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八章 高尔察克三进宫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四十八章 高尔察克三进宫

()5月16ri下午两点的时候,当高尔察克巡视完毕回到指挥部之后,玻斯特舍夫对他说司令部决定下午四点,后方炮弹运抵之后就要立即发起新一轮的进攻。 高尔察克先是皱着眉头稍稍犹豫了一下,随后点头说好,没有过多言语,更没有反驳。这倒是让准备好一肚子话的玻斯特舍夫又把话全都咽进肚子里去了,他还以为高尔察克会拒绝,没想到他这么痛快就答应了。 高尔察克反倒是很认真地说道:“中国人的兵力不足,而且从上午看来,中国士兵的训练水平很高,但实际战斗能力却不足。因此我们要是打他们就要一鼓作气,不能给陪他们练习。如果战场持续超过十天,中国士兵就会将训练出来的一切变为战场本领,到时候我们就更难以攻打。我相信,今天中队的伤亡率也非常高,但是随着时间向后推进,他们的伤亡率会越来越低。中国人需要时间,我们就不停地进攻,不给他们时间。还有,中国人的大炮太有威胁了,我希望你们能够派遣谍报人员对中国人的炮兵阵地进行破坏。” 玻斯特舍夫点了点头,还勉强地笑了笑,倒是让高尔察克很意外,这对白俄军官极为痛恨的人居然回对自己笑一下,还真是难得。 下午四点的时候苏军再一次发起了进攻,此时的太阳还没有下山,已经休息好的中国守军再一次用大炮和机枪顽强地拒绝着苏军的进攻。每一秒钟,苏军士兵都有人倒在地上再也不能起来。坚守的中国士兵也不好过,机枪打红了枪管。手榴弹,榴弹,民九步枪的快速shè击。中国守军抓住每一个消灭敌人的机会,用火力将俄国人消灭。 这一次的进攻由萨哈林军团的六个师,苏军乌拉尔第3步兵师,第29、30步兵师,西伯利亚第35步兵师总计十个师八万人,计划是从四点开始一直持续不停的进攻。 “乌拉!”俄国人经典的冲锋叫喊响彻起来。伴随着叫喊声,三个步兵师冲向了克孜勒要塞。 这次苏军的进攻与上午不同,他们变得更加聪明了,苏军的炮兵很快适应了新的战斗方式,他们现在只在一个地方最多停留五分钟,对中国阵地进行两分钟炮击然后马上移动,不给中国炮群和要塞炮攻击自己的机会。中国要塞炮毁掉了他们三十几门大炮。却无法完全毁灭苏军的大炮,这也让要塞炮台上炮兵们非常烦恼。 而天渐渐暗下来之后,苏军的兵力优势也显现出来,在几个阵地前富有战斗经验的白卫军几乎攻上了阵地。要不是碉堡内机枪的扫shè,一线阵地上几处凸出部就被攻破了。 高尔察克说的没错,从战斗中可以清楚地看到。白卫军的老兵的确是比中国国防军的士兵更加具有战斗经验和意志。中国享受了几年的和平之后,士兵也逐渐成了“练军”。这次战斗充分地检验了中队训练的成果的确不如战斗中生存下来的苏俄红军战士,如果不是火力优势太过明显,阵地早就被夺去了。中国人头疼苏俄人的单兵作战能力之强,苏俄人也头疼中国人的碉堡和强大的持续火力。 民兵预备役第1团被抽调了两百个人支援到255团。叶虎城的班分来了一个刚刚学会打枪没多久的山东人,叫宋万刚。据他自己说是山东郓城的。武术之乡,对于打枪不在行,倒是有一膀子力气和武艺,背着一副大砍刀。,国防总长王茂如说愿意用一千发子弹换一个士兵的生命,因此在战斗中国防军尽量不会让士兵近战搏击。毕竟都肉搏战敌我杀伤比例非常接近,对于中国士兵而言消耗不起的就是士兵。 叶虎城让宋万刚给大家送弹药,尤其是给机枪压子弹,这件工作简单得很,只是宋万刚郁闷不已,一膀子力气窝在防炮洞中压子弹。 一会儿的功夫,有人喊道:“我中弹了。”宋万刚赶紧跑过去,见到是胡冰,他左肩被子弹咬下来一块肉,“咋整啊?”他问道。 “纱布,拿过来,先绑上再说吧。”胡冰趁机休息了一下,宋万刚笨手笨脚地帮他包扎完后,胡冰看看,哭笑不得地说道:“你他娘的咋包扎的,我是肩膀受伤了,不是胳膊,得了,你还是压子弹去吧。二柱子,你来帮帮忙。” “得了。”曹二柱子拆开纱布,看看伤口,说道:“不行,得用白酒洗一下。” “不洗行不行?”胡冰闻之sè变道。 “绝对不行。”曹二柱子说,对宋万刚说:“老乡,帮我把他按着,我给他洗一洗伤口。” “啊……”惨叫声从这块阵地上响起,吓得周边人一跳,听说是因为用白酒洗伤口疼的叫喊的,纷纷大骂这小王八蛋吓人。