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三章 难道要重演恒罗斯之战?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六十三章 难道要重演恒罗斯之战?

关于萨哈林军团的叛乱的处罚,最终还是布柳赫尔作出了轻免的决定。他并没有犯下糊涂在如此紧张的时候对白卫军进行屠杀,而仅仅是收起了他们的武器让他们后撤回到后方列奥泽克镇,代替列奥泽克镇中的三个苏军步兵师看护后方战略物资。 玻斯特舍夫叹气说如果他们造反,我们会一败涂地,这时候布柳赫尔反倒是大声地笑道:“勇敢的俄罗斯人在和中国人交战,懦弱的俄罗斯人会替我们看好补给的,是不是?高尔察克将军?” 高尔察克点点头说道:“你放心好了,尽管我们政见相左,可是我们始终是同种同族。” 这次释放高尔察克以及从犯的决定使得苏军混乱的内部矛盾一下子得以解决,甚至连带头造反的弗拉吉米雷奇都被布柳赫尔释放了。 布柳赫尔对他说:“我能够理解你的想法,你贪生怕死,以为布尔什维克把你们当过攻击,你错了,那是因为你们与中队有交手的经验,所以我们才让你们进攻。现在,换我们了,这是斯拉夫人重新崛起的战争,这是中亚之心战争,懦夫们,你们在后方好好看着,伟大勇敢的斯拉夫人如何成为英雄的吧。老鼠们,躲在我们身后,躲在沙丛中,看看什么叫做战争。” 5月20日上午十点,重整旗鼓的苏军集合了西伯利亚步兵第1师,步兵第5师。第29、第30师,西伯利亚步兵第35师,步兵第51师一起加入了对克孜勒要塞的攻击之中。七万苏军士兵的进攻让中国阵地压力激增。苏军冒着中人的炮火与子弹的威胁,向陷马坑填入沙土。同日,克孜勒要塞要塞炮正式告罄,中国国防军不得不拆除要塞炮,将榴弹炮搬到要塞口,对敌人大炮进行压制,双方炮火数量开始对等。 夜间降临之前。苏军在遭到重大损失的情况下,强行夺取了全部中队第一线阵地。战斗并没有停止,苏军的炮火和兵力优势在夜间得以体现。然而苏军士兵夜战的劣势也显露出来,苏军士兵大多数都有夜盲症。由于苏俄长时间的内战导致俄国几次灾荒,苏军士兵普遍营养不良,尽管高尔察克建议再杀牛羊内脏服用治愈夜盲症。可是白人士兵对动物内脏非常抗拒。事实上西方宗教不管是基督教的三大分支东正教还是绿教和犹太教。都是禁止食用动物内脏的,他们认为这是肮脏的动武器官,教徒们应当保持纯洁的饮食习惯。(ps题外话:中国留学生在英国用便宜的价格购买猪头和猪蹄红烧,比青菜便宜得多,一般说来在西方肉比菜贵,指的是这些动物内脏和四肢器官,外国人尽管自己不吃,可是他们知道亚洲人吃。于是卖给亚洲人。不过现在尤其是近十年欧洲人也开始吃了,很显然他们受到了中国饮食影响。) 杜宝三将兵力收缩起来,他紧张地等待着其他部队的合围,如果其他部队没有合围到位的话,他们就是孤军一支。 “轰!”水泥渣掉了下来,打在杜宝三的钢盔上,负责要塞炮的39师团炮兵团团长李冬生走了进来,说道:“报告军座,重炮炮弹不多了。” “再节省一点儿用。”杜宝三说道。 李冬生苦笑道:“再节省也没用啊。” 杜宝三道:“把重炮都拉倒炮台上去吧。”李冬生走后,他对参谋长童林吩咐道:“下令准备巷战吧。” “巷战?”童林难以置信道,“不是说合围吗?里应外合,真的要巷战?” 杜宝三苦涩地说道:“原本是可以合围的,可是你知不知道第十六骑兵师团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 “刚刚司令部的电报告诉我,第十六骑兵师团内讧,黄种士兵和白种士兵对峙呢。”杜宝三郁闷不已道,“他妈的都什么时候了,难道要重演大唐恒罗斯之战吗?” 童林内心无比震惊,一千两百年前,在恒罗斯城下发生了这场决定大唐命运的恒罗斯之战,交战双方是后期的大唐和蒸蒸日上的阿布.阿拔斯领导的黑衣大食阿拉伯联军。高仙芝率领大唐三万军队以及仆从军从安西出发围攻恒罗斯城,一战未下恒罗斯城后,阿拉伯联军援军抵达,负责外围战斗的中亚仆从军见风而逃,导致唐军腹背受敌大败而逃,两万大唐最精锐部队覆灭,恒罗斯之战战败。 