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五章 第三师伏击战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五十五章 第三师伏击战

夜间的时候苏军再一次偷袭,却一如既往地被中国人打退了,这一次的进攻和防御双方都没有太大的损失,苏军丢了几百具尸体,中国方面也有一两百人伤亡。倒是苏军的几门大炮再一次被要塞炮击毁,苏军精心地数着中国人还剩下多少要塞炮弹。而中国人则计算着大军行动,杜宝三一面让王源照顾好伤员,筹备好一些,一面与后方总部及时沟通,等待大军的行动。 在克孜勒要塞的后方,中国西域军区的大军已经行动了,数十万大军被调动起来,民兵们守在每一个咽喉要塞,城市开始戒严,尤其是战俘营和难民集中营更是被严格管理着。在街面上一切不明身份的人都会被抓起来,很多当地中亚人稍微露出不满当即被送到战俘营中。紧张的气氛充斥在后方,而二十万预备役大军跃跃欲试,等待一战。 哈萨克斯坦的北方,苏军左翼部队毫无阻拦地轻松接收了哈萨克斯坦的首府阿斯卡纳,当地百姓热泪盈眶地拥抱苏军士兵,弄得苏军士兵受宠若惊。 原来此处早已经被中国人劫掠一空甚至一块钢铁都没有给苏联人留下来,只留下来几十万空着肚子的灾民。得知此情的左翼司令萨拉加耶夫将军气得目瞪口呆,这些中国人太过歹毒了,将几十万中亚灾民丢给了苏俄。他的部队没有被中国人拦住,反倒是被几十万翘首以待的灾民给拦在了阿斯塔纳。而萨拉加耶夫对面的对手,蛟龙军团长陈炯明也趁机让士兵向中亚灾民鼓吹苏俄大军正在阿斯塔纳拯救灾民一说。导致了又有几十万因为中国国防军士兵劫掠和压迫变为灾民中亚人纷纷向阿斯塔纳涌了过去。 使用灾民阻拦军队,陈炯明不费吹灰之力便将苏军东方集团军中亚集群左翼大军给拦在了数百公里之外,不禁洋洋得意起来。 此时在龙城。任元星和祝永泉这对组合也正在忐忑中等待着自己左右两翼即第三师团和第十六骑兵师团的进攻消息。如果说战斗能够让人肾上腺过度分泌,那么等待同样能够给人带来紧张和压抑。在地图上,通过侦察机的侦查可以很清楚地分析出苏军的战略意图,他们就是要吃掉克孜勒要塞和这里面的中国十六个军团之一。 “我觉得这一场战争有些……没必要。”坐在一旁的宣传长常国胜小声地抱怨道。 祝永泉似乎是懒洋洋地坐在躺椅上,其实他内心无比紧张,已经两天两夜没有睡觉了,他笑着道:“元捷兄。你还是没明白秀帅的意思啊。” “何解?”常国胜道,“《中苏友好条约》签订之后,边际已经划定。我国多出两百七十万平方公里土地已然让世界瞩目了,为何还要非在西域就此一战?给苏俄迎头痛击也可以用其他方式嘛,例如援助日本西伯利亚军团,挑拨苏日之战。” 祝永泉笑道:“你当苏俄真的就甘心把领土叫出来?你当他们真的就不会撕毁条约?若是俄国人能信守承诺。那婊子都能说自己天天是处女了。这一战必须要打。而且必须要主动打,打疼俄国人,打怕俄国人。让俄国人记住,我们给他们的他们能拿,我们不给他们的,他们想都别想——这是秀帅的原话。” 任元星在一旁抬起头来,多日的紧张让他看上去略显疲惫,他微微地笑道:“元捷。咱们祝参谋长真是秀帅肚子里的蛔虫,秀帅的心思被他猜得准准的。” 常国胜感慨道:“这般打下去。我总觉得只是给他们教训,未免有些不划算。这一场战争打掉几千万国防预算,只是为了给他们一个教训。” 任元星忍不住笑道:“我的宣传长啊,你未免也太小气点儿了,给俄国人一点教训只花几千万还算少的咧,要是让他们起势了,怕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了,不知道中国要搭上多少领土,多少钱,多少人命了。最重要的是,国家好不容易崛起的态势,就此可能被拦腰折断。跟北极熊打,要把他打残废了,他才不敢到我们的地盘惹是生非。” 5月17日下午的时候,早已埋伏等待苏军许久的第三师团王杰君部与苏军第一政委梅利尼科夫率领的中亚集群中路袭击部队接触交战。