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六章 人算不如天算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五十六章 人算不如天算

苏军辛比尔斯克铁军第24师和两个骑兵师留守部队原地防御,他们利用有限的工具和地形进行反击,并且占领了一处高度,利用反斜面躲避国防军的火炮。苏军的防御部队老练辛辣,作为王牌部队,比尔斯克铁军第24师单兵战斗力机枪,且不管是军官还是士兵都是几经战斗的老兵。该部原属内卫部队直接管辖,也曾经担任肃反部队,死忠于布尔什维克党,是一支无论从思想还是从战斗力来说,都排在苏军百万军队前列的王牌部队。 而国防军的王牌部队第三师团自然也不是吃素的,在俄国在西域的多次历练使得该部面对任何对手的时候都信心饱满,士兵像是疯子一样跟着他们的疯子一般的师长王杰君紧紧咬住敌军。 在双方对战之际,第三师团的进攻步兵几次三番被苏军的反击回来,参谋长李固感慨道苏军这支部队还真不好吃啊,王杰君对此冷笑不已。他的笑容带有一点肆虐,双眼爆发的光芒仿佛老虎在捕食猎物时贪婪的目光,周围的人看着的时候不禁心里一阵害怕。 王杰君轻松地说:“命令炮兵,准备毒气弹!” 李固咽了一口口水,惊讶道说道:“毒气弹?现在?” “对,毒气弹。”王杰君冷冷地说道,“老毛子在这么短时间内修了这么好的一条防御阵地,这可不仅仅是老兵啊,还是王牌部队。且是王牌部队中的王牌。你刚刚看到没有,一个双腿断了的毛子兵抱着炸药包就滚出来,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他们不仅仅不怕死,还渴望死亡。与这种部队战斗,如果正常进攻的话我军损伤太大了。” “但是毒气弹的话,是不是有点过……” “管他呢。”王杰君冷笑道,“要是老毛子全都死了,谁知道呢?” “好吧。”李固名字中有一个固,但是脑筋却不顽固。“我去指挥炮兵。” “好。” 王杰君的命令传递下去之后,第三师团的步兵向后撤退,而十分钟之后炮兵立即向苏军简陋的临时防御阵地扔出全部六百发毒气弹。 苏军士兵本以为对方撤军是因为自己的骑兵突破了防御阵地。还在庆幸或者在计算着前后夹击的胜过,如何能够消灭更多的中国人,却没想到中队这么卑鄙,更没想到有着中亚虎之称的王杰君会如此歹毒扔出来毒气弹。 苏军中亚集群中路部队俄国士兵们猝不及防。原本团在一起的阵型顿时散开了。最先遭殃的就是苏军的炮兵阵地,他们在还击几次之后,不得不趴在地上呼吸。这是芥子气毒气弹,粘在皮肤上会让人奇痒无比又疼痛难忍,用手挠几下之后会皮肤溃烂,随后毒气沁入心肺,让人口吐白沫窒息而亡。芥子气毒气弹是最近点的糜烂性毒气弹之一,首先由德国人发明出来。后被世界各国引用。在一战结束之后,欧洲各国认为毒气弹是反人类的化学武器。于是在瑞士洛桑讨论建立全球禁止化学武器公约。但是现在为止,并没有出台具体的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出台,只是各国应美国与英国的要求,不再生产制造化学武器。 可美国人管不到中国。 王茂如特地让国防军成立了化学武器兵工厂,且化学武器的种类和威力也越来越大,这次用在苏军身上的化学武器事实上是芥子气的一种变型武器。它见效快,杀伤力大,普通毒气面具无法过滤,更别说苏军只能在布头上撒尿捂住口鼻了。 苏军士兵的惨叫声传了过来,时不时有人逃出来被中国士兵击毙。 中国炮兵又开始向苏军阵地发射烟雾弹和炮弹,干扰苏军的自救,前方阵地的步兵炮迫击炮也不忘用炸弹砸过去。 “轰!” “我的眼睛……” “上帝……”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救命!医护兵!救命!” “谁来救救我,我全身痒死了,谁来救救我!” 两个小时之后,六百发毒气弹散发的毒气逐渐消散,同时天气忽然开始起风了,王杰君皱了皱眉眉头,下令士兵准备冲锋。既然准备了毒气弹,自然第三师团也准备了防毒面具。一千五百具防毒面具被立即发了下去,挑选士兵准备强攻。 