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家里出事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十四章 家里出事

第八十四章家里出事 天气有些热,树上的知了吱吱叫的惹人心烦,běi jing城隆贝勒府后面的一户四合院内,一个三四十岁的人正在训斥自己不成器的儿子。 “你们两个小兔崽子,真不像话,真不像话!”这男人一面训斥,一面把两个男孩按在藤椅上,找到扫帚扬手要打,两个男孩很是倔强相互看看,又低下头,并非是认错,而是缄默了起来。这男人将两个小孩的态度,更是生气,叫道:“你们两个认不认错?” “爹,我没错!我们没错!”一个男孩叫道,另一个男孩也说道:“爹,我们没错!” “我叫你俩没错,我叫你俩没错!”男人一面打一面骂着,这时候里屋正房门开了,两个俏生生的女孩走了出来,皮肤细腻白皙,双眼滴溜溜地还泛着有些湛蓝sè,灵巧的鼻子俏立着彰显不凡,一头秀发乌黑馨长扎在头上,有着欧洲女孩的美艳和中国女孩的羞涩。这对女孩正是左玉琢和左玉婵,那打孩子的正是王家的管家王鹏,两个男孩正是王鹏的一对双胞胎儿子王亚东,王亚北,正巧左玉琢和左玉婵也是双胞胎,便对这对小男孩很是友善,当做自己弟弟一般对待。 王鹏见她俩到来,忙拱了一下手,这左玉琢和左玉婵算是王家的客人,他本以为老爷会收进房做妻妾,没想到老爷却供了起来,这下他们这些下人不知道怎么做了,便只能当做贵客。 左玉琢忙说道:“王大叔,王大叔,别打了,再打打坏了。” “打坏了也比不成器强。”王鹏气道。 “王大叔,两个弟弟到底是怎么了惹你这么生气?”左玉琢问。 “是啊,小东和小北都很乖的。”左玉婵在一旁接话劝慰道。 王鹏叹了口气,道:“这两个不成器的孩子,学会跟人打架了,在外面逢一般大的就打架,也不想想这是哪,这里是běi jing城,这周围全是旗人家的贵族老爷,跟人家打架,你说你们俩胆子肥了是不是?” 弟弟王亚北喊道:“我们没错,谁让他们欺负人。” “怎么欺负你了?” “他们说我们是臭要饭的。”王亚北说,“我俩都不想惹事,他们欺负我妹妹,还把她推倒了。” 王亚东说:“爹,我们没错。” “没错?没错都给人家打出血了!你知道你打得是谁家的?你们打得是前朝怡亲王的嫡孙,当今皇帝的表哥。”王鹏叹道。 这下左家姐妹不说话了,小孩打架,一般人家也就过去了,可是打得是王府的人,这可没法了。正在想着呢,就听到有人砸门,还有人在外面喊道:“你他娘的给我开门,浦老三,你他娘的给我出来!敢打我侄子!你他娘的给我滚出来!” 里面的人只有王鹏带着两个儿子,除此之外还有个扫院子的老郝头,一个做饭的老妈子何大娘,左家姐妹两个人,正巧今儿个王鹏的老婆去城外办置粮食小菜,带走了王茂如留下来的两个亲卫,女儿小chun儿也嚷嚷着同去,便跟母亲三人一起出去了。 几个人也就王鹏算是个壮年了,听到外面人声吵杂,家里的老人女人早就吓够呛,王鹏也顾不得打儿子了,便跑过去门口,也不敢打开门,万一强人硬闯进院子这一家老弱男女肯定吃亏。王鹏叫道:“老郝头,拿东西家什过来,顶着门。”又冲着外面喊道:“这家人家不是浦三爷家,这是尚武将军家里。” “什么他妈的将军?” “尚武将军!” “尚武将军算是他妈的什么将军?”外面一个三十多岁的细瘦年轻人问周边的人,那几个人都一般穿戴,看起来倒是旗人前贵族家的不如意子弟,如今没了旗响,便做起了二流子。 “不知道啊,” “不知道。” “谁他妈知道尚武将军……尚武将军……诶呦喂,我想起来了,是前两个月那个当旅长的教授先生吧?”一个似乎明白点的旗人少爷说,“前些ri子不是有两个人被袁世凯给封侯拜将了吗?一个是戏子唐天喜,老卖屁眼的,一个是教书的大款,花钱买了个官,给袁大少爷拍马屁。就这样也能当将军?这民国真他妈没救了,咱们这些八旗勇士他妈的混的这么不如意。” 那打头的正是怡亲王的小儿子载增,这小子有股混不吝的气势,当初在朝堂上也是年轻气盛,如今旗人破落了,也不能看着自己侄子挨揍不是? “给他妈的砸,管他什么尚不尚的。”载增叫道,于是这几个人便开始砸门,踹门,里面的王鹏带着家人们便开始顶着门,左家姐妹也帮着拿东西支撑着大门。砸了半天门,没有砸开,外面砸门的气喘吁吁,累了坐在门口歇着。里面的人也吓得够呛累得够呛,老郝头的老腰差点闪着,靠在门上揉着腰,王鹏说道:“我们家将军手下几万人,要是让他知道你们闯进家里,你们吃不了兜着走!”看对方闯不进来,这时候他说话也硬气了,恐吓道。 “诶呀,还他妈真能糊弄人,臭要饭。”有人在外喊道。 又机灵的看到一旁有棵大树,便爬了上去,向院子里看看,忽然尖叫一声,道:“十九哥,十九哥,里面有俩水灵灵的妞儿!可他妈水灵了!” 王亚北见到,掏出弹弓子,对着那爬树的小子便是一个石子儿,砰一下砸在那人眼眶上,直把那人砸掉下来,眼眶也流出了血,嗷嗷惨叫起来,又有人爬上去看美女,王亚北的弹弓又一次准确地砸在那人脑袋上,那人脑袋嗡一声掉下去,砸在前面流血的人身上,两人一起惨叫起来。 “诶呀!还打人!这几个都是黄带子,居然敢打黄带子!”载增急的跳脚起来,这要是搁前朝,敢动黄带子非得全家抄斩不可,也就是民国,但就算是民国,民国的高官也不敢对黄带子不敬,这小小的人家还敢动黄带子,几个黄带子立即叫起来。

下一篇   第八十五章 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