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七章 死也别落在俄国人手上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四十七章 死也别落在俄国人手上

俄国人的火炮并没有嚣张多久,被中国人的炮群发现,立即受到压制。苏军跑群只好赶紧进行转移,随后中国黄龙军团的野炮炮群继续对进攻的俄队进行阻断式的轰击。 一发发炮弹带着硝烟弥散在空气中,战场上火药味四散,从上午八点到中午十二点左右,俄国人一刻不停息地进行攻坚战。但是效果甚微,甚至一个地堡也没有被消灭,反倒是他们的炮群受到了很大的损失。 战争仿佛发生在一瞬间,这一场的战斗大家觉得时间非常快,中午十二点的时候,苏军才发现这一波进已经攻持续了四个小时。苏军的大炮已经打红了炮管,而且补充炮弹要一个小时才能运到,炮兵们没有想到中国人会这么顽强,四个小时的炮击,中国人的阵地仿佛什么都没有感觉一般——当然,这与苏军无法集中大炮进行攻击有关,中国人的要塞炮在这里起到了一个战略威慑的极大作用,苏军不敢将大炮集中使用。 苏军上午的攻击收效甚微,随即在炮弹估计不足的情况下,高尔察克建议停止进攻,布柳赫尔也下令撤退休息。 俄国人没有攻陷任何一处阵地,毫无收获的他们却付出了八千士兵阵亡的效果。其中四个萨哈林步兵师因为向中国守军的主阵地进攻,伤亡高达六千多人,包括两千伤员和四千阵亡,尸体仍旧扔在阵地上捡不回来。 而让人惊讶地是侧翼进攻的苏俄红军第5步兵师和第27步兵师的伤亡情况,他们同样在阵地上扔了四千具尸体。可他们仅仅是策应部队。尽管苏俄红军更加勇敢,但是沙俄士兵更加老道,他们才是对中国士兵破坏性最大的一群人。 尸横遍野的克孜勒要塞阵地前。苏军的尸体千奇百怪地排放着,其中被炮击的占了三分之一,还有三分之一就是被临时碉堡中的机枪打死的。苏军的火炮主要目标就是这些临时碉堡,只是临时碉堡修建的比较结实,且位置在一线阵地后面二十米处,这让苏军士兵很难接近,只能放后方的炮兵负责摧毁。可是在中国要塞炮的威胁下但效果不明显。 除了地上的进攻受阻之外,天空之中的中国路航轰炸机给苏军带来了很大的麻烦,这些轰炸机学的聪明了。七十二架轰炸机并没有像昨天一样一起到来扔下所有炸弹离开。 今天中国的飞机分成了六个队,每十二架轰炸机为一个队,连续不断地对苏俄红军进行轰炸。从早上开始,仿佛天空中一直盘旋着中国人的飞机。一直在不断地扔下来炸弹。这对苏军的炮兵极为不利。 朱雀式战斗机和麒麟2式战斗机的机枪均为uc8气冷式12.7mm口径重机枪,而中工的发展就是向来能自己生产的绝对自己生产,自己不能生产的就山寨别人的生产,这也是外国人不太喜欢和中国人打交道的原因,因为中国人很快就会抛弃合作伙伴。但正是因为不断的自力更生,才使得中国的重工业有力量被支持前进,才能拉动内需,使更多的人拥有就业机会。而中国人的歼击机也时不时地从高处向下俯冲射击之后再拉起方向。带起一滩血泥和狂沙,留着还有一地的苏军士兵残肢断臂。 尽管中国的战斗机并非适合的俯冲轰炸机。可是掌握着天空优势中国飞机对苏军的三番五次洗礼,也着实让苏军尤其是布柳赫尔将军明白了一个道理,战争可以是从天空发起的,子弹是可以总天空中射下来的。 高尔察克铁青着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穿着蓝色贵族军装的高尔察克坐在一群黄色军装的布尔什维克将军之中显得有些另类和特殊,也显得有些不合群。苏俄的将军们一个个发出怒吼,谩骂诅咒着中国人。苏俄的军官大多数都出身穷人,很多还是没文化的士兵经过数年的战斗提拔起来的,所以在苏军指挥部不要指望大家能够说出什么文雅的词汇,各种女性性器官的问候词汇源源不断地从他们嘴里说出来仿佛在正常不过。 “一定要先消灭他们的火炮。”布柳赫尔在指挥部叫喊道。 索尔林斯基却笑了起来,说道:“司令员同志,你知不知道一上午的时间,敌人发射了多少发要塞炮?” “多少?” 索尔林斯基淡淡地说道:“这一上午的时间他们发射了二百二十发,根据我们的情报显示他们只有两千发要塞炮。