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七章 克里姆林宫内的龌龊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五十七章 克里姆林宫内的龌龊

忽然刮起的沙尘暴天气挽救了辛比尔斯克铁军第24师,在丢下四至五千具尸体之后,代理指挥阿伯莱斯基亚带领五千多士兵趁着沙尘暴逃出了包围圈。而政委梅利尼科夫率领五千余人也趁机突围,在这种天气之中是最好的突围时机了,中国士兵只能看着他们逃走,跳出包围圈。 进入苏军阵地中间的中国国防军第三师团下辖第13步兵旅对苏军阿伯莱斯基亚所部紧追不舍,尽管天已经黑了且沙尘暴未见减小,可是第13步兵旅并没有因此而停歇。 追击苏军骑兵的国防军第三师团第9骑兵旅也因为沙尘暴不得不无功而返,苏军哈萨克独立骑兵师凭借着军队中哈萨克本地人的经验,忽然向阿雷斯盐沼中逃去。另一支哥萨克远东骑兵师则因为沙尘暴而忽然向东,使得国防军第9骑兵师追击他们必须要迎着风沙追击。侯锐兵判断如果这时候敌人反扑自己必将损失惨重,因此他为了以防万一立即决定撤回本部等待今天的沙尘暴过去。 中国士兵对于沙尘暴的威力准备不足,大家不得不饿着肚子躲在沙丘后面,或者抱着战马躲在战马身后。马匹此时也受了惊,跑了一百多匹,一切看起来糟糕至极,王杰君苦笑着说这是他率领部队起劲为止最狼狈的一次。他将沙尘暴一事立即上报给龙城指挥部和远在北京的国防部,总司令任元星叮嘱他一定要注意保护好自己。万万不可贸然出击。 至夜间的时候,第13步兵旅仍然联系不上,王杰君又将13步旅之事如实报告。任元星的态度是等待沙尘暴过后再说,并没有指责他,这的确是老天爷的问题,非战之过。 “沙尘暴?第13步兵旅暂时失去联络?”身在北京的王茂如第一时间获悉这个消息也郁闷不已,他下令密电司时时联系第13步兵旅,同时下令西域军区侦察部队包括飞机一定要找到这支部队。一个旅团失去联络或者叫做失踪还真是一件让人郁闷不已的事情。他们(13步旅)原本拥有四个电台,但因为追击却只携带了一个功率最小的。在沙尘暴的天气里也失灵了。 可别是中了埋伏,王茂如心中担忧道,不过一想到沙尘暴都刮起来了。苏军就算是埋伏也先把自己埋进沙子里了,最后祈祷他们别因为这场沙尘暴都被沙子淹死吧。 “报告,苏俄大使尤林与副大使越飞请求见到您。”副官高亢说道。 “好的。”王茂如点头道,“你去准备一下在第三会客厅见面。” “是。” 随后王茂如带着参谋长雍星宝、外交司司长张奎安和秘书长杨度在国防部第三会客厅接见了他二人。苏俄代表总是在身上散发着俄国人的那种骄傲的神态。与英国人的贵族式的骄傲不同的是,俄国人的骄傲待着一丝丝野蛮。 尤林看到了王茂如等人仍旧昂着头一脸的傲慢,倒是副代表越飞不卑不亢,还笑了一下,尤林说道:“国防部长阁下,希望您能就对我苏俄共和国发起的攻击做一番解释。” 王茂如冲张奎安示意,作为国防部发言人张奎安立即笑道:“大使阁下,事实是怎么样的。我想您比我们更清楚吧?谁先向谁做出的挑衅和攻击呢?我们叫你们来的目的就是向贵国表示抗议,抗议贵国不顾《中苏友好条约》的规定。擅自越界攻击我国士兵,导致我军伤亡惨重。” “无耻!骗子!”尤林心中愤怒不已,他大声叫道:“司长阁下,我们是老朋友了,我们比自己对自己更加了解,很显然你知道是谁在编织谎言,我们也更加知道谁在撒谎。请不要说那些无用的话语了,中亚克孜勒奥尔达正在发生的战斗,哼哼,要知道那里是克孜勒奥尔达,那里是我们苏维埃俄罗斯共和国的领土。发生在我国领土上的战争,谁是正义谁是邪恶,难道还需要争辩吗?” “就像是《中苏密约》中规定的一样,苏俄政府不得接受中国人在苏俄学习布尔什维克主义,可是据我们所致,在莫斯科政治大学中学习,不是吗?”张奎安笑道。 王茂如在一边掏出一根烟点着了,吸了一口之后才慢条斯理地说道:“我相信苏维埃俄国一定会遵守我们之间的所有约定,但是这需要一个时间,同样,我们中国陆军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撤离克孜勒要塞。但贵国迫不及待地想要驱赶我的士兵,难道不是在挑衅中国人的忍耐力吗?” 