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七章 二愣子师团长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六十七章 二愣子师团长

在接到西域军区司令任元星的电报之后王杰君只得无奈放弃追击阿伯莱斯基亚的计划,他气得一拍脑袋怒道:“要我说早就该把马坎兰提这条突厥老狗宰掉吃肉。” “现在怎么办?”参谋长李固问。 “妈蛋的,还有俞文松,要不是俞文松跑丢了,我他妈早就把这伙儿蟑螂给踩死了。”王杰君摸着下巴说道,“这伙儿人还有多少?” “不知道啊,至少还有七八百吧。”李固苦笑道,阿伯莱斯基亚的残兵居然面对人数数倍,装备远超自己的敌军的时候将其拖进沙漠,可见其所部之顽强。 王杰君指着远处说道:“以后,他一定会是我们极其难缠的敌人,这次他命大啊,撤军,向克孜勒要塞进发。” 引起这一系列的战略变化的原因就是第十六骑兵师团的内讧,可以说马坎兰提的犹豫和怀疑,使得原本局势明朗的战局陷入了谜团之中。 任元星将自己的凳子砸了又砸,砸碎了几个凳子犹不解恨,跳着脚指着西面大骂道:“这些个该死的突厥狗!” 一旁的参谋长祝永泉只得苦笑起来,自己的老婆就是突厥君主,他还不能说什么,这件事的确是突厥人太过了。事实上突厥人这个称呼是中国人对他们的统称,这些在俄国的中亚人由几十个部落组成,他们统一信仰绿教中的一个流派,在宗教信仰上比较一致。因此被大家习惯上称呼为突厥人。但是突厥人正因为只是一个统称,有些部落真心实意地加入中国,有些部落则心存二意。以至于对于他们的管理非常困难。 任元星忽然想到了祝永泉的老婆就是突厥郡主,连忙道歉说道:“至清,我可不是在说你,你可别多想。” 祝永泉无奈道:“没事儿,我多想啥,我要是在第十六师团,也立即掏枪毙了马克兰提这龟孙子。再说我老婆不在这儿。你再怎么骂都没事儿。现在最可恶的就是这个屠杀突厥人的流言,到底是从哪来的呢?” 任元星皱眉道:“是啊,屠杀中亚人。真他妈缺德,这是谁造出来的谣言呢?” “肯定是苏俄的那些政委呗,他们就会造谣和鼓动人心。苏俄什么最厉害,不是士兵的单兵作战能力。不是他们的国力。而是这些政委,他们鼓动俄国士兵就像是操控木偶一样。他们让俄国士兵不惧怕死亡,渴望牺牲在战场上,这一点才最可怕。跟一群疯子打仗,要是实力比他们弱小,肯定会被他们拖死。”祝永泉想了很久之后才判断说道,“以后抓到他们的政治委员,都应该杀掉。” 任元星叹了口气又回到沙盘旁。问道:“泰西省的战事如何?” “苏军将军萨拉加耶夫率领四个步兵师和一个骑兵师已经接管了阿斯塔纳,并且以一个骑兵师和四个骑兵师的兵力向我巴尔喀什城靠近。但其间并未发生冲突,蛟龙军团长陈炯明将军判断,敌人是在观望南方战场,如果南方战场苏军有利,他们就会试探性攻击。”祝永泉道,“陈将军已经准备好了几套方案,若苏军进犯,蛟龙军团定然会在巴尔喀什湖边将其消灭。” “这个萨拉加耶夫不容小视啊。”任元星道,“告诉陈将军,小心应对,北方战场尤为重要,如果被他们突入进入西域,将是一马平川的阿拉木图大草原啊。” 战役的关键是在南方战场,而南方战场的核心则是克孜勒要塞保卫战,苏军连续不断的进攻让中队放弃了第二道防御阵地,进入第三道防御阵地——克孜勒奥尔达城下,依托着城墙和装甲列车进行防御。现在,敌人的骑兵也在等待时机,一旦城墙出现破损,敌人骑兵可以立即进入城市之中。 就在中国骑兵内讧最严重的同一天(5月21日),苏军的一支骑兵部队——被王杰君打散的哥萨克远东骑兵师却倒霉地在楚河边遇到了中队第二波支援部队第十师团乔三棒部。 中国空军侦察机首先发现了他们的行踪,侦察机并没有在高空盘旋,而是直接越过,苏军立即隐藏起来,侦察机假意被骗过,实则返回了龙城大本营。随后飞行员向第十师团发电告诉第十师团,在距离他们前方二十公里的楚河边,苏军的一支骑兵部队不少于六千人马正在休息。飞行员判断苏军应该是刚刚穿过盐沼,疲惫不堪,他们在楚河边休息起来。 