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章 空军出战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四十章 空军出战

论真正的指挥能力,高尔察克远胜过布柳赫尔以及这其中所有的人,高尔察克经过仔细研究并且听取情报之后,自信满满地说道:“如果我们的小伙子不怕死,三天到五天可以攻打下来,可是我听说你们和中国人签订了一份友好条约?” “是条约,不是盟约。”第二政委玻斯特舍夫说道,“但是中国人迟迟不归还给我们克勒兹要塞,看来他们是想和我们较量一下子了。” 高尔察克一拍桌子,笑道:“那好吧,我们就随了他们的愿望……打!飞机,轰炸机,首先派遣轰炸机轰炸!” 玻斯特舍夫冲布柳赫尔点了点头,布柳赫尔说道:“这就要打仗了,我热血沸腾啊,好,卫兵,给后放飞机基地发报,让他们准备轰炸克勒兹要塞的要塞炮。” “是。” 高尔察克补充说道:“我了解中国人,他们喜欢夜战,也常常进行夜战,而我们军队很多小伙子因为吃不饱都得了夜盲症,所以在夜间我们一定要注意防备。还有,在当地征集牛羊,让士兵们吃动物肝脏,肠子也洗干净蒸熟撒上盐吃掉,这样减少夜盲症。总攻时间……就定在16号的早上8点吧。” 高尔察克毫不客气地攒代了前线指挥权,尽管他是一个阶下囚,可是他多年的战斗经验却是让在场的苏俄军官钦佩不已的。如果他们不是两个阶级的敌人的话,布柳赫尔甚至会和他喝上一杯。 随后苏军向周边派遣了大量的侦察部队。却遭到中队侦查兵的袭击,布柳赫尔立即召集众人说道:“中国人袭击了我们的士兵,他们违反了《中苏友好条约》的规定。现在,我们有理由对他们动手了。” 苏军不知道的是此时克孜勒要塞的守军不仅仅换成了黄龙军团,而且数量也达到了四万四千多人,包括二十九和三十九两个师团,两个民兵预备役团以及从第三师团借来的19团。 比起中国的情报部门来说,苏军的情报差的太多了,王茂如对情报的重视程度超过了任何一个民国领导人。说起来尽管孙子他老人家对情报的重要性早就看得仔细。可是中国自古以来仿佛因为天朝上国的原因,对情报工作的准确性和投入性一直都不足,甚至从来不认为情报工作在战争之中的比重有多重要。百年后。信息的重要性可以说是一切国战商战的前提,一条重要的信息对于股市来说不言而喻,便如同简单的印花税改革,仅仅是一条信息。提前获悉的人就是千万亿万富翁了。后获悉的人便成了穷光蛋跳楼自杀了。王茂如岂能不重视情报工作,岂能放松对全国甚至全世界情报工作的投入? 苏军这边很快制定了5月16号早上的总攻计划,并且准备在15号下午开始突然向克勒兹要塞移动,连夜抵达克孜勒要塞次日(16日)发起总攻。而他们的计划制定完毕不久,刚刚递交给克里姆林宫,半路上便被监听,国防军密电司译电课立即进行密码破译。就在原本慢吞吞的六个萨哈林步兵师在后方疯狂地向前调兵的时候,他们的一举一动全部通过情报机关暗中被中国人得知。 黄龙军团长杜宝三接到电报后看了仔细。认为如果让苏军进攻计划得以顺利实施的话,我军将非常被动。与其消极防御不如主动进攻,以攻代守打乱敌人的部署。但是这个以攻代守却有些困难在与我中华上国向来是礼仪之邦,从来都是先礼后兵,主动出击不宣而战,似乎在道义上有损我天朝上国的国威。 于是他向总司令任元星请示一番,任元星思考一二之后,也同意先下手为强,可是他也不敢做主,毕竟不宣而战和自卫反击相差太大。随后任元星向王茂如发出密电请求主动攻击,王茂如接到电报之后哈哈大笑说这俩人真是娘们唧唧的,什么不宣而战,什么礼仪之邦,什么有损国威,真理都是站在胜利者这一边的,只要打赢了谁会管你道义上胜利与否。于是王茂如回电中只有一个字:“打”,任元星心领神会立即下令主动出击。 应杜宝三的请求,任元星首先对路航下令全体出动,陆军航空兵第一轰炸师和陆军航空兵第三轰炸师的攻击目标是地方的临时大本营列奥泽克镇。而根据陆军和侦察机的情报显示,苏俄的空军似乎在列奥泽克镇后方,对于苏俄的飞机战斗能力姑且不能定位,可是中国有专门的战斗机师,便是用于消灭对方的一切飞机。