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六章 克孜勒要塞的防御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三十六章 克孜勒要塞的防御

现在中国正在开采的石油油田有三处,完全隶属于国防军所属的便只有克拉玛依大油田,另两处分别是濮阳油田和玉门油田。 其中位于河南濮阳的油田刚刚收手采油设备,还正在进行准备工作,它属于王茂如以及手下军官和其他隶属于王茂如手下的官员合资购买,国家在这里仅仅占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王茂如一个人就占了百分之三十。第三处油田则是位于甘肃玉门的油田,这个油田的油层比较浅,但是油质比较差,勉强能够提炼出石油,美国铁路公司已经开始后悔向中国政府购买了玉门的这一处油矿了。 用这么一个贫油矿交换中国东西大铁路,美国电气公司怎么也觉得自己吃亏吃大了,他们随后向中国政府提出入股克拉玛依大油田的要求。但王茂如给他们的回复是入股克拉玛依大油田倒是可以,但是铁路的使用年限和交付时间必须重新制定,这让美国公司再一次犹豫起来。 密电司司长李文彬亲自发出密电将布柳赫尔的作战计划发给了西域军区司令任元星,任元星得到计划之后哈哈大笑,说道:“这仗还没打,我们已经先把对方的作战计划拿到手了,天助我也,天助我也!此战必胜无疑了!” 随后任元星以及总参谋长祝永泉立即召开命令,部署军事,并且针对对方已经提前获悉了自己的兵力部署进行重新的调整。在会议期间,第三师团长王杰君认为绝对不能固守等待苏俄军队进攻。而是采取主动出击,让苏俄人尝一尝我们的厉害。蛟龙军团长陈炯明则认为应该正面抗敌徐徐撤退,并不同意主动出击。原本我们从中亚撤军过慢就是敌人的借口,我们应该不给敌人任何借口。 陈炯明的讲话让王杰君不屑地哈哈大笑起来,陈炯明愠怒道:“王师长似乎有话要说啊。” 王杰君撇撇嘴,他不啻陈炯明的退缩,甚至有些看不起这个“文职将军”,略带讽刺地说道:“陈军座,你还没看清楚吗?苏俄是准备好和我们好好打一仗了。我们赢了,给中国创下十几年和平,我们输了。也许苏俄就会立即撕毁《中苏友好条约》长驱直入,把中国变成他们的黄俄罗斯。” 看到陈炯明有些不敢相信的表情,总参谋长祝永泉这才笑着解释说道:“王将军说的没错,这一仗秀帅早就估计好了。所以四年前就让我们准备。苏俄一定会打。我们也一定要打,这一仗不打不痛快,不打不死心。而且这是一场注定不能写进历史的战斗,也许我们要到十年之后才会有人把这场战斗公之于众。所以,诸位,好好想一想对策吧。” 听到王茂如早就预料到这一仗,陈炯明眯着眼睛疑惑问:“既然如此,为何还要签订《中苏友好条约》?岂不多此一举?” 祝永泉道:“签订条约的原因很简单。我们要俄国承认土地归属我们,这场战争的目的在与。我们要俄国认识到这些土地不单单归属于我们,我们可以保护好这些土地,把他们以为可以随便夺走的想法彻底抹杀掉。我们中国不是身揣巨款的儿童,我们的国防军是可以要命的野兽。” 由于任元星担任西域军区最高司令官职务,另外另个军团长陈炯明和杜宝三此时成了副司令,必须听任元星的指挥,也没有了指挥权。任元星建议立即更改军事力量布置,他认为既然苏俄东方集团军以十五个师的兵力冒进克勒兹要塞,我们就利用其莽撞对其进行歼灭战。随后他下令第三十二师团做总预备队,留守阿拉木图。 在泰西省巴尔喀什只留下第四十三师团,省会阿克都卡留下第三十八师团和第四十九师团,由陈炯明负责整个泰西省的防卫工作。敌人想要从阿斯塔纳进入泰西省,在没有了铁路的条件下必须穿过沙漠和草原首先面临巴尔喀什城。蛟龙军团养精蓄锐,又有路航部队协助,无比拖住俄国远征之疲惫之师。 任元星下令杜宝三的黄龙军团从北方南下进入克勒兹要塞取代第三师团的防御任务,王杰君的第三师团根本就不是用作防守的军队,而杜宝三的黄龙军团更擅长防御。尽管黄龙军团辖下第三十九师团赵恒锡部刚刚由阿拉山口进入西域,但事态紧急,必须由他们负责此任务。 