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八章 萨哈林军团叛乱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五十八章 萨哈林军团叛乱

就在高尔察克向布柳赫尔建议进攻的时候,一个右臂套着白色内卫标志的布尔什维克军官匆忙地跑了过来,他在布柳赫尔的耳边悄悄地说了些什么。听过之后的布柳赫尔愤怒不已,他瞪起眼睛愤怒道:“该死的!绝不能让他们得逞!”高尔察克不明白他在发什么火,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布柳赫尔忽然抬起头冷冷地看着高尔察克,难道是说……高尔察克察觉到了什么,忽然问道:“不会是我的手下……” “其实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布柳赫尔怒火中烧道,“你故意让我发起总攻,你还与中国人里应外合,趁机消灭我的军队?哼哼,你这个该死的资本主义走狗!来人,给我把他带下去!”几个内卫军官立即冲了上来再一次将高尔察克捆绑住。 “不,你听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这其中一定是个误会!”高尔察克挣扎说道。 “误会?”布柳赫尔嘴角流露不屑,“你向上帝解释误会吧,或者玻斯特舍夫政委会给你机会,我再也不会给你任何机会了,你这个骗子!” “不,你听我说,你听我说……” 高尔察克遭到红军士兵的拳打脚踢,一个卫兵用步枪枪柄狠狠地砸在他的头上,顿时他留出大量的鲜血,被打晕之后,红军士兵们把他拖回到地牢中扔了下去。 与高尔察克一同被抓的还有他的高级参谋奥楚旺洛夫,他也被指控参与了这次叛乱——可是奥楚旺洛夫什么都不知道。他因为不受重用而喝的伶仃大醉。一直到被卫兵扔进了监狱之后才清醒了许多,他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再看了看地上血肉模糊的高尔察克。苦笑了一下。奥楚旺洛夫推了一下高尔察克,他没有没有醒来,奥楚旺洛夫只好解开腰带,撒尿将他喷醒。 “真是……不可思议。我喝了很多酒,可是一觉醒来就被扔进了监狱中。”奥楚旺洛夫说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是又和玻斯特舍夫发生冲突了?将军,你一定要记住。在伟大的苏俄红军,政委的权力要比指挥官大的多,你不能够再与他发生任何冲突了。” 高尔察克苦笑一下。牵扯得嘴角生疼,裂开的嘴角再一次流出了鲜血,他失望地说道:“不,你错了。这次不是因为我得罪了他。而是他惹了祸导致我反倒受到牵连。你知道玻斯特舍夫枪杀了萨哈林军团的两个师长的事情吗?” “是的。”奥楚旺洛夫说道,“我能说什么呢?他们的行为本身就是在挑战权威,挑战布尔什维克在军队中的领导地位。” “不满的情绪终于爆发出来了,萨哈林军团今天晚上造反了。” “规模应该并不大吧?否则你要么被杀,要么逃走了,不是吗?” “是的,但重点不是其规模大不大,玻斯特舍夫政委一直以来对我们这些投降的沙俄帝国近卫军心存防范。他一直想把我们都给干掉,这个该死的刽子手。今天终于被他找到借口了,也不知道明天会有多少人被他杀掉。”高尔察克痛心疾首道,“我真不该……唉!” “你的意思是你真不该率领军队向苏维埃俄国投降吗?”奥楚旺洛夫说道。 “是的,如果我留下来,就不会让这么多小伙子死了。” “你错了,你留下来,中国人一样会把你们给屠杀了。他们和我们的这场战斗,绝不会留下一个隐患在背后。”奥楚旺洛夫难得看得这么透彻地说道。 高尔察克苦笑道:“也许你是对的。” 发生在苏军大本营的这场叛乱规模并不大,参与人数也不多,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希望再一次背叛的。 但是对于萨哈林第五步兵师代理师长弗拉吉米雷奇来说,他一刻不想再在这里停留了,他的前任长官,曾经担任沙皇俄国第一近卫旅旅长的尼古拉罗德斯基因为公开质疑玻斯特舍夫而再到契卡的处决,另一个遭受处决的是萨哈林第一步兵师师长克拉斯诺夫,这个曾经指挥数十万大军,并且与王茂如合作制定了萨拉托夫战役的俄军军官。