尤林气呼呼地说道:“战争的钟声已经被贵国打响,贵方现在说这些是不是在推卸责任呢?我想,贵方一定会后悔引怒伟大的苏维埃政府的。贵国要对此负全权责任,甚至承受战败的一切。这战争的钟声,不知是谁的丧钟。” 王茂如耸了耸肩,说道:“非常期待你所预计的结果,如果贵国想撕毁《中苏友好条约》的话,你们还是好好反省一下,中国人不是软柿子,你想捏就捏的。” “希望贵方喜欢这个丧钟的声音。”张奎安趁机道。 “那就走着瞧了。”尤林说道。 “送客!”王茂如气呼呼地说道,等尤林和越飞离开之后,王茂如反倒笑了起来,对手下说道:“猜一猜,现在克里姆林宫在干什么?” 5月17日晚间克里姆林宫内,伟大的苏俄领袖列宁同志躺在病床上阅读着一些资料,这些资料是经过人秘密运送进来的,这里面是关于斯大林在格鲁吉亚发动革命的时候的一些举动,但是这些举动已经超出了革命本身带来的进步意义,例如对其他布尔什维克党人的迫害。看到资料最后,列宁被他的一系列行为气得够呛,他挣扎着想要做起来,忽然感觉右半身麻痹起来了,右手和右脚不能动弹,说话有些不清楚了。 护士走了进来的时候,列宁指着自己的嘴却不能说出话来,护士吓得将手中的药品洒在地上,列宁同志居然失语了。 斯大林紧急得到通知,他立即敏感地封锁了这个消息,派遣自己的私人医生检查列宁的健康,得到的消息是,列宁身患半身不遂以及各种并发症,且陷入了时而糊涂时而清醒的病重之中。 “需要告诉他的夫人吗?”医生小心翼翼地问道。 斯大林左右走了几步,冷冷地说道:“不,现在是战争时期,如果克鲁普斯塔亚这个无理取闹的女人再提出什么见鬼的主意会影响到伟大的苏俄的稳定,你们要控制住他和她,绝不能让他们见面。”在他身后的内务长雅库布立即点了点头。斯大林看了看瘫痪的列宁,面色露出了狰狞,心中快速地盘算起来。 呼啸肆虐的沙尘暴在5月18日白天上午九点左右停止了,在沙尘暴停止之前,中队才迟钝地发现梅利尼科夫早就带着人逃走了。国防军第三师团对苏军阵地进行清理统计,从沙子中挖出来三千具尸体,但是不能确定苏军仅仅损失了三千人,大规模的沙尘暴使许多苏军尸体被掩埋在沙丘中。参谋长李固建议上报的时候可以浮动个三千报上去六千人,其他军官也同意认为应该多报,但王杰君却说道:“我不需要假传战功,就上报三千人。”李固一脸的遗憾,实际上谁都知道他们的战果不止这么多,然而沙尘暴过后这些战果都被掩埋在沙土中找不到了。 意外出现的沙尘暴也影响到了布柳赫尔的大军,5月17日下午的时候,他计划夜间在进行一次大规模的佯攻消耗中国人的弹药,尤其是要塞炮。可是佯攻刚刚开始,便被大风给刮得东倒西歪,几个士兵甚至被刮到了中国人的防线上,被中国人给活捉过去了。 布柳赫尔也郁闷不已,今天晚上真是倒霉透了,高尔察克一再向警卫请求见到他,于是他让高尔察克来报告。一进帐篷高尔察克兴奋地说道:“现在就是总攻的最好时机,上帝在帮助我们。” “你说什么?” “在这种能见度下,敌人的大炮没有用,敌人的子弹打不到我们,只需要我们的战士跑进敌人的战壕中和他们进行肉搏,他们一定会崩溃。相信我,这是天赐良机,我们一定不要错失良机。”高尔察克兴奋得几乎跳起来兴奋地说道。 “这种天气下进攻?”布柳赫尔皱眉道,“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甚至我都不知道我的士兵会不会因为看不清对方而彼此相互误杀,不,我不同意。而且我们还是逆风攻击,这更加增加了进攻的难度。” “相互误杀也比被敌人虐杀的好,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现在!司令员阁下,请听我说,敌人绝对想不到我们会在这种情况下攻击,我们一定可以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高尔察克的眼睛中露出了野心,他是一个优秀的指挥官,他对于战机的捕捉能力远远强于面前这个身高不高但体型彪悍有些罗圈腿的骑兵将军。在高尔察克看来,布柳赫尔更适合指挥一个军或一个骑兵师,而不是一个集团军,但现实就是这么无奈,更好的指挥是阶下囚,愚蠢的指挥是掌权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