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章 汉字旗飘扬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七十章 汉字旗飘扬

民国十二年5月24日,这一天对黄龙军团来说既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不幸的是久战之下士兵军官伤亡越来越大,后方战地医院甚至有近百伤兵重伤不治身亡。而幸运的是,下午三点的时候,克孜勒防御战进入第九天中队的援军终于抵达了。 第三师团王杰君部前锋部队第9骑兵旅率先赶到支援,他们依靠着骑兵的高速优势一举夺回了克孜勒要塞东侧的铁路地区和回水。第9骑兵旅风驰电掣一般驱散了苏军的守兵,使得苏军无法对克孜勒要塞进行合围。中国守军再一次获得水源并免受完全合围,同时第三师团步兵牢牢地守住了克孜勒要塞东侧。随后王杰君下令骑兵出击,利用骑兵的机动能力和突破能力打破将苏军的合围,并蚕食苏俄士兵,给与其杀伤。 遭到中国第9骑兵旅骚扰的苏军乱起了阵脚,苏军指挥官布柳赫尔愤怒异常,下令他的骑兵部队对第三师团进行攻击,王杰君的军队随后沿着锡尔河向塔什干方向且战且退,将苏军三个师吸引出来。苏军集团军参谋长索尔林斯基发觉了王杰君的意图,对布柳赫尔说这个中亚虎的目的并非要与我们决战,而是要分割我们主力部队,克孜勒要塞即将被攻陷,现在绝不能分兵。我们可以派遣骑兵部队拖住他们,让他们无法支援。如今进行攻城战和巷战,骑兵部队暂时没有什么作用,就让他们和中国的骑兵部队硬碰硬来一次决斗吧。 在5月24日。也就是王杰君的第三师团抵达克孜勒要塞的当日,第十六骑兵师团终于统一了思想,师团长马坎兰提接到了家里人发来的电报。证实了家中没有任何影响,这完全是苏军的一个阴谋。统一思想之后的第十六师团立即向苏军发起了进攻,但是布柳赫尔从来没有忘记过这支中国骑兵。他委派梅利尼科夫率领哈萨克独立骑兵师和叶骑兵第13师对中国骑兵进行伏击。 由于马坎兰提急于立功表现轻易冒进,以至于一头扎进了苏军设好的伏击圈内。当苏军漫山遍野的骑兵围剿开始之后,身在前方的第十六骑兵师团45旅立即溃退了。在战斗中骑兵45旅旅长阿齐兹被苏军一个哈萨克骑兵一刀斩成了两截,这个突厥人还没来得及受到军法的处罚便死无全尸了。。 第十六骑兵师团死亡战死两千余人,被俘一千八余人。马坎兰提不得不率领余部向朱萨雷斯镇溃退。然而苏军骑兵紧追不舍,随后在后方朱萨雷斯镇负责善后的142骑兵旅赵阿九获悉之后,同样设下埋伏。对于苏军骑兵进行了反伏击,迫使苏军骑兵撤军,拯救了马坎兰提和三千多士兵。马坎兰提看着救了自己命的赵阿九,非常不好意思。赵阿九倒是没说什么。只是问了问伤亡情况,但是得知近三千人伤亡,第十六骑兵师团元气大伤,45骑兵旅全军覆灭。 5月25日的战斗中,苏军孤注一掷,希望能攻打下来摇摇欲坠的克孜勒要塞。可是中队甚至将毒气弹扔在了自己阵地上,中国士兵带着防毒面具跳出战壕与苏军拼刺刀。当克孜勒奥尔达西面城墙被炸的坍塌一脚,苏军士兵大量涌入的时候。苏军士兵见到一个穿着中将服的军官,手持冲锋枪冲向自己的时候。陡然间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眼花。黄龙军团军团长杜宝三甚至带着自己的警卫营直接补了上来,随后将苏军士兵打了下去。其他军官也吓坏了,赶紧把杜宝三给拉了回去,让他一定在指挥部中,千万别出来。在众多军官的劝说下,杜宝三又将自己的警卫营扔了下来作为机动部队,警卫营就像是一个灭火队员一样,哪里有了危险,他们就会出现在哪里。 战斗进行到关键时刻,苏军不要命地进攻,中队与苏军在三道阵地中间反复争夺,双方死伤惨重。 忽然,负责正面防御阵地(西侧阵地)的84旅254团高高地竖起了红色金字的中华汉字旗,所有其他战场军官都吓了一跳。 254团竖起死字旗啦! 他们要死战啦! 汉字旗只有濒临全团全部阵亡的时候才升起的,这说明他们已经无力守住阵地,并且决心全团阵亡在阵地上。 