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七章 猪一样的队友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二十七章 猪一样的队友

“别动,动一下打死你。”清脆悦耳且熟悉的女声在王亚东耳边响起,他定眼望去,见到用枪抵在他头上的人竟然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王亚东以为她在开玩笑,便说道:“别闹,这是我给你买来的玫瑰花,你最喜欢的粉色玫瑰。” 李三金心中略微感动,旋儿又对自己说你是组织的战士,你不应该有感情波动,厉声道:“你被捕了,王亚东。” “你怎么了,金子?”王亚东心中充满了疑惑。 “把他带下去。”李三金心中仅存的犹豫,也随着陆强和程颐从一旁走出来而消失,她冷冷地说:“你会明白的,不过现在你是俘虏了。” 陆强一拳砸向王亚东,王亚东岂是易与之辈,他从小便与燕子门大师兄金山钊学习武艺,后来家里武师多了之后,他与弟弟更是学的勤了,他和弟弟为何被选择做了唐绍仪赴美参加九国公约谈判的武官,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武器非凡,再加上血气方刚的少壮年纪,一般人靠不进他们的身边。 王亚东一身短打功夫尤其出众,那陆强一拳砸向王亚东的时候,王亚东只是一个错身闪开,便握紧了陆强的拳头,手腕用力一折,咔吧一声,陆强的右手手腕被卸掉了。 陆强一声惨叫右手被折断痛苦地倒在地上,王亚东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另一边的程颐早就对王亚东恨之入骨,他掏出匕首刺了过去。王亚东看准后一脚揣在程颐的腓骨上,程颐扑倒在地。王亚东一脚踩在程颐后心上,捡起匕首冷冷地说:“你们什么人。是不是你们挟持了三金?说,否则……” “哔!” 王亚东只听得细小的一声枪响,左臂感觉疼痛不已。这是无声手枪,在王府就有,而且他的父亲王鹏身上就随身携带这一把王茂如赐给的无声手枪,尽管王鹏认为没有用,但是因为王茂如赏赐的防身利器一直带在身边。他太熟悉这个声音了。一低头见自己左臂被人开枪击中,子弹贯穿了左臂,幸而未伤了骨头。只是血流不止。他捂住手臂惊讶地回头见到李三金正在用手枪指着他的额头,枪口上硝烟渺渺,她沉声说道:“王亚东,你如果再反抗下去。我下一枪就会杀了你。这一枪只是警告。” 王亚东此时才注意到,李三金手中的手枪居然是无声手枪,无声手枪!王亚东之前只是被感情迷住了双眼,以为李三金绝不会骗自己,可是当他见到注意到无声手枪的时候才真正地震惊了,李三金不是被人胁迫,她就是要害自己的人。他顿时心如绞割悲痛欲绝,茫然若失道:“你不是认真的吧?” “我是认真的。我发誓。”李三金看着他仍旧深情凝视的双眼的时候,一瞬间几乎就要把枪放下来了。可是心中的信念让她坚信自己的信仰,绝不能儿女情长。 “你不在意我吗?你不是我的未婚妻吗?”王亚东呆呆地问道。 “你这个笨蛋,我是伺机寻找刺杀他的机会。” “你是利用我?”王亚东万念俱灰,“都是假的吗?” “不。”李三金不愿意去看着他的眼睛,而是盯着他的匕首,忽然大声说道。 王亚东发出一声惨笑声,匕首慢慢抬起,盯着李三金的双眼说道:“你要杀我吗?”他有把握一刀杀死李三金,他的武艺再有十个程颐和陆强这样的花架子也无碍,而且他有信心在李三金开枪的一瞬间躲开子弹杀死她——但他不愿意这么做,她是自己最喜欢的女人啊。他呆呆地看着她,眉宇间充满着难以置信和期盼,甚至还有伤心绝望。“好,好,好……”他撕心裂肺地笑了起来。 “你不要乱动,我真会开枪的。”李三金咬着牙似乎下定决心地说。 “呵呵,呵呵呵。”他绝望地发出似笑非笑的声音,“你开枪啊,你开枪吧。” 程颐趁机从王亚东手中抢回了匕首,怒道:“混蛋,我要杀了你。”便要刺向王亚东。 王亚东黯然伤神,被自己最爱的人欺骗使得他此时心萌死志,他感到了后面有人用匕首刺向他,以他的伸手完全可以闪躲。但是他没有,他宁愿那把匕首一刀刺入他的心脏,让他死在自己最爱的女人跟前。他希望看到她为她流泪,为他后悔,他希望看到她其实是爱着他的,其实她是迫不得已。 “乒!” “叮”地一声,程颐的匕首被李三金一枪打掉,程颐吓了一跳,顿时跳脚道:“你干什么?你疯了你?你真对这小子有感情吗?