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八章 步兵第19团的反击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六十八章 步兵第19团的反击

受惊的战马四散而逃,期间踩死踩伤了不少哥萨克骑兵,而哥萨克骑兵们也被中人高分贝的喊杀声吓了一跳,尤其是中队在夜间的攻击能力远超于他们,更让他们觉得中国人就是魔鬼。哥萨克们惊慌失措地挥舞着马刀冲向中人或者是黑暗之中的同胞,惊吓,惊恐,和茫然,在哥萨克们心中冒了出来,却被中国人冲锋枪,轻机枪和民九步枪打死打伤无数。 但是哥萨克无所畏惧地决死冲锋有时候也起到了某些方面的果断作用——中国人第一时间将所有见到的苏俄士兵杀死,没有发生虐俘的情况。 当然,有的苏俄人持刀冲入中国士兵中间,导致中国士兵也被迫操起刺刀与之搏斗,中国士兵并没有怯战,他们悍勇地搏击让一个个哥萨克骑兵流血,倒地死亡。 哥萨克以为中国人会害怕肉搏,可他们错了,尽管中国国防军军方不鼓励近战搏斗,可是中国人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在战斗中往往更加让人害怕。有的中国士兵被马刀砍掉了半截身子,临死之际死死地抱住苏军士兵,让其他兄弟杀死俄国人,有的被刺中之后死死扣住刺刀不让俄国人拔出,壮烈地用自己的生命与俄国人同归于尽。 中国人的血不会白流,中国人的血,激荡沸腾。 哥萨克们看到了什么是东方战争,什么是东方人的牺牲,而东方战争的最大特点恰恰就是自我牺牲精神。 西方国家的战争是勇敢和理性的。但是东方国家的战争是牺牲和激情的,激情的另一个解读就是头脑一热。例如另一个时空中的抗日战争的全面爆发,就是日本军队头脑一热。激情过度,叫嚣三个月灭亡中国,结果陷入中国战场拔不出来。再例如淞沪战役中,中队激情有余但理性不足,在淞沪那种日本海军战列舰大炮射程之内与日军战斗,岂不是一种只顾着血性和牺牲不顾着战略大局的冲动? 哥萨克们自觉得他们的对手们太过强大,于是纷纷四散而逃。而哥萨克远东骑兵师师长赫尔姆斯.冯.潘维茨下令惊慌失措的士兵跟随他向西逃走。但是中国国防军第十师团的战斗发起时间是凌晨零时,当哥萨克远东骑兵师逃向沙漠中之后,给他们带去的就是更加悲惨的世界——他们没有补给。没有水,没有粮食,甚至连武器弹药都没来得及带走,最终渴死饿死在沙漠中。成为一具枯骨。也许百年之后的探险家们在沙漠中找到他们的遗骸。 第十师团首战告捷,战斗从凌晨点一直持续到早上八点整整八个小时,击毙两千多哥萨克骑兵,俘虏了两千余人,俘获了战马三千多匹,逃亡沙漠的苏军哥萨克骑兵大概六七百人——这无关紧要了,最重要的是,哥萨克远东骑兵师的参谋长柳比希维奇被活捉了。 乔三棒不愧是天生带着幸运光环的福将。利用步兵师一战直接灭掉对方一个骑兵师,还活捉了对方的参谋长。手下众将不用说别的。单单是看到他们的长官这份运气,都不自觉地摇了摇头感慨:奶奶的,咱们师团长怎么跟那大唐程咬金似的,天生是个福将啊。咱们走在半道上,正好侦察机侦察到了敌人的驻地,偏偏敌人还正好在河边饮马休息,赶到战场的时候恰好是晚上八点钟敌人放松防备的时候,以一个纯步兵师团灭了对方一个骑兵师,打了一夜,自身伤亡才不过六百多人——说起来都有些丢人,中国士兵伤亡六百人中有三百多人是在黑夜中被自己的流弹打死打伤的——可乔三棒就是这么幸运,打赢了夜间对骑兵的偷袭战。 看着一地狼藉的战场和一个个颓废地坐在地上的俘虏,以及堆积起来的军械,胜利的第十师团战旗高高飘扬在一座沙丘顶上,乔三棒子咧着嘴叉着腰哈哈大笑,对参谋长侯定贤大言不惭地说道:“发通电,告诉大家,说咱们第十师团消灭了苏军一个骑兵师,活捉了他们的参谋长,叫什么什么稀奇的,哇哈哈哈……”他傻笑起来,叫道:“我要作诗一首,远看毛子可真多,近看毛子的确多,老毛子为啥投降那么多,因为他们遇到我!好诗好诗,我真他娘的有才华啊。” 