可以说一上午的时间,他们就将要塞炮炮弹消耗了十分之一还要多。” “昨天他们也消耗了将近一百发。”玻斯特舍夫补充道。 “还有他们的飞机,真是麻烦的家伙。”参谋官科林雅科夫说道,“上午他们的飞机仿佛从来没有中断过对我们的轰炸一样。尽管飞机的轰炸效果并不好,可是对我军的士气,尤其是布哈林军团的时期造成了很严重的影响。一部分萨哈林军团的士兵不愿意进攻,他们跳进跑坑里偷懒了。” 高尔察克尴尬地苦笑起来,随后他说道:“我们下午不能够继续这样进攻了。我看到了中国人的火力,他们配备了大量的重机枪,根据我曾经与中队打交道的经验看来,他们的装备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继续这样冲锋的话,我们只会徒劳地送死——唯一能做的就是消耗敌人的子弹和炮弹。我建议暂时停止攻击,等待天黑,敌人的重炮难以瞄准我军跑群的时候在进行攻击。” 布柳赫尔点头同意,下令军队停止攻击,苏军第5步兵师、第27步兵师和萨哈林军团的四个师士兵扔下近万具尸体颓然地撤了下来,他们悲怆地看着自己战友的尸体就在阵地前,一排排地倒在地上,仿佛一场大屠杀一样。这是怎么了,让苏俄红军充满信心的洪水般的攻击难以起作用了吗? 当高尔察克离开指挥部下去探望萨萨林军团离开指挥部后,玻斯特舍夫又说道:“我建议下午四点钟的时候,趁着敌人吃晚饭的时候向他们发起进攻。” “可是政委同志,四点的中亚还没天黑,这对我们来说伤亡太大了。接下来我要去统计一下阵亡情况,该死的中国人火力太强大了。”索尔林斯基苦着脸说道。 布柳赫尔点了点头,但是玻斯特舍夫立即反对道:“不,下午萨哈林第五、第六师就抵达了。我们的部队更加强大了,应该利用他们继续骚扰中国人。” “上午的战斗已经证明了,在没有炮火支援的情况下,这种冲锋伤亡太大了。”索尔林斯基提醒道。 玻斯特舍夫毫无怜悯地说道:“但是牺牲的并不是我们布尔什维克同志,而是白卫军,要知道,如果我们将他们带回到莫斯科,他们可是不稳定的炸弹啊。” “不,他们首先是俄国人。”索尔林斯基立即说道。 “你在替他们求情吗?” 布柳赫尔看看固执的第二政委玻斯特舍夫,又看了看自己的参谋长索尔林斯基,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们不需要争辩了,我想高尔察克将军会有决定的。安德烈,你去问一下高尔察克将军,他的萨哈林军团伤亡情况怎么样?” “是的,司令员同志。”参谋官科林雅科夫立即说道。 停止战斗之后,苏军立即派出了一支一百多人的男护士组成的医疗队,举着白旗进入战场,希望带走伤员。但是遭受损失的要塞前线防御司令二十九师团长孙烈臣视察了自己的伤员之后,红着眼睛说:“操,给我把他们炸死,救他奶奶的腿儿!妈了个巴子的,就让他们的伤员在战场上叫唤,谁也不许救。” “师座,这么做怕是不合规矩吧。”二十九师团参谋长邹芬忙说道,“这样怕是将来相互仇杀不止啊。” “你知道俄国人的脾气吗?”孙烈臣冷笑道,“当初日俄战争,我跟雨帅还有冯德麟给日本人俄国人卖命的时候,你知道俄国人抓到日本俘虏怎么干吗?活埋!只要是俄国人的敌人,将来别落在他们的手里,只要落在他们的手里就他妈一个字死。所以,别他妈跟他们讲道理,讲仁义,讲什么国际法,把他们打疼了他们才跟你将道理。告诉士兵,死也别落在俄国人手上,他们不把俘虏当人。” 苏军的医疗队被中国人的步兵炮驱散后,引起了苏军士兵极大的不满,苏军的政治宣传员趁机在军中宣传中国人的残暴不堪,挑动苏军士兵的战斗意志。 中国人趁机开始吃饭喝水,救治伤员,抬走尸体,士兵们终于可以暂时休息休息,但是他们也知道这休息的时间绝不会长久。在后方,中国炮兵们重新校正方向,移动位置,防止被苏军集中消灭。 战场短暂地平静了下来,混合着因炮弹灼热烤着死人的肉的糊味,飘散在空气中,弹壳炮壳随意丢弃在地上,中国士兵开始一边吃着馒头一边整理战场记录,等待下一波战斗。 “七天,坚持七天。”中队的宣传员此时大声说道,战士们也有一个盼头,只需要坚持七天,坚持七天就能够将苏军反包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