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回家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十五章 回家

第八十五章回家 晚上浦继回家才知道这事儿,他气得够呛,这载增怎么破落到欺负女人老头上了,便和浦纳商量了一下,又去找燕子门李北仓借人,约载增谈谈。 载增气坏了,这隆贝勒家虽然是世袭贝勒,可这爵位是从顺治那边赏赐的,并非黄带子,传到浦继这辈子之后,三个儿子都给北洋zhèng fu服务,都不是好东西,便说谈什么谈,咱们拳脚下见真章。 浦继听到传话,便也派人传话,说约架也行,去哪给个地方定定。 载增让人传话在哪不重要,咱先说说赌什么,要是你们赢了打我侄子,伤黄带子这件事就算我们栽了,要是我们赢了,那个什么破将军府里的那两个水灵妹子就得给我送来,当赔礼。 浦继气坏了,又让人传话说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谁,尚武将军的女人你也敢打主意? 这两个人传来传去,倒是累得传话人不行,最后传话人不乐意了,你说你俩约架便约架,折腾我干嘛。 此时正是一九一四年七月底,在欧洲,因为上个月28号萨尔维亚十七岁青年普林西普刺杀了前往被奥地利吞并了的波斯尼亚视察的奥匈帝国大公费迪南,奥匈帝国于七月末向塞尔维亚宣战,德国对英法俄三国宣战,欧洲战争爆发,消息传回国内,举国哗然。与此同时,běi jing以北的怀柔县,经过两个月的剿匪,第十一守备旅肃清怀柔境内全部土匪,共剿灭俘虏土匪一千五百余人,处决乡村恶霸流氓地痞七十九人,处决与土匪勾结的士绅四人。王茂如正准备将剿匪功绩向陆军部报告,陆军部也刚刚允许他返回běi jing陆军部做述职报告,此时浦继派人传话来,说有人盯上了那对姐妹花,还在běi jing城外约架。 王茂如冷笑了起来,心说敢动我的女人,这人是不想活了,虽然是前朝的黄带子,但既然是前朝的,就别怪我不给你面子了。 这次回到běi jing,王茂如既然是收拾人去了,肯定的带人,现在他的近卫队就两百人,但是这近卫队除了保卫他之外,还负责保卫司令部本部。恰好这段时间工兵大队没事,便让二根带一个小队二十四人和副官任元星,又带着三百人的工兵大队浩浩荡荡地回到běi jing城,工兵大队拿着铁锹,清一sè的德国铁锹,看在肩上就想钢枪一般。倒是吓得江朝宗够呛,江朝宗便派人问他带这么多人干嘛,王茂如说给běi jing城做好事。大家很是不解,王茂如倒居然真的派赵庆的工兵大队满běi jing城修水沟。牛德禄知道他回来,便跑过来,对王茂如说陆军部已经决定让他立即北上,三ri之后便出发,你要早ri做好准备。 王茂如说多谢牛兄的提醒,便没有急着去陆军部报道,先去了一趟袁世凯府邸,得知袁世凯在zhong nán hǎi静养,袁家大公子去了ri本使馆商议借款问题。因为跟其他幕僚也相熟,便与之交谈起来,通过谈话王茂如得知ri本人准备投资,支持袁克定办一份鼓吹帝制的报纸。王茂如问其他人大公子什么时候能回来,幕僚说怕是几天都不能回来了,白天在ri本公使馆,晚上则在八大胡同,若是去八大胡同,倒是能见到。王茂如摇摇头,说我三天后必须走,陆军部下了死命令,不走就是有所意图啊。 “秀盛,著我直言,若是你能等个几天,或许事情会有转机。” “赵兄何出此言?”王茂如问。 赵姓幕僚冷笑道:“你的事情我们听说了,陆军部朝令夕改,令大公子和陛下都很不高兴,这段祺瑞要完了,哼哼,他要完了。” 王茂如自然之道段祺瑞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对帝制,甚至不惜各种动用手段切断称帝的可能,尤其是自己这一旅人马,若不是自己巧心经营早就被人吞了去了。段祺瑞在后世虽然被诸多人批判,然而,此君为min zhu和共和的贡献之巨大,三造共和,以及面对中国主权的强硬,却让人不得不佩服。此君一生不做汉jiān,xing格坚韧为人严肃刻板,不苟言笑,生活朴素,清廉如水,无积蓄房产,不抽、不喝、不piáo、不赌、不贪、不占,人称“六不总理”。 袁大公子不在家,王茂如却得到了段祺瑞即将倒台的消息,但是他是不信的,段祺瑞是陆军部长,总领全国陆军,就算是袁世凯想动他也是不敢。 王茂如没去zhong nán hǎi拜访袁世凯,倒是见到了袁世凯的侄子袁乃宽,袁乃宽此时是大典筹备处庶务主任,是袁世凯称帝的死忠分子,也靠着筹备称帝大典赚了不少好处。王茂如说袁处长好,这么巧能遇到你,多ri以来一直都想找袁处长喝一杯酒请教做人做官道理。 这袁乃宽虽然称作袁世凯侄子,然而却与袁世凯毫无血缘关系,只是因为都是河南人,早年跟随袁世凯,又都姓袁。当初随袁世凯到朝鲜赴任,担任文书。二人连宗,这才以叔侄互称。光绪21年,他随袁世凯回国。此后他历任新建陆军粮饷局会计员、粮饷局提调帮办、财政总汇处军政股长、武卫军营务处会办等职。宣统元年起他历任天津县知县、拱卫军军需总长、镶红旗蒙古副都统、筹办煤油矿坐办。民国成立后的,他获授陆军中将军衔,因为支持袁世凯称帝,袁乃宽参与组织筹安会进行支持,任大典筹备处庶务主任。 袁乃宽从杨度那里得知这王茂如是支持筹安会,私下里还资助二十万两银子,对他印象也是很好,便拍着他肩膀说道:“行,秀盛老弟既然请客,老夫便与你叙叙。”约好时间地点,王茂如便带着卫队回家。 一到到家门口,便看到王鹏等人正在给大门上红漆,大门被砸的坑坑洼洼,也掉了漆。见王茂如回来了,王鹏等人忙跪在地上喊道:“主子回来了。”王茂如挥手让他们起来,说大家辛苦了,王鹏等家人忙说不辛苦,王茂如冲他们笑着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