洗完伤口之后曹二柱子不屑道:“你他娘的,有没有点出息了,以后别让人知道你是一班的人。” 然而就在苏军5月16ri下午的第二波进攻刚刚发动不久,在苏军内部却发生了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件,后赶到的萨哈林第5师和第6师因为长时间的行军尽管抵达前线,却因为需要休息和补充营养遭到拒绝而直接宣布拒绝参战。其理由是他们没有受到足够的尊重,他们的士兵需要休息。布柳赫尔大概忘记了,萨哈林步兵师组建的时候就是以沙皇近卫军基础组建的,他们不是什么坚定地布尔什维克,为了心中的信仰和命令会毫无条件的执行上方的命令。 高尔察克尽量说服他们,却遭到了手下们的抗议和指责,他们说高尔察克是在拿自己老战友的鲜血和生命向新主子邀功请赏。高尔察克被同僚误会很是难过,只能无奈地向布柳赫尔报告说他们要参加晚上的进攻。但是在指挥部他没有见到布柳赫尔,这个哥萨克骑兵连长出身的苏俄大将又一次跑到了前方直接指挥作战去了,指挥部中只有政委玻斯特舍夫在坐镇指挥等待收集信息。 玻斯特舍夫对布柳赫尔这个坐不住的司令心中充满不屑,果真是一个只懂得冲锋陷阵的司令官啊,还是自己具有军事指挥才能,也许自己才是这支部队真正的指挥官。当然他忘记了,在一旁还有兢兢业业的参谋长索尔林斯基了。 当高尔察克将萨哈林第5、第6步兵师的意见表达之后,玻斯特舍夫立即冷冷地拒绝说道:“不,他们的任务就是现在就投入进攻,现在,立刻,执行!” “其实,他们不是拒绝作战,而是需要休息一下。而且我保证,将他们投入在更晚进攻会发挥更大的作用。”高尔察克拍着胸脯说道。 “不!立即!”玻斯特舍夫的元帅梦刚刚做,岂容的别人胡乱“篡权”。 “你不是司令官,我需要向司令官汇报。”高尔察克被他的态度激怒了,“你只是个政委——该死,一支军队什么时候需要政委了?” “注意你的态度,你是在对于各坚定的布尔什维克政委说话吗?你要反革命,反对苏维埃的领导吗?记住,是党在领导军队,不是军队在领导党。”玻斯特舍夫怒气冲冲地说道。 高尔察克一气之下将帽子摘了摔在地上说道:“该死的,他们只不过是需要休息休息而已,你们这些布尔什维克懂得什么,他们刚刚跑了十二公里的道路,现在连饭都没有来得及吃,你让他们哪有力气作战?” 玻斯特舍夫说道:“你是在包庇这些懦夫了?” “懦夫?你说他们是懦夫?”高尔察克冷哼道,“他们在战斗的时候,你还在学校里读书呢。” 玻斯特舍夫推了推眼睛上的眼镜,说道:“那么就请下令让你的士兵正面勇敢吧。” 高尔察克冷冷地说道:“我拒绝,这位大学教员先生。” 玻斯特舍夫最痛恨的就是别人称呼他为大学教员,因为他曾经被莫斯科大学开除,其原因是他和一个女学生发生了关系。事实上这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但是在十年之前沙俄统治时期,这个女学生曾经在教堂中发誓成为修女,玻斯特舍夫触犯的是教会的信条。而将东正教立为国教的沙皇俄国是绝对不允许有人玷污教会的,于是玻斯特舍夫被从大学开除,而那位女学生被发配到了西伯利亚某一个教堂中担任修女了。 “你这该死的胆小鬼,避战者!”玻斯特舍夫怒道,“你是不是想要保存实力,做什么颠覆苏维埃zhèng fu的举动?我有权利调查你的行为和怀疑你对苏维埃的诚意,布尔什维克党代表着人民的利益,代表着广大工人阶级的利益,反对布尔什维克,反对人民,你就是该死的反动派。” 高尔察克听得目瞪口呆,这个戴眼镜的也太能乱说了吧,他冷冷地说道:“我的人上午死伤了六千多人,而现在第5第6师只不过想要休息休息吃一口饭,就沦落到你口中的反布尔什维克?你个该死的大学教员,难道你是想借中国人的子弹屠杀我们前沙俄军官吗?” 玻斯特舍夫被说中了心事,立即大怒道:“难道你心中还有沙俄帝国吗?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几个拎着手枪的政工人员立即将高尔察克捆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