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三章 唯我十一勇士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五十三章 唯我十一勇士

陷马坑这个最原始的陷阱让苏军骑兵吃了一个大亏,可是不一会儿,国防军士兵兴奋的脸就有些害怕扭曲了。苏军后续的骑兵操控着战马踩着陷马坑内战友的层层死尸冲了上来,俄国人彪悍的不拿自己战友的生命当做一回事。在陷马坑中的一部分俄国士兵还没有断气,却被马蹄踩死。他们没有死在中国人人的炮火和子弹下,反而死在自己战友的马蹄下,脑浆四溅,白的,红的,黑的被马蹄带的到处都是。 “彪悍啊!”放下望远镜的第二十九师团长孙烈臣不可思议地摇着头,讷讷地自言自语道:“他妈了个巴子的!这老毛子真他妈彪悍啊!” 参谋长邹芬苦笑说道:“师座,坦克出动吧,否则兄弟们坚持不了多久!” 孙烈臣左右走了几步,道:“开战第一天就打成这样,真他奶奶的没想到,俄国人连一点试探都没有啊,不愧是老毛子烈火一样的性格。” 邹芬苦笑道:“敌人的士兵总数是我们的五倍,何必要试探于我们呢。” “他妈拉个巴子的,你说的也是,”孙烈臣咧着嘴笑道,“好吧,南城防御阵地上,坦克出击!让坦克把他们给我赶下锡尔河去!北线出动装甲列车重点防御,只要敌人不上来就行了。倒是正面……老毛子好像没有主攻啊,倒是轻松许多。” 惨烈的战斗导致部分在第二条防线阵地上的一些士兵有些害怕了,尤其是南北防线上。敌人骑兵的悍不畏死用自己活生生的战友当做填坑工具的野蛮做法,给中国士兵带来了巨大的心理震撼。 万幸的是由于天黑中队并没有将自己的懦弱暴露出来,尤其是轰隆隆的坦克发动机的马达声给他们增添了勇气。 咚!咚!咚! 民九坦克的75炮发威了。苏军骑兵被炮弹击中,每一发炮弹带走了三四个苏军骑兵的生命。坦克的出现给了很多士兵极大的信心,他们坚定地认为这个钢铁怪兽远远比敌人的马匹厉害。民九式坦克数量尽管只有三十辆,可是坦克上的机枪和火炮在面对敌人骑兵的时候几乎横扫对手,跟随在坦克周围的第三十九师团340团以及第二十九师团长的反击部队249团和252团同时投入到了反攻之中。 尽管陷马坑的作用并没有那么明显,苏军的骑兵仍旧在继续,可是坦克的出现毫无疑问是对敌人骑兵的一次重创。跟在坦克后面的步兵们用机枪,冲锋枪,步枪和榴弹枪。手榴弹对敌人的骑兵进行有效的杀伤。而步枪手们的刺刀也时不时地对敌人的伤兵进行收割。 “轰!”坦克上75毫米炮弹和机枪无情地收割着苏军骑兵的生命。 “哒哒哒……”坦克上的机枪就像一把镰刀一样,让苏军骑兵一偏偏倒下。 “给我把它砍死!”帕尔缅因科高呼道,一发子弹击中了他的胳膊,他痛苦地从马背上摔了下去。侥幸未死。 苏军骑兵可笑地挥舞着马刀冲向了坦克。以大无畏的精神成功地给坦克造成了一定的困难,由于敌人的死伤太多,导致坦克压在尸体上的齿轮有的时候被骨头卡主。跟在坦克后面的步兵只好用刺刀戳掉骨头。 南线防御战中因为使用了坦克,在面对敌人的马车机枪的时候,显然更加从容应对,坦克上75毫米野炮“咚”地一发炮弹,直接将敌人的马车机枪连人带车一起击碎。苏军注意到中国人坦克的威力,导致他们的骑兵成了标靶。成了被碾碎的猪猡。 一滩滩血水从坦克的齿轮下流了出来,混合着人肉和马肉。战场中硝烟火光和血肉味道呛人刺鼻。 而在克孜勒要塞的北方防区,中国人依靠着装甲列车进行防御。北线防御战事也不轻松,为了防止士兵伤亡过大,负责北线防御的82旅旅长郑殿升甚至下令放弃第二道阵地,全体向后撤一百五十米,登上列车利用钢铁车厢射击。 苏军骑兵没想到的是,敌人居然将火车车厢停在了这里,很多骑兵因为跑得太快了一头撞在火车车皮上。 “给我打!”82旅旅长郑殿生瞪着小眼睛大声喊道,“给我把火堆点着了,前面留下的火堆。还有注意两翼,两翼重机枪别停,给我把他们打回去。” 82旅士兵在车厢内通过车厢的窗口,或者直接爬到火车车顶上对敌人的骑兵进行射击。黑夜中苏军骑兵第17师不断有人被打死打伤,几个俄国人因为战马摔倒而没有被击中,他们操着马枪冲了上来,他们匍匐前进终于靠近了火车,而后借着夜色跳绳了火车车顶,挥舞着马刀砍死了几个中国士兵。 “俄国佬爬上火车了!”有人大声叫喊道。 “跟我上!”248团三营一连连长房东升大叫一声,操起了西北刀客的厚背刀跳了过去,几个陕北刀客出身的士兵也操起了长刀叫一声“贼你娘”随着房东升杀了过去。他们在火车车顶上和几个俄国骑兵冲在一起,房东升大喝一声,一刀将一个俄国人连同马刀带手臂劈断。 “啊!”俄国人掉到了火车的南侧,这里几个中国士兵正在运送弹药,但见一个残肢断臂的俄国佬掉了下来,顿时扔下弹药箱抽出三棱刺冲了过去,几支刺刀一起刺入俄国伤员身上。 鲜血从那倒霉的俄国兵身上喷了出来,洒满了中国士兵的身体,同时又有几个俄国人掉了下来,车顶上陕北刀客的大砍刀完胜俄国人的马刀。车下的士兵们怪叫着冲了上去,刺刀一个个捅了过去,将俄国人全都解决了。 “这边来一挺机枪。”房东升大喊道,忽然一发子弹击中了他的胸口,他从列车上栽倒下来。车下的士兵以为是俄国人掉下里,跑过去挥舞刺刀,却见到是自己的连长,大喊道:“连长!连长!” 房东升睁开眼睛,吐了吐血,骂道:“贼他娘,内脏碎了……告诉巴虎成,现在他是连长……”说完他一头栽倒身亡。 巴虎成赶到的时候双眼通红地大喊一声,又对手下喊道:“给我出来是个冲锋枪手,跟我跳出去,骑着他们的马,跟我反冲锋,你们敢不敢?” “敢!” 巴虎成对二排长李东学说:“东子,我要是死了,你他娘的就是这里的老大了。” “别犯傻!”李东学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喊道。 “贼你娘,别拦着我,今儿我给我哥报仇去。”巴虎成一膀子甩开李东学,拎着冲锋枪越过火车,从战场上牵了几匹俄国人的顿河马,十个士兵端着冲锋枪也跟着他跑了出来,骑上了战马。巴虎成向几个弟兄喊道:“这辈子有你们值了,跟兄弟一起杀过去,来他一个七进七出!” “杀!”十一个中国士兵端着冲锋枪骑着俄国人的战马,冲向了黑暗,冲向了俄国人的骑兵之中。 哒哒哒……冲锋枪的声音不断在响起,巴虎成率领十个兄弟操着冲锋枪反复冲锋,机枪在苏俄骑兵中扫射过去,很快他们身上携带的弹药全都打完了,巴虎成抽出悬挂在战马右侧的马刀高喊:“杀回去!”十个士兵立即跟在他身后,又向火车冲了回去。苏军的其他骑兵误以为他们是自己人,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后背让给了他们,结果被这几个中国人直接毫不费力地切掉了脑袋。 回到火车的时候,巴虎成等人累得虚脱了,他们颓坐在地上,右手上的马刀因为沾着血年在手上拿不下来。他站起来清点了一下,大笑起来,十一个人全都在,他奶奶的的,没想到这么幸运,众人也忽然大笑起来。 这场战斗从夜里一直战斗到了早上八点钟,布柳赫尔根据各个部队的传令兵得到的消息,这一支中国人的部队的确不好惹啊,两个骑兵师总计一万七千人伤亡达到百分之五十以上。布柳赫尔作为骑兵指挥管出身的将军,自然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俄国人在克孜勒要塞面前碰了一大打钉子,于是他下令暂时撤退并且准备派遣一部分亚洲面孔的间谍混入要塞捣乱。 战争是需要全方位的准备的,布柳赫尔的狂妄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17日天明之后,在中国人更加猛烈的炮火支援下,中国国防军忽然出动了两个旅团进行反击。此时的苏军已经失了锐气,战场上尸横遍地,中国人却精力充沛,他们高喊着杀声一举夺回了前两道防御阵地。 而在要塞炮和炮群的协助下,中队重新掌握了战场的主动性。尤其是在要塞南线靠近锡尔河的河滩上,苏军面对中国坦克的时候,骑兵完全不能起到任何作用,苏军的步兵和骑兵只好撤回到本部。战场又恢复到战斗之前的水平,双方在各自炮火射程之外休养生息,虎视眈眈地看着对方。而中人在夺回防御阵地之后便立即拿出工兵铲子,将昨天晚上临时填入一线战壕中的土又给挖了出来,这个活儿一直干到中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