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九章 萨哈林步兵师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三十九章 萨哈林步兵师

只是问题来了,此时苏俄没有几个会开飞机的人,他们被迫在国际上四处寻找会开飞机飞行员,终于找到了六十几名国际战士来临时担任飞行员。这些国际主义战士发扬了国际通病,娇生惯养,苏俄政府因为有求于他们,甚至连提出性伴侣的要求都不得不满足,可以说是苏俄军队唯一的贵族了。 在等待一天之后,中国人忽然发现十几架次标有红色五角星的飞机来到克勒兹要塞盘旋了几圈,这绝不是国防军的路航飞机。 中国国防军路航飞机标注的是五色旗,看起来就像彩虹一样,非常明显,很显然这是俄国人的飞机。俄国人也拥有飞机了,杜宝三立即将这一情报上报给了军区司令部,司令部也大吃一惊,以现在的苏俄工业而言,生产出来飞机应该非常吃力才是,所以这五架飞机也代表了苏俄空军的神秘。 俄国人也有飞机,这给了黄龙军团上下一丝丝不好的感觉。 民国十二年5月13日,苏俄东方集团军中亚集群大部队抵达距离克勒兹要塞八十公里的列奥泽克镇,受到了列奥泽克镇居民的热烈欢迎。由于俄国人依靠着渔船来运输补给,这就注定了他们不可能离开锡尔河太远的地方作为大本营,而列奥泽克镇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大本营地点。在经过了数次驱赶中队离开克勒兹要塞却遭到拒绝后,布柳赫尔与索尔林斯基、梅利尼科夫、玻斯特舍夫决定对中队发起进攻。 同时。玻斯特舍夫率领的中路军也大张旗鼓地向东方的龙城直扑过去,由于所部骑兵较多,其声势非常招摇。仿佛十几万大军的主力部队一般——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支部队的战略意图早就被中国人获悉,而且中国人已经在前方布好了口袋等着他们钻进去。 克勒兹要塞的四门要塞炮原本对着锡尔河上游和东面防御,经过侦查得知,中国人已经把炮口调转回来,面对北方和西北。所以如今想要攻打克勒兹要塞有三种办法,第一种方法是绕道锡尔河上游——也就是东南方向克勒兹要塞进攻。二是不顾伤亡等到要塞炮弹药消耗殆尽再进攻,三是找机会混入间谍炸毁要塞炮。 布柳赫尔听情报人员说,要塞炮炮弹其实并不多。大约两千发,而且存放很久不知道能不能使用,这个要塞自建成以来几乎没有真正的使用过。当初修建的时候的目的是为了防止英国人占领阿富汗后侵入中亚,却没想到英国人没有能够抵达这里。倒是中国人占领了。克孜勒要塞唯一一次战斗便是中亚虎之称的王杰君率领军队背后奇袭。并一举攻占。现在俄国人堂而皇之地来到此处,却是失去了背后奇袭的效果。 “幸好他们只有两千发要塞炮弹……”布柳赫尔还是皱着眉头,说道:“如果能炸毁它们就再完美不过了。” “我们可以求助空军啊。”参谋长索尔林斯基犹豫地说道。 这时候政委玻斯特舍夫苦笑着说道:“可能大家还不知道,五十架飞机刚刚抵达阿克托别,就摔毁了六架,来到朱萨雷斯只有三十九架,而且航空燃油还不够了,现在正在等待后方的航空燃油。还有。这帮空军老大爷们因为是受邀请的欧洲飞行员,一个个架子大的不得了。还要求我们必须提供咖啡,混蛋,该死的资产阶级思想作怪!” “其实飞机这东西真不管用啊。”布柳赫尔气呼呼地说道。“还是骑兵最厉害,骑兵加大炮,决定了战争的走向。” 索尔林斯基说道:“所以,我们不能太指望飞机,将军你说得对,战争还是由大炮和刺刀决定的。” “是的,我同意你的说法。”玻斯特舍夫说道,“根据我们的情报显示,敌人只有两万士兵,我们拥有二十二万士兵,三天之内,绝对可以消灭他们。” “三天……”布柳赫尔皱着眉头,“会有很大的伤亡啊……” 玻斯特舍夫笑道:“难道你忘记了我们还有布哈林军团吗?” “可是他们未必能够这样做啊。”梅利尼科夫说道。 “现在是战争时期,不由得他们不做,否则以军法论处。”玻斯特舍夫冷笑道。 “好吧,我们需要这些人把要塞炮炮弹消耗光。”布柳赫尔说道。 布柳赫尔大将指示后方运送飞机燃料的人快速运输,修理飞机的人也加快速度修理。