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四章 最重要的情报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三十四章 最重要的情报

萨拉加耶夫中将的左翼部队是由步兵第27师、步兵第59师,步兵第62师、土耳其斯坦步兵31师和乌拉尔独立骑兵师组成,他们将直接从奥伦堡出发,沿着被拆毁的中亚大铁路路基步行前往阿斯卡纳——该死的中国人,他们拆毁了俄国绝大多数在亚洲的铁路运走了铁轨和路基——解放哈萨克邦的首府。这支部队的总兵力大约六万余人,其中27师和59师同样也是苏俄红军精锐部队,尤其是27师在内战中屡次立下功勋,被称之为打不死的铁军。 而作为中亚集群的左翼司令,萨拉加耶夫中将其实一直以来比较反对布柳赫尔对中队的贸然进攻。首先作为俄罗斯南方人,他一直支持斯大林的领导,而对于托洛茨基绕开莫斯科最高军事委员会给东方集团军下令持决绝接受态度。其次,萨拉加耶夫中将认为现在对中队的一切情报都太少,在四年前的战斗中,中队给了苏俄军队非常狡猾的印象,苏俄军队应该更加了解对手之后再向其发起进攻。 布柳赫尔早就对他的喋喋不休感到厌烦,这次派他去解放阿斯塔纳一是为了拖住一部分中队,另一个原因就是看他不顺眼把他调离身边。但是这五个师的总兵力加起来才六万人而已,情报显示在萨拉加耶夫左翼部队面前的是中国国防军的两个军团的,布柳赫尔叮嘱他要求一定要拖住中国人的两个军团。使其不能南下支援。 中团编制一只大约为六万人左右,两个军团就是十二万人,萨拉加耶夫气得够呛。自己六万人部队去攻击人家十二万人的大军?还要求自己必须拖住?难道自己是上帝吗?哦,对了,布尔什维克不信上帝。不过玻斯特舍夫对他说道:“要知道,中国人人人吸大烟,对于这样一个恶劣的民族,我觉得你只需要六千人就可以了。”萨拉加耶夫说道:“我接触到的中国国防军可不是二十几年前的清队了。” “要对自己有信心。”第一政委梅利尼科夫也鼓励道。 “好吧。”萨拉加耶夫无奈地说道。 中路部队由梅利尼科夫政委带领,率领辛比尔斯克铁军24师。哈萨克独立骑兵师,哥萨克远东骑兵师,由于他们的作用是虚张声势。因此主要有轻武器较多的骑兵组成。而且布柳赫尔认为他手中的四个骑兵师用于攻坚要塞太过浪费,如果不是为了防止意外,防止中队的两个骑兵师团突然出现,他甚至将派出四个骑兵师团用于佯攻龙城。总兵力为两万余人的中路部队将与右翼部队一起出发。在克孜勒要塞前兵分两路。直接沿着叶吉兹卡拉山一路向东,越过阿克扎伊肯湖和阿雷斯盐沼地区,沿着楚河攻取如万托别、卡姆卡雷、乌兰贝尔等地直取龙城,逼迫中方白虎军团收缩部队。 主力右翼部队由斯摩棱斯克步兵第1师,彼得格勒步兵第4师,西伯利亚步兵第1师,步兵第5、第29、第30、第41、第51师,西伯利亚步兵第22师、27师、35师叶尼塞步兵师。乌拉尔第3步兵师,第三国际步兵师。骑兵第13师和骑兵17师,萨哈林六个步兵师组成,右翼总兵力高达二十二万人。这支部队将沿着锡尔河逆流而上,一路直接抵达克孜勒要塞,以雷霆万钧之势攻克要塞,直取中亚之心。 布柳赫尔将作战计划递交给了苏俄最高军事委员会,季诺维也夫获悉此情报之后暗记在心中,随后他回到家中,心中犹豫这份绝密情报是否要交给中国人。他站在窗前静静地思考着自己的未来和国家的未来。他悔恨自己当初选择了和中国人合作,如果他当初没有和中国人合作,或许现在他就是全体苏俄人的英雄和领袖了,可是现在的他却日夜担惊受怕,唯恐自己遭到搜查。尤其是每当见到契卡的时候,他总会觉得契卡已经发现了自己的秘密,他忧心忡忡。 下午的时候一个女人来到他的家里找到了他,这个女人声称是萨勃日尼科夫的情人,季诺维也夫立即亲自将她带到地下室,问她为什么找到自己。这个叫做阿杰琳娜的女人说是萨勃日尼科夫临死前给她写的遗言中让她投靠自己,季诺维也夫惊讶地问:“遗言?他怎么了?” “他被契卡毒死了。”阿杰琳娜悲痛地说,“而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他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安全的,他也希望我是安全的。他说你一定会帮助我,我能相信你吗?委员同志?” 季诺维也夫苦笑了起来,自己可以被相信吗?他没想到萨勃日尼科夫这个苏俄制造的英雄人物也会被契卡毒杀,他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英雄也要死呢?” “我不知道,他对我说契卡怀疑他是中国人的间谍,契卡在搜查所有与中国有关的人,不单单包括他这种从中国战俘营中逃走的英雄,甚至中国人曾经占领地区的人也要接受调查。”