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一锅端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十三章 一锅端

第八十三章一锅端 卫兵们把钱放在功德香旁边,王茂如取香,红螺寺的主持忙将这庙里最粗大的香拿来给他点上,王茂如又拜了几拜,走上香坛前上了香。站起身,看看周遭寺院的破落,叹了口气,道:“若不是连年战火,这寺院断不会如此破败吧?” 寺院主持忙说:“阿弥陀佛,三年前兵乱,乱兵抢掠过红螺寺一次,烧毁了一些房屋,也打伤了一些僧尼。” “放肆,这些人心中一点对神佛的敬畏也没有?”王茂如气道。 主持说:“若是人人都如施主一般,这人间也不会有争执了。” 王茂如摇摇头,道:“人都是自私的啊,对了主持,我请你帮个忙。” “施主请讲。” “借调一些僧侣到我军队上,”见主持诧异,王茂如解释道:“三五个就行,你也知道,行军打仗难免死伤,借调僧侣过去只是为了在他们死后有人超度,让我手下死后能进入轮回,省的身死异乡,还做个孤魂游鬼。他们活着的时候我这个当长官的卖命,死后也让他们早ri超生,进入轮回世界。” 主持忙道:“阿弥陀佛,施主真乃大慈悲之人,此等功德,本寺必定支持,本寺派出八位年轻僧侣与施主同行,超度亡灵。” “谢大师。”王茂如道。 正说着,盖天久一脸喜sè的赶了过来,气喘吁吁,道:“将军,将军,好事儿,大好事儿。” “怎么?”王茂如挥挥手,红螺寺主持忙鞠身施礼告退,盖天久道:“俺手下抓了八个山大王。” “什么?”王茂如吃了一惊,道:“你抓了八个?你部不是驻守大本营吗?怎么抓到八个山大王的?” 盖天久笑道:“将军,俺给你慢慢讲。” 那龙三飞被放走,但人马都换成了十一守备旅的士兵,由马三刀亲自带一个连,携带着他们营唯一的一架马克沁重机枪回到龙王寨。次ri龙王寨发出令,召集怀柔十八王来龙王寨共同商议如何对付十一守备旅的剿匪计划。 十一守备旅起初在怀柔的时候与众土匪毫无冲突,大家倒也相安无事,但是十天之前十一守备旅成军之后,各部到各乡镇负责剿匪,打死打伤众多土匪手下,各个山头都慌乱了起来。龙王寨这次召集倒是非常及时,只是龙王寨在怀柔本来就不算大寨子,人手和枪炮缺少,只来了八个山大王。结果这八个土匪头子赴了鸿门宴,就再也没回来。八个山寨没了当家的,立即陷入内斗,被一二三营配合一古脑的都灭了,不过这剿匪第一功,肯定是盖天久的特务大队了。 听了他的讲述,王茂如哈哈一笑道:“盖天王不愧是多年征战沙场健将,你若早去当兵,现在定能得一个将军来,不过没关系,如今也不迟。”盖天久忙谦虚一阵,众人下了山,坐等剿匪成果。 第一营的李德林是一个事事争先的主,非常要强,见盖天久得了一个大功,心里也着急了,跑到机炮连那里去借大炮,机炮连长刘健向王茂如请示,王茂如笑道:“帮他倒是没什么,只是炮弹省着点打。” 得了机炮连的帮助,李德林在喇叭沟剿匪是遇神杀神遇鬼杀鬼,他打得猛打得狠,有时候甚至亲自抄起步枪冲锋,在他这种以身示范的带领下,第一营练就了敢打硬仗,敢于拼命的作风,一连攻破三个山寨,打死打伤俘虏土匪三百多人,不过第一营自身死伤也达到六十多人。喇叭沟剿匪结束回到县城,一数之下,属第一营伤亡最重。 第二营打仗倒是有声有sè,在参谋长祝永泉和费朝贵的配合之下,步兵骑兵结合声东击西,专挑弱的打,更是在长哨营一带打了几次埋伏,灭了两个土匪窝子,赶走了两伙儿土匪离开怀柔县。 第三营鲁金圣是旧军出身,平ri混ri子惯了,打仗还真不是一把好手,这人钻营还行,打仗却糟了一些。第三营在九渡河一代剿匪,进行了一周,连一个山头也没攻破,倒是和当地许多人熟络了。王茂如给了他时间,可等到李品仙和费朝贵的部队从长哨营回来,鲁金圣还是没有剿匪成功。王茂如无奈,只好给鲁金圣明升暗降,让他担任总务处副处长,军衔还升了一级,调监察处处长赵增福担任第三营营长,宪兵队队长何安定兼任监察处处长。 赵增福这人内心极有抱负,表上看似xing子慢,但是上任伊始,便出手凌厉,直接将九渡河一带的乡村恶霸全都砍了头,得到当地百姓认可之后,在百姓的帮助下灭了两个山寨。第三营全营上下可算是打了一个翻身仗,众将士也才对这个新营长心悦诚服。 鲁金圣从第一线掉下来,倒没有什么异议,王茂如请他到自己住处喝酒,说道:“鲁兄,我知道你心里有怨气,你且等着,咱守备旅以后还会扩军,等扩军我再让你独领一营,如何?不是下面人反对声太大,小弟我也不会调离你进入司令部任文职。”岂料到鲁金圣却道:“旅帅,别的不说,这次倒是非常感谢你。在这儿怎么也不用上前线了,属下这人见不得血,唉。” 王茂如自然是知道这人是被当初被吓破了胆子,心中也暗道此人倒是很有自知之明,便说道:“鲁兄,你是从前朝旧军到新军,再到本朝,是军中老人了,军中关系我还真想多问问你。如今你进入司令部大本营,说起来也是我的私心,可以时时刻刻向老哥请教了。”鲁金圣忙说岂敢岂敢,自己在任何位置都权力效力尚武将军,两人开开心心吃了些酒,王茂如私下给他两千大洋,说:“老哥哥跟着我,不能吃了亏,这些钱拿着,给家人补给补给。”鲁金圣这次更是心甘情愿了,本来就不愿意在第一线打仗,回到后面不单更安全,还得了钱,升了官,三全其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