第十六骑兵师团内讧难道也在预示着什么?童林忧心忡忡。 “轰!” 有一发炮弹砸在要塞的水泥上,指挥室内一片灰尘,军团长杜宝三咳嗽了数声,说道:“王源,统计伤亡情况,快。参谋长,城内巷战防御全都靠你了,我没有时间布置了。” “是。”童林敬礼说道,那边军务总长王源也敬了个礼,跑下去统计伤兵情况。 形势越来越不乐观,合围时间即将到来,但是援兵遥遥无期啊。 20日夜间,苏军忽然对克孜勒要塞背面发起了猛烈进攻,负责城北防御的82旅压力激增,士兵伤亡巨大,杜宝三甚至将一千个预备役民兵塞给了他们。82旅旅长郑殿升紧张地拿着望远镜观看战场的每一个角落,身旁的参谋长王俊也紧皱眉头,小声地说道:“怪了,他妈的怪了,怎么我感觉他们的炮都扔在咱们这儿了。” “不是感觉,是真事儿。”郑殿升坐下来郁闷地指着地图说:“克孜勒要塞只有两个地方适合做主攻,一处是北线靠近沙漠,一处是西线草原地带,而南线面临河滩不宜作为主攻方向,西面面临回水不能作为主攻方向。他们在牛永福那碰壁了,肯定在咱们这儿找回场子。”他揪着头发气道:“龟儿子的,老毛子都不要命了吗?” 苏俄军队本以为野战会占有优势,但是他们本身的原因,大多数人具有夜盲症,导致了苏军的野战反倒不占优势,中队在前方撒了很多原油,倒不是为了烧伤烧死敌军,而是为了照明。苏军士兵尽管知道自己身处火光之中,但是也不会主动去扑灭,他们也要依靠火光照明。 吴楚宇跟着班长桂二毛屁股后面,机警地给桂二毛做机枪副手,他时不时地观察大声提醒哪个方向俄国人上来了,桂二毛遂即开枪射击。好几次吴楚宇准确地判断出来俄国人的冷枪,或者推倒或者拽倒桂二毛。原本桂二毛这些老兵对新兵吴楚宇看不起,却没想到这小子对危险的预判性这么强,不禁有些佩服起来。这小子打枪不行,拼刺刀不行,倒是躲避危险比别人都强,用周大下巴的话说,这小子天生比别人多一只眼睛。 “那里,班长。”吴楚宇指着一场黑乎乎的地方喊道。 突突突…… 十几发子弹扫射过去,响起了惨叫声,桂二毛惊诧得伸出大拇指道:“你小子可以啊。” “还行。”吴楚宇这个话痨顿时又要开吹,忽然上方响起了“咻”的声音,桂二毛立即拉着吴楚宇钻进了洞里,轰地一声炮响就在周围引爆,两人顶着沙子和泥土钻了出来,继续射击。 一会儿的功夫,副班长兼榴弹枪手代俊跑了过来,大声说道:“班长,连长说让你做一排长。” “我做一排长?咱们排长呢?” “升了,做正式连长了。” “行了,我知道了,咱们三班就交给你了,对了三班还有几个人?” “还有七个。” “这小子给我当副射手,等上面支援先给你补充。”桂二毛拍着吴楚宇的胳膊说道。 “中。” 苏军士兵再一次攻了上来,密密麻麻如蝗虫一般,几里之外可以听到他们乌拉乌拉的叫喊声。248团三营一连三排所处阵地防线不长,但是因为有两个凸出部,四挺机枪不听地射击,也成了敌人重点打击的对象。 中国人似乎有用不尽的弹药一样,这让由于内战重工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的俄国人很是羡慕,想当初俺们俄国人…… 21日凌晨开始,苏军的攻势暂缓了许多,俄国佬也不傻,他们眼看夜间进攻效果不大便采取小规模突袭,重点突破的战术。而恰恰三排就是他们选择的突破口,桂二毛的三排经过了几日的战斗由二十七个人减少到了十七个人,这才开战六天。 上面补充来十个人,可是这十个新兵总归是新兵,不久之后伤亡更加多。夜间两点多的时候,一伙儿苏联士兵爬上了左侧凸出部,幸好被两个冲锋枪手击退。三个新兵被一个苏军士兵彪悍地用同一杆步枪砸死,桂二毛走过去问起战斗经过,一旁的冲锋枪手杨立郁闷地说这三个小子见到人上来就傻眼了,跟他妈西瓜似的站在那就让人家一个一个杂种脑袋砸死了。 桂二毛也受了轻伤,安慰大家说再坚持坚持,一会儿就好了。杨立新问怎么好了,桂二毛呲牙笑道:“坚持坚持,大家就坚持习惯了!”杨立新等人顿时郁闷得瞪起白眼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