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二章 亡灵军队出现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七十二章 亡灵军队出现

如果说唐生智的牺牲是个意外,那么在他之后,第二十九师团孙烈臣的重伤便是因为战斗太惨烈导致。孙烈臣在夜间巡防的时候被苏军的炮弹弹片击中,猝不及防下受到重伤失血昏迷。随即军团长杜宝三下令参谋长童林接管前线防御指挥任务,担任第29师团代理师团长负责指挥。而军部医务兵立即全力抢救孙烈臣,终于止住伤口,然而孙烈臣因为失血过多一直处于昏迷之中。 苏军司令布柳赫尔下令后军准备对中国国防军第十六骑兵师进行反击的三支部队全部调到前线,继续连夜对中国守军进行进攻。 中国方面,第三师团和第十师团为了缓解要塞主阵地的压力对苏军进行了大反击,双方在克孜勒要塞西北方的沙漠中发生了大规模的交战。 27日早上的时候,军团长杜宝三发现作业凌晨的时候第二十九师团247团,251团,第三十九师团341团在昨夜的防御战中均挂起了汉字旗。三团战士全部阵亡,甚至军团中少数民族士兵也同战死沙场,部分阵地上发生白刃战全员阵亡。而在白天,为了阻止苏军的火炮,我军战斗机甚至直接撞向苏军炮兵阵地弹药库,引发了苏军炮兵阵地大爆炸,我军飞行员张国辉英勇阵亡。 至上午时候,国防军第三十二师团93旅在师团长郭布罗.荣海带领下迅速进入克孜勒要塞,接替防御任务。而在随后六个预备役民兵团也陆陆续续抵达,六个民兵团总计一万四千人,无一人逃跑抱怨。立即投入战斗。而此时黄龙军团仅存两万人人人挂彩,尚有五分之一重伤急需救治。 28日中午的时候,苏军准备再度孤注一掷发起总攻却遭受重创,列奥泽克镇被中队占领了,所有战略物资尽毁,在列奥泽克镇的五千伤兵被这一伙儿从天而降的中队全部捆起来扔进了锡尔河中。 他们是哪来的? 原来迷路的国防军第三师团第13旅经过数日跋涉,终于走出了沙漠。并且抓捕了部分俄军逃兵悄悄地来到了苏军后方。 布柳赫尔孤注一掷的攻城战,他将两只骑兵放在后方应对中国第十六骑兵师团,以为中国士兵已经没有了援军。岂料到第13旅这支倒霉的部队,在沙漠中几经辗转终于走出了沙漠。他们一个个看起来奄奄一息,战马、骆驼全都被吃掉了,能扔的也扔掉了。甚至第13旅吃掉了沙漠中抓到的跑散了的俄军俘虏。 5月25日的时候第13步兵旅终于走出了沙漠进入草原。俞文松旅长激动地大哭起来,说道:“我等如此辛苦,当战死沙场,完成任务。”四千人的第13旅,此时已经仅仅剩下三千四百余人,六百名士兵困死在沙漠中,俞文松又道:“全部都是我的过错,此战之后我当谢罪自杀陪同旅途上牺牲的弟兄们。但是我们要先完成任务。” 进入草原之后,第13步兵旅劫掠了两个哈萨克村庄。士兵们狼吞虎咽地消灭了所有食物和水,随后杀死村庄的男人,奸淫了女人,甚至俞文松自己也早就忘记了自己曾经是高材生军校生,明日之花等称号。 军队残忍地施暴之后,终于将身上的戾气得以释放,随后俞文松派遣士兵进行侦查。休息一天后,次日侦察兵报告,说发现苏军踪影,恰好苏军的一支辎重部队路过。 俞文松立即下令士兵整队,第13步兵旅设下伏击,已经死过一次的13旅众将士们凶狠异常,他们仿佛从地狱之中走出的魔鬼一般,双眼之中透露着死亡的气息。 苏军的辎重兵本就是新兵和临时征调的民夫组成,就算中国的第13步兵旅没有什么大炮也抵挡不住,运送物品被劫掠一空。不过打开箱子一看,俞文松等人气坏了,原来他们运送的是绷带和大头皮鞋以及袜子和帽子等。 在对俘虏经过严加盘查之后,得知距离此处五十公里的地方正是俄军的后方大本营列奥泽克镇,在哪里堆积着从后方运送过来的武器弹药补给食物,同时列奥泽克镇也是一个巨大的伤兵营,大概一万三千伤兵在此。原本由三个步兵师在此防御,但是因为支援前线,这里只有一个临时组建的步兵师。