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一章 第十六骑兵师团内讧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六十一章 第十六骑兵师团内讧

何如飞离开之后,王茂如将策划书与蒋方震一同观看研究了一下,策划案做的非常详细周至,不由得赞赏起来。蒋方震不禁欣赏道:“这计划做的着实不错了,何翔云此人能力甚强,可堪重任啊,若是踏踏实实地工作,他的能力却是翘楚。” 王茂如也不由得点了点头认可,笑着说:“是啊,我也觉得他能力甚强,只是有些不容人的小缺点罢了,磨砺磨砺还是好的。” “锐气而已,锐气而已,却不是不容人,秀盛言重了。”蒋方震又说起了别的话题,他不愿意搀和进入国防军内部派系的一些斗争之中,便拿起了中苏双方全面战争推演方案,说道:“参谋部关于在我国防部的中苏双方的国战推演中,无论如何也不能不顾忌到日本这个柴狈,他们的态度决定了一切。日本人要是回头咬我们一口,我们就会全面崩盘。而且我认为,日本人极有可能改变现在的态度,他们一贯反复无常。” “是啊,这个可恶的对手在想什么呢?”王茂如望着日本说,“东西伯利亚战役现在进展道什么地步了?” 蒋方震道:“日本本土没有增兵,他们非常犹豫是否继续投入在北方冻土上,那里一没有资源二没有人口,除了木材什么都没有。不过日本军部倒也并非袖手旁观,他们从韩国派遣了大量朝鲜仆从军进入战场,朝鲜仆从军的战斗力嘛还真是……呵呵。要不是他们的帮倒忙,也不至于战事胶着,哈哈哈。” “他奶奶的朝鲜人还真能捣乱。”王茂如也大笑道。 “报告。”密电司司长李文彬推开门走了进来。说道:“18日战场报告,受到小规模沙尘暴的影响,第三师团第13步兵旅仍旧失去联络。黄龙军团112旅对苏军布柳赫尔所部进行了反击,但是遭到苏军的顽强阻击撤退回来。第十六骑兵师团按照计划袭击了列奥泽克镇和朱萨雷斯镇,并在朱萨雷斯镇取得大捷,然而在列奥泽克镇遭到苏军三个步兵师的顽强阻击,第十六骑兵师撤退返回到朱萨雷斯镇驻扎。准备休息一天之后绕开敌人阵地进行穿插包围。龙城机场18日发生意外,两架轰炸机在起飞不久因为设备长时间使用,发动机爆缸。索性飞行员及时跳伞获救,仅仅飞机坠毁。在西域泰西省的北方战场,蛟龙军团第四十三师团袁祖铭部与苏军中亚集群左翼部队接触,双方开始对峙但并没有交战。我新疆克拉玛依油田附近出现可疑人物。新疆第二武装警察旅正在全力围剿。苏军卡迪斯托夫率领中西伯利亚集群收复库尔干。前锋部队已经抵达鄂木斯克,并忽然开始南下。苏军东西伯利亚集群正在快速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路基向雅库茨克行军,估计一个月后能够抵达雅库茨克战场。日本朝鲜仆从军发生哗变,死伤三十几人,具体原因不详。英属印度派遣部分牧民向我克什米尔移民,被我西域军民驱赶。” “很好,继续严密监视各方动态。”王茂如道,他早就知道会和俄国正面来这一场战斗。如果不是国战,那就一定是西域之战。所以一直以来他都将身家压在了西域上。 在东方,他只能依靠着耀武扬威的恐吓对付日本人,还全凭了佐藤——也就是李慕含这个依靠着指挥和男色影响日本证据的间谍,才迫使日本人将目光对准其他地方。历史是由人来书写的,也是由人来决定的,因为历史记录的不是大自然,而是在这片土地上所有人的生活,和左右人的决定。 历史的强大惯性固然厉害,但是也不能忽视蝴蝶效应的作用,一个人的一个小小的决定足以使得未来历史走向了不一样的道路,就像现在一样,王茂如给西域军区数千万的物资消耗,就是等着这一场战斗。然而,王茂如却没有想到的是,历史还是由人来影响的。 如果在5月17日晚上的时候,布柳赫尔可以不顾伤亡执意趁着沙尘暴挂起对克孜勒要塞进行总攻,如果他们没有发生萨哈林军团的内部肃反,则中国人的亚洲之心战役将宣告失败。 