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章 汉字旗出,汉家儿郎当死战不退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三十章 汉字旗出,汉家儿郎当死战不退

()何如飞回到běi jing之后,仔细分析了自己在西域的两个月,发现自己的确是有些心急了,他知道王茂如准备扶持新的国防总长,却不想自己的一番动作正是让王茂如不喜的行为。他立即向王茂如主动认错,王茂如当即也表示原谅了他的莽撞。 冯尹彬主动认错之后,徐佑前也将罗浩带到何如飞前,何如飞看着罗浩笑道:“你的本事不错,对了,耗子,你觉得李德林将军怎样?” 罗浩道:“李将军嘛……庸才而已,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功利心较重却无此才能,部长要注意的不是他,而是刘健,这个人比较有心机。” “刘健?”何如飞皱眉道,“青龙军团参谋长刘健?” “是。”罗浩道,“刘健此人心机甚深,不可不防,将来继承李德林位置者,属下认为非刘健莫属,此人才是保定系的智囊核心。” 何如飞点了点头,又笑道:“对了,关于这次军官调派,你要多多努力才是,我们都看好你。” “谢谢何将军。”罗浩说道。 “都是陆大出来的,谢什么谢,我只不过比你高两届而已,相互照拂,相互照拂嘛。”何如飞大笑道,他拍了拍罗浩的肩膀,道:“我看好你,李德林不会用你,那是他的损失。” 由于大规模整编军队军官轮换,为了安抚众将士的军心,王茂如组织召集了团长级全军会议,全国除西域87个团长外包括xi zàng驻军全部356个团长前往běi jing参加团级干部培训会。这一次培训会议的内容主要是想团长讲述轮换制度。并听取团长们的意见和建议,例如家属安置工作。退役安置,新部队合练问题等等。王茂如主持召开这个会议,在会议中王茂如也发现,国防军百分之四十的团长全部都是牙克石陆军士官学员培养毕业,由此可见当初他在做呼伦贝尔护军使便建立起来的军校对他的统治的稳定xing起到了多么重要的作用和贡献。 国防军团级军事长会议的高氵朝便是在会议即将进入到尾声的时候,王茂如拿出国防军新制战旗,此为团级战旗。团级战旗为方形,其外观与中国古代战旗相同。底sè为红周边为金黄sè穗,中间黑sè图案,左上角一个略大一些的中华五sè星字,其下方为汉字编有部队番号,如腾蛇军团的兰桂均团,下方竖排书写两行黑sè“中国国防军第三军团腾蛇所部”第二行则是“第一师团第十一旅第四团”字样,而在旗子的正zhong yāng则是黑sè的阿拉伯数字“004”。代表其番号,如果该团获得了英雄称号,如老虎团等,则为“004老虎团”代替。自然这个英雄称号不容易获得,毕竟全军近五百个团,授给谁都要别人服气才是。 不过王茂如授予的第二面战旗却很是让人摸不着头脑。这第二面旗并不是一般的战旗,而是死战旗。所谓的死战旗顾名思义就是当全团决定死战之时悬挂的战旗,此时当焚烧团战旗,悬挂死战旗。团战旗只要不被敌人剿灭,即使全团战死。也可以战后重建,部队番号绝对不会消失。 死战旗名称不好听。取名为汉字旗,盖因为此战旗非常普通,为红sè方形,上黑sè绘制中华民国地图线条,包括海岸线,边境,只有近处看才看得见。但是正中间为金sè“漢”字,其涵义为中华民国主体为汉族,而汉族尚红,因而主sè调为红sè。 汉字旗最下方为金sè小字“中国国防军xxx团死战不退”字样,以表明此汉字旗一出,则号令本部汉族儿郎为国尽忠,其余民族士兵当可携带重要信息撤离不算逃兵,并将本部死战消息传递出去,而汉家儿郎当死战。 其他民族士兵并非作为逃兵,而是作为消息传递者,将本部消息传递出去,也算作本部的种子,重新协助组建军团。