因此第四战斗机师将配合侦察机,向列奥泽克镇后方寻找搜索,寻找苏俄飞机机场和飞机进行作战。 中国国防军的一个轰炸师由四架国防军生产的燕子侦察机和三十六架麒麟2式轰炸机。燕子侦察机是国防军建造的轻型侦察机,该飞机属于单翼螺旋桨飞机,重量非常轻便,飞行范围大,主要用于侦察和表演。一般两架燕子侦察机为一个侦查小组,发现情报之后相互呼应返航报告,由于燕子侦察机的航程较远,该侦察机受到了国防军陆军上下的一片赞扬声。 而麒麟2式轰炸机是在国防军原麒麟1是轰炸机基础上升级完成,更加强劲的发动机和飞机结构使之可以携带更多的炸弹,同时采用了这个时代极为先进电控开关投放炸弹。麒麟2式轰炸机的炸弹已经不再是迫击炮的炮弹了,而是国防军专门为期生产的一种半燃烧性半爆炸质的烈性炸弹。该航空炸弹中携带着烈性炸药和白磷,而白磷是有毒成分,所以使得炸弹破片不单在一次伤害中给予敌人进行杀伤,弹片进入对方伤员身体中还可以造成二次伤害,甚至永久性伤害。同时由于白磷的燃烧性,使得该航空炸弹对建筑物的伤害性最大——从这一点其实可以看得出来,这种炸弹最开始开发的目的并不是苏俄,而是我们东面的对手,拥有大量木屋建筑的日本。只是这专门为日本研制的炸弹,首先要在苏俄人身上先进行试验探究了。 而攻击编队则由四架侦察机,十六架青龙1式歼击轰炸机和十六架朱雀1式歼击机组成,其中朱雀1式歼击机属于单人驾驶歼击机,仅仅用来攻击天空敌人的飞机,而青龙1式歼击机书双人飞机,除了对空作战另外还可以投弹临时当做轰炸机使用。 经过了十年的发展,中国国防军的飞机技术越来越先进,飞行员也越来越多,但是在国内战斗中飞机用处不大,国防军强大的地面部队直接扫平对手,如果需要天空支援,陆军更加希望飞艇部队前来震慑敌人。是的,庞大的飞艇不需要参战,只是几架飞艇飞过去,扔几个石头子,下面的敌军就吓跑了。这显得空军更加没用,如果不是王茂如一直以来非常支持空军兵种的建设和投入,恐怕没多少人记得起来还有这么一支部队。 5月14日下午5点,王茂如坐在北京的指挥部中紧张地看着沙盘,他时不时地咬牙看着整个西域,心情很是紧张。他抬起头看了看其他军官,冲大家笑了笑,雍星宝说道:“万事俱备,东风都不欠了,打他娘的。” “几点了?” “五点。” “西域现在是什么时间?” “中午一点。” 王茂如紧张的神色放松了下来,说道:“看来咱们得忙一宿了,每只部队电报都确保通畅,我们要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同时,迪化的情报中心无比将整个西域的一切消息准确及时地送上来,包括中英之间的边界摩擦。” “是。” 民国十二年5月14日的晚上,中国国防军西域军区的无线电陡然增加,负责监控中国无线电的苏军电报人员立即将这一不寻常的情况向布柳赫尔上将汇报,布柳赫尔谨慎地下令所有军队加快行动,并且准备进行总攻,或许敌人已经获悉东方集团军的真正意图了。他希望提前发起总攻,然而白卫军组建的六个萨哈林步兵师现在在前方只有四个,而且后方朱萨雷斯机场的飞机燃油刚刚到了一半,还有一半仍然在路上。 “或许,中国人只是在警觉吧。”索尔林斯基安慰说道。 “希望如此吧。”布柳赫尔总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似乎要发生什么倒霉的事儿,可是这种感觉却又不能说明,毕竟布尔什维克主义是无神论,他总不能说这是上帝在暗示什么吧。他来回踱步坐立不安,看着手下也紧张起来,他反倒安慰他们说道,“一旦发生战争,你们要效仿老虎吃掉猴子一样消灭那些中国人。” “是。”索尔林斯基说道。 天空中一颗斗大的流星划过,布柳赫尔喃喃自语说这颗流星预示着什么呢,难道敌人袭营?他下令军队警戒防止中队偷袭,然而一夜平安,反倒是把苏俄军队弄得紧张兮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