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九章 失踪的第13步兵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五十九章 失踪的第13步兵旅

让我们把目光看向那失踪的倒霉的第13步兵旅吧。 在5月17日下午的时候第三师团王杰君下辖第13步兵旅在追击苏军辛比尔斯克铁军第24师和苏军东方集团军第一政委梅利尼科夫的过程中遭遇了沙尘暴,不顾战况追击苏军继而迷了路。 5月18日上午,沙尘暴结束的时候第13步兵旅一头扎进了阿雷斯盐沼之中,旅团长俞文松赶紧叫过来参谋长薛清林和各个军官在一起商量起来怎么办。 更让他们难办的是因为追击苏军,他们这个旅除了身上带着武器弹药和一个水壶,少量的饼之外干什么也没带,连旅部的辎重营工兵营以及机炮营都留在第三师团王杰君身边了。现在他们成了一支轻武器步兵旅,没有补给,没有水,只有一个小功率电台——还摔坏了。 更加重要的是,他们迷路了。现在身处盐沼之中,天地之间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大家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越过远处的盐山见到一个湖,大家兴奋地去喝水,结果被咸的不行。这里是盐沼,这里的水不能喝啊。 俞文松焦躁不已地坐在沙子上,他的嘴角有些干裂了,是不是地盯着修理电台的电报员,电报员也急得满头大汗。 “怎么办才好,怎么办才好?”副旅长兼25团团长郎奇柯郁闷地说道。 “修不好电台了吗?”26团团长鹿铭问道。 “摔坏了,昨天风太大。”旅部参谋长薛清林无奈地说道。维修的电报员说道:“我只会发报,维修电台不怎么会……” “唉。”郎奇柯苦笑道,“你连电报都会发。还不会修电台?” 俞文松苦笑道:“别怪他,他们电报员也不是修理工,怪就怪这场大风,他娘的刮得太大了。” 鹿铭舔了舔嘴唇,向地上呸了一声,突出一口黑色的浓痰,抱怨道:“嘴里全是沙子。啥他妈破地方,太埋汰了。旅座,现在咱们得想个办法。从这盐沼中走出去,他妈妈的蛋的,闻着带咸味的空气都渴死老子了。想当初在老家的时候,一包盐五十个大钱。在这儿他妈的全是盐。随便拿。诶,你们说要是咱们带一些回去,是不是就发财了。”众人大笑起来,27团团长张大伟说道:“咱们开一家食盐批发公司,一定赚翻了,以后每个人不娶十个八个媳妇都不行。” 表面上微笑的俞文松心中后悔不已,早知道如此当初就不该追击敌人,闹得自己丢了。丢人了!白茫茫的一片盐沼区,甚至连东南西北都搞不清。怎么走出去?他笑了一会儿之后,严肃地做一个自我检讨,说是自己的问题导致部队迷路的。 俞文松的道歉还是得到大家的谅解的,毕竟那个时候也不只是他一个人的错,重要的是现在能不能走出这片盐沼,然后怎么办? 鹿铭建议说:“既然暂时找不到方向,先不要乱走,要节约大家体力,不如就地休息休息。”他的建议得到了俞文松的认可,俞文松下令全旅原地休息,大家继续讨论解决的办法。 旅参谋长薛清林是个大学高材生,后来弃武从文在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学习,然后到陆军大学进修,出来之后一路顺利地进入了西域军区在最容易立功的第三师团旗下,成了第13旅的旅参谋长。 旅参谋长薛清林在大学学习的就是土木工程专业,现在是他大展身手的时候了,他根据风向,时间和太阳高度定位推测,他们现在应该是距离楚河与雷苏河比较近,因两条河流最终流到这里,最终在这儿形成了巨大的盐沼和两个面积很宽广的咸水湖阿克扎伊肯湖与阿西克尔湖,那么他们应该距离克孜勒要塞差不多有两百公里。计算一下他们的口粮,薛清林无奈地说只能够吃三天的,三天赶路两百公里倒是不成问题,但是在沙漠和盐沼中却不是一件容易完成的事情,尤其是水的缺乏尤其严重。 “两天的食物储备,能不能赶到克孜勒要塞……”俞文松犹豫起来,他看了看手下,忽然盯着侦察连连长顾大钊,顾大钊一愣,结结巴巴地说:“旅长,你不是想把我宰了吃了吧?” “不是,不过你们有战马,咱们旅就你们有马。”