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六章 苏军第一波进攻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四十六章 苏军第一波进攻

第九百四十六章 苏军第一波进攻 民国十二年5月16日,就在苏军遭到不宣而战的中国人攻击的第二天早上八点,苏军布柳赫尔所部报复性发起了进攻,当然他们或许可以说是按照原定计划发动进攻。苏军妄图一举拿下克孜勒要塞这个中亚最重要的陆路水路交通枢纽,以此为跳板恢复俄国人在中亚的统治。 当克孜勒要塞的炮声再一次响起的时候,宣告着苏军正式对要塞重新发起了猛攻,克孜勒要塞的西面阵地上,由身穿传统蓝色沙俄军装的白卫军组成的萨哈林第一、第二、第三、第四步兵师军官们负责进攻。这些身经百战的曾经的沙皇卫队士兵们端着上好了刺刀的莫辛纳甘步枪,仅仅在在步枪之中压好了五发子弹,身上揣着几颗手榴弹,排着十几排整齐的步兵线,面目狰狞气势汹汹地冲向了中国人在克孜勒要塞前的阵地。 在他们的面前是铁丝网,战壕,地雷,碉堡组成的一道道钢铁防线,苏军想要从正面突破不付出血的代价是不可能的。而在俄国兵的身后,苏军首先投入了两百门炮火进行掩护,轰鸣的炮声中,俄国人高喊“乌拉”以排山倒海的气势冲向中国人的阵地。 早就准备多时的中国人第一时间也被如此波澜壮阔的冲锋吓得呆住了,但很快,身后的炮声就给他们提了一个醒。 “打!”前线防御指挥孙烈臣大声地对着电话喊道,所有防线的防御战正式开始。 俄国人在距离中国阵地两千米的地方。首先遭到了中国人步兵炮和野炮的袭击,在距离中国阵地五百米的地方遭到了中国士兵神枪手的射击,在距离中国阵地三百米的地方遭到了机枪的扫射。在距离一百五十米的地方立即遭到了中国人步枪冲锋枪的洗礼。 俄军的其余重炮炮群月六百们大炮一直等到俄国士兵靠近中国阵地的时候才忽然撤去伪装,向克孜勒要塞和克孜勒奥尔达城内开炮。而克孜勒要塞的要塞炮正如高尔察克所料,正在寻找着苏军的炮群。在苏军大炮响起之后,要塞炮立即发威,对苏俄的炮群经行压制射击。 “乌拉!乌拉!” “轰!轰!轰!” 血水混合着肉块,在黑色的硝烟中洒得到处都是,一炮下去。七八个俄国人或被炸飞或倒在地上,中国人的步兵炮尤其对苏俄步兵杀伤巨大。根本不用瞄准,随便开炮。总有一圈俄国人被击中,中国炮兵们兴奋地发射,甚至炮兵指挥不得不提醒士兵注意炮膛温度问题。 当苏俄士兵越过炮火线后,遇到了中国士兵的枪林弹雨阻击。负责防御的黄龙军团第二十九师团充分利用早已经准备好的防御工事和火力点对苏军散兵线进行层层阻击。有效地对苏俄形成了杀伤。 哒哒哒……机枪声在嘶吼。 俄国人经典式的自杀式排兵冲锋在遇到机枪阵地和冲锋枪的扫射之后,真的成了自杀。但是苏军士兵的适应能力极强,他们从最开始高傲地挺胸抬头狂奔,到低头弯腰冲锋,慢慢变为了爬行冲锋,减少了受弹面积从而减小了伤亡。但是中队为了这次战役早就做好了精心的准备,黄龙军团在进入西域之后,所有标准配置立即执行到位。班组机枪、冲锋枪、榴弹枪、步枪、手榴弹等轻武器全部到位,尤其是轻机枪之多。使得布哈林师团的战士们吃足了苦头。 “我操,这些俄国佬脑袋转的挺快的嘛。”士兵石铁成咬着牙道,他是二十九师团84旅255团的一个士兵,84旅负责克孜勒要塞西面的防御任务,由于苏军是从西方来的,也就是说84旅承担着正面防御的任务。石铁成的身边是他的班长叶虎城,冲锋枪手麻权步,榴弹枪手吉成安,步枪手胡冰,步枪手张庭方,步枪手王石,新兵邹询,新兵宫大河,步枪手曹二柱子,副机枪手郭甘,石铁成这个班的机枪手。石铁成眯着眼睛郁闷不已,刚刚几乎要打中了,被那俄国人灵巧地躲开。 “要么我来。”郭甘立即准备“篡权”道。 “做梦呢吧。”石铁成吐了一口吐沫,握紧了机枪,瞄准了一个俄国兵,“突突突”一个三连发,那俄国人立即一头栽倒在地上。 “中了!中了!”郭甘兴奋地说道,他搓着手道:“要是我打得该多好。” “哈哈哈,你?