的!”列昂尼达激动地挥舞着手臂说道,“我们居然为了能够在中国取得二等公民的身份而感到庆幸,这真是让人耻辱的一件事。” 在库尔科娃的窜连和帮助下,两天之后有一个从山东来的汉民想要娶一房俄国女人,当他看到萨斯利亚之后勉强地点了点头,而听说萨斯利亚还有一个“哥哥”的时候,上下打量着这个人。库尔科娃生怕他看出什么来,不过她多想了,中国人看外国人其实长得都差不多,她说他们是兄妹,中国人也看不出来。山东客问列昂尼达说道:“你以前种过田吗?” 在库尔科娃的翻译下,列昂尼达说:“没有,我以前是芭蕾舞演员。” “是个戏子啊。”山东客很是不屑地撇撇嘴,道:“这样,你以后在我家也不能吃闲饭,得干活,干活知道吗?” 列昂尼达看了看萨斯利亚,无奈地点了点头。 山东客背着手说道:“我知道你们想要取得合法身份,没关系,只要这个女子给我生几个娃,别忘我们老田家断了香火就行。等以后我有钱了,再娶一个我们汉人大姑娘做正房,你们到时候想走想留我都不难为你们。你们到底不是中国人啊,肯定不会在我们中国长久的。”他自言自语道:“非我族其心必异,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 就连普通百姓都看得出来,在公民政策发布出来之后,外国人在中国就是二等公民,他们定然不愿意留下的。不过这条政策在西域和东北逐渐开始尝试推广,并没有全国普及,便是想实验一下效果,毕竟在南方白人移民比较少,而在北方有数百万的白人以及其他移民。 四月末的时候,唐古拉山口可以通行了,在国防军护送下难民们分成了几万人一支队伍向东继续迁移,与此同时,从中原迁移到西域的汉人移民对于与之擦肩而过。两伙人相互看着彼此,都心中对对方的行为表示好奇。俄国人不能居住在西域,汉人必须移民到西域,以图让西域成为黄种人的西域。 李三金等人带着王亚东和王春儿这两个俘虏几经辗转来到了宛平县城这才安顿下来,王亚东怎么也成了俘虏了呢?说来话长,其实就在当晚她以幽会的借口叫王亚东来到了另一家联络点。当王亚东效仿西洋人手捧玫瑰花兴奋地来到一家旅店的时候,一进门便被枪口顶在了头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