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一章 退守第二道防线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五十一章 退守第二道防线

()苏俄红军步兵面对中队的步兵炮杀伤和地雷的阻挡,小心翼翼地攻上了中队第一道阵地防线。除了被中队炮火击毙击伤者,很多人是被地雷炸伤,至于中队的步兵的步枪和机枪并没有还击,偶尔有神枪手狙击,给苏军造成不小的心理影响。经过了白天的两次进攻失败,这次苏军更加谨慎,他们用了半个小时才攻入第一道防线,却发现中国人已经放弃了这里。 “该死的中国人,我们打了半天原来什么也没有打到。”苏军步兵抱怨道。 苏军士兵本来攻上中国人的阵地一定是极为艰难,但士兵们却极其容易地攻了上去,此时他不知道该不该动用骑兵了。进入中国人阵地的苏军参谋和军官们也一脸的疑huo,敌人在搞什么把戏?白天死守的战线居然这么轻易放弃了。正在他们犹豫的时候,突然如同暴风骤雨一般的子弹从前方shè来,站在中国第一道防御阵地的苏军士兵瞬时之间被中国人的子弹打死打伤无数。 “轰!轰!轰!” 步兵炮,迫击炮,榴弹炮,野炮,山炮,在苏军士兵中爆炸,刚刚因为占林中国阵地太过mi茫的苏军士兵又一次被打懵了,此时中队高呼杀声,几千名苏军士兵立即掉头就走,踩着中国人的地雷又跑了回去。当中队步兵的猛烈还击开始之后苏军才明白过来,原来他们是暂时放弃了一道防线,以此来消耗苏军士兵的体力和弹药以及炮弹,中国人还真是狡猾。 “耻辱,这简直就是耻辱!”在前方观看的布柳赫尔怒气冲冲地说道,“玻斯特舍夫同志,你的行刑队呢,如果不杀死几个逃兵,这些人会让整个战役受损的。” “是的,我现在就去。”第二政委玻斯特舍夫拔出手枪便走了出去。 “该死的中国人,我们要取得他们的布防图。”布柳赫尔再一次叫道。想要得到中国人的布防图太困难了,中队在克孜勒要塞的布防图完全是中人一锹一镐自己挖出来的,而且刚刚建好没多久,克孜勒奥尔达城的居民哪敢去看中国人的阵地的,一个个都老老实实地在家里待着,或者直接被国防军前送到阿拉木图随后被集散到中原哪个村哪个镇去了,将来三代之后成了彻头彻尾的中国老百姓。 “哒哒哒……”重机枪扫shè下,向后跑的苏军士兵被集中打死。 玻斯特舍夫的行刑队毫不犹豫地对逃兵开枪,并且高呼怯懦的俄罗斯人不配作为红军,所有红军战士必须重新投入进攻,否则一律枪毙。 臭名昭著的行刑队的震慑力远远胜过中国人的子弹,数千苏军再一次投入道进攻之中。但是他们再一次冲过第一道防线之后,却不敢向前了,中队的子弹像是不要钱一样打了过来。子弹在黑夜中发出的火光喷溅得如同白昼,身后的大火也烧了起来,苏军士兵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完全暴lu在中国人的枪下。他们的犹豫是有道理的,因为在今天进攻的战术上,这些步兵是佯攻,找到中队的薄弱处由骑兵负责突破。所以苏军步兵或者趴在浅浅的战壕中磨磨蹭蹭,偶尔用子弹还击,而缺少自担的萨哈林步兵们今天反倒是弄到了一大堆子弹,没事跟中国士兵对打冷枪。 “你们趴在地上在干什么?这里不是你们家的chuáng!该死的!我们的目的是消灭中国人,而不是占领什么破阵地就满族了。”西伯利亚步兵第1师指挥官萨福涅夫斯基挥舞着手枪指挥道,“站起来,我的小伙子们,进攻,继续进攻!为了伟大的俄罗斯民族,战斗!”他回头对传令兵说道:“吹进攻号,继续进攻。” 随着冲锋号的响起,心不甘情不愿的苏军步兵只得爬起来继续进攻,但是他们再一次遭到了第二道防线上中国士兵的猛烈shè击、重机枪轻机枪以及炮击跑步兵炮的压制。这一bo的shè击比前一次还要ji烈,松软的土地上立即被鲜血染红,步兵炮将站起的士兵炸的四支横飞。 而由于距离太近,中国人的重炮和要塞炮不敢对越过第一道防线的苏军士兵进行炮击,他们只是在寻找着苏军的炮兵阵地。但是中国人的步兵炮对苏军杀伤非常巨大,战场上嚎叫声甚至超过了炮声。 “啊……我的妈妈,我的tui呢,我的tui呢……” “上帝啊,我真不该成为异教徒!我向您忏悔!” “阿廖沙,阿廖沙,为什么我看不见了,难道战争停止了吗?” “妈妈,妈妈,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政委同志,请不要杀我,请不要杀我……” 一些士兵甚至在炮击的过程中疯掉了,更悲剧的是,在炮击中,苏军的炮火并没有得知前方步兵因为西伯利亚步兵第1师指挥官萨福涅夫斯基的擅自更改作战指令,导致苏军步兵在越过了第一道战线之后遭受本方炮兵的轰炸。 苏军的炮兵好不容易一番表现,黑暗中他们以为中国士兵在第一线阵地殊死抵抗,于是为了避免中国士兵对第一道防线的增援,他们向后延伸shè击,导致被苏军士兵被自己的火炮打死打伤者无数。 萨福涅夫斯基这个勇敢的指挥官,这从他作为一个师长居然深入前线与中国人相距不过四百米就可以看得出。他在国内战争之前只做过排长的苏俄红军指挥官几乎被一发炮弹炸死,为了保护他,三个卫兵被炸死。萨福涅夫斯基气得下令传通信兵们去给炮兵传递信号,可是在夜中,同时也是为了躲开中国要塞炮的攻击,苏俄的炮兵又开始四散shè击,通信兵们好不容易找到一部分,却没办法找到其他人。 萨福涅夫斯基不忍自己的士兵被自己的火炮继续打死,赶紧向布柳赫尔司令请求骑兵出动。一旦骑兵投入进攻,苏军的炮兵只有一个目标了,那就是越过步兵阵地向克孜勒要塞shè击,压制要塞炮和要塞上其他口径榴弹炮。 高尔察克忽然觉得中国人布下了一个巨大的yin谋,尽管不知道是什么yin谋,他想要找到布柳赫尔,可黑暗之中难以找到指挥官。 布柳赫尔作为军团的总指挥官感觉事态紧急,他得到前方指挥官萨福涅夫斯基的命令,由于黑夜,很多苏军士兵开始向中国士兵的二线阵地发起进攻,而正因为黑夜苏军自己的火炮落在了自己步兵的头上了。布柳赫尔立即下令骑兵第13师和骑兵第17师立即投入进攻,传令前方苏军士兵注意躲避本方的骑兵。 “乌拉!” 骑兵的嚎叫声响起之后,苏军步兵赶紧躲藏起来,别让自己的火炮打完之后再让自己的马蹄子给踩死,因此苏军步兵的攻势暂时停止下来。 万马奔腾的夜战给中国士兵也同样带来的极大的心灵上的的震撼,一些新兵犹豫起来,甚至有的人扔下枪就要跑,随即被老兵一枪打死。战场上不允许有任何的逃兵和影响士气的举动,一旦出现,任何人都可以将其消灭。在枪毙了三十几个心智不坚准备逃走的士兵之后,二十九师团长稳定了军心,师团长孙烈臣来回巡视。 苏军隆隆的马蹄声也惊得军团长杜宝三,“真他让我猜中了。”他自言自语道。 童林说道:“布柳赫尔是个骑兵将军,他惯用骑兵突破包抄,不过用骑兵来攻击要塞就有些不妥了,我们坐等着看好戏。” “不可轻敌啊。”杜宝三道,“给孙烈臣打电话,问他是否需要支援,让第二预备团随时准备支援。” 炮声不断在前方指挥部周围响起,孙烈臣端着望远镜,一张嘴一个他的的骂着,不过军长的电话他可不敢一张嘴就骂,孙烈臣笑道:“请军座放心好了,老毛子还没吃到我的绝招,他的绝对给他们好看。他们骑兵没有突破我们正面,而是南北两翼,恰好我在南北两翼做好布置了。俺们现在不需要别的支援,倒是大炮别停下来,还有要塞大炮打得准一些,把他们的大炮敲掉就好了。” “好。”杜宝三道。 “对了,军座,再给兄弟们拨一点白酒,提提神。” “明天早上给你们送过去。”杜宝三笑道,“准准的。” “恩呢。”孙烈臣放下电话,大声说道:“兄弟们,军座给咱们准备酒,今晚上守住了,明天几时庆功宴。” 苏军骑兵从发起进攻到越过第一道防线只用了五分钟,而步兵却小心谨慎地用了一个小时,可见白天的一战给苏军带来多么大的心理创伤。 苏军的骑兵越骑越快,在中队炮火声誉火光中,策马狂奔,挥舞着骑兵战刀嚎叫着“乌拉”“乌拉”的叫声,兴奋的甚至掏出钢制的酒瓶,一面喝着伏特加,一面挥舞着马刀,准备收割中队的人头。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