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八章 裕仁的野心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三十八章 裕仁的野心

顾维钧早就从王茂如口中得知苏维埃俄国克里姆林宫的决定,苏军想要跟中国掰一掰手腕,试探出中国的软硬程度,因此来决定是否遵守《中苏友好条约》,所以此时与苏俄帝国大使退让就是给示弱。顾维钧抚了抚眼睛,瘦弱的身体挺拔了起来,对着尤林说道:“如果苏俄帝国轻视中国政府,不顾我国政府反对贸然行事,那么即将到来的一切责任都将有苏俄政府来承担。” “哼!我们走着瞧!”苏俄大使尤林恼羞成怒拂袖离去。 顾维钧向王茂如与唐绍仪报告了他与苏俄大使的谈话之后,王茂如对顾维钧笑着说:“你的态度不够强硬,你应该对尤林说去你妈的,狗娘养的!” 上海人顾维钧苦笑着摇摇头说:“我只会说去他母亲的。”王茂如大笑不已,说你还是没有适应怎么和俄国人打交道,跟他们对着吼就是了,别怕他们,咱们都准备好了一切,何必害怕这些人。顾维钧走后唐绍仪忧心忡忡地说道:“此事定下来后,苏俄军队一定会动手。” 王茂如却微微一笑道:“动手也不怕,我在西域准备了两年,等的就是现在。西域军区的炮弹子弹食物补给医疗汽油,占了国防军战略储备的一半,就是给这些贪多嚼不烂的老毛子砸一个大铁锤。一战而定中国之十年至二十年和平,划算,太划算了。” 回到国防部,王茂如再一次紧急召开会议商讨西域战况。并下令给镇守陕青宁的九婴军团顾品珍部和镇守在蒙古的玄武军团吴佩孚部下达一级备战任务,一旦西域战局有所不利,两军团将即刻进入西域。同时给予位于两湖的鲲鹏军团赵庆部和位于吉林省哈尔滨市的勾陈军团张镶武部下达二级备战命令,随时准备接替陕青宁军区和蒙古军区的防御任务。 中国与苏俄帝国的紧张关系并不是密封的水泥墙,事实上各国间谍不断地进入中国,希望探听中国的一些消息,而这其中以日本间谍最为多。中苏之间在西域的紧张和备战也传入了日本的智囊核心——元老会中。此时得知中苏之间摩拳擦掌的日本内阁兴奋起来,由于日本在极北地区拓展领土百万公里,使得日本国内士气上升。各方面叫嚣不已,甚至有人提出对中国提出领土要求。不过谨慎的日本军方此时与中方秘密合作,他们不会在还没有取得到手利益之前将战友杀死的。 中苏即将交战。日本皇室内阁国会议立即召开,裕仁摄政王兴奋不已地说道:“如果中苏两国狗咬狗的话,我们大日本帝国就会获得太多的利益了。东西伯利亚的战局如何了?” 日本陆军大臣田中义一说道:“中国此举无疑是表明了一点,他们与苏俄帝国签署的《中苏友好条约》仅仅是一个表面的东西。恐怕苏俄帝国也这样认为。国家能否得到尊严,看的不是手腕的灵活程度,而是手腕的力量。这对于我国而言,是一个很好的借鉴,如果大日本帝国足够强大,则不需要害怕任何列强的威胁。” 今年二月份,前日本陆军大臣山梨半造终于因为裁军和压缩军费问题,遭到日本军方的抵制。在陆相选举过程中被选了下去,其实他提出的削减四个陆军师团的计划只成功了一半。留下的两个师团如今正在东西伯利亚和俄国人战斗呢,如果单单是削减陆军师团数也不足以让他下野,他还提出削减陆军师团的编制,并鼓吹海军削减军费,来应对国内经济危机。 在中国的经济崛起和日本国内因为各种革命运动导致经济萧条的情况下,大量日本妇女为了生计纷纷出走到南亚和中国从事妓女行业,后世日本有一个著名的电影《望乡》就是以此时期日本女性为国家卖身而拍摄纪念。 前陆军大臣山梨半造的军队削减计划可以说正好与高桥内阁要相呼应,却得罪了军中强硬派。恰好前首相高桥是清在竞选中失败,山梨半造同样也失败,两个签订华盛顿海军制裁和约的日本领导人同时下野。 而日本的信任首相和陆军大臣则全部是军人出身,并且都是元老会成员,首相由日本海相担任,陆相则是田中义一来担任,但这两个人非常有特点,他们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军中强硬派,两个人出身于军队,却与政友会(相当于国家的执政党)有着勾结不清的关系,从而也使得高桥是清下野之后的政友会与军队势力达成了短暂的平衡。 