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二章 种族对峙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六十二章 种族对峙

20日的晚上,在朱萨雷斯镇,第十六骑兵师团驻地发生了一次军营谋杀事件。 两个在45旅的汉族士兵半夜出去撒尿的时候被人用刀割喉并且戮尸,其他士兵去厕所的时候踢倒了尸体,这才发现这起残害案。由于白天盛传突厥人要报复,此时汉族士兵也心情紧张,立即想到这事性格暴躁的突厥人在伺机报复。此举引起了军营中45旅汉族士兵的极大不满,当下有士兵叫喊说:“我们也要报复!”不过还是有冷静的军官说此事蹊跷,应该找到长官来处理,并且下令大家保护现场。 当第十六骑兵师团45骑兵旅的汉族士兵们找到旅长阿齐兹的时候,饮酒微醺的阿齐兹只是轻描淡写地说这两个人是苏军间谍杀的,这两个牺牲的汉族士兵算作英雄处理吧。战争期间,军营稳定最重要,汉族军官立即抗议起来,阿齐兹怒道:“你们敢违抗军令吗?”汉族军官们愤怒离开,此时阿齐兹左思右想觉得这件事不好办,便首先找到了参谋长齐斌商议。 齐斌这个参谋长其实还是得到了突厥人的认可的,从齐斌的角度来看,不管是突厥人,还是畏兀儿人,蒙古人,汉族人,回族人或者是满族人、哈萨克人都是中国人,他特别希望中国不要出现民族矛盾,导致虚耗内斗。他的心思是好的,于是在阿齐兹对他讲过之后,立即着手处理此事。不管这两个汉族士兵是谁杀的,现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引起内斗。阿齐兹的态度尽管有问题,可是他的处理方式没有问题。齐斌支持阿齐兹的做法,将一切不好的行为推卸给苏俄。 但是士兵们不是傻子,有汉族军官大声质问苏军间谍怎么可能戮尸?怎么可能把尸体大卸八块?在齐斌的刻意压制下,45旅的汉族士兵愤愤地回到军营,但是他们回去之后越想越憋气,越想越不是滋味。 “他是突厥狗,肯定向着自己人。咱们跟他没法说道理,大伙儿找赵旅座评理去。”有士兵提议道。 士兵们口中的赵旅座,就是142旅旅长赵阿九。他们觉得这件事齐总参谋长一定是成了“汉奸”,随即表示对他不信任,也表示对此事处理的不认可。 于是45旅的汉族士兵半夜找到142旅的汉族士兵,双方士兵在一起商议之后。觉得这些突厥人要欺负汉人。两个旅的汉族士兵立即联合起来准备找这些突厥人的麻烦。他们准备了刀枪棍棒,后半夜的时候报复性地袭击了一伙儿突厥人士兵。 5月21日一早,突厥人也立即纠集起来要找汉族士兵的麻烦。 双方首先开始言语上的吵架,随后开始相互推搡,继而操起武器进行对峙,三千多突厥士兵和五千多西北汉人士兵先是打斗起来,随后枪对枪炮对炮,在军营中咆哮对峙。 师团长马坎兰提这才刚刚听齐斌报告完毕昨晚的处理情况。他夸奖齐斌做得非常好,但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流言在普通军士中造成那么大的影响。参谋长齐斌这时候显露了他稚嫩理想化的一面。他向马坎兰提建议双方士兵后撤暂时分开,由各自长官进行劝说。 赵阿九坚决不同意,他认为现在最好的方式就是讲问题解决,找到杀人凶手,还大家一个公道,而不是把矛盾搁置——矛盾只是被推迟了,并没有得以解决,反而会滋生更大的矛盾。 师团长马坎兰提也一口咬定昨天晚上的杀人案一定是苏军间谍干的,绝对不是突厥士兵动的手,尽管突厥士兵参军也才一年两年,但是国防军士兵管理条例中明确规定了对袍泽下手必须被执行死刑,因此突厥士兵不可能犯这个错误。他认为现在汉族士兵是无理取闹,而且昨晚后半夜对突厥士兵遭到的殴打事件一定要严惩,打人者必须执行战时军法。 战时军法中规定向战友下手必须被执行死刑,齐斌也觉得太过严重了,他刚要劝说,便听到赵阿九大声怒吼道:“不行,这样一来矛盾只会越来越大。” 第25旅旅长阿齐兹说:“你们的人在背后屠杀我们的族人,我们在这里为你们汉人卖命,你当我们突厥人都是傻子吗?” 赵阿九大怒,指着马坎兰提大骂他偏袒自己老部下,是一个十足的笨蛋,这样的流言可信吗? 马坎兰提冷笑道流言不可信,为什么你们要杀害送信的人,是不是做贼心虚了?