但汉字旗下汉族士兵,必须为守护汉字旗倾其死战,当以汉字旗激发一千年来汉民族之尚武善战舍生取义之jing神。 王茂如厉声喝道:“汉字旗出,全军汉家儿郎战至最后一兵一卒!宁死不退让!身死国不破!”王茂如如洪钟一般的声音响彻整个会场,激起军官们血液沸腾,当一个个团长从王茂如手中接到两面战旗之后情绪激动不能自已,谁不渴望一战,谁不渴望当下为国立功。 之所以建立起这个汉字旗,也是王茂如在用另一种方式来调动起来汉民族的尚武jing神,自宋朝之后为了巩固赵家江山推崇以文抑武,导致尚武jing神逐渐消失。他不但要复兴中国版图,还要复兴中华民族之尚武jing神。尽管这种方式可能会导致将来战场上更多汉族男儿阵亡,可是这种阵亡却代表着一种jing神的生成,只有热血和牺牲,才能唤醒民族骨子里沉睡千年的尚武jing神的复苏。 散会之后,各个团长纷纷返回部队,有的轮换团长则直接带着生死两面军旗抵达新的部队,展开自己新的工作。 而此时王茂如才接到了冯尹彬的详细报告,一起针对王茂如的暗杀案逐渐浮出水面,王茂如对冯尹彬的小心谨慎给予肯定。冯尹彬细说道:“这个组织刚刚组建两年至三年时间,其主要组chéng rén员为热血青年,他们极其容易被鼓动洗脑。根据其中被我们抓获的一个叫做何雨的女孩供述,他们都是家中曾经遭受过国防军迫害或者您的政策受损的家庭中的孩子。例如这个何雨,她的父亲原来是奉军军官,在您统一东北的时候被打死了,和国防军有杀夫之仇。再例如李三金,她的父亲当年与您相交,其后您在东北崛起,他反倒受到牵连遭受迫害。有人将他们全部组织起来,一起学习三个月,每天都在说您的坏话,以消灭您为目的。说消灭您就能够建立一个光荣的min zhu世界等等。” 王茂如摸着小胡子笑道:“有点儿意思,有点儿意思,以洗脑的方式培养年轻人成为武装。” 冯尹彬摇头道:“不,老师,他们不是武装,他们反对的只是您一个人。也就是说,我估计他们一定是zhèng fu中的人培养出来的,只针对您。不过我认为他们的手段尽管恶劣,可是却没有什么经验,例如这几个年轻人,年纪最大的才二十二岁,最小的才十七岁。如果不是经验奇差,王亚东也不会轻易逃走反击抓了他们。所以我觉得这个组织建立的时间不超过三年,而且经费也经常不宽裕。”王茂如点点头,冯尹彬说道:“我有几个猜想,这个组织建立的非常仓促,按照时间来算,这个组织是您决定东北军入关时候组建,而一开始就以您为假想敌,这个组织并不想瓦解军队,只是想杀死您。那么就有一个问题了,如果这是ri本或者其他国家间谍组建,他们的目的并不只有暗杀您,还要搞乱军队。而这个组织明显只是想要暗杀您,不想让国防军有动乱。所以,掌控这个组织的人,一定有能力稳定住军队,并且迅速接管军权,稳定国家。” 王茂如微微一笑,道:“有道理,有点儿意思。”他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说道:“按照你的想法,在我军中有一个巨大的yin谋正在形成,是不是?” “是的。”冯尹彬皱着眉头说道,“就像有一张若有若无的网一样,学生摸不到却感受得到。” 王茂如点了点头,他也有这种感觉。 “因此属下建议是,应该在军队中进行肃绞反对您的军官活动,此行动代号为肃反行动。理当在军队中消灭不稳定因素,以拱卫您的安全和国防军的稳定。接下来老师准备竞选总统,那些不稳定因素一定会趁机兴风作浪,极有可能给老师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还请老师及早准备。”冯尹彬认真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