王杰君望着对方阵地的一片死寂,下令士兵务必小心,苏军是精锐老兵组成的部队,绝不会被这些毒气全都杀死,但是他们的战斗力至少丧失一半多。风越来越大,苏军阵地上的毒气完全消散在空气中,露出了横七竖八的死尸和口吐白沫的伤员。 “准备战斗!”活着的苏军军官大声叫喊道,顿时从死尸中爬出了几个苏军士兵,咬着牙爬到俄制马克西姆重机枪旁,准备防御。 “混蛋,就这样还能继续战斗?该死的,毒气弹带少了……早知道这么有用,不把四分之三毒气弹留给杜宝三好了。”王杰君摇着头自言自语道,他看了一下表,时间是下午五点钟。 “副官,记录,民国十二年五月十五日,下午五点零三分,国防军第三师团……” “呼啦”一声,一旁的国旗被风刮了起来,飞到不知哪里去了。 王杰君紧皱眉头,道:“怎么这么大的风?” “不知道啊。”副官无奈地说道,“风太大了,还要发起总攻吗?” “进攻!”王杰君冷冷地说道,“命令第13步兵旅,发起总攻,务必全歼敌军。第3步兵旅,准备警戒,随时准备等待敌人骑兵,几个高地注意,千万不能给我丢了。还有,炮兵阵地立即转移!我们在盐沼和沙漠中设伏,敌人的骑兵发挥不了优势。” “是!”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战鼓声响起,中国士兵高呼“杀”冲向了苏军残存的士兵,士兵们士气高昂,踩着沙子费劲地向前跑着,跑了一百多米就有些气喘,好家伙,在沙漠里全速奔跑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不过尽管浪费体力,士兵们还是有信心全歼苏军的,可人算不如天算,阻挡中队进攻的并不是苏军,而是该死的天气。风越来越大,不知什么时候飞机早已经回到龙城了,此时龙城总部发来了一封电报,说有大风从东向西吹来,让他们注意一下。原本这阵风也不算什么,可是这里是沙漠,在沙漠之中的大风就逐渐演变成了沙尘暴。 “他娘的!”王杰君气得够呛,“怎么这么倒霉?” “下令撤退吧。”李固说道,“若真是陷入沙尘暴中,我军恐怕损失更大。” “唉,好吧。”王杰君道。 中队只是象征性地向苏军集结地发射了数百发炮弹,便立即准备躲避沙尘暴了。第13步兵旅旅团长俞文松咬着牙对手下弟兄们喊道:“前面的功劳要么都被第3旅给抢去了,要么被骑兵9旅给抢去了,咱们13旅算什么?咱们13旅也是老牌部队,凭什么给他们打下手,弟兄们,不吃掉他们!绝不罢手!” “绝不罢手!”第13步兵旅的士兵们也热情地高声呼喊道。 由于风沙越来越大,旅长俞文松下令后续部队撤退,他只带着四千先头部队进攻,并且让大家用布蒙好脸保护好眼睛,而且趁着现在顺风攻击,苏军逆风防御占了大便宜,绝不能放过这个好机会。得到撤退命令的其他士兵顶着风回去了,而俞文松集结好了部队之后,开始向苏军阵地发起进攻。由于顺风作战,第13步兵旅一路轻松杀入苏军阵地中心,但是天越来越黑了,也迫使他们无法与后方联系上了。 在五月份的哈萨克,这样的沙尘暴不多,刮起来并不厉害,可是沙漠中的沙尘暴就算不如十月份那样迅猛,但遮天蔽日的环境也使得大家看不到二十米外的一切。 沙尘暴越刮越发厉害,第三师团联系第13步兵旅的时候忽然联系不上了,不单单电台没有信号,派出去的几个通信兵居然在沙尘暴中迷路了。 营帐之中的王杰君郁闷地对参谋长李固说道:“这是怎么搞的?怎么突然来了一阵邪风呢?” “鬼知道!”李固无奈地说,“我问过当地牧民,他们说这个季节里,沙漠非常安静,偶尔起风也不会大,但哪像今天这么大。” “他娘的!”王杰君抱怨道,“连老天爷也不帮我,好好的机会,唉!还没有和第13旅联系上吗?” “没有,军座。”电报员说道。 “第13旅哪去了呢?”王杰君郁闷地说道,“俞文松这孙子,别把我的兵给带丢了啊。” 李固苦笑道:“难不保,这些天来第13旅一直都在执行防御任务,他们早就憋着一肚子的火了。” 王杰君问道:“他们带了几个电台了吗?” 电报员说道:“报告师座,他们因为追击敌人,只带了一个小功率电台。” 王杰君仰天长叹说:“完喽,今天老天爷也崇洋媚外咯。” 李固苦中作乐道:“别忘了,这儿属于番外之邦了,不归咱们的老天爷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