杜宝三立即下令警卫营以及四百个补充团的士兵赶赴254团负责支援,并问向参谋问道:“254团团长是谁?” “张新,陕西米脂人,原来是西北刀客。”参谋长童林走进来的时候将自己钢盔的土拍了下去,又戴在头上回答。 “陕西冷娃,壮哉!”杜宝三叹道。 254团全团两千人打到现在仅仅剩下两百六十人,团参谋长曹村江阵亡,一营阵亡了四个营长,二营阵亡了两个营长,三营阵亡一个营长,全团的连长仅有两个是老连长,其余连长全都是临时接替的排长甚至军士长。 正因为从24日的时候克孜勒要塞西侧主阵地上屠杀了苏军战俘,导致从24日上午开始苏军将主攻方向放在了84旅主防的西侧阵地。而在西侧阵地中,254团防御阵地又是重中之重,苏军的报复性进攻导致该团压力激增伤亡惨重。 254团除了几个连长和一个营长是牙克石军校毕业的军官,其余的人全都是陕军出身的旧军官,但是旧军官未必代表着不勇敢,这些人在面对异族的战斗中表现出于内战截然不同的战斗品质来。陕西人是属于那种话不多,宁可自己死也不会喊一声疼的人,这种性格也使得254团上下除非紧急的时候向司令部发出支援请求外,一直都在独自承受敌人的重点进攻。 如今,汉字旗一出,众人才发现254团的战斗有多惨烈,全团死战,那是因为全团即将全部战死啊。 “汉字旗一出,大汉男儿当死战!”其他阵地上的士兵有人大声指着254团阵地呼喊道。 254团团长张新左手臂受伤,不得不用绷带吊着膀子,右手挥舞着陕西人特别喜爱的大片刀,对身后的两百六十个西北兵大声喊道:“陕西冷娃们!让老毛子瞧瞧,爷爷大刀片子的厉害!”他看着缓缓升起的汉字旗,红色的军旗上金色繁体“汉”字迎风招展,多么美丽的红色和金色,红色代表着军人的热血,金色代表着大汉民族守护的土地,他忽然又一次喊道:“老秦们,跟讷送死且!” “吼!”士兵们站了起来,甚至残废的伤兵也不甘示弱,将身上绑好防御手雷,准备临死拉一个垫背的。 “杀啊!”张新挥舞着大刀冲向迎面而来的苏军士兵,身后两百六十个中国勇士发出震天的杀声,让苏军的潮水一般的攻击顿时挡了回去。两百个身穿迷彩服的中人进入土黄色苏军阵营之中横冲直撞,居然将这一波苏军给打垮了,打怕了,那中国人真的不怕死,他们但凡受伤了,必定会抱着苏军士兵拉响手榴弹,但凡要死了,一定滚到苏军多的地方拉响炸药。 “停止进攻,撤退!”新任前线指挥斯摩梭斯克步兵第1师师长阿列扬的眼中充满了惊恐,他大声地下令:“撤退,撤退。” 在254团身后,113旅唐生智的部队跳入主阵地,与84旅一同防御西侧,然而254团全体军士在打退了苏军之后,仅剩下三十九人,团长张新身上被苏军的刺刀捅了十六个窟窿眼,全身都是红色的。 是什么精神力量支撑着他在身中十五刀后还继续战斗的呢?看一看254团仅存未死的三十九个流血不止的伤兵吧,也许就是因为中华民族最原始最远古的野蛮基因的复苏,中国人不再是文弱书生,中国人残暴的基因正在苏醒。 苏俄士兵吓坏了,转头撒丫子便跑,一个个仿佛怕少长了一双腿儿一般。中国人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为了攻打克孜勒要塞,苏军恐怕是在这里丢下了近十万具尸体了,二十万苏军和五万萨哈林军团士兵,现在还剩下十五万多人。布柳赫尔无法承受损失了,中国士兵的勇敢和善战,让他终于低下了骄傲的头颅。同时,第三师团步兵和炮兵也顺利地进入了克孜勒奥尔达参与防守,另外第十师团星夜驰援而来。 中队源不断地涌向克孜勒要塞,按照西域军区和中国国防军司令部的原定计划,这里成了苏军的坟墓。 5月26日,接管了要塞西侧主阵地的国防军第三十九师团113旅339团挂起汉字旗,全团2025人除三个蒙古族士兵,十一个回族士兵和七个满族士兵被汉族客家人出身的团长黄启生一而再再而三的严令必须带走团旗不得毁于敌手外,另外2008名官兵全体阵亡,无一生还。 这仅仅是第三十九师团接手主阵地的第二天,便已经有一个团全团阵亡,由此可见战况之惨烈。随后的战斗愈发激烈,每时每刻都有人死亡,真正进行到现在这种情况,双方都在坚持,都在等待对方的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