师团长和旅团长在指挥部便吵了起来,可想而知士兵们会是什么状态了,参谋长齐斌还想做好人劝和,却落得双方不满意,赵阿九指着齐斌的鼻子骂道:“你这个书呆子,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是谁非还看不清吗?” 尽量想让双方和平共处的参谋长齐斌也一脸的冤枉,他尽力化解矛盾,然而双方长官差点动起手来,赵阿九往地上摔帽子怒道:“他妈的,老子受够气了,死就死了,大家一起死!操你姥姥的,这几个士兵谁他妈敢动,老子就他妈干死他。”说吧怒气冲冲走了,马坎兰提倒是被赵阿九凶悍吓了一跳,他也有些后悔和后怕了,军中出现这么严重的矛盾冲突,这是他这个做师团长的责任啊。他赶紧对齐斌说道:“你去劝一劝他,这个赵旅长怎么这一副牛脾气啊。”齐斌匆匆离开了指挥部,追出去劝赵阿九。 阿齐兹趁机在马坎兰提身边说道:“师座,汉人太嚣张了,不把我们当人看,更不把你放在眼中。你看看刚才,他居然对你大呼小叫,目无尊长,他们在心里就看不起我们这些突厥人。” 马坎兰提心中左右浮动起来,也难怪他的心思变得快,他的心中没有国家概念,有的只是强者为王的概念。当初归顺王茂如就是看到了中队的强大,可如今他看到了苏俄的崛起,自然心中很是复杂,毕竟他生长在沙皇俄国,心中有一丝丝的国家概念也是沙俄帝国灌输给他的——当然,也有仇恨。 突厥士兵和汉族士兵的对峙在21日中午的时候更加严重了,而在随后的对峙中,更多的人加入到了其中。回族士兵、蒙古士兵、满族士兵、藏族士兵和卡尔梅克人士兵等黄色皮肤的种族加入了汉族士兵的行列中,而畏兀儿人、塔吉克人和吉尔吉斯人中亚白人士兵则加入了突厥人的队伍中。 双方对峙非常明显,一方是黄种人,典型的小眼睛小鼻子黄皮肤东亚种族,另一方是中亚白种人,大眼睛大鼻子,这不单单是军队内部矛盾了,更是种族矛盾。 参谋长齐斌武力解决这个问题,而师团长马坎兰提似乎并不想解决这个问题,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其实马坎兰提自己也没想明白,他一方面觉得自己应该为族人争取利益,另一方面唯恐得罪了王茂如最终落得处罚,在左右摆动中,第十六骑兵师团陷入了迷茫之中。 而在对峙中,汉人一方其实是在克制自己,他们的实力要强得多,而且大多数汉族骑兵军官都是军校毕业,他们更加理解国家性的重要。 这个国家政体是汉人的政体,他们自然不希望任何有损政体的行为出现,能够和平解决的一定要和平解决,除非不得已,双方还是坐下来和谈,尤其是要交出凶手。但是突厥人却更加激动,可能因为种族的原因,也可能因为宗教的原因,突厥人更加好斗,也更加敏感。但是双方都知道,一单这种对峙上升到攻击,对双方而言都是一条不归路。毕竟突厥内迁的族人到底有没有受伤受到秘密处决还是一个未知数,但是真的打起来了,那些族人一定会被处决。 就在第十六骑兵师团发生内乱之前,就是他们刚刚抓获了苏军间谍的时候,也是5月20日这天,哈萨克独立骑兵师五千余人在哈萨克本地人带路下也走出阿雷斯盐沼逃了回来。布柳赫尔大喜过望,立即将其派往后方监测国防军第十六骑兵师团。从中国人的骑兵师团之中传出来的消息是中国人果然内乱了,他们自己和自己打了起来,布柳赫尔大笑不已,说让中国人尝一尝苦头。 苏军随即也发起了对克孜勒要塞的猛烈攻击,由于要塞炮炮弹日渐减少,使得中队的火炮压制逐渐与对方相平,双方在炮火上的对比终于达到了平衡,这让苏军东方集团军司令布柳赫尔非常高兴,更加让他高兴的是中国第十六骑兵师团中了他的反间计,突厥人和汉族人打起来了,徒劳消耗了对方一个一万三千多人的骑兵师团。 “是否需要我们对他们进行攻击?”索尔林斯基兴奋地问道,这是一个好机会,一个解决敌人骑兵部队的机会。 布柳赫尔笑道:“暂时不需要,如果我们攻击他们,会迫使他们枪口一致对外,我们不去刺激他们,他们迟早会打起来。”——如果布柳赫尔知道在两千年前有一个叫做曹操的中国枭雄也是如此对付他的对手袁绍的儿子们,他一定会大声地说英雄所见略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