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七章 苏军前锋部队抵达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三十七章 苏军前锋部队抵达

精心布防之后杜宝三总觉克孜勒要塞得有些怪异,他仔细思考之后才发现克勒兹要塞的居民怎么这么少,按理说中亚之心,克孜勒奥尔达城是中亚交通枢纽,中亚大铁路的重要中转站,锡尔河上的重要港口,居然是有几千在家里吓得瑟瑟发抖的居民。 杜宝三便对负责移交防务的第三师团第三旅参谋长黄成垿笑着说这克勒兹要塞的居民还真是足够警觉,知道大战将启,都避嫌走远了。黄成垿听到之后忍不住噗嗤一声乐了,小声地在杜宝三耳边笑着说:“杜军座,他们哪是搬走了,他们是都被我们师团长那条中亚虎给吃光了。” “吃光了?什么意思?”杜宝三摸着下巴问。 黄成垿笑道:“原来要塞是我们第三师团的防御点,我们师座觉得这里白人有些多,还有中亚人对黄种人的统治不服从,他觉得不是黄种人都是祸害,于是就想着法地干掉本地人。我们师座狠着呢,这四个月在这里搞了几次花样繁多的种族屠杀,什么抗税株连,什么通敌株连,什么私藏武器株连,原来克勒兹要塞两万多人近三万人,现在只有五六千人了。” 杜宝三目瞪口呆,道:“都杀了?那……他们不反抗?” “反抗啊,我们师座乐不得他们反抗,要是不反抗就更没有借口杀人了嘛。所以克孜勒要塞才剩下五千多人,你当借口真的那么好找吗?我们参谋长想借口想的头发都白了。”黄成垿道。“现在城市里的并不只有哈萨克族人,还有一些外族人,哈萨克人和塔吉克人。土库曼人都快杀光了。” “包括老人和孩子……”杜宝三叹了口气问。 “在中亚虎眼中没有老人和孩子的区别,敌人,全部都是敌人。”黄成垿也觉得有些过了,但是命令不可违,他略带无奈地说道,“我们是军人,以执行命令为天职。没办法反对上级命令。对了杜军座,我们师座给你留下了一点儿礼物,他说你一定喜欢。”他发出啧啧地怪笑。看起来有些恐怖瘆人。 “什么礼物?”杜宝三心说这中亚虎能留下什么东西,拜年与黄成垿来到要塞内部,走进地下三层打开一件幽暗的房间,赫然见到一排排标有黑色骷髅的炮弹。黄成垿说道:“这是去年我们向国防部申请的毒气弹。不过今年刚刚运过来。结果就被命令撤走了。便宜你们了,这是105毫米野炮炮弹,射程是进了点儿,可惜我们师团没有122毫米榴弹炮啊。” “你们要是再配上122榴弹那还了得?”杜宝三说道,看了一看这个阴森恐怖的环境,说道:“还是出去吧,这里泄露一发,咱们全都完了。” 两人赶紧离开毒气弹室。杜宝三对黄成垿抱拳道:“代我谢谢你们王杰君师长。” “客气,客气。以后还请杜军座栽培照拂呢。”黄成垿笑道。 看了一圈之后杜宝三对第三师团留下的一切都非常满意,只是他提出了一个条件让黄成垿很措手不及,他说他的士兵没有多少和俄国人作战的经验,希望第三师团能够出一支教导队给自己使用,他让教导队教授士兵们如何应对俄国人。 黄龙军团也是所有军团中番号最后一个,规模最小的军团由两个师团组成,其一为原奉军后陕军改编而成的第三十九师团,师团长孙烈臣,另一部分为湘军改编而成的第二十九师团,师团长为赵恒锡,外加两个民兵预备团整个军团总计四万两千人。 听到杜宝三向自己的部队借一个教导队,黄成垿赶紧请示了一下师团长王杰君,王杰君想都没想说道:“给他们留一个团,就19团吧,让19团的弟兄们好好教一教兄弟部队怎么真刀真枪干仗。”随后第三师团下辖19团两千一百人在团长彭卫国的带领下,重新驻进了克孜勒要塞。 随后,西域情报部门多次打探和侦查得知了敌人扑向克孜勒要塞的兵力情况,主要是由二十个步兵师、四个骑兵师总计二十五万人组成(此时苏俄红军中亚集群中路部队与右翼部队并没有分开)。包括五万白卫军改编的六个萨哈林步兵师在内,以及苏俄军队都是在内战中久经征战的王牌部队,而萨哈林步兵师更是步兵中的精锐沙俄近卫军组成。苏俄东方集团军司令布柳赫尔将收容的散兵游勇部队全都分给了其他部队,反倒是他手中的所有部队全都是红军老兵和名将。 