而历史没有如果,就像是如果第十六骑兵师团不是由马坎兰提这个鞑靼人领导,第十六骑兵师团就会在5月19日,绕到俄军从背后给与他们最凌厉一击,导致苏俄的征服东方计划失败——历史有意外,马坎兰提就是王茂如和国防军的意外,也是战后西域军区最不愿意提起的一件国防军的丑闻,它甚至影响了国防军未来的发展。 5月20日一早,刚刚因为冒进而遭到失败的第十六骑兵师士兵们一早起来收拾马具,准备一切,明日执行穿插袭击任务,这时候侦察兵们忽然抓住了几个从“中国逃出”的突厥人。而这些侦察兵恰恰是突厥人骑兵,“逃出来”的突厥人对同胞他们说中国人正在秘密屠杀突厥鞑靼人,而后杀光所有中亚种族人。 突厥骑兵们勃然大怒,立即向上司报告,马坎兰提听到手下的报告也盛怒不已,说中国人背叛了他们,突厥骑兵们嚷嚷着要向汉人报仇,一时间群情激奋。但是过了一会儿之后,马坎兰提清醒了过来,且不考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可是这些突厥难民是怎么来的呢?难不保这个人就是敌人派来的间谍,等到他再一次找到这个人的时候,忽然得知这几突厥人因为想要为族人报仇攻击军营中汉族士兵而被当场击毙。 这一举动更加促使了第十六骑兵师团内部的民族矛盾,有色人种认为这是黄种人在故意杀害,封锁消息,并且在一些激进的人的鼓噪下拿起了武器。汉族士兵感觉到莫名其妙,在王茂如的国防军中,任何向国防军士兵发起的攻击行为都被视作挑衅,中国国防军士兵必须给与反击,否则视作软弱给予处罚。王茂如的手下如狼似虎,遇到几个想要攻击他们的突厥人,自然毫不客气手软全都突突了。 但是由突厥人组成的骑兵却不这么看,他们认为汉族士兵是在故意杀人灭口。 第十六骑兵师团是一个两旅团制骑兵师团,它的前身是塞北独立骑兵师,只有四千人的规模,后来为了增加西域军团的战斗力,王茂如将其扩军为两旅团制骑兵师团。并且委任齐斌为参谋长控制军队的行动策划权,并调入了在俄国作战表现卓越的赵阿九担任另一个骑兵旅142骑兵旅的旅长。所以第十六骑兵师团很不一样的地方是他的两个骑兵旅番号为45骑兵旅和142骑兵旅,所以两支部队番号差的有点远。 142骑兵旅是一支绝大多数士兵为黄种人的骑兵部队,全旅六千人,其中三千人为西北汉族人,两千人为西北回民,另一千人为蒙古人、畏兀儿人、塔吉克人卡尔梅克人、藏族人和羌族人。而45骑兵旅有三千余人为突厥人,一千多卡尔梅克人,一千多汉人另其他民族士兵,所以第十六骑兵师团的民族成分也是最为复杂的部队之一。 正式由于第十六骑兵旅的民族复杂性,导致了该骑兵师团的建设一直以来被军团长任元星忽略,除了步枪冲锋枪和轻机枪榴弹枪外,该师团只配备了几十门迫击炮和骑兵炮。这也是导致马坎兰提听到后方处决白人和中亚人的时候态度大变的原因,一直以来汉族人对他们的不信任,使得该师团长期以来累积了很多内部矛盾。此时此刻因为一场苏俄人布置的反间计,终于在这里突然爆发了。 原本计划中第十六骑兵师团作为一支奇兵,5月19日开始骚扰苏俄后方补给线,并实施穿插袭击苏军指挥部,但是一大早的时候这支部队居然在准备一番之后被告知暂缓行动。 赵阿九找到师团长马坎兰提,请求军队开拔,马坎兰提说道:“现在我们的部队正在侦查,由于失去了突然性,敌人很可能进行了埋伏。”赵阿九尽管觉得马坎兰提说的有一定的道理,可却是心中怀疑起来,因为他们的部队是作为穿插部队,而不是什么奇袭部队,一万四千人的骑兵部队早就失去了奇袭的作用。就这样,在马坎兰提的拖延中,5月19日这一天都在朱萨雷斯镇度过的。 然而更大的矛盾在突厥人和汉族士兵们中间隐藏了起来,参谋长齐斌并没有发现这个矛盾,或者说他乐观的以为战争时期,国防军士兵会一致枪口对外。这个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毕业的参谋误以为突厥人会向满族军官和回族军官一样,先认同自己的中国人身份才认同自己的民族身份,可是突厥人是先民族再国家思想,长久以来他们以部落居住,国家这个概念根本没有形成,在他们的心中本民族利益重于国家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