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九章 王春儿思春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二十九章 王春儿思春

一推开门,煤油灯照的屋子微亮,何雨第一眼看到的是炕上的两个人,而李三金看到的是地窖上移开的一道裂缝。 李三金刚要叫道不好,便听到身后冷冷地说道:“别动,二位,刀子不长眼睛,已经死了两个了,不在乎多你们两个。” “你……”李三金颤声道。 “对,我是王亚东,不过我还要告诉你们,我是河北沧州燕子门的嫡系武术传人。”王亚东森森一笑,用手枪枪托砸晕了何雨,这才说道:“金子,你想怎么办?” “我……” “唉。”王亚东叹了一口气,随后也一枪托砸晕了她。 天色微量的时候,王春儿在大街上看到这里是宛平县城了,原来自己和哥哥已经走出来北京,宛平县城因为中日双方曾经在此谈判,有一个营的武装警察士兵在此驻守。王春儿害怕这些人和刺杀王茂如的人有关联,于是赶紧找到邮电局,先给了燕京大街99号发了一封电报。 这封电报算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冯尹彬立即率领近卫队赶赴宛平,这个车队飞速行驶,直看得其他马路上的人目瞪口呆。三十多辆载满了全副武装士兵的飞奔至宛平县,使得宛平县长吓得够呛,还以为是来抓自己的呢。 等冯尹彬到了这户人家的时候,才距离王春儿发电报四个小时的时间,可见这一路上近卫队跑的多块,也难怪到了宛平县的时候。连带司机冯尹彬和士兵全都吐了。这一路飞快的颠簸,便是铁打的也受不了,到宛平县之后汽车都坏了三辆。可见一路飞驰之迅速。 王亚东和王春儿见到冯尹彬,惊讶于冯副官居然从关内回来了,王春儿连忙跑过去握着冯尹彬的手说:“继华哥哥,你来了就好,你来了就好。” “继华大哥,惹你费心了。”王亚东道。 冯尹彬冲他们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说道:“将你们知道的所有东西都告诉我。一点一滴都不要遗漏,这件事非常重要。” “是。”王亚东正色道。 “嗯。”王春儿带着一丝丝崇拜地看着冯尹彬说道,看他看向自己。王春儿羞涩地低下头,两只手不断地扯着衣角露出小女儿羞涩的心思。王春儿从小长大接触的男孩中唯独冯尹彬给人的感觉最是特别,两个哥哥都是大大咧咧的人,王春儿有什么心思都喜欢跟冯尹彬说。冯尹彬也只是觉得这个小姑娘很依赖自己。却也没多想。岂料到王春儿早就在心里默默喜欢上了他,当见他来了,只觉得自己有了依靠一般,比他大哥在身边还要有安全感。 对,就是这种安全感,仿佛冯尹彬在身边,她就会感觉非常安全,什么事情都不需要操心。总会有人在背后给解决所有麻烦一样。反倒是她的两个哥哥,还得自己给他们处理麻烦。着实让她感觉累的了。 冯尹彬前后听得仔细,这才说道:“春儿心思缜密,的确应该如此照做,此时谁也不能信任,县长也不例外。”他回头吩咐手下说道:“彻底清查这里,还有,控制住宛平县长和武警队长,直到此事完结或他们洗清嫌疑为止。” “是。”士兵说道。 冯尹彬又冷冷地说道:“这个组织已经存在两年了,我们竟然不知道,还好有这次经历,亚东,你也算是立了一大功,生擒了他们组织的人。”他点头赞赏了起来,又微微笑道:“你这功夫行啊,我是抵不过你的,估计十个我也不行。” “他功夫行,但是脑子不行。”王春儿在一旁打击道。 “谁说的,脑子不行能把你救出来?”冯尹彬道。 王亚东挠着头,颇为无奈地苦笑说:“继华哥你就别取笑我了,唉……我这是……太倒霉了。” 冯尹彬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没事了,一切都没事了。” “我叔叔他没事吧?”王亚东问。 冯尹彬道:“师傅他老人家没事,而且他现在并不关心这些草芥之事,所以我们才要办的更好一些啊。要是他什么杂事都关心,那就是我们办事不力了,小东,这件事对于你来说颇有麻烦,你们可能都会被隔离审查。不过不要紧,这是例行的审查,不要害怕。” “我不要再被关起来。”王春儿两个眼睛红彤彤的颇为委屈地说道。 “有我在,不要怕。”冯尹彬道。 看着冯尹彬的坚定双眼,王春儿这才下定心,点了点头,问:“那你要常常看我。” 