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九章 新狱友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四十九章 新狱友

()高尔察克的脸上毫无表情,他任凭政工人员将自己捆绑没有丝毫反抗,几个年轻的政工人员也知道高尔察克的身份,他们也没有敢用力地系紧,只是象征xing地将他捆了起来。 高尔察克知道这个政委在苏俄红军中的地位和作用,就连总司令布柳赫尔都要对他恭维,可知他的地位有多高。押送到门口的时候,高尔察克回过头来冰冷地看着玻斯特舍夫说道:“这场战争我们只是尽了斯拉夫人的义务,不是政治斗争的战场,如果你真的想打赢这场战役,就不要胡乱指挥,战争的经验不是在大学里就能够学习到的。” “你们还在等着什么,把他压下去。”玻斯特舍夫可听不出高尔察克话语中对战争的关切,他只能听到对方对自己的讽刺,心中更加怨恨他了。 地牢中高尔察克见到了另一个狱友,他是战败的第三国际步兵师师长奥楚旺洛夫,他因为对第三国际步兵师的战败负有直接责任,也被玻斯特舍夫关押起来了。 “欢迎你啊,曾经伟大的俄国元帅阁下。”奥楚旺洛夫看到新的狱友,打趣道。 “闭嘴,不许说话!”负责看守的狱卒,十四五岁的苏军小战士高声喝止道。 尽管布柳赫尔和索尔林斯基都不认为第三国际步兵师的战败是因为奥楚旺洛夫的责任,因此对他的态度是继续留任重新组建部队的,可是第二政委玻斯特舍夫却不同意,他认为奥楚旺洛夫狂妄自大,并没有对中国人应有的jing惕,理应对战败负有全责,因此将其关押起来,准备战争结束之后进行审判。纵然布柳赫尔求情,玻斯特舍夫也坚持自己的观点。索尔林斯基只好偷偷地告诉奥楚旺洛夫,只有第一政委梅利尼科夫回来之后向他求情,才能赦免奥楚旺洛夫的罪。 这个玻斯特舍夫太过坚持自己的理想了,反倒是使得他不近人情,司令部的人并不喜欢他。奥楚旺洛夫和高尔察克关押在了一起,也觉得有些世事无常,便笑着说道:“元帅阁下,看起来你很不妙啊。” 高尔察克轻蔑地看了看他,也说道:“我觉得我至少不会被判死刑——至少回到莫斯科之前不会,但是你就不一定了,一旦苏俄红军战败,那个替罪羊就绝对是你。” 奥楚旺洛夫怒道:“这并不是我的责任。” 高尔察克耸了耸肩,说道:“谁知道呢?莫斯科的大人物只需要结果,不需要过程,更不需要真相。” “你说的太对了。”奥楚旺洛夫一脸的失望,说道:“我怎么这么倒霉啊,将军阁下,你有办法帮我吗?” 高尔察克苦笑道:“我自身难保,怎么会知道。” “你是一个元帅,你一定知道。”奥楚旺洛夫充满寄望地说道。 高尔察克一脸的苦笑和无奈,道:“沙俄帝国的元帅,不需要懂得太多的政治斗争,只需要足够的军事才干就足够了,而且我是贵族。” “唉!”奥楚旺洛夫绝望地坐在沙地上,抓起了一把沙土,沙土……他忽然说道:“我有办法了。” “你不会是想逃走?”高尔察克冷笑道,“你能逃到哪里去呢?你的家人呢?别痴心妄想的小伙子,如果你一旦逃走,你的家人将全部被杀。” “不!”奥楚旺洛夫ji动地说道:“你注意没有,克孜勒要塞的周边的土壤都非常松软,我们可以挖一条地道通入要塞中,这样我们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攻入要塞了,只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高尔察克眼睛一亮,顿时兴奋地说道:“你可真是一个天才,你绝对不应该对第三国际步兵师的战败负责。”他走到门口,大声喊道:“我要见总司令同志,我要见总司令同志!”没有人理会他,甚至一个红军小战士走过来,冲高尔察克吐了一口口水,骂道:“反动派!反动派都该死!” “混蛋,我真的有事情要对布柳赫尔将军说。”高尔察克喊道。 红军小战士不屑地说道:“你这个该死的反动派,别以为我会听信你的话,你别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谎言。” 高尔察克郁闷地坐在地上,看看一旁似笑非笑的奥楚旺洛夫,说:“你尽管嘲笑。” 