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四章 杀俘原因是普通话太差……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四十四章 杀俘原因是普通话太差……

苏军第13骑兵师带回来了一个让人惊讶的消息,他们的对手不是王杰君,而是另一伙儿中人。 原来中队112旅的几个士兵临时开小差没有跟大部队及时地返回要塞,他们觉得天热便去了锡尔河游泳。苏军第13骑兵师的侦察部队随即将其抓获,并予以严加审讯,几个中国士兵实在受刑不过只好交代了情报。 在十二天之前,中国国防军黄龙军团抵达克孜勒要塞并与第三师团王杰君部进行换防,如今在克孜勒要塞的是一个两师团制的中团,也就是四万人的守备部队。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布柳赫尔等人有些烦闷起来,中国人的兵力突然增加了一倍,计划之中三天攻占克孜勒要塞恐怕难以实现。 “我提醒一下,请各位革命同志们,注意他们(中队)的一个军和我们伟大的苏维埃俄国的军队的编制不一样,他们的一个旅相当甚至超过我们的一个步兵师的火力规模。所以在现在在那里是六个步兵旅,相当于我们六个步兵师。”另一个参谋官科林雅科夫提醒道。 玻斯特舍夫不屑地说道:“仅仅是六个步兵师,我们有多少人?大家不要担心,这一场战斗一定是一边倒的战斗。想一想二十年前的战争吧,中国人就想羊群一帮被我们的祖先消灭。”大家大笑起来,此时参谋长索尔林斯基走了进来,向布柳赫尔报告这次中国空军对列奥泽克镇的轰炸造成的损失。 其实这一次中国空军对苏俄东方集团军大本营的轰炸并没有带来太大的伤害。毕竟此时的飞机的动力不足以携带足够多的航空炸弹,七十二架轰炸机仅仅扔下了八点八吨炸药,相当于每一架飞机仅仅携带一百二十二公斤。也就是四十枚炸弹。但是凑巧炸毁了一处弹药库,致使苏军一万多发炮弹尽毁,炸死炸伤苏军守备部队七百余人。而苏军的草料场战马受惊跑了一百多匹战马,看马场的两个苏军士兵被战马踩死了。 轰炸对苏军的心里造成了很大的震慑,原本强大的自信也随着这次轰炸而有些士气低落了。这一次轰炸让苏军士兵重新认识了他们的对手,中国人不是留着辫子拿着刀枪的义和团,而是拥有现代化作战思想和工具的现代军队。 而高尔察克也惊讶于敌人的轰炸机能力之强大。当初与他们(中国国防军)合作的时候,中国人只是派出侦察机和飞艇部队,没想到四年之后中国人将天空完全占有了。高尔察克曾经在心中想过如何对付中国人的飞艇。尽管飞艇看起来巨大无比,可是容易爆炸的气囊也是致命弱点,他们只需要击中气囊,就足以让一架巨大的飞艇瞬间点燃。但是飞机不一样。高尔察克察觉到了当初中国人尽管帮助沙俄却没有尽全力。他们只是在利用俄国人的内战消耗俄国。 “该死的中国人,该死的王茂如。”高尔察克怒道,他随后找到布柳赫尔,向布柳赫尔说起这一切,并分析中国人现在的战备应该比预计的要好,可能这一场战斗不那么容易。布柳赫尔也觉得攻击克孜勒要塞有些困难了,战斗刚刚开始自己就有一个步兵师被消灭了。 可是中国人的战斗能力这么强大吗? “不,敌人是偷袭。他们是在偷袭,所以我们才会失败的。”斯摩梭斯克步兵第1师师长阿列扬娇笑道。“我们不应该小看自己,中国人的偷袭导致了我军前锋部队的不敌,中国人是卑鄙的,是需要全体消灭的。” 15日傍晚的时候,布柳赫尔下令三个步兵师暂时留在大本营,其余部队重新集结,他按照原定计划率领军队立即出发。明天,也就是5月16日早上8点开始对克孜勒要塞进行试探性的攻击。 5月15替,首战告捷的中队不得不面对大量的枪支和残肢尸体进行战场打扫,所有士兵都觉得非常恶心。但上面要求大家把那些武器都拉回来,甚至是破旧的军装,同时司令杜宝三下令第三十九师团的部分士兵将俄国人尸体挖坑卖掉。 挖坑埋掉尸块……想一想都觉得恶心,可是命令就是命令,没办法必须执行。 于是第三十九师团长赵恒锡让334团三营去督促那些俘虏们挖坑准备买尸体,但俘虏们得知让他们挖坑的时候,误以为中国人要活埋他们,围坐在一起的战俘们顿时骚乱起来。 