俞文松道。 顾大钊一蹦三尺高,顿时叫道:“不行不行,绝对不行,谁要是吃我的马我跟谁玩命!” 旅参谋长薛清林说道:“如果我们向南走,只需要走一百五十到一百七十公里,就能抵达锡尔河沿岸的草原,在锡尔河沿岸有村庄,或许我们可以得到补给。” “不是或许,是必须要得到补给。”副旅长兼25团团长郎奇柯冷冷地说道,“我们不能看着自己的弟兄被渴死饿死。” “向南抵达沿着锡尔河沿河继续行走的话……”薛清林计算着说道,“按照我军的正常行军速度,需要前后有五天的时间抵达克孜勒要塞。” “不行。”这时候俞文松不再犹豫了,他说道:“我们主要的目的就是阻击敌人的部队之后增援要塞,五天的时间太久了。”他坚定地说道:“两百公里,两天,从这里向西出发,两天后抵达克孜勒要塞,必须抵达!” 薛清林苦着脸说道:“这一切都是我根据大概位置计算的出来的,保险一点的话,还是向南。” “不能以误战机了。”俞文松道,“迫在眉睫啊。” 郎奇柯面无表情地说道:“怎么没有看到侦察机了?” “是啊,侦察机也看不到了。”其他军官抱怨道。 薛清林忽然惊讶地说道:“能不能是我们追错方向了,现在我们在阿西克尔湖北面的盐沼中,如果这样的话,就不是两百公里了。”他在地图上用手量了一下,苦笑道:“那就是两百四十公里。” “就算多了四十公里,也要去。”俞文松道,“贻误战机,你我大家都要受罚,如果因为我们贻误战机导致战役失败,我们这把骨头算什么呢?”他看了看大家,说道:“服从命令吧,告诉战士们,食物和水尽量均匀使用。”又看了看顾大钊,说道:“如果两天之后断粮了,杀马!” “旅长,不能啊,不能啊!”顾大钊撕心裂肺地叫道。 俞文松拍了拍顾大钊的肩膀说道:“我知道你难过,可是如果真的走不出去,你就看着兄弟们饿死吧。”顾大钊说不出话来了。 在5月18日这一天中,第13步兵旅提心吊胆地开始了向西长途跋涉,从中午开始温度不断升高,大家不敢轻易喝水,只好喝一口含在嘴里不咽下去,以此来节约用水。到了傍晚的时候天气转凉,队伍为了防止走错方向原地休息。哨兵们四处打探,却也没有找到出路,全旅上下哀声一片。 5月19日一早上五点多一点,天就蒙蒙亮了,大家在盐沼上睡了一宿之后,浑身都是一粒一粒的盐粒,粘附在身上很不舒服。由参谋长薛清林和顾大钊的侦察连负责带队寻找方向,中午的时候终于走出了盐沼来到了一片盐碱地。士兵们欢呼起来,总算是走出盐沼了,回望那巨大的盐沼,白茫茫一片,却是毫无生命的死亡之所在。 下午的时候侦察部队忽然遇到一个水坑,因为在盐沼中的经历让大家不敢随便喝水了,喝了水之后更渴。原本大家准备让开的,但是侦察部队的那些马儿却主动跑过去喝水,这时候大家才意外地发现了这居然是一个淡水水坑。 水坑里面的水不多,顾大钊建议大家装满水之后留下两个人给后面部队看着,薛清林觉得时间有些晚了,大家还是在这附近休息,等待大部队。 步兵第13旅后续部队走了一天之后来到此处口渴异常,连那旅长俞文松嘴唇也干的起了一层层的白皮,看到水源之后兴奋得哈哈大笑说天不亡我。也许水坑的水太少了,也许是士兵们渴坏了,总之对于这四千士兵来说,水坑中的水远远不够,很快水就没了。大家满是遗憾地盯着泥沙,脏兮兮的地上透着阴凉,此时此刻谁也没有想过,平日不注重的水居然这么重要这么宝贵。 侦察连长顾大钊说道:“泥沙下面应该还有一部分,咱们往深了挖一挖,兴许就是泉眼呢。”但是让大家失望的是挖了四米深,除了累积了半米的泥水之外也没找到泉眼。 “泥水过滤一下,也是能喝的,总比渴死强。”顾大钊又想方设法多弄出一些水,他一拍大腿说道:“用衣服过滤,两层或者三层,应该行,防水壶里面沉一会儿就行。”他下令侦察连把现在水壶的水都让给别人尤其是伤员,侦察连的人接泥沙的过滤水来喝。但是其他兄弟部队自然不干,双方谦让来去了好一会儿,都不好意思要。便又决定一起连夜多弄一些水来过滤,明天就要进入沙漠了,水是必不可少的。 大家连夜滤出了几百壶的水来,都大为兴奋,更让他们高兴的是有人在其他地方也挖出了泥水来,俞文松立即下令大家连夜过滤水来,倒是暂时解决了水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