别忘了,他是敌人!” “你闭嘴。”李三金冷冷地说道,“他还不能死。” “还不能死?” “是,他对我们来说非常有用,我们要用他来暗杀王茂如。” 程颐站起身,冷哼两下说道:“现在我不杀你,你听好了,乖乖滴听话,否则小爷我……”王亚东转过头去冷冷地向他望去,程颐顿时被他死死的眼神盯得说不出话来了。他色厉内茬地说道:“你……你……你你找死是不是?” 王亚东冷笑道:“想要杀了我,还轮不到你这个杂碎,滚一边去!”他转过身直视李三金的双眸,柔声中带有绝望地说道:“如果能死在我最心爱的女人手中,我心甘情愿了。” 程颐立即大声喊道:“笨蛋!杀了他啊!” “动手吧。”王亚东死死地盯着李三金说道。 “你……你这个笨蛋!”李三金叹了口气,星眸凝视着王亚东的双眼,咬着嘴唇半响才说道:“我不想杀你,我真不想杀你。王亚东,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不想杀你?” “我知道,你还在意着我。”王亚东盲目自信地说道。 “呸!”程颐向地上吐了一口吐沫,“痴心妄想,真不要脸,脸皮厚的要死!”他大声诅咒道。 李三金摇头道:“我是想救你,想让你清醒,你父亲是王茂如的奴才,你也要当他一辈子的奴才?” 王亚东忽然冷冷地说道:“我父亲不是奴才。” “可是我明明听到你父亲在王茂如面前自称奴才,他称王茂如主子,难道你愿意让自己的父亲永远这么叫下去?”李三金喊道,“我喜欢的男人,一定是顶天立地活就活得痛痛快快、死也死得轰轰烈烈的男子汉,而不是奴才的儿子。” 王亚东睁大眼睛道:“因为这个原因,你才放弃我吗?” “因为这个原因,我才要杀掉王茂如,只有杀掉王茂如,你全家都解放了,你们全家再也不是奴才身份了。”李三金咬牙切齿道,“王亚东,我是为了你,才决定杀死王茂如的,也是因为你,才参加这个反抗王茂如的组织的。你是军官,你能明白,在国内任何反对王茂如的人都会被秘密处决,甚至株连九族。可是我为了你,我宁愿被株连九族,我只是希望你能够明白,我要我的男人,成为别人的主子,而不是别人的奴才!” 爱情之中的女人会犯傻,同时爱情之中的男人也会犯傻,王亚东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李三金会抛弃他,现在李三金随口想到的一个理由,也被深爱李三金的王亚东接受了。他仿佛恍然大悟一样,原来金子是希望我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原来如此,原来是这个原因。 王亚东的心情忽然高兴了,说道:“原来你还是喜欢着我的,是吗?原来你的心里还有我,或者满满的都是我,是因为我你才做这样的选择,是吗?是吗?” “是的。”李三金诱惑道,“我是因为想让你解放,才准备刺杀王茂如的,你是我的男人,我不要我的男人成为别人的奴才。” 王亚东笑道:“不,我绝不是别人的奴才。我答应你,我做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李三金摇头道:“你怎么还不懂啊,现在王茂如不死,不管你做出什么成绩,将来都会有人骂你,说你是奴才的儿子。只有你亲手推翻了他,把他踩在脚底下,才能证明你的能力。只有你亲手杀了他,才能证明你的身份不比他低贱。” “这……”王亚东心中有一丝丝的犹豫了。 “你是奴才的儿子,我们的孩子就是奴才的孙子啊。”李三金喊道。 王亚东顿时抬起头,双眼爆发出精芒,道:“不,我的儿子绝不是奴才的孙子。” 正在他正待下定决心的时候,忽然内侧门被打开了,嘴里被塞着碎布不能说话的妹妹王春儿被推了出来,脑袋后面还顶着一支枪,一个女人冷冷地说道:“你要是不杀死王茂如,你的妹妹脑袋就会开花。”王亚东抬眼望过去,见到了让他最不可忍受的一幕,自己的妹妹在自己面前被绑架了。 一瞬间,所有人都惊呆住了! 什么叫做猪一样的队友?这就是猪一样的队友! 李三金本来差不多诱惑王亚东开始对付王茂如了,只需要将他逐渐洗脑,他就会成为反对王茂如的最锋利的一把匕首,可是何雨威逼着王亚东的妹妹出现的时候,他忽然清醒了——不对,从逻辑上不对! ps:(ps:今天去医院再看看眼睛,这几天眼睛上有肿块了,好像是传说中的长针眼,人说遇到小人长针眼么,莫非西门这么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