该步兵师是由这十几天中被消灭的苏军建制部队士兵临时组建的,这十三天的战斗中,苏军消失的成建制部队有第三国际步兵师、第30步兵师、萨哈林第一步兵师、萨哈林第四步兵师、西伯利亚第22步兵师、哥萨克远东骑兵师,现在在列奥泽克镇的则是重建的第30步兵师。 “天赐良机。”俞文松大呼道,他下令士兵吃饱喝足休息起来,第13步兵旅的士兵的确是体力耗尽,前后加起来休整两天后总算是有了点力气。 27日,第13步兵旅屠杀了所有战俘之后,全体赶往列奥泽克镇对其进行夜袭。 这些来年人肉吃吃得下去的国防军士兵们抱着厌世的心态,想苏军的后方基地靠近之后,还没有等俞文松下令,所有士兵拎着枪冲了上去。第13旅的士兵冲锋的时候很有特点,不喊不叫,露出狼一样的残忍。他们都将刺刀绑在手上,很少有在步枪上上刺刀的习惯,在交战或者近距离作战的时候,他们通常都是直接扑过去,肉搏战一刺刀捅死对方。有上刺刀的功夫,国防军士兵可以开三枪,所以第13步兵旅彪悍地闯入了列奥泽克镇之后,几乎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 进入列奥泽克镇之后,旅长俞文松大声指挥喊道:“25团攻击敌物资仓库,26团攻击野战医院,27团和团部侦察连攻击地守备部队。” 苏军的抵抗比想象中还要弱小,在杀神一般的第13步兵旅面前,尽管苏军的数量高达三万多人可是却被这四千多中国士兵打得落花流水。 刚刚组建的第30师将不知兵兵不知将,甚至很多人都穿着衬衫作战。苏军士兵趁着黑夜四散而逃,中队阻止不了他们的逃窜,开始逢人便杀。一夜功夫,列奥泽克镇尸横遍野,很多士兵杀红了眼,连镇上的百姓也没有放过。次日一早,参谋长薛清林向俞文松建议说列奥泽克镇是敌军重要物资中心,我们仅有不到四千人(昨夜伤亡四百人),不宜在此久留。一旦对方派兵围困,我军将濒临绝境。 俞文松想也没想便下令道:“把物资都给我炸了烧了,把没残废的俘虏都他么给我捆起来扔河里淹死。”薛清林连忙要阻止他杀俘,俞文松淡淡地说道:“此战之后,我一定会因为指挥而受到处罚,这个黑锅就由我来背,你不要阻止我了,我要为在沙漠之中牺牲的一千多兄弟报仇。”五千苏军战俘,被中国人用刺刀赶进了湍流的锡尔河中被淹死,留下七千伤残战俘给苏军增加负担。 剧烈的爆炸声甚至让远在三十公里外的苏军前线指挥部都听到了,他们惊讶地看着后方冒起的浓浓黑烟,顿时感觉不妙。 让俞文松兴奋的是,侦查连长顾大钊找到了苏军的电台,利用他们的电台立即联系到了西域军区司令任元星。任元星下令他们首先保证自己的安全,他们袭击敌军后方大本营之举动,实乃整个战局的转折点。任元星对俞文松说对你,我是不会奖励也不会处罚,总之你别死了就好。俞文松听闻之后大声哭泣起来,与此同时,他也和自己的上司王杰君联系上了。王杰君只给了他一句回电:我操你大爷的死哪去了,赶紧干他娘的! 列奥泽克镇的被袭击,苏军百分之八十的战略物资被毁,这给了前方指挥部极大的震撼。而在朱萨雷斯镇,重整旗鼓的第十六骑兵师团由赵阿九重整军队,他集结了七千骑兵开始了对苏军的袭击,致使苏军骑兵无法回援。而神出鬼没的第13步兵旅洗劫了列奥泽克镇之后,乘坐在列奥泽克镇河边的机船向锡尔河上游行军,奔赴克孜勒要塞。 “混蛋,这支神秘部队是什么人!”布柳赫尔揪着头发怒吼道,“冷静,我们要冷静,我们一定要冷静。” “报告,我军前方弹药不足。”卫兵前来报告说道。 索尔林斯基一脸的死灰,因为他已经预感到了战果,战败将不可避免。玻斯特舍夫叹了口气,说道:“现在,我们应该撤军了。” “我们败了?”布柳赫尔喃喃自语道。 苏军司令部一阵死寂。 5月29日,苏军突然撤退,中队以第十师团,第三师团作为反击部队对苏军紧咬不放,然而苏军尚有一战,当撤退到距离列奥泽克镇东十公里的达瓦尔村的时候,让布柳赫尔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第13步兵旅突然出现在他们的侧翼,在这些死神的亡灵一般的疯狂士兵面前,苏军的防线顿时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