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一章 反包围即将形成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七十一章 反包围即将形成

第九百七十一章 中国守军没有崩溃,从军官到士兵都咬牙坚持,中国人是充满任性的,懦弱者早在三天前被杜宝三处死了,留下来的尽管心中忐忑不安,但是绝对忠于自己的职责。令苏俄感到可怕的是,战争惨烈到现在,中国人也没有想过投降的意思。第十六军团黄龙军团有军官临阵脱逃者,但无投降者,苏军抓获的俘虏全部都是无战斗能力的伤兵,这才是让布柳赫尔感到深深的害怕的原因。 中国人宁可死站也决不投降,疯狂的民族,失去理智的国家,可怕的民族凝聚力啊,布柳赫尔在苏军指挥部中感慨道。 26日下午,第十师团终于比原定计划迟了三天抵达克孜勒要塞,中国部队合围计划正式启动了。 中队在此拥有黄龙军团(两万一千人),第三师团(一万四千人),第十师团(两万一千人),第十六骑兵师团(八千人),此外第三十二师团师团长郭布罗.荣海亲自率领93旅以及六个预备团两万人乘坐火车正在快速抵近锡尔河南岸,中国人的部队总兵力即将达到八万四千人。 而尽管苏军现在拥有十五万人,但苏军的补给和士气严重衰落,近五万的伤兵难以得到救治,数以百计的伤兵在痛苦嚎叫中死去,每一秒钟,苏军野战医院就有三名伤兵死亡。这十五万军人中,能够继续战斗的仅仅不到七万。其余人都是不能战斗的伤员。 “这场战斗打不下去了。”尽管布柳赫尔不想承认,但事实如此,克孜勒要塞就像一块坚硬的磐石一般。将七倍与他们的苏军东方集团军打得头破血流。布柳赫尔远远地望着浓烟滚滚摇摇欲坠的克孜勒要塞,不由得感叹一声:“杜宝三,这个钢铁做成的男人,他的军队几乎三分之二阵亡,居然还能打下去……真是一个铁人啊。” “我们现在撤退吗?”现在,就连政委梅利尼科夫也知道坚持不下去了,但是撤退的话有谁来为这场战败而负责呢? “报告!”卫兵大声喊道。 布柳赫尔神色不虞地说道:“什么事?” “白匪高尔察克元帅开枪在巡视完伤员之后。痛哭流涕,然后他抢过来看押士兵的手枪,开枪自杀了。” “什么!”布柳赫尔瞪大眼睛。喊道:“他自杀了?” “是的。” “他说了什么没有?” 卫兵说道:“我不知道,司令员同志。” 这时候玻斯特舍夫一脸苦涩地走了进来,说:“我知道他说什么了,他在临死前说。这都是我的错。是我害死了孩子们。” “他是什么意思?”布柳赫尔有些不太明白地问道。 玻斯特舍夫对其他参谋和通信兵以及卫兵说道:“你们出去一下,我们司令部有要事商议。”布柳赫尔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就连梅利尼科夫也不理解,等到所有人走后,这里只有五个人,他,第一政委梅利尼科夫,司令员布柳赫尔。参谋长索尔林斯基,以及布柳赫尔的心腹斯摩梭斯克步兵第1师师长阿列扬。 玻斯特舍夫说道:“他的意思是。如果不是他鼓动我们攻打中国人,也不会有这样的损失,也不会有这么多勇敢的小伙子牺牲。” 其他四个人不是傻子,自然明白高尔察克的意思不是这个,高尔察克是在说如果不是他决定向苏俄投降,他手下五万萨哈林军团士兵就不会牺牲在这里。可是玻斯特舍夫的一席话,让他们忽然间找到了一个理由,对,将责任推卸给高尔察克。当高尔察克率领军队投降苏俄军队的时候,莫斯科最高军事委员会曾经给他们发过一封秘密文件,要求他们对待高尔察克要非常友好客气,但是时时监控,不能让他指挥军队。托洛茨基甚至告诉他们说,高尔察克是一位极为优秀的军事指挥官,如果有什么战略上的问题,可是向他咨询。托洛茨基俺是说将来他会让高尔察克成为莫斯科中央陆军学院的老师,专门教授苏军将军们如何打仗。 “可是这样……我们岂不是把责任推卸给了总司令了吗?”阿列扬担忧地说道。 “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不会被追究。”玻斯特舍夫冷笑道。 中苏之间的战争,每时每刻都在牵动着北京国防部和莫斯科克里姆林宫的心,两个国家都在虎视眈眈地看着到底是谁的拳头硬。