而看守战俘的334团三营营长狄长根因为吃坏了东西闹起了肚子,他也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当战俘们咆哮着说着俄语面目狰狞的时候,年轻的营长却在捂着肚子找厕所, “营长,怎么办?”一个连长问道。 “噗噗噗……”一连串的屁放了出来,狄长根感觉蓬勃欲出,用含糊不清的普通话说道:“镇压,开枪镇压。”然后一溜烟跑去蹲厕所了。狄长根是福建晋江人,而晋江人讲话便是在福建省都很少有其他地方的人能听得懂的。他的普通话还是在军队中学的,带着各地方言特色,导致这“镇压”和“屠杀”两个字说得非常接近。于是以湖南兵为主的士兵误听为屠杀,士兵寻思咱们营长真牛,这么果断下令。各个长官一寻思,那就坚决执行命令吧。 于是战俘营枪声大作,突突突突的机枪扫射导致战俘营中一千四百多第三国际步兵师的战俘被屠杀殆尽。 等狄长根蹲在厕所的时候突然听到机枪声大作,吓得差点掉进茅坑。镇压战俘不需要机枪开五分钟吧?他赶紧处理完毕,拎着裤子跑出来,却只能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地尸体。 “我的个老天爷。”狄长根一拍脑袋,“你们……怎么都杀了?” “营长,不是你下令屠杀吗?” “我下令你全家下令!我说是镇压。” “诶?不是屠杀吗?” “是镇压!” 士兵“哦”了一声,用湖南话说:“营长你的官话讲的真是烂的可以的咧。” 狄长根无可奈何地向师团长报告之后,赵恒锡气得直骂他一半小时,你枪杀了战俘没什么,他妈的谁来挖坑埋土?他气得踹了狄长根的上司自己的老下属334团团长劳惠泉一脚,又给他一顿臭骂。劳惠泉指着狄长根的鼻子大骂一番,说你他娘的去给我挖坑去。狄长根垂头丧气地回到三营说兄弟们,咱们有事儿干了,挖坟。 三营怨声载道一片,有人抱怨说都怪营长普通话说啊,三营不好不得不加班加点挖坑一宿的坑将所有苏军尸体埋好,次日早上一个个累得不行才回到克孜勒要塞中休息去了。不过比起下了错误命令的三营长狄长根来说,他们的旅长贺耀祖就倒霉了。原本可以全歼敌军,却因为大意放跑了近两千人,贺耀祖悔恨至极。 如果不是因为战争进行不需要杜宝三,赵恒锡就直接将他撤职了,赵恒锡指着他鼻子痛骂不已,还给他记了一个处分。贺耀祖可谓第一个打了胜仗还挨处分的人,整个军团也只有他这个马大哈最倒霉。 “奶奶的,怎么什么倒霉的事儿都让我赶上了呢?”贺耀祖郁闷地说道。 北京,国防部指挥中心。 “报告!西域急电!”密电司司长李文彬喜形于色地跑进来司令部,大声说道:“报告秀帅,喜讯,大喜讯,首战告捷。” “什么?”王茂如咧着嘴接过电报,电报上只有短短十二个字:“首战告捷,歼敌六千,敌机全毁。”他兴奋得手舞足蹈哈哈大笑说道:“好,好,好。”其他参谋官也兴奋地谈论起来,路航总长陆荣廷操着广西口音的普通话笑道:“不错,不错哦,小崽子们长脸了。” 在兴奋的众人之中,蒋方震冷静谨慎地道:“只是这样一来,他们就有充分的理由不遵守《中苏友好条约》了,或许他们将完全撕毁条约,对中国宣战。” “宣战?苏俄对华宣战的话,恐怕这就成为了国战了。”王茂如不屑地说道:“以现在苏俄帝国的人口,不足以对华宣战,什么时候他们人口恢复的时候再宣战吧,俄国人是外强中干。至于他们的指责中国不宣而战……没关系,我们有证据表明是他们首先开火的。”王茂如诡秘一笑道。 “但是……”蒋方震始终担心中苏交战扩大化导致中国陷入国战,如此一来刚刚崛起的中国便陷入了战争泥潭,于国家发展不利。 王茂如打断了蒋方震的话,他明白他的意思,王茂如淡淡地说道:“百里兄,战争需要条件的,尤其是国家之间的战争。苏俄人即便宣战,也会选择周边没有敌国的情况下宣战。不过为了防止万一,你准备一下做一个中苏之战的战争推演吧。” “是。”蒋方震见王茂如固执己见便不争论了,这么多年相处下来他甚至王茂如一旦决定了做什么,绝对不会被任何其他人的劝阻中断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