年纪轻轻初出茅庐的摄政王裕仁,在这次首相和陆相选举中崭露头角,让日本元老会开始刮目相看。 “如果能够挑动中国和苏俄帝国更大规模的战斗,我想这对大日本帝国是极为有利的。”田中义一继续说道,“从长远来看,日本和苏俄帝国都是大日本帝国的心腹大患,其中支那是跳板,苏俄帝国是一块巨大的礁石。” 裕仁认真地听着元老们的话,一直没有打断,过了一会儿大家觉得好像是把摄政皇给晾在一边了,赶紧抬头看他,裕仁忽然笑着说道:“最近我在研究中国历史,你们有没有仔细读过?” “殿下能够通读敌国的历史,可喜可贺啊。”田中义一夸赞道。 裕仁笑道:“中国有句古话,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海相财部彪说道:“既然是中国历史,那一定是唐代之前的历史了,宋代之后中国不是中国,是支那了。” 裕仁笑了一下,说道:“不,你错了,我研究的是支那的清帝国建国历史。” “清帝国?”财部彪不屑地说道,“那个草包帝国?” “不要轻敌,在我们把对手当做笨蛋的时候,他们对手的我们的位置也会降低到更高级的笨蛋的程度。”裕仁说道:“清帝国以汉帝国三十分之一士兵统治了数百年的中原大地,而且让支那的疆域拓展了三倍,你觉得不很有意思吗?他们是怎么让如此之多的汉族人认可的他们的。” “殿下说的非常对。”田中义一笑道,“殿下有什么心得?” 裕仁说道:“我研究之后觉得其中最大的收获就是清国能够坚持一种政策贯彻始终,那就是养狗咬狗。在清帝国建立初期,是谁帮助他们消灭了中原的几个政权?靠的是十二万清国的八旗兵?不是,而是投奔到他们手下的中原人。所以我在想,如果我们和支那交战,大日本帝国的军队足以占领支那一千四百三十万平方公里领土吗?那是我们大日本帝国领土的三十倍啊,治理中国的,还得需要中国人。” 田中义一夸奖道:“殿下能够想到这里,真不愧是千古明君啊。”几个日本元老立即磕头拍马屁起来,裕仁也有些飘飘然了。 “所以,我们要支持中国。”裕仁说道,“这一千四百三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将来一定属于大日本帝国的,现在不能让它有所缺憾啊。苏俄帝国不知道想要同化中国,最好的方式是让中国内部战乱,中国人打中国人,而不是蛮横地对中国开战啊。” “是的。”田中义一等人说道。 但是在随后佐藤带着裕仁小姨子回来之后,听到裕仁的讲话之后,佐藤不屑地对友人说道:“摄政王的想法是好的,可是恐怕底层的军官看不到这么长远,如果能够占了一角钱的便宜,底层的军官就要占一元钱的便宜,能够占了一元钱的便宜,他们会想到可以占一百元的便宜。”佐藤的话让裕仁知道之后,引得裕仁大为不快,将其贬到了台湾去做了台湾总督府的秘书官,气得佐藤大为吐血不已。 中国人的拒绝激怒了苏俄帝国政府,而在前方的第三国际步兵师在评估了中队的战斗力之后,认为这四门要塞炮实在是一个大麻烦,冒然进攻会导致损失惨重,应该等到苏军的飞机到来。是的,没错,苏军的飞机,苏军在统一俄国之后迅速重新启动了飞机厂。这次托洛茨基下令从莫斯科调来五十架列宁式轰炸机用于实验使用,列宁式轰炸机属于歼击轰炸两用两用机,单螺旋桨双层机翼结构,一名飞行员一名炮手组成,飞行高度和灵活程度非常差,但是秉持着俄国制造的风格,粗狂且生产速度快。 不过正因为做工粗糙,列宁式两用机在试飞的时候曾经一天内接连摔下来五架飞机。这其中有做工问题,还有苏俄飞行员的驾驶技术问题,至于生产技术问题可以解决,想欧美国家购买,自己研究生产改进,但是飞行员的问题就只能靠着摸索了。 俄国人用自己的勇敢最终征服了天空,经过十几次的失败,俄国人终于将1912年设计的原沙俄第一家两用飞机重新复原了。俄国人利用工厂里面还是七年之前留下的零件和图纸迅速制造了五架列宁式轰炸机,并以此为仿制,以生产香肠的速度生产出了六十架同类型的两用轰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