是中国人能守得住西域,还是苏俄人能一口吞下西域。中国这个柿子是软柿子还是仙人球,就要看这一战(中亚之心战役)的战况了。 5月25、26、27三天内,苏军见到中队的炮火稀疏,认定中国守军炮弹不足,下令向克孜勒要塞发起持续不断的进攻。 而在此时,苏军东方集团军外里海集群谢雷舍夫的部队全部收服了外里海地区,包括吉曼斯套地区、咸海地区、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巴尔坎地区,正在向塔什干和撒马尔罕逼近。 谢雷舍夫一路南下后向东行军,原本准备直接一举拿下撒马尔罕后巷塔什干进军,与布柳赫尔的军队汇合。但是布柳赫尔的军队在克孜勒要塞遭到惨败,不得已只好放弃了向撒马尔罕进兵的打算,快马加鞭地向北支援。可是他们除非直接穿过南科勒孜库姆大沙漠,否则必须绕过沙漠走咸海,谢雷舍夫预计需要十天才能抵达。 布柳赫尔苦笑着说:“十二天,我们就被中国人打败了。”但是谢雷舍夫的支援还是让苏军士兵一阵激动,不过苏军东方集团军中亚集群左翼部队却被陈炯明的蛟龙军团给缠住了。陈炯明知道,这一次中亚之心战役的关键就在于克孜勒要塞,他们只要拖住苏军就是最大的胜利。 于是陈炯明派遣部队主动出击,与萨拉加耶夫的军队缠斗在一起,而苏俄东方集团军中西伯利亚集群卡迪斯托夫部在收复了鄂木兹克、巴尔瑙尔、托木斯克、新西伯利亚、克麦罗沃之后,忽然向南进入我泰西省阿尔泰山。陈炯明立即派遣第三十八师团程潜所部,一万八千人并四个预备役团七千人总计两万五千人向阿尔泰山支援,阻止卡迪斯托夫所部的进攻。 由于苏军的南下速度极快,程潜的部队刚刚抵达萨米巴拉金斯克后便与卡迪斯托夫部队相遇,而此地在《中苏友好条约》中早已经被划归了中方领土。可以说,苏军已经入侵了中国领土,程潜立即派人向苏军抗议,卡迪斯托夫立即驳斥道:“克孜勒要塞按照条约还是我们苏俄共和国的呢,为什么你们不交给我们?” 作为谈判代表的泰西省武装警察第一旅参谋牛元腾说道:“我们不是不交还,而是需要一点的时间,你们买了我们的房子难道留给我们连收拾家具的时间都不允许吗?” “借口。”卡迪斯托夫冷笑道,“在克孜勒要塞,我们已经交战十天了,你们是不是想在这里也与我军交战。” 牛元腾道:“如果可能的话,我方希望利用谈判来解决。” “如果不可能呢?” “那就要看看谁的拳头硬了。”牛元腾笑道,“不过据我所知,你们由于急于南下支援,并没有携带大量弹药吧?” “哼哼,走着瞧。”卡迪斯托夫愤怒不已地说道。 苏军的行动被牛元腾猜中了,中西伯利亚集群因为着急向克孜勒要塞支援并没有携带足够的弹药,现在每个士兵身上只有十几发子弹,还不够进行一场战役的。可是程潜的部队也同样如此,他们也是匆匆地离开泰西省省会阿克斗卡,身上也没有携带足够的弹药。双方装作若无其事实力雄厚,但实际上都是缺少弹药补给,便在这里对峙起来。 而在后方,双方的辎重部队正在努力地运送着弹药补给等一切,现代战争打得就是补给,没有补给双方谁也不肯傻呆呆地主动进攻。 民国十二年5月26日傍晚的战斗中,第三十九师团113旅旅长湖南人唐生智惨遭不幸,这个本应该在历史上坚守南京却弃众而逃,导致南京大屠杀的历史有名的逃跑将军,却在傍晚的防御战中拎着刺刀冲上阵地,牺牲在白刃战中。今年唐生智34岁,正是一个军人最为热血同时又最为睿智的年华,历史上却成了著名的逃跑将军。可现在中国冉冉升起,每一个军人都以为国家崛起牺牲为自豪,没有人愿意当逃跑将军,也没有人愿意当汉奸。很多人都是因为丧失了精神,丧失了信心选择的自我逃避存活下去。现在这支部队有精神支柱,那就是包围一千四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伟大中国,他们有精神依靠,那就是国防军领袖王茂如,只要有王茂如在,战争绝不会失败,信心绝不会丧失。 军人不怕死,军人害怕的是死的毫无价值,唐生智牺牲于此,也避免了他在另一个时空之中身负骂名下半身饱受良心谴责郁郁而终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