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章 突厥人的隐患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六十章 突厥人的隐患

20日一早,国防军第三师团第13步兵旅顶着太阳,终于抵达了沙漠,穿过这片沙漠就是克孜勒要塞,可是要穿越多久呢?大家心中都有些忐忑了,旅长俞文松说道:“大家把不必要的都扔掉,带着武器,子弹,帐篷,水壶,粮食袋,跟我一起进沙漠。兄弟们,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 第13步兵旅旅长俞文松的话给了士兵们坚持下来的勇气,现在即使向其他地方走也来不及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向前,于是这支没有后勤,没有辅助兵种,仅仅是作战兵种的四千人队伍踏上了进入沙漠的道路。遮天蔽日的黄沙吹得他们睁不开眼睛,而在沙漠中行走,不单速度慢还非常耗费体力,尤其是头上的日头让他们更是难以忍受。大家小心谨慎地喝着水,更多的人只是含着,不敢下咽。有经验老道的弄了两个水壶,一个装水,一个装尿,对别人说等到大家没水了,这尿过滤过滤也能喝,不至于渴死。 这支中队,默默地穿行在中亚克孜勒库姆大沙漠中,然而,他们的方向又错了。 由于昨晚发生了萨哈林军团的叛乱,导致5月18日白天一整天苏军无法发起进攻,到了晚上接近凌晨的时候,布柳赫尔突然得知侦查发现有一伙儿不明国籍的军队向其靠近。布柳赫尔立即派遣军队前去阻击,双方在北方沙漠地带交战一个多小时之后才发现居然是自己人。 原来迷了路的辛比尔斯克铁军第24师余部四千余人神奇地居然误打误撞地跑了回来,这件事太神奇了。他们没有走错一步冤枉路,没有一刻耽误,也没有任何阻拦。在沙尘暴中连夜撤离,梅利尼科夫带着人在沙漠中走了整整二十六个小时居然神奇地脱险。 一万八千人的留守部队,梅利尼科夫仅仅带回了三千多人,阿伯莱斯基师长率领大约五千人向北突围,有将近一万人或者阵亡或者在逃亡的时候因为沙尘暴而失踪在沙漠中,这些人再也回不来了。 事实上战后统计,仅仅是毒气弹便杀死了近三千苏军士兵——这些是找到了尸体的。还有更多的人因为被沙尘暴挂起的沙粒掩埋起来无法确认。苏军为了推卸责任,战后一口咬定这次伏击战中国人的毒气弹造成苏军九千人的阵亡,这恰恰是苏军中亚集群中路袭击部队阵亡的总人数。包括阵亡,失踪,被俘。 19日的凌晨苏军正在忙于处理内部问题和欢庆梅利尼科夫率领军队安全返回,同时他们也正在准备对中队进行新一轮的进攻。 5月19日上午的时候。吃过了早饭。布柳赫尔再一次召开会议重新评估中队。昨天在睡觉之前他思前想后,敏感地发觉了自己的每一步都似乎在敌人的预料之中,自己就在圈套里。 “有内鬼,有间谍,由中国人的特工。”布柳赫尔冷汗迭出想道,“但是,谁才是内鬼呢?谁能完全知道自己的军事计划呢?”他想了很多人,可是身边的人都似乎没有这个能力办到——他没有去猜测克里姆林宫内的政治斗争。而问题恰恰出在了克里姆林宫里。 关于萨哈林军团的叛乱前后情况,第二政委玻斯特舍夫首先向第一政委梅利尼科夫进行了认真仔细的报告。并且让证人来讲述全部过程,希望梅利尼科夫能够支持他对萨哈林军团进行肃反的决定。梅利尼科夫右手骨折,他缠着绷带认真地听取了报告,沉思起来。他既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玻斯特舍夫的处理方式。 但是参谋长索尔林斯基再一次提出反对意见,他主张只处理那些带头的就可以,玻斯特舍夫大声地指责其阿里,他强硬地宣称如果不肃清所有反革命分子,真正一定会被他们脱掉后腿。索尔林斯基这次没有选择退让,战争已经达到了这个地步,不能再轻易做出愚蠢的决定了,他站起来大声地与玻斯特舍夫激烈地争辩起来。 索尔林斯基认为萨哈林军团不是革命部队,不能以革命队伍的要求对他们提出规范,他们只是被迫拿起武器的白卫军,也许在他们心中,只想要回到后方做一个老百姓。