参谋们面面相觑,哭笑不得,侯定贤没有评价这首奇臭无比的打油诗,反倒说道:“我们和苏军的战争是一场暗战,还发通电,你不得被秀帅该骂死啊。电报员,发密电给西域军区司令部和国防军司令部,报告战果。” “是。”尽管电报员对他们的师团长心中一阵鄙视,但不能阻挡他们对师团长的热爱,也许正是因为有乔三棒这个貌似笨蛋一样的人在做师团长,这支部队反而更加充满活力和创造力。 哥萨克远东骑兵师的覆灭让在克孜勒要塞下进退不得的苏俄东方集团军司令布柳赫尔大惊失色,他急切地希望军队立即攻下克孜勒要塞,但负责防守的中国国防军黄龙军团咬着牙再一次将苏军打退。 克孜勒要塞主阵地21日的晚间,头发突然白了一半的布柳赫尔再次召集了苏军所有指挥官,他在判断之后认为中队的重炮炮弹已经告罄,下令苏军的所有炮兵重新集结形成大规模炮群,用以重点轰炸中国士兵的防御阵地。 同样也是21日晚间要塞司令杜宝三找到了从第三师团支援来一直被作为预备队的19团团长彭卫国,杜宝三问他能不能冒险从城东的回水沿着水边向北,然后绕道苏军在城北的合围部队,一举击溃苏军。 彭卫国观看了资料之后,点了点头说道:“杜军座,放心好了,交给我们。” 杜宝三谨慎地说道:“回水地有一小片沼泽沙地,你们还是在夜间行军,一定要注意安全。” 彭卫国笑道:“这点危险不算什么。”他回到19团,对手下说道:“兄弟们,起来了,大家这些天看着黄龙军团的弟兄打仗手痒痒了吧,现在有任务了。”几个手下立即围了过来,彭卫国道:“我们的任务就是今晚沿着城东的水边悄悄向北潜行,明天一早绕道北方给他们狠狠来一下子。” 当夜(22日凌晨),步兵19团悄悄出发溜出了城,他们沿着铁路向东行军步行,在抵达锡尔河前为了防止被苏军知道军事行动,他们突然向北窜进了沼泽之中。步兵19团团长彭卫国下令所有士兵用绳子将自己穿成一串连接起来,几个陷入沼泽的士兵很快被其他人救了出来。幸好加上今天的月光特别明亮闪耀,步兵19团几乎是自杀性地穿过了沼泽地却意外地没有死伤一人,只是绕开了苏军的松懈的防御包围圈。 他们来到锡尔河边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五点了,在观察了苏军的北线兵力布置之后,步兵19团团长彭卫国对手下营长连长们说道:“现在趁着敌人没有发现我们跳出包围圈,我们要向苏军第30步兵师发起进攻了,以此来打破包围圈,此战可以说是死战,大家抱着以身殉国的决心吧。下令,全团写好遗书,交给团司务长保管。” 准备好之后,步兵19团忽然发起攻击,他们意外地出现在苏军在要塞北方的第30步兵师背后,迅猛的火力使得一直处于进攻方的苏军措手不及。 站在要塞顶上观看的杜宝三立即下令进攻,为了配合19团的合围,他甚至下令自己的警卫营和39师团警卫营两个精锐步兵营对苏军发起反冲锋。 苏军第30步兵师没有想到中国人会以他们为反击目标前后夹击,顿时阵脚大乱,三个警卫营的士兵们高呼着口号叫喊着冲向了苏俄阵地。同时,在突破苏军阵地之后向东西两侧发起了进攻。布柳赫尔没有料想到中国人今天给他们突然来了一记反冲锋,这支部队(19团)从哪里来的?难道是中国人的援军到了? 很快不幸的消息传到了苏军指挥部,第30步兵师师长被中国人打死了,一个中国士兵用一发枪榴弹击中了第30步兵师指挥部,师长副师长政委参谋长一股脑全部被杀,可以说这误打误撞的一枪直接造成了第30步兵师的战溃。 杜宝三兴奋不已,立即下令112贺耀祖旅立即投入北方进攻,贺耀祖所部趁机向苏军彼得格勒步兵第4师和第51步兵师发起进攻,在苏军派遣部队稳住阵脚之后,取得了杀敌三千的佳果才徐徐撤退。但是苏军对锡尔河的防御非常顽强,他们再一次击溃了企图占领河边取得水源的中队,将杜宝三趁机派出的114旅击退,341团团长谌实被苏军一发炮弹直接击中落得死无全尸。 但无论如何,中队的这一次反击总算是取得了令人振奋的效果,打破了苏军的合围,中队有机会向北沙漠逃走的空间,可是逃进沙漠也相当于自杀,此战的意义大于真实效果,给予苏军心理上的重创更加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