冯尹彬呵呵一笑道:“你就在我的隔壁,说是隔离,其实只要不回去就行,你且放心好了。” 王茂如现在忙于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国防军总部大楼的事情,当然这还是小事一桩,但是第二件事却是大事,关于军官轮换的事情。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尽管师团长的轮换近战缓慢,可是团长一级的军官非常迅速的轮换起来,军官调动是南北调动,东西调动,中部则是四面调动。国防军陆军在全国统一的时候总计442个团,其中番号为第442团的正是近卫装甲团,在今年年后,国防军总司令王茂如正式发布命令,近卫装甲团升级为近卫装甲师,下辖442团,443团,444团和445团,总作战兵力扩充到五千人。于是全军总计拥有445个陆军团,这445个陆军团中四个装甲团暂时不涉及人员调动,其余步兵团或骑兵团全部涉及到人员的调整和调动,团参谋继续留下辅佐新团长。 因此这次大规模调动,445个团的团长中有126个团长进行了轮换,而如此大规模的人员调动,总军务长何如飞却在西域督战,这忙的军务次长徐佑前脚打后脑勺的。徐佑前向王茂如推荐了罗浩担任自己的副手,而王茂如也急电催何如飞返回北京处理军务总部的事情。 罗浩是王茂如最早的负责安全部门的人选,但是后来他处理安全部门的能力逐渐被李木鱼超越,同时他得罪了李德林,被安排了一个闲散的职务,负责看守全国的战犯。基本上全国的战俘营名义上都归他管,但是天高皇帝远,一般战俘营都是归各个部队直接管理的,罗浩就负责看监狱。而李德林得罪的人,便是何如飞看重的人,于是何如飞将他提拔到了军务总部,罗浩在军务总部倒是处理的如鱼得水。这次徐佑前也是看重了罗浩的能力,提拔了他。 王茂如见罗浩是当初的老人了,而且除了在安全部门工作的时候能力不强,在其他工作岗位上倒是不错,于是接受了徐佑前的建议。随后王茂如再一次给何如飞发电,让他尽管将西域军区的工作交给任元星和祝永泉回到北京工作。 何如飞感觉到王茂如的急切和指责,连忙将手中的一切交给了任元星和祝永泉,乘坐飞机返回北京。 等何如飞一走,任元星两人同时松了口气,却不约而同相视一笑起来。他们觉得何如飞已经开始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现在一些心腹军官早就知道王茂如准备竞选总统了,而新任国防总长的名单还没有定下来,谁来当这个总长? 王茂如手下人才济济,却也有着幸福的烦恼,但是筛选之后只有这么几位,第一位蒋方震,与王茂如多年搭档,是王茂如绝对的好参谋——可惜坏就坏在参谋这个名词上面了,蒋方震一直以来都是参谋,他自己主持的一些事情基本上都以失败而告终,例如做保定军校肄业,因学校混乱在全校师生面前开枪自尽,在东北做军校校长却引发奉军内讧等等,他做国防总长的确是不行。这就是一个千年老二的命,而且蒋方震政治头脑并不是很高,若不是他野心小,王茂如容得下他,凭着他三天两头给自己的老大气受的劲儿,早就被人一脚踢开了。 在国防军中第二位就是资格最老的,就是跟王茂如从飞行队守备大队建立开始就在其身后的的李德林,只是李德林带领军队的时候规规矩矩,做人呢也规规矩矩,不出差错,但也不出精彩。后来李德林负责情报管理工作全都是因为他的忠心,管理情报的人可以能力不强,但是绝对要中心——在这一点上李德林也是有污点的,当年他和郭松龄争权,暗中指使特工杀了郭松龄。这件事尽管当时没有人在意。王茂如也逐渐知道了这个内幕,不过因为李德林的忠心和郭松龄已经死了,便不再追究了。但是现在他除了军官的身份还有了新的身份,保定系派系大佬,这件事就是一个污点了。 第三位候选人就是何如飞了,何如飞一直以来低调,内敛,但是遇到自己朋友的事情的时候却会出头打抱不平,他从来没有带过一天兵,可是他在国防军的贡献却有目共睹。何如飞急于去西域立下一番功绩便也是出于此心,只是他个人的功利心未免太过迫切了一些。这一次何如飞在西域急于求成反倒是惹得王茂如不快,可谓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也引得许多政敌的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