而拖在后面的沙俄近卫军重新组建的六个步兵师大约为五万人的萨哈林军团也开始了集中。 由于萨哈林军团并不是由策反的沙俄士兵组成,这些人基本上是既不想对苏俄作战,又不想加入加入红军的顽固分子组成,他们只想着丢下这该死的战争,回到俄国做一个工人、教师、农民、艺术家。而布柳赫尔将他们重新组织起来其实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毕竟这些顽固的守旧分子们没有被布尔什维克的政委说动,在他们心里也没有将红军当做真正的战友。布柳赫尔之所以给这些沙俄近卫军起名为萨哈林步兵师是因为萨哈林岛(中方称库页岛)为沙俄时期的苦役流放地,给这个名字是警告他们不要背叛苏俄政府,否则他们就会被流放。对于这样的一支军队,布柳赫尔只好将他们分成三段分别放在队伍的首中尾三段,防止他们勾结在一起半路跑了。 当苏俄东方集团军中亚集群大部队抵达列奥泽克镇之后,布柳赫尔再一次找到了高尔察克元帅,并对他说:“我们在内战期间是敌人,但是内战停止了。现在我们是东斯拉夫人,我希望你带着你的军队消灭藏在要塞中的中国人。而且前三天的战斗,我希望能够由布哈林军团的六个师完成,这是你们赎罪的机会,也是获取尊重的最好机会。根据我军的情报显示敌人只有两万人,你们有五万人和我军数百门大炮的支援。只不过麻烦的是敌人拥有四门260毫米的重型要塞炮,尽管我们的火炮更多,可这个要塞炮却是一个大麻烦。将军,我想如果这一战你们夺取了中亚之心克孜勒要塞,你们身上的罪名将全部被洗清。” 高尔察克既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他笑了笑说:“我希望见一见我的属下,我们商量一下怎么战斗。” “好的。”布柳赫尔高兴地说。高尔察克走后,索尔林斯基小心翼翼地说道:“如果将指挥权真的交给了他,会不会……” 布柳赫尔摇摇头,说道:“如果他要离开这里,他就不会带着一百六十万人重新回到苏维埃的怀抱之中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我非常佩服他。” “但是我们不能够放弃对他的监视。”玻斯特舍夫说道,“就像是那个雅克维肖申科一样,他居然逃走了,可恶。” 布柳赫尔摸着胡子疑惑地说道:“可是他为什么逃走呢?我们已将将他赦免了啊,真是奇怪了……” “所以说,资产阶级的头子并不可靠,不要以为他们投靠了我们,就认定他们真的认可布尔什维克啊。”波斯特舍夫说道,“我们要时时警惕,苛刻监督这些白卫军。” 很快高尔察克与他的手下们重新聚在了一起,他要说服说下同意向中队发起进攻,可是手下却希望能够回到俄国做一个普通人,军中厌战的气息很浓厚。高尔察克苦口婆心,对他们说我们不是在为苏俄政府,而是在为自己的未来战斗,终于说服了手下将军。 高尔察克环视一圈之后却不见前总理雅克维肖申科,高尔察克问谁知道雅克在哪,所有人都不知道,好像是雅克失踪了一样。研究了一番进攻计划之后,高尔察克找到布柳赫尔说他们有信心攻下来克孜勒要塞。高尔察克重新披上了军官服,尽管简章和指挥刀不再了,头发斑白,可是他面容冷峻,信心十足,说道:“是的,我有信心,但是我需要大炮,还有我需要布防图。克勒兹要塞的布防图,即使是二十年前的。” 参谋长索尔林斯基高兴地说道:“克勒兹要塞刚刚建好十二年,没有二十年之久,城市的布局图在这里,只是中国人的布防图我们没有找到。根据从克孜勒奥尔达逃出来的居民说,中国人有将近两万多一些的军队,但是在这之前这里有不到两万的军队。负责防御的部队是是中国人比较能打的第三师团,师团长叫做王杰君,您应该知道吧。” “中亚虎,王杰君。”高尔察克点了点头,道:“这个人不好打,不过他的军队不擅长防御,把他们放在这里防御,无意于将一只老虎用作看家护院。呵呵,中国人不明智啊。第三师团又该怎么防御呢?我一直想要消灭王杰君和他的部队,现在看来,这个机会来了。” 布柳赫尔问道:“这个王杰君很可怕吗?” 高尔察克说道:“最重要的不是他可怕,而是他的军队的狡猾和残忍,这样的对手一旦放跑掉,就再也难以有这样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