由于中国方面早就掌握了苏军的行动计划,这支表面上作为主公的部队实际上是有三个师三万军队组成,其中包括一万两千人的骑兵部队和一万八千人的步兵。王杰君仔细选择了伏击地点,他选择了在沙漠中,沙漠柔软的地形可以有效地限制了对方的骑兵部队突破,为此王杰君仔细选择,只等苏军上套。第三师团抢占好了制高点之后,对梅利尼科夫的部队包围袭击。而梅利尼科夫作为政委是合格的,作为一名指挥官——一个最高只做到矿山监督委员会的文职人员怎么指挥军队? 在伏击战开始之后,除了十几架轰炸机继续留在克孜勒要塞协助黄龙军团外,其余轰炸机全部调到距离大本营更近的阿雷斯盐沼地带协助第三师团,这也给苏军造成了巨大的困扰。但因为时间是下午,中国轰炸机仅仅扔了两轮炸弹便无奈地返回了龙城基地。 与玻斯特舍夫的顽固不同,梅利尼科夫没有在不懂得指挥的时候乱指挥一气,在这个时候他将指挥权即使的交给了辛比尔斯克铁军第24师师长阿伯莱斯基亚。而这位44岁的将军久经沙场,他二十岁的时候就甚至曾经在日俄战争中服役过,二十四年的军事生涯给了他机枪的预判能力和战场经验。 阿伯莱斯基亚迅速做出了判断,利用两个骑兵师进行左右两翼突围,以步兵师留在原地吸引缠斗中队,两个骑兵师只需要任何一支部队可以绕道中队背后,都将给予中队一歼灭性打击。 苏俄中路部队的哈萨克独立骑兵师和哥萨克远东骑兵师立即毫不犹豫地执行命令,两个骑兵师长甚至亲自带队出发。 骑兵部队为了增加机动能力甚至将所有辎重火炮等全部留在原地,辛比尔斯克铁军第24师和两个骑兵师留守部队总计一万八千人就地防御。 苏军前方部队拼命防御,后方部队立即挖出一条条战壕,苏军的骑兵炮也开始了还击。作为吸引中队的诱饵,作为苏军的王牌部队,辛比尔斯克铁军24师的战斗能力不容小觑。 在苏军骑兵开始左右突破之后,王杰君皱起了眉头,尽管在沙漠中敌人骑兵的作用小了很多,可是骑兵毕竟是机动兵种,若是被他们绕到自己背后便真是糟糕了。但是他对比了一下双方的兵力,形势不容乐观,他低估了苏军骑兵的机动性和决心,这伙苏军骑兵顶着中国人的子弹将中国的防御阵地硬生生闯出来一个口子。他们的骑兵用两千人阵亡的代价终于闯了出去。 王杰君不得不瞬间判断是先吃掉被围困的苏军步兵,还是吃掉逃出去的骑兵,看着时间已经晚了,夜色即将到来,追击敌人骑兵的话极有可能自己都跑丢了,于是他决定首先吃掉被围困的苏军。 王杰君下令军队扎紧口袋,但又令第九骑兵旅追击跟在苏军骑兵后面,肆扰追击敌人骑兵,使其不得轻易绕回来攻击我军腹背,他好收拾苏军的辛比尔斯克铁军第24师。 突破的苏军哈萨克独立骑兵师和哥萨克远东骑兵师没想到中国国防军第九骑兵旅这么难缠,侯锐兵的部队仅仅地跟在苏军的屁股后面,利用机枪和马枪不断的骚扰,导致苏军的骑兵无法调转方向。中国人逼得太紧了,而且这伙儿中国人马战娴熟,似乎是中国最精锐的骑兵,他们一手持刀一手拎枪,枪打得准,刀耍得熟,控马全凭一双腿,人马合一,就跟在苏俄骑兵的屁股后面不放。苏军骑兵几次想要停下来勒马回身作战,然而他们一旦停下来,不是被中国快枪打死,便是被高速掠过的中国骑兵一刀砍掉头颅。 “混蛋,中国骑兵的头也是个老手啊。”哥萨克远东骑兵师师长瓦利西叫喊道,“这样被他们追杀绝对不行,我们要改变一下了。” 苏俄骑兵也知道这样一来自己变成了老虎前面的兔子了,迟早被人吃光,瓦利西他们立即下令分散开,哈萨克独立骑兵师向北,哥萨克远东骑兵师向南,一南一北分开之后绕一圈准备对付中国步兵。 侯锐兵见状也立即下令副旅长率领骑兵22团、骑兵23团一营和二营追赶哥萨克远东骑兵师,他率领骑兵23团三营、骑兵24团以及骑兵侦察连、骑兵警卫连追击哈萨克独立骑兵师,决不能让然他们调转马头向后方第三师团步兵进攻。双方在沙漠中上演了一处追击与反追击的好戏,双方枪来刀往,马背上上演着一幕幕惊险的骑兵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