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二章 击溃第三国际步兵师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四十二章 击溃第三国际步兵师

看着前面战斗打了起来主防的第二十九师团士兵们纷纷唉声叹气起来,看热闹吧,看着他们的热闹吧。三十九师团的那些湖南佬真能得色啊,一个个居然插上了刺刀,国防军很少有拼刺刀的战斗,他们全旅都上刺刀干嘛,还不是显摆显摆吗? “杀!” 轰—— 喊杀声震天伴随着轰鸣的炮声,当第三十九师团的两个旅进攻的时候,黄龙军团的炮群也立即开开炮,这次是75野炮群进行炮击。如果说要塞炮还有一点点幸运成分,让苏军能够躲藏,但是75毫米克虏伯野炮跑群的开炮,将第三国际步兵师的美梦打碎了。大炮不愧是战争之王啊,两百八十门75野炮第一时间将两百八十发炮弹仍在敌人阵地上,让幸存的敌人无处藏身。 轰—— 惨叫声伴随着被烧焦的尸体洒向天空,第三国际步兵师的建制被完全打乱,很多人再也不再阵地上了,这些人甚至扔了枪直接向后跑去。 突突突—— 砰砰砰—— 持续不断的枪声响起,这不是中苏双方在战斗,而是布尔什维克党员行刑队在枪毙逃兵。三十几个苏军士兵被机枪和步枪击中打死,尸体翻滚在人们的脚边,逃跑的士兵顿时愣在了那里。 “回去,回去战斗!” “是行刑队,是肃反队!”逃兵们无可奈何地叫喊道。 “该死的肃反队,他们怎么还活着?”有人抱怨起来。 该死的行刑队居然在这次炮击中毫发无损。天知道那些炮弹的眼睛长在了哪里,士兵被杀死了近千,可是行刑队的人毫发无损。他们只是拍了拍头上的尘土,又跳起来继续督战。 “我们的炮兵呢,我们的炮兵呢?”一个来自阿根廷的国际战士疯狂滴抓着一个穿军装的人的手问道,“上帝啊,我们的炮兵如果不还击,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了。” “我们的炮兵在后面。”这个长官无奈地说道,“而且因为敌人的重炮。我们的炮兵……恐怕难以起作用啊。” 第三国际步兵师师长奥楚旺洛夫不是傻瓜,面对中国人的要塞炮,他的那些只有手臂粗的步兵炮和野炮就相当于用头去撞石头。留在阵地前只能被毁灭,因此第三共产国际的炮兵留在了临时大本营。这几天苏军已经暗中进行了测绘订好了坐标,原本计划今天上午就开始向前方阵地以东,晚上的时候炮兵到位。明天一早配合其他部队发起总攻。可是该死的中国人率先下手了。 “轰!”一行巨大的泥块被炸得高高跃起,然后狠狠地砸在地上,直接将师部的帐篷砸的倒塌下去,幸好之前奥楚旺洛夫早就转移了指挥部,否则第三国际步兵师的指挥们就要被连锅端了。 “不行,敌人的野炮群开炮了,我们不能继续留下来。”奥楚旺洛夫说道,立即指挥说:“第四国际战士团留下来殿后。其余部队撤退。” 指挥下达后,第四国际战士团的士兵们不干了。这些由各国家的战士组成的部队优点就是顺风仗的时候特别勇猛无畏,可是逆风仗的时候却不得行了,立即变得杂乱无章,其结果就是敌人还没有发起进攻,行刑队杀的人已经填满了坟坑了。 而正在苏军混乱的时候,中国士兵的一波攻击来到了。 几乎踩着炮点,中队国防军114旅六千多步兵端着武器,以三十辆民九坦克作为突击力量,两个步兵团向第三国际步兵师发起了进攻。身边钢筋铁骨的大家伙给了中国士兵们巨大的力量和勇气,身后巨大的炮口也给了他们无比的信心。 在坦克轰鸣声中,在榴弹枪对敌人的火力压制中,中人高呼着杀声面目狰狞地冲向了敌人阵地。固定在坦克炮塔上的s2使用的是7.7毫米x45毫米凹缘尖头全装弹,杀伤力极强,被击中的苏俄士兵就像被拦腰斩断一般扫射之后都是两节尸体。(这种机枪全装子弹幸亏是将机枪安装固定,否则几百发子弹打完,机枪手的肩胛骨都会被后坐力撞碎。) 惨叫声不断响起,勇敢的战士纷纷成了两节尸体,鲜血洒在草原上,有一些被达成两节尸体却没有立即死去的苏军士兵惨叫声让整个防御部队陷入了混乱。 