奥楚旺洛夫凑过来,说:“元帅阁下,其实我认为你很快就会被释放。” “为什么?”高尔察克问道。 “抓你的是玻斯特舍夫这个傻蛋,不是布柳赫尔将军,玻斯特舍夫是个书呆子,而且他的心xiong狭窄,他肯定是对你打击报复。但是如果你不指挥萨哈林军团,恐怕他们今天就会造反的。”奥楚旺洛夫大胆地预言道,“论军事成就我或许不如你,但是论政治关系,你太天真了。将军阁下,或许你需要一个政治顾问,我绝对是不二选择。” “你……” “是的。”奥楚旺洛夫自信地说道,他自己深知战后不管如何,第三国际步兵师的覆灭的责任总归是由自己来背,现在找到高尔察克做靠山,可以说是无奈之举,或者是垂死挣扎之计了。 果真被奥楚旺洛夫说中了,当萨哈林军团的其他士兵得知高尔察克被抓了之后,立即停止进攻,全体撤了回来。他们不是停滞不前,而是拎着枪带着手榴弹向后移动,他们的枪口虽然没有对着苏俄红军,可是这种行为毫无疑问说明他们正在有预谋的叛变。正面战场的撤退让其他军队目瞪口呆,红军什么时候在进攻的时候撤军过,这些不靠谱的白卫军。中国守军趁机松了一口气,将两翼的苏军击溃,取得了第二次反击的胜利。 得知前线战事的红军政委玻斯特舍夫甚至要派遣行刑队对这些萨哈林军团的沙俄近卫军枪毙,当然如果他们真的这么做了,绝对会引起苏俄军队的内乱。 “报告,萨哈林军团撤退了,中队趁机击溃了南北两个方向的进攻部队,在东侧包围的我军一个团的士兵也因为其他方向的战溃被迫撤回!”参谋官科林雅科夫连忙找到正在炮兵阵地上负责指挥的布柳赫尔报告道。 “什么?”布柳赫尔勃然大怒道,“他们(萨哈林军团)怎么回事儿?” “玻斯特舍夫政委抓了高尔察克将军,所以引发了萨哈林军团的恐慌。” 布柳赫尔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心中大骂这个书呆子政委真是一个捣乱的好手啊。 苏军莫名其妙的撤军也让中队获得了短暂的休息,克孜勒要塞防御司令员杜宝三端着望远镜惊讶地说:“老毛子搞什么鬼?这才打两个小时,太阳刚刚下山,他们怎么就撤退了?”其余参谋也百思不得其解,军务长王源取笑道:“他们不会是打了一半之后忽然记起来没吃饭?”众人大笑起来,杜宝三道:“尽快修复阵地。” 中国守军的阵地上,众人累得不行,体力上的累绝对不如心理上的累,战争的第二天就已经惨烈到这种情况了,阵地前死尸遍地,散发着血腥和恶臭,混合着弹药的硝烟味道,呛得战士们几乎睁不开眼睛。这时候后方拉来了三十几桶原油,战士们不理解弄这个干吗,辎重兵说是军总参谋长下令偷着把原油洒在前面铁丝网周围,等到夜战的时候省的我们看不清。再说突然燃起的活能烧死好多俄国鬼子,众人大叫参谋长心眼太坏了,这不得烧死千八百个嘛。 布柳赫尔回到指挥部建议释放高尔察克,但是玻斯特舍夫坚持关押,这个戴眼镜的固执的政治委员一时之间无法被说动,布柳赫尔只好不如让高尔察克来自我陈述一下。玻斯特舍夫时候:“好,的确,我们布什尔维克是允许有不同的声音,我们是min zhu的党派,但是绝对不允许有反动的思想。” “你说得对。”布柳赫尔无奈地苦笑道。 当高尔察克被押送过来之后,他并没有自我陈述,反倒是提出了新的作战思想,挖地道靠近中国人的阵地,尽管效果缓慢可是这样伤亡会小的很多。同时他建议说对于中队的外围阵地防御部队,应该出动骑兵进行攻击,而且就在今晚。尽管这样做会造成误伤,可是黑夜中兵力更多的红军才能发挥自己的真正优势。在陈述完后,高尔察克没有说其他的话,默默地起身回到临时监狱。 布柳赫尔说道:“事实上,只要战胜了中国人,我们可以在获胜后进行清算,而不是在此时追究。” 玻斯特舍夫准备了一肚子的火和话语,甚至准备将列宁的讲话拿出来准备反驳高尔察克,然而高尔察克却完全没有说什么,也让他没了发泄之地。他叹了口气,说:“好,就让他将功赎罪。” 高尔察克又被放了出来,同时被释放的还有狱友奥楚旺洛夫,因为高尔察克觉得奥楚旺洛夫这个人的政治敏感xing比自己强得多,对于他这种在苏维埃布尔什维克阶级的政治上有些迟钝的人来说,奥楚旺洛夫可以很有效地帮助他。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