他是在抗议的时候,直接被玻斯特舍夫掏出手枪击毙的,可以说他的死完完全全是玻斯特舍夫的冲动导致。 可是这在玻斯特舍夫的口中就成了反革命叛变被当机立断处决的最好榜样,他甚至对手下的契卡们说道:“任何人,如果他的心不再是红色的,那么他一定是白色的,对于白色的心,我们就要立即杀死。他们是俄罗斯的毒瘤,必须予以立即铲除,不能让他们污染神圣的革命。” 尽管玻斯特舍夫镇压了萨哈林军团一些军官的叛乱,可是对布尔什维克的不满却藏在心中难以被消除,在当晚的总攻失败之后,六个萨哈林军团的师长和代理师长战后统计,五万白卫军,如今只剩下三万能打的,将近一万一千百战曾经沙俄帝国近卫部队精锐抛尸在中国人的阵地前,其余人不是重伤就是残废了。布尔什维克们并不是在战斗,而是在消耗我们,而是在借着中国人的手对我们进行屠杀。 晚上的时候,萨哈林步兵第5师师长弗拉吉米雷奇不管其他人的态度,坚决要求逃走,他再也不能被人利用了。他回到第五师后便对士兵们说道:“我们不是被人利用送死的饵料,我们是人,是活生生的人,所以,我决定今天晚上就走,你们谁和我一起走的,就把帽子反着戴吧,留下来的……希望我们不要成为敌人。”几个心腹士兵立即激动地说道:“我们和你一起走,可是我们去哪呢?” 弗拉吉米雷奇想了想,说道:“我们去阿富汗,从阿富汗王国去印度,然后去英国,我在英国。大家一定记得拿一些武器和物资,我们去阿富汗之后跟阿富汗人做交易,否则我们一无所有他们不会帮助我们的。” “好的。”心腹士兵们说道。 然而弗拉吉米雷奇忽略了无孔不入的契卡,在他准备的时候,契卡们突然出现将他抓了起来。同时萨哈林军团也被步兵第51师和第30师,以及彼得格勒步兵第4师,斯摩梭斯克步兵第1师团团包围住了。弗拉吉米雷奇的一个心腹手下,为了自己的安危出卖了战友,就在离开指挥部之后立即向肃反委员会报告了这件事。玻斯特舍夫有权利临时调动军队平叛,实际上布柳赫尔都不知道军队调动的事情,玻斯特舍夫兴奋地指挥着军队将昨天伤亡重大的萨哈林军团全部围困了起来。 其实今天的沙尘暴这么大,萨哈林军团三万多名士兵真的想突围的话非常容易,能见度已经降到了十米,士兵们忍着沙尘暴的侵袭相互对峙却没有发生战斗。最终还是各个师的长官下了命令,萨哈林军团六个师的士兵这才放下了枪投降。 可是尽管另外五个师长认为他们只要放下枪就没事了,随即被冲进来的苏军士兵全权俘虏。所有沙俄近卫军改编的萨哈林军团士兵全部给捆绑起来,为了看押他们,步兵第51师等一夜未睡。一直早第二天上午九点钟,也就是5月18日上午九点钟沙尘暴停止了,苏军这才消停下来。 而因为昨天晚上的骚乱,今天苏军的进攻被迫停滞了一天,对面中国国防军黄龙军团的阵地上,也无奈地再一次进行作业。昨天晚上的风沙居然将中国士兵的几条战壕都给埋上了,尤其是陷马坑,十公里的陷马坑只有两公里是完整的,其余部分全都填入了沙子,掩盖在陷马坑上的遮挡物也被风吹走了,这条陷马坑完全暴露在敌人的面前,连哪里是交通道也一清二楚。 苏军不用派出间谍和密探了,只要在远处用望远镜就可以看得仔细。对此杜宝三和孙烈臣一脸的苦笑,只好下令部队挖坑的不必防守,防守的不必挖坑,且轮番作业,终于在天黑之前重新修好。 布柳赫尔的主阵地上在18日上午的时候也遭到了袭击,由于是苏军是逆风,中国守军是顺风,当中方的112旅对苏军大本营发起进攻的时候,给迎面而来的风沙苏军的防御造成了极大的困扰。 112旅旅长贺耀祖因为上一次轻敌放跑了第三国际步兵师师长奥楚旺洛夫而遭到一顿臭骂,这次的趁着沙尘暴进攻倒是一个非常好的复仇机会。但是苏军不愧是多年的老牌部队,在这种逆着风的严重不利情况下并没有惊慌失措。他们沉着应战,依靠着强悍的单兵作战能力,趁着混乱将士兵混入中队。112旅没想到过他们居然悍不畏死进入中队之中,随即双方发生了白刃战。 在白刃战中,中国士兵最强大的火力优势无法得以体现,双方伤亡比达到了一比一,贺耀祖知道无法击败苏军,只好下令撤回。而112旅刚刚撤回到要塞之后,随即沙尘暴便停止了。也幸好贺耀祖下令果断撤退,在沙尘暴结束之后,站在要塞上观望的杜宝三发现苏军居然集结了骑兵师准备进行包围。杜宝三摇头苦笑道:“这贺耀祖他奶奶的还真是走了狗屎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