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一章 拒绝肃反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三十一章 拒绝肃反

“肃反吗?”王茂如喃喃自语道,“这个口子一开,恐怕很多人会人头落地啊。”他陷入了沉思。所谓的肃反指的是肃清反对派行动,在某些人口中为了美化,将肃清反对派美其名曰肃清反革命,但实际上内容却相同,那就是铲除异己。 世界历史上有几次肃反很不得人心,第一个大肃反的国家其实就是法国,法国大革命中雅各宾派以残酷的打击反对派,雅各宾派领袖罗伯斯皮尔的墓志铭上写着:过往的行人啊,请你们不要忧伤,如果我活着,你们谁也别想活。如果说罗伯斯庇尔是掀起了肃反的第一章,那么苏俄大肃反,则是所有肃反中最为血腥暴力的。 根据后世资料表明在整个苏俄肃反运动中,党、政、军各部门都进行了大规模的清洗。其中冤杀和错杀了许多人,铸成肃反扩大化的错误。据不完全估算,近400万人被判以反革命罪,其中处死65万人。240万人被判劳改和监禁。77万人被判流放和强制迁居。列宁时期的老布尔什维克几近灭绝,军队中5名元帅被处决3名,将军及营以上军事主官被杀三分之一。好多人都被斩草除根,全家枪决。长期以来 ,关于苏联 2 0世纪 3 0年代大清洗运动中究竟抓了多少人 ,杀了多少人 ,关押了多少人 ,流放了多少人 ,在国内外学界一直是争论不清的问题。苏联官方认定350-450万人。俄罗斯民间认同2000万人。被直接镇压的人数当在2000万左右,占全苏总人口1.9亿的1/10。在1936-1939年发动肃反。共逮捕了120万苏共党员,占当时党员总数的一半。苏联1934年选出的139个联共中央委员,有89个被逮捕并被枪决;从1934年参加第17届代表大会的1966名代表中1108人被捕。几乎所有这些人死于狱中。 在1917年俄罗斯大革命和在列宁政府中起过重要角色的苏联领导人都被消灭,在1917年十月革命时期中的六位政治局成员中只有斯大林本人幸存。 红军中五位元帅中的三位、15位将军中的13位、九位海军上将中的八位、57位军长中的50位、186位师长中的154位、全部16位陆军政治委员、28位军政治委员中的25位在清洗中被处决。 所以,这个肃反运动实际上根本不掌控在发起人的手中,随着个人和野心的的升华,整个运动成为了一场血腥的报复和裸的反人类罪行。王茂如心中叹了口气,对冯尹彬说道:“你考虑过肃反扩大化没有?” “扩大化?”冯尹彬挠着头,似乎不太明白什么叫做扩大化。怎么扩大,一瞬间他想到的是明朝的胡惟庸谋反案,历史上朱元璋借着胡惟庸谋反案将所有能够威胁到朱家江山的人斩杀殆尽。使得明朝官场血流成河。但那是因为朱元璋的主使,冯尹彬心说既然师傅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做二代元首,难道也会扩大杀戮? “对,扩大化。”王茂如认真地说道:“一些有心人会利用这个机会打击自己的政敌或者反对者。以我的名义实现自己的野心。然后将罪名推卸道我的身上。继华,我知道你的想法是好的,但是对于反对者,我觉得应该抱着出手时斩草除根,不出手时和风细雨的处置方式。我不同意肃反,但是同意你在军中查找反对派,让其晒与光明之下。” 冯尹彬若有所思,想了一会儿。这才点点头,王茂如笑说:“好了。这件事你继续追查,但不要涉及过多人。对了,准备一下召开会议,我准备提拔几个军官进入司令部担任国防军副司令。” 冯尹彬吓了一跳,道:“几个副司令?” 王茂如笑道:“对,几个副司令,张作霖、刘湘和吴佩孚。” 冯尹彬笑道:“他们定然会感激涕零的。” 王茂如大笑起来,说:“涕零倒是一定会,但未必会感激啊。” 此时军情司高建勋紧急求见王茂如,向他报告关于苏俄军队的侦查情况。 负责征服东方的苏俄大将布柳赫尔将军将从各个方面军调来部队整编为新的东方集团军之后,下辖十七个步兵师和四个骑兵师,总计二十万人。 可实际当东征部队抵达奥伦堡之后,很多中亚的人热烈欢迎红军的到来纷纷参军,而大量的白俄流兵也被红军接受。一开始是小股匪军,几天之后有成建制的沙俄军队投降。在参谋长索尔林斯基的建议下,红军教导员们逐渐走入中亚地区,向中亚百姓尤其是受到中队驱逐流离失所的百姓宣传言论,邀请他们加入进入东方集团军中。 由于高尔察克等人选择了率领俄国族人投降,是的克里姆林宫大为欣喜,而且百万俄国人返回俄国也给东方集团军带来了大量的兵员。