白虎军团辖下最强的第三师团撤出克孜勒要塞后,向克孜勒要塞以东楚河流域移动,在发生战争之后,从克孜勒要塞北方对苏俄军队进行合围。 随后白虎军团第十六骑兵师从龙城出发,越过塔什干沿着科勒孜库姆沙漠和锡尔河前进,在锡尔河南岸对苏俄军队进行合围。 任元星率领第十师团,第三十一骑兵师团驻扎在龙城,在战役发起之后当苏军被拖在要塞前后,立即沿铁路支援。 西域军区的防御布置是以黄龙军团作为诱饵,引诱苏俄主力军队攻击要塞,同时在左右两翼个派遣两个师团牵制,使得敌人只能正面面对要塞的防御。在战役的前三天内,消耗敌人的兵力,随后第十师团乔三棒部和第三十一骑兵师团郭布罗.荣海所部将直扑要塞,对敌人实行反包围,而第十六骑兵师团马坎兰提所部不单要负责牵制敌军,还要利用其机动能力切断敌人的补给。 整个计划就是包围与反包围计划,尽管敌人兵力更多,可是我们拥有铁路优势,可以源源不断地将补充士兵送入要塞之中。除此之外,陆军航空兵第一轰炸师,陆军航空兵第三轰炸师,陆军航空兵第四攻击编队也被调往了龙城,陆军航空兵第二飞艇运输编队直接派往泰西省,第三飞艇编队则随时观察克勒兹要塞的动向。路航第一轰炸师和第三轰炸师的八架侦察机也轮换侦查敌人动向,尤其是沿着锡尔河的动向,毕竟在缺水的哈萨克,苏俄大规模部队不可能离开水源地进行攻击。 而这一次胜负的关键就是克孜勒要塞的坚硬程度,黄龙军团这只诱饵不单单是诱饵,还要是一个将敌人的门牙磕掉的石子。尽管黄龙军团的士兵人数最少,但是陕军和湘军作为基础组建的这支部队,骨子里还是中国两个最善战地区走出的来的军队。任元星也相信,将这个最关键的任务交给他们,绝对是最适合的选择,陕西人和湖南人,不会让中国失望。 当黄龙军团长抵达克孜勒要塞之后,师团长杜宝三在人的陪同下对要塞的一切进行观察,尤其是参观完毕四门260毫米要塞炮,不禁大为佩服起中亚虎王杰君来。 这小子敢顶撞何如飞,敢当面折损陈炯明,还敢和任元星叫喊,不过人家不愧有傲上的资本,看看这防御,看看这险峻的关隘,这种一米半厚的水泥城堡,不费吹灰之力攻了下来,还完整地缴获了四门要塞炮,换成是他自己肯定无法办到。 更让杜宝三感觉到佩服不已的是王杰君的袭击战并没有损兵折将,而是智取其下。这给了他极大的警示,他暗自对自己说将来与苏军对战,一定不能让对方的间谍进入城中或者要塞之中。 克孜勒要塞立于锡尔河东岸,与克孜勒奥尔达城融为一体,南北两条大铁路——如今向西北方向的铁路被拆毁后,仅有向东南塔什干的铁路,而这条铁路完全掌握在中国国防军的手中。 除了四门要塞炮之外,克勒兹要塞还有六座206毫米的装甲列车炮,当然,如果还有炮弹就会更好了,也正是因为没有炮弹,这些装甲列车只能当做移动的大型装甲列车。 杜宝三立即下令将六个没有炮弹的废炮从装甲列车上拆下来,安装了十二架12.7毫米uc8大口径重机枪和六门75野炮,使得这六个装甲列车头成了六个移动的重机枪扫射碉堡和移动炮塔。而同时他又下令集合黄龙军团仅有的三十辆坦克击中组成了坦克突击团,由114旅旅长罗霖掌管。而黄龙军团的四个炮兵部队也被他集中起来,配合四门要塞炮和六门改装之后的装甲列车炮对敌人进行摧毁性的攻击。 与此同时,在克孜勒要塞的外围,黄龙军团修筑了几条防御阵地,第一条距离克孜勒奥尔达城一千米远作为第一条防御阵地,构筑铁丝网机枪阵和碉堡,在第一条防御阵地后五百米处构筑了第二条防御阵地,并且在个阵地中间,距离第二阵地钱八十米处,挖出了一条长为十公里环绕克孜勒奥尔达城的陷马坑,称之为陷马战壕。杜宝三甚至在阵地战中,如果一旦被苏军骑兵贡献破阵地,等待守兵的就是一场屠杀,这条陷马战壕就是给苏军骑兵准备的盛大礼物。第三条防御阵地就是依靠着克孜勒奥尔达城的城墙了,并增加了城墙的高度,在城墙之前挖了数条战壕以及一条陷马战壕。如果这三个防御阵地都被攻陷,中队只能坚守克孜勒要塞、克孜勒奥尔达市政府和火车站这三处地方,三个地方构成了等边三角形的三角防御相互支援相互依托,可以说这是城中最后的底线。 被苏军攻入城内,这是杜宝三做出的最坏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