隆隆隆的坦克发动机的轰鸣声越发向苏军营地迫近了,苏军的抵抗完全起不到作用,第三国际步兵师瞬间瓦解了斗志。不得已,行刑队的一百三十名党员也端起了步枪冲了上去,但随即被坦克上的s2机枪拦腰打断。以至于行刑队的人甚至没机会跟中国士兵交手便已经被打死了一多半,剩下的人立即跳进炮坑中。 当中国人的坦克即将靠近的时候,“咻”地声音响起,这是什么东西?这是什么武器?手榴弹吗?苏俄士兵也有手榴弹,可是手榴弹能扔一百多米吗? 当然不是手榴弹,这是中国士兵班组武器枪榴弹,采用的是跳蚤一式榴弹枪发射,尽管是班组武器,但并不是每一个班组都有榴弹枪。三十七毫米榴弹从天而降,让准备突然反击的苏军士兵再也无法承受了,有的人直接扔了枪跑了,有的人则一跃而起冲向中国人,随后被打死。 “指挥部,指挥部,中国人发起总攻了!”奥楚旺洛夫绝望地对总部发电,然后砸毁了电台,率领所有人向后撤退。 中国士兵战术娴熟,尤其是他们的火力压制充分克制了第三国际步兵师的所有火力点,使得这些国际战士只要抬头不是被子弹打死就是被小型榴弹炮炸死。苏俄阵地中的惨叫声不断响起,战术娴熟,火力强大,兵力充沛,进攻准备充分,中队完全占据了战场的优势和主动。 第三国际步兵师撤退不久之后,忽然身后枪炮声大作,另一支中队112旅贺耀祖部绕过了他们的阵地,从背后将他们截断对其进行了合围。他们绝望了,被合围了!我们被包围了!前有如狼似虎的坦克,后有收割人命的步兵,怎么办?向哪里撤退? “现在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死的,中国人不宣而战,太卑鄙了,太卑鄙了!”奥楚旺洛夫甚至拔出手枪,说道:“没办法了,跟中国人拼了吧。死在这里,为苏维埃的解放事业献出我们的生命吧。” “不,师长同志,苏维埃的解放事业还需要我们有用的牺牲,而不是无谓的放弃生命。”参谋立即说道,“我们立即向西撤退,西面是锡尔河,命令士兵跳进锡尔河中沿着河水向下游撤退。锡尔河水水流湍急,中国人现在没有骑兵,他们不可能会跑得过锡尔河的河水。河边有很多枯木,可以让士兵们抱着枯木走,这样就不会沉下去,这样会救很多人。” 奥楚旺洛夫想了想无奈地说:“好,就按照这个主意来办。” 放松警惕的贺耀祖旅长认为残余的苏俄军队已经是瓮中之鳖,为了避免过大的伤亡,他并没有下令军队急切进攻,而是命令军队中的神枪手消灭对方的机枪手等,再下令迫击炮攻击。等到贺耀祖下令总攻的时候,发现对方留在阵地上的不过是一群军服和武器,苏军第三国际步兵师只穿着一条裤衩便跳进了锡尔河,大约不到两千多人在河中抱着从岸边找到的枯木沿着锡尔河向西南逃去。贺耀祖气得直跳脚,直接下令将抓住的几百苏军伤兵枪毙了。 当奥楚旺洛夫的士兵远离危险之后,他们才渐渐地游到了岸上,清点了之后颓然地发现,他们只剩下一千一百多人,大约七百至八百名士兵在锡尔河中淹死了。残兵败将们沿着河岸向临时大本营列奥泽克镇走回去,此时却见到大本营硝烟滚滚,爆炸声和燃烧声响彻云霄。大本营也遭受了攻击,中国人的轰炸机对列奥泽克镇进行了近乎地毯式的轰炸,七十二架轰炸机携带了二十八点八吨炸药几乎覆盖了所有军营。 高尔察克在监禁室中咆哮着所有机枪对准中国人的飞机开枪,这才抑制了中国人嚣张的轰炸——但实际情况确是中国人扔光了炸弹离开了。八点八吨带有麟毒的航空炸弹全部砸在俄国人头上之后,轰炸机洋洋得意地返航了。 中国人没有损失一架飞机,甚至俄国人的机枪都没有击中任何飞机的一个部位。 中国人突然的总攻不单打乱了俄国人蓄谋已久的进攻,甚至让他们有些不知所措,事实上当前方观察哨看到中国人的遮天蔽日的飞机集群的时候,就已经上报给了布柳赫尔,而布柳赫尔也已经下令后方飞机集群强行起飞,对中国人的轰炸机进行拦截。可是中国人研究飞机十年,苏俄人的飞机研究中断了十年,两方科技发展怎能相比。 中国人的攻击机正寻找苏俄的飞机呢,便见到前方飞来了数量庞大的飞机,其数目是自己的两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