杜宝三心中焦急但脸上却不动声色,对阵地进行紧急加固处理,并且深挖地道和战壕,同时将所有威胁进行设想,以配合西域军区的围歼布柳赫尔大军计划。 尽管布柳赫尔气势汹汹以精锐军队准备一击而下中亚之心,但所幸的是,因为埋藏在苏俄内部的内应,中国提前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民国十二年五月十日,苏俄东方集团军中亚集群主力部队抵锡尔河,他们利用咸海的渔船逆流而上,开赴克勒兹要塞。而在准备的这些天内,杜宝三将四门要塞炮的炮口方向早就调整过来,对准了北方和西北方,只等着俄国人的到来。 布柳赫尔的前锋部队则是第三国际步兵师,第三国际步兵师是由多国士兵组成,包括英国人,美国人,法国人,德国人,波兰人,哈萨克人,乌兹别克人,土库曼人,乌克兰人,鞑靼人,立陶宛人,波斯人,库尔德人,阿拉伯人等,这些都是国际工人运动来到苏俄为了人类最伟大解放目的而来的。这个师的成分比较复杂,在布柳赫尔扩军的时候没有贸然将俄国士兵掺入其中,而是单独保持了第三国际步兵师的编制和人数。 当然,第三国际步兵师不管是师长还是其他主要军官,都是俄国人。俄国人在忽悠其他国家的人帮他们战斗,他们自己却担任指挥官,政委等角色,可是士兵们却充满着战斗激情,扬言要给侵略者中国人一些好看。 第三国际步兵师总计七千三百人,炮少得可怜,机枪也不多,可是他们却善打硬仗苦仗是其主力步兵师之一。他们行进的速度非常快,侦察机在前一天观察到后,第三天也就是五月十三日即抵达了克勒兹要塞。 杜宝三惊讶地说:“这些人是怎么来的?他们真的没有火车吗?他们不是长着四条腿的半兽人吧?” 第三国际步兵师暂时驻扎在要塞西面的草原上,由于中苏之间还没有撕破脸皮,第三国际步兵师并没有修筑坚固的防线防止中队动手,他们只是浅浅地挖掘了战壕应付了事。 根据情报,对面驻扎的是中国最精锐的第三师团,但是现在看起来敌人的兵力有点多啊——难道他们将所有士兵都派到外围防线了?愚蠢的中国人啊。 师长奥楚旺洛夫立即派遣士兵和政委进入要塞,提出要求下令中队立即交出克勒兹要塞,黄龙军团的参谋长童林搪塞说:“克勒兹要塞事关重大,我们在年底之前一定会归还给贵军,但是现在我们还需要利用这个要塞保护中国侨民安全撤离。”他这是纯粹睁着眼睛说瞎话了,克孜勒奥尔达哪里有半个中国侨民的影子,除了中国士兵以外,这里甚至连一个黄种人市民都没有。 苏军代表冷笑道:“我给你们三天时间撤离。” 童林仿佛听到的是笑话,挥挥手道:“副官,把他送出去。” “你……你这是在侮辱苏俄政府!” 童林不屑地说道:“你不代表政府中尉,还有,告诉他们下次换一个等级对等的人出来交涉。” “你会后悔的。”苏军代表恶狠狠地说道。 而在北京,苏俄帝国大使尤林也向中国政府递交了国书,要求立即交付中亚所有领土,王茂如委派顾维钧与之交往,由顾维钧答复道:“《中苏友好条约》签订之后,我军交付速度已经非常迅速,然而一些居民希望能够随着我队撤回到中原,所以这需要一些时间,但是绝对不会是无限制的推迟。大概年底之前就会撤走,要知道,四十万沙俄遗族难民也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撤离,我希望贵国能够谅解。” 尤林瞪起牛眼对身材瘦弱的顾维钧咆哮说道:“我国能否谅解我不知道,但是你们的态度会给你们带来的严重后果,贵国一力承担一切后果和不必要的麻烦。”交涉的气氛顿时剑拔弩张起来。 眼看双方僵持,顾维钧笑道:“我国政府是和平政府,不希望两国发生任何冲突,也希望贵国恪守《中苏友好条约》不要做出出格举动。” “如果你们不能给我们一个满意答复,我想伟大的苏维埃俄国红军很难会接受。”尤林一反常态地强硬道,他抽出一根香烟,点着了之后坐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神色傲慢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