乔三棒得知消息之后兴奋不已,立即下令所有大炮给我轰他娘的,第十师团没有专门的骑兵部队,他让骑兵侦察连集合,然后又迁出了自己的战马,他跳上战马,望着这三百多个侦察兵,他狠狠地说道:“等一下炮兵大炮一响,你们他娘的就跟我冲上去,别管大炮能不能打到自己人,我在前头,你们跟着我,干他娘!”侦察骑兵都听呆了,师团长亲自带队?这岂不是乱了套了,万一师团长被打死了怎么办? 参谋长听说之后立即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岂不是胡闹至极,若是你有一点意外,我们怎么办?” 乔三棒笑道:“我肯定没事儿,这儿全交给你了,你指挥能力比我强多了。” 侯定贤摇头道:“不行,绝对不行,你要是下去带队,我就一枪打死你的战马。” “你……你造反啊你!”乔三棒气呼呼地说道。 侯定贤道:“就算造反也不能任由你胡闹,你若是不服,我可以向秀帅直接发电。” 乔三棒苦着脸小声地说道:“我刚刚在弟兄们面前讲完话,不能丢面子。” 侯定贤劝道:“丢面子是小,丢命是大。” “不管了,这里交给你了。”乔三棒道,“你还不指挥去?这是军令,我才是师团长!” 侯定贤无奈地摇头苦笑起来,他这个师团长还真是……混不吝啊,不过乔三棒可是尚武大元帅的心腹,他出事的话,就算是这场战斗打赢了,自己包括第十师团的所有军官前途一片灰暗。乔三棒不适合做一个指挥官,他顶多能做到一个营长的位置,甚至团长都不能做,让他做一个营长,乔三棒或许乐的屁颠屁颠的。可人生就是这么无奈,或者说有些人的命运就这么有趣。 乔三棒原本只是一个北洋兵,加入王茂如的部队之后,成了他的近卫队员,随后成了近卫队长,然后进入军队当了营长,团长,在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进修了一年,顺理成章地成了旅团长,随后不久成了师团长。所以说,人有的时候不服命运就是不行,但是单单说乔三棒命好也不妥,乔三棒最大的特点就是如同他效忠的王茂如一样,知人善用。他知道自己不行,所以对侯定贤言听计从,这支部队无论从指挥还是从下令,都是侯定贤在拿主意。侯定贤作为一个湘军走出来的军官,能做到现在的程度,也算是多亏了乔三棒了。 “通信兵,密电给北京国防军总部,说第十师团乔师座希望带领骑兵侦察部队对敌人发起冲锋,希望国防部能够及时给予战术指导。”侯定贤不紧不慢地说道。 “别!停!”乔三棒气的跳了起来,他不是傻子,他知道这时候秀帅肯定在国防部呢,要是知道他的举动,非得气炸了不可,只好沮丧地说道:“好,我听你的。对了,参谋长,现在趁着敌人没有发现我们,怎么打?” 定下计策之后,第十师团高速运转起来,中队比起苏军来说情报上和军火配备上更好,岂能输掉这场战争?因此当第十师团逐渐接近苏军营地的时候,尽管天已经黑下来了,可是中士们都相信,这是一场绝对的胜利。苏军哥萨克骑兵师的哨兵布置得非常多,第十师团两万人不得不将包围圈扩大,并且派遣军队之中的兵王(特种兵)消灭他们的哨兵。幸运的是哥萨克们警惕性没有白天那么高,而几个从努尔干兵王学院分来的兵王神出鬼没的本领着实厉害。 5月21日夜间十点半左右,外围的几十个苏俄骑兵哨兵被全部杀死,第十师团逐渐缩小包围圈,慢慢将苏军哥萨克独立骑兵师包围起来。乔三棒下令在战斗过程之中,一定要注意敌人的兵种优势,骑兵擅长破图,而我们第十师团是步兵师团,必须利用重火力将他们的腿打断。因此,这次炮兵的责任非常重要,所有炮兵甚至不允许矫正,利用他们的判断,在轰炸之中矫正,步兵的火力要让苏军骑兵无法穿过火线。 当第一发炮弹在苏军哥萨克骑兵师的队伍中爆炸之后,这些哥萨克们甚至都不知道敌人在哪里。而半个小时的炮击让哥萨克们仿佛置身于炼火地狱一般。中国人随后的喊杀声响彻云霄,受惊的战马炸了毛,几千匹战马逃走了,中国人担心的哥萨克骑兵并没有发生,因为战马受惊跑了。苏军士兵在黑暗中甚至找不到自己的战马在哪里,他们只好四处逃走,手中拎着马刀冲向中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