玻斯特舍夫直指索尔林斯基的鼻子质问道你是不是觉得白卫军就是无辜的,你是怎么参加革命的,你还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布尔什维克? 听着争吵声,其实布柳赫尔内心之中矛盾重重,正因为玻斯特舍夫对自己的支持,才让自己的先中亚后东亚计划得以实施,可以说玻斯特舍夫是自己的贵人。而索尔林斯基是自己的智囊,且他说的没错,现在的确是不能再激怒白卫军了。只是这两个人怎么平衡呢,他不发言就是因为没有想好怎么处理现在棘手的情况。 倒是第一政委梅利尼科夫看得透彻,过于激进的办法在交战的时候肯定行不通的,这些萨哈林军团的战士们的确不愿意再打下去了,不如让他们撤回去吧。 正在司令部商议的时候,忽然传令兵拿着一封电报说道:“报告,敌人的一支神秘部队袭击了我们后方基地朱萨雷斯镇和列奥泽克镇。” “中国人?他们有多少人?” “几万骑兵,根据逃回来的士兵报告说他们穿着中国人的军装,很多还是中亚人,这是一支多民族组成的骑兵部队。” 布柳赫尔和索尔林斯基立即翻查资料,索尔林斯基惊呼道:“是中国人的第十六骑兵师,他们不是应该在塔什干驻防吗?他们来的好快啊。” “这个第十六骑兵师团……是不是那些突厥人组成的部队?”梅利尼科夫忽然狡黠地问道。 “是的,还有很多卡尔梅克人。”参谋官科林雅科夫说道。 梅利尼科夫笑着说道:“我们可以不可以收买他们?” “这很困难。”索尔林斯基苦笑道,“他们的族人全都在中国境内,如果他们旁边的话,他们的族人就有生命危险。” 梅利尼科夫问道:“其中有多少鞑靼人和中亚人?” “应该有百分之四十吧,而且他们的师团长马克兰提就是鞑靼人。”参谋继续说道。 “这就好办了。”梅利尼科夫笑道。 “我的政委同志,你有什么好主意?”布柳赫尔问道。 梅利尼科夫说道:“也许这不是什么好主意,但是绝对有用。” “你说一下。” “派人向这支骑兵部队散播流言,说中国人正在后方秘密处决白种人和中亚人,作为中队中唯一一支近半数由白种人和中亚人组建的部队,这会使他们的士兵们对自己军队的信仰充满怀疑。从而让这支部队内乱,甚至自相残杀,具体用什么方式透露消息,我们要仔细研究一下。”梅利尼科夫双眼中流露着冷酷和玩味,对付中国人,不能只凭着武力了,在武力没有效果的前提下,应该动用脑筋。 北京,国防军指挥中心灯火通明,王茂如将帽子摘了下来,放在桌子上,他照了照镜子,问道:“百里兄,你看我是不是开始掉头发了?” “掉头发倒是没有,但是我发现这一个月里你忽然生了好几根白头发了。”蒋方震淡淡地说道。 王茂如叹了口气,“是啊,白头发,我老咯。” “你可不老,你现在是什么你知道吗?” “是什么?” 蒋方震笑道:“男人四十一枝花,你现在还不到四十岁,你还是含苞待放呢。” “你这个蒋百里,倒是会讲笑话了。”王茂如拍着大腿笑道,何如飞带着一本资料走了过来,恭敬地说道:“报告秀帅,各个地方军队准备工作有条不紊进行之中。有关军队军官调动的组织计划已经安排好了,这是一份详策划案。其中涉及了近三百名高级军官的调动安排。另外,玄武军团、青龙军团、勾陈军团和九婴军团的军官们通过宣传司表态愿意赴西域一战,纷纷发表请战血书。” “他们请什么战。”王茂如挥挥手好笑道,他觉得有些小题大做,“这是一次局部冲突,我们没有做好与苏俄帝国的全面战争准备,苏俄也没有做好全面战争的准备,到最后双方绝对打不起国战来。不过他们的请战愿望还是好的,军人就应该有这种斗志,你告诉国防部对他们的请战的态度进行表扬,也让他们时刻准备着,一旦苏俄政府有所不轨,我们将接下来准备。” “是。”何如飞面无表情地说道。 王茂如又吩咐说道:“翔云(何如飞字翔云),这次战斗之后的安置工作极其重要,伤兵安置,退役士兵安置以及阵亡士兵抚恤,都将花费我军巨额资本。尤其是伤兵安置工作,不单单是钱的问题,还涉及到后续治疗,公务员位置安排。你的任务极其繁重啊,望你能够承担起来。” 何如飞笑道:“请秀帅放心,属下定然不会让秀帅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