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一章 不宣而战的中国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四十一章 不宣而战的中国人

民国十二年5月15日早上六点,北京时间5月15日上午11点,西域龙城,一早天刚刚亮的时候在任元星的注目下,国防军路航部队的三个空军师从龙城军用机场依次开始出发。 龙城的百姓好奇地跑了过来,望着一排排大家伙,这些人都是汉族移民,大多数都是从湖南四川河南和江苏来的,尤其是少年们,更是追逐着飞机叫喊起来。成长在兵强马壮的国家中,这些人并没有老家的人的自卑,在他们心中,中国是神圣强大不可侵犯的。 自信的少年,才是中国最大的财富。 在飞机的轰鸣声中,首先起飞的是十二架侦察机组成的六个侦查小组,他们将就准备克勒兹要塞周边一百公里处侦查报告,将情报及时传递回来。 十五分钟之后,第二波飞机起飞,两个轰炸机师和一个战斗机师,他们的任务是对敌方的大本营列奥泽克镇近三十万军队进行轰炸。 飞机起飞之后,任元星回头对卫兵说道:“给国防部发电,中亚之心战役正式开始了!” “是。” “中亚之心战役开始啊……”王茂如此时刚刚吃过了午餐,他已经半个月没有回家了,这半个月来一直在为西域做准备,自从得知苏俄政府想要试探中力之后,他就将国防部当做了自己的家。此时,他喃喃自语,因为他没有了把握,尽管他做了很多准备工作。可是还是没有把握,毕竟这不是历史,而是他创造的现在。历史可以随波逐流。但是正在创造的现在却不能,这将是改写未来的一次战役,中苏双方都要通过这一战确定未来自己的位置。胜王败寇,俨然此战如清帝国时期的甲午战争一样,败了的国家,国运急转直下,胜了的国家。国运扶摇直上。 “国运之战啊!”王茂如叹了口气说道。 克勒兹要塞的防御采用的是弹性防御,由二十九师团主防,三十九师团主攻。所以这挖战壕的活儿都交给了二十九师团和民兵预备役来干了,民兵们倒是抱怨不多,可是二十九师团怨声载道,大家嚷嚷着咱们二十九师团不如改名为第二十九工兵师团为好。被师团长孙烈臣一顿臭骂。 坐在在克勒兹要塞前第三道战壕中的黄龙军团第二十九师团82旅248团三营一连一排的一个新兵兴奋地说道。他叫做吴楚宇,是个刚刚被派到这里的新兵。吴楚宇是北京人,原来是一个学生,但因为相信八国联军第二次进军北京的流言参与倒卖枪支保卫北京,被判了一个充军三年的刑罚被派到了248团来了。他是到了西域才真正摸到枪的,到今天为止,他只开了十枪,倒是走正步。立正,稍息。躲炮弹,训练体能这种新兵营需要做的事做了不少。 他的排长巴虎成郁闷地对连长说这新兵啥也不会啊,咋分给我们了,连长房东升一拍大腿,气道:“还他妈不是赌输了。” “赌输了?啥意思啊连长?”巴虎成瞪大眼睛叫道。 连长房东升自觉得在手下面前说自己输了比较丢人,但是巴虎成这小王八羔子一直追问,不得已便支支吾吾地说:“这次分来充军的学生有七个,咱们营分来俩,营长就让我们三个连长挑,大家都不要新兵,营长就说你们这样咱们玩掷骰子,点数小的两个人要。我就没赌赢——不过我也不是点数最小的。” 巴虎成哭笑不得,道:“那凭啥把他扔给我?” 房东升一拍他肩膀说:“还不是你们排最厉害,放在你们那里,很快就会成为人才。” 巴虎成郁闷不已地带着新兵吴楚宇,他让手下的一个班长桂二毛练一练吴楚宇,并且对桂二毛说别客气,这小子什么都不会,你必须在一个月内把他给我练成真正的战士。很快吴楚宇被桂二毛折磨的不行,当吴楚宇觉得自己不能忍受的时候,军队接到调令,前往哈萨克之心保卫克勒兹要塞。 早上吃过早饭干了一上午的活之后,吴楚宇懒得起来了,他身边是负责训练他的班长桂二毛。桂二毛是个老兵了,从民国五年就参加了北洋军,不过在北洋军做了一个逃兵。后来张作霖进入陕西,被抓丁又抓来了,等到陕军整编为国防军,他这样的老兵一个月能赚到六块钱,这才使得他留在军队中。 这会儿,挖掘好了防御工事的士兵们三三两两地坐靠在战壕中休息,今天就是决战了,可惜没他们什么事儿,大家没事儿就抻着脖子看看对面苏军士兵。