阿杰琳娜说,“契卡要求大家相互检举,很多人疯了似的荒谬地控告别人,天呐,大家是怎么了?” 季诺维也夫问道:“他的遗言之中还有什么?” “他说如果你不帮助我的话,你将是下一个被牺牲的英雄。”阿杰琳娜说,“这是什么意思呢?” “你还知道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了,但是他的一个好朋友似乎知道的更多,只是我也不知道他的好朋友是谁。” 季诺维也夫心中害怕了起来,但是表面上装作镇定,说自己会安排好她的,他对阿杰琳娜说萨勃日尼科夫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他还是一个英雄,只是他站错了队伍。他将阿杰琳娜安排进入了一件普通的女工工厂,凭借着军事委员会委员的面子,这件事很容易办成了。只是他与中国人的交易看起来就像是一团巨大的黑云笼罩在他的头上,让他日夜不能安息。 “如果这次中苏之战中国人战败了,他们一定会恼羞成怒,随后我就危险了。”季诺维也夫想到这里,悲从中来,他回到自己家的地下室,向中国发起了一份绝密电报,将自己获悉的作战计划一五一十地发给了王茂如。发电完毕之后,季诺维也夫洗了一个澡,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黑暗之中他甚至以为契卡就站在他的窗前。 “这该死的契卡!”他心中咆哮道。 远在中国的王茂如在凌晨两点的时候第一时间将季诺维也夫发来的情报接到手中,他也沉思许久分析起来,看起来苏俄人真的要试一下中队了,尤其是布柳赫尔这个老毛子,的确是想一口气吞下中亚之心克孜勒要塞啊。他立即下令李文彬给另一条隐藏在俄国的线索发出密电要求他们将苏俄的动态发过来,以验证季诺维也夫的消息的准确性。吩咐完毕后他披上了军装,从办公室的卧室中坐起来,对副官高亢说早上八点通知所有人紧急召开军事会议,高亢敬了一个礼说是。 天色朦朦亮起的时候他才记得自己似乎许久没有回家了,便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是乌兰图雅接的。乌兰图雅很是惊喜地问他什么时候回家,王茂如苦笑着说:“待战争过后,我立即回家。” “战争?”乌兰图雅惊讶道,“什么战争?” “你不懂的。”王茂如叹了口气,“家里一切还都好吧?” “都还好,只是孩子们半个月没有见到你了,你真的忙的回家看看孩子们的时间都没有了吗?” 王茂如充满歉意地说道:“我希望我闲暇下来,只是不是现在,将来,我有一天一定会辞去我所有的职务,专心致志地陪着你们和孩子们。”乌兰图雅笑着说你啊就会骗我们,我才不会相信你的话呢,还有就是前女沙皇萨卡琳娜希望在丰台军区家属院购买一栋别墅做新家,她说那里安全情况最好,这几天经常来我们家求见你不得。王茂如想了想对她说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会吩咐人照办的。 两人相互叮嘱一番之后挂了电话,王茂如这才揉了揉太阳穴,去洗了一把脸,高亢报告说萨镇冰、蒋方震、雍星宝、米少柏、魏东龄、徐永昌等人已经到了,会议即将召开,大家对一早上六点召开的会议很是惊讶。王茂如点了点头,对高亢说这么早叫来人,大家一定没有吃早餐,你去给大家准备一下早餐,我们一边吃早饭一边开会。 此时李文彬回来了,将情报递交给王茂如,王茂如很惊讶这个回复的速度,李文彬说那边似乎也正在发报,早就做好了准备。王茂如坐在办公室中对比两份情报,尽管有所出入,但是大致都是一样的,他立即下令李文彬将苏军的作战计划复写出十份来。由于这份情报是绝密情报,李文彬不敢大意,也不敢将情报交给秘书来写,密电司司长的他不得不手写出十份苏军的作战计划草图来。 “很好。”王茂如点了点头,随后带着李文彬前往会议室开会,李文彬也第一次被王茂如带入国防军最高层军事会议。 ps:(ps:诸位,明天是双十一,祝各位光棍书友们脱贫,驻各位有老婆的书友们看好自己的老婆和钱包,尤其是冻结信用卡……还有,根据西门的经验,双十一表白的成功率最高,诸位一定要把握这个机会,至于有老婆的人也可以搞一搞小浪漫。不过明天西门就只能在医院陪老婆了,即不能浪费,也不能浪漫——很节约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