等着吧,等我退役那天的,你就有机会了。”石铁成打击道。 “哼!”郭甘心有不甘地举着单筒望远镜看着,同时准备好了机枪弹鼓放在石铁成手边,而从弹药箱中掏出一个空置的弹鼓,一个个向内按压着子弹,抱怨道:“你这狗日的,跟我同一天入伍,凭啥你当射手我当副射手,真不公平,是不是因为我长得比你帅,被嫉妒了……” “靠!”石铁成又一个三连发,击中了另一个从沙丘后面跳起来的俄国人,骂道:“你他妈的哪里比我帅了?你那一对儿大龅牙,都他妈能当反光镜了。” “注意敌人的炮击!”班长叶虎城忽然喊道,此时只听见“咻咻”的声音,叶虎城忽然叫道:“敌人的野炮跑群,注意隐蔽。操他妈的,这么近也敢开炮,自己人也炸死了,这帮老毛子不把自己人当人呢?真他妈畜生生的。” 石铁成等人立即蹲在战壕内,宫大河反应慢了,被叶虎城一脚揣进防炮洞里去了。轰轰几声之后,炸出了一堆堆的泥土,大家被呛得够呛,石铁成抱着机枪看看刚刚的地方,庆幸道:“幸好,幸好,要不然就阴曹地府见我爹去了。” “你爹估计早就投胎了。”郭甘说道,“诶,我媳妇要生了,你说你爹能不能投胎做我儿子?” “恭喜你啊,三年没回家,一回家就有一个一岁的儿子,你喜当爹了你……”石铁成立即还嘴说道。 “你大爷的!你才喜当爹,你个女人裤裆都没见过的黄嘴鸭子。”郭甘骂道。 “二柱子,观察!”叶虎城喊道。 曹二柱子作为观察哨兵不得不先露出头来,立即说道:“敌人步兵没有冲上来,距离两百五十米,他们起来了……” “砰!” 观察哨兵曹二柱子的话没说完,脑袋被对面射来的子弹击中钢盔,顿时倒在战壕中不知生死。 “二柱子!”叶虎城双眼通红,立即扶住了他,可是曹二柱子摇了摇有些迷糊的头,说道:“咋了,咋了,好像是谁刚刚敲了我一下,俺咋脑袋迷迷糊糊的咧。” “嫩娘咧,差点上西天。”叶虎城松了一口气,看了看曹二柱子的头盔,被苏军的子弹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弹痕,“注意点,这些俄国人枪法他娘咧准极了,要不是钢盔结实,你他娘的就见你家祖宗了。” “嘿嘿,嘿嘿,俺还没娶媳妇呢,俺不能见祖宗。”曹二柱子傻笑道。 叶虎城观察了一下敌人的位置,立即喊道:“我操,这么近了,挺能爬的啊。全体准备,手榴弹压制,预备,一、二、扔!”战士们听从命令,随着班长的命令扔出手榴弹,一枚枚长柄防御性手榴弹扔了过去,大家立即蹲下来捂住耳朵。 防御性手榴弹威力巨大,其爆破后单片攻击范围可达十五米,因此防御性手榴弹并不经常被使用,而一旦使用,其杀伤力和产生的爆炸声音也让掷弹兵受不了。 “轰!”被扔出去的九发手榴弹引爆后,只听得惨叫声四起,班长叶虎城第一时间操着步枪扑到战壕土垒上继续战斗,随后石铁成也回到原位继续战斗,其他人陆陆续续开枪射击。过了一会儿,副射手郭甘被一发子弹射中,但是子弹在他张嘴的时候从他的左脸颊射穿了右脸颊,除了脸上多了两个洞,并没有给他造成太严重的伤。 郭甘庆幸不已,但是他需要立即包扎伤口,胡冰不单单是步枪手,还是班级中唯一一个受过战场护理训练的士兵,他赶紧跑过来,拿出纱布和酒精棉,说道:“快,防止感染。” “疼不疼?”郭甘害怕道。 “你娘咧说沙子傻话么?”胡冰怒道,“嫩想不想死?” “得,您老最大。”郭甘可不敢得罪这位大爷。 叶虎城喊道:“新兵蛋子,新兵蛋子,邹询,你去当副射手。” 邹询心情忐忑地跑了过来,不过意外发生了,由于他跑的时候没有注意弯腰,一颗子弹飞了过来,击中了他的钢盔。这次邹询没有曹二柱子的幸运,一颗子弹正中钢盔,直接穿了过去击中了邹询的大脑,他直接死在了郭甘脚边。 “我操,对手都是他老兵啊,枪枪咬肉啊。”叶虎城无奈地说道,他看了看那些穿着军装的俄国人。他们穿的不是苏俄红军的土黄色军装,而是浅蓝色俄国近卫军军装,这是一支多年战争经验的俄国皇家近卫军,白俄和红俄在面对中国人的时候真的搞在一起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