与破衣烂衫的第三国际步兵师相比,中国士兵算是军容整齐了,至少中国士兵的装备齐全吃喝不愁,这活儿大家坐在太阳下就着凉水啃着馒头呢。 国防军士兵们修筑的战壕宽两米深一点五米,采用的是标准的国防军s型模式,双线贯通,第二条交通线就在身后五米处,交通壕宽两米深一点八米。现在吴楚宇躺在挖掘出来的土坯上躺着晒太阳,四月份的中亚春暖花开,尽管早晚还是很冷,可是上午九点多天气越来越暖和了。 “看,天上飞机。”吴楚宇兴奋地说道,“飞机,咱们的飞机。” “别吵吵了,飞机就飞机呗,今天大决战,你别说连这事儿你都忘了你个棒槌。”桂二毛头也不抬地说道。 “我知道啊,可是,可是,可是好多啊。班长,班长你看啊,真他妈多。”吴楚宇叫道。 桂二毛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也吓了一跳,嚯,好多,数一数,眼睛花了也没数清到底有几架。 “怎么这么多?”他自言自语道,“还真是大决战,我了个乖乖。” “当然,这才叫战争,这才叫大决战啊!”吴楚宇感慨地叫道。 “嘀嘀嘀……”战斗警报声音拉响,交通员在交通壕中一面跑一面喊着:“准备战斗,准备战斗,决战开始了,决战开始了!”所有休息的士兵立即跳进了战壕中,严阵以待,吴楚宇也兴奋地穿戴好头盔,拿着武器,瞄向前方。桂二毛顿时给了他一脚,骂道:“咱们是第三道战壕,你急个屁,你现在开枪打谁啊?打第二道阵地里其他战友的屁股啊?” “嗡……”飞机的噪音和轰鸣声这才传了过来,一百多架飞机的噪音不是一般的强烈,整个克孜勒奥尔达城和克勒兹要塞的人都听到了,纷纷伸出脑袋观看。他们不是没见过飞机,只是没见过这么多飞机同时出动,甚至很多人都没有想过中国国防军有这么多飞机,包括自己的士兵。 当路航第一轰炸师和第三轰炸师越过第三国际步兵师阵地的时候,师长奥楚旺洛夫忽然跳了起来,喊道:“不好,他们率先发起总攻了!” 正在他们叫喊的时候,要塞炮忽然发出几声巨响,四门要塞炮同时放出了白烟,“咻”地破空声传来,奥楚旺洛夫大声喊道:“中国人进攻了,注意防备炮击!” “轰!” 260毫米炮弹正中第三国际步兵师军营中,这个步兵师的所有士兵都没有想到中国人会不声不响地率先进攻,太不要脸了——而他们得到的命令是明天早上不声不响地率先进攻,岂料到中国人会率先来一下子。 四门要塞炮同时射击,这由俄国著名碉堡设计师射击的克勒兹要塞要塞炮炮管很长,最远可以将炮弹射到二十公里外的地方,可以如果它们真正投入使用的话,会带来极大的破坏性的。 尸体伴随着泥土连带肉块在第三国际步兵师军营中飞舞,中国阵地盘旋的硝烟诠释着什么叫做战争的无情。这个步兵师不愧是苏军的东方集团军的精锐部队,在突然遭受了炮击之后,他们很快自发地拿起武器跳进了炮坑中躲避炮火,同时准备迎接着中国人的进攻。 杜宝三站在要塞上拿着望远镜,身边是军参谋长童林,第二十九师团长孙烈臣,第三十九师团长赵恒锡。孙烈臣也拿着一架望远镜,每打出一发炮击,孙烈臣叫一声好,忽然孙烈臣叫道:“开了一百多炮了吧?” “没有,只有四十炮。”童林笑道。 “诶呀妈呀,我都数傻了,这大炮一发下去,能砸出两三米深的大坑。”孙烈臣不由得感慨道。 倒是赵恒锡奇道:“他们怎么不跑?这种大炮下还不跑?” 童林笑道:“他们越跑死得越多,还不如藏起来躲炮弹。” “军座,让我上去杀一阵吧。”孙烈臣立即叫道。 杜宝三笑说道:“让你一个堂堂中将去冲锋,我不得被骂死啊。”他对传令兵说道:“下令,第三十九师团114旅旅两个团自西向东,一个团沿锡尔河,112旅负责包抄,务必全歼这个小跳蚤。” “是。” “他妈的我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什么他妈玩意,天天在我们炮口下晃荡,还真以为自己刀枪不入了?”杜宝三看着望远镜中被炸得四分五裂的第三国际步兵师阵地鄙夷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