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宫下令由布柳赫尔整编沙俄旧军队,很快布柳赫尔将军的东方集团军就超过了四十二万人的规模,扩建为了三十五个步兵师与六个骑兵师总计四十一个师的庞大军团。 尽管克里姆林宫同意布尔柳赫尔将军的扩军计划,然而他们也担心布柳赫尔势力太过强大,在军中的契卡们也及时地将一些信息汇报给斯大林,布柳赫尔将军队驻扎在了奥伦堡,驻足不前,名义上收集难民整编白俄军队,实则没有及时地支援东西伯利亚。 东方集团军并没有前往库尔干——而库尔干是前往远东的一个极其重要的西伯利亚大铁路中转站,斯大林分析出来布柳赫尔意图试探性地向中队发起进攻。 《中苏友好条约》签订之后。中队陆陆续续交还给俄国领土,但中国士兵拒绝将领土交付给苏俄游击队,只接受苏俄军队的接管。中国人的理由是绝不将土地交给土匪——在他们看来,衣衫褴褛的苏俄游击队和土匪并没有区别。 日本在勘察加半岛和鄂霍茨克登陆的消息传到了莫斯科,甚至他们是最后一刻才得知这个消息,可见对于这次日本已经准备了半年的登陆战,俄国人是多么的迟钝。半年前日本元老会就在讨论登陆的可行性,佐藤秀竹上下奔走拉拢议员支持,终于获得通过。按理说苏俄应该是早有准备。可是一来东西伯利亚的俄国人口总数才一百万,少得可怜,二来那里是传统的白俄统治区。苏俄命令无法到达,三来东西伯利亚冬季漫长,有八个月的时间是冰天雪地,春秋夏都被挤到了短短四个月内。莫斯科考虑至此。认为日本的威胁仅仅是一种口头上的威胁。并不会付出行动,花费大量的时间金钱和财力物力,他们要北方冻土干什么呢? 可日本人的确是登陆了,尽管只有两个师团总计不到四万人,然而这两个师团是日本内阁拟定解散的两个师团,这就使得这两个师团为了突出其重要性,在开战之初每战皆拼尽全力。 日本陆军第十八师团从堪察加半岛的最南端奥泽尔诺夫斯基登陆后,一路向北。一个月内横扫堪察加半岛,一个半月占领普罗维吉尼亚。与美国阿拉斯加隔海相望。而日本陆军第十七师团则在一个月内翻山越岭直达俄国东西伯利亚最重要的军事和工业中心,雅库茨克。在雅库茨克,俄国人疯狂地抵抗,远东的所有市民几乎都来到了这里,不管是男人女人老人还是孩子,他们为了保卫这座城市不被异族占领,与日本陆军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此时努尔干省的青龙军团长宫小旗向王茂如发来秘密电报,向其询问是否派兵支援,王茂如的回复是派遣大批炮兵换成日本服装,乔装打扮为日本士兵,一来协助日本尽早占领雅库茨克拖住苏俄的脚步,二来用大量实战经验训练炮兵成长。 如果日本能够尽早攻下雅库茨克,就能宣告着整个东西伯利亚已经尽归日本人之手,也就更加给布柳赫尔以极大的压力,使得我国中亚压力减轻。宫小旗于是要求部分士兵装作日本人进入军队,对苏俄游击队进行越境袭击。于是,大量中人进入日本第十七师团中担任炮兵,利用这次难得地攻坚战进行实战训练。 当然,对宫小旗来说,许多苏俄游击队员经常越过中苏之间的漫长森林边境袭击努尔干省的国人,宫小旗对此特别的头疼。现在借着日本人入侵苏俄的借口派遣士兵伪装日军,宫小旗下令士兵对远东的俄罗斯人进行清剿和屠杀,然后讲责任全部推卸给日本人即可。消灭游击队最直接的方式是让游击队没有生存空间,而不是费尽心思地杀死游击队员。而日本军队方面也非常需要大量的兵力帮助,他们除了派遣两个师团进入东西伯利亚外还组建了大量的由朝鲜人组建的伪军,编成大日本帝国朝鲜第一联队到第七联队。而这些朝鲜人甚至比日军和伪装为日军的中国援军对待俄人更加残忍好杀,当然在与苏俄游击队正面作战的时候,朝鲜联队鲜有胜绩。 现在摆在布柳赫尔面前的不单单是莫斯科的东进命令,还有远东雅库茨克市民发出的求救电以及重要人民的诉求。他感觉一时之间有些毫无头绪,不得不找到参谋长索尔林斯基,与之重新商量东方集团军的战略。 布柳赫尔难以放弃在中亚进行收复之战,中国人正在慢吞吞地归还哈萨克的领土,已经让很多大俄罗斯沙文主义士兵恼羞成怒。在很多地方,中苏士兵之间冲突不断,骄傲的俄罗斯士兵和更加骄傲的中国士兵是不是地发生一些小争斗。如果不是双方上层弹压,这小争斗就会很快转化为真正的战斗,继而引发中苏之间的大决战。苏俄的游击队惊颤进入交付领土区域,但更多是游击队被当做土匪杀死,此举更是惹得苏俄红军东方集团军全体官兵的盛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