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三章 中国获胜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七十三章 中国获胜

以俞文松为首的这支部队疯狂地穿插进入到苏军的大队伍之中,并直取苏军指挥中心。当然,俞文松最初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搅乱敌人的撤退阵脚,可是没想到这就是压垮俄国人这只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直以来方向感极差的第13步兵旅这次方向感更是差得离谱,因为他们的在疯子一样的旅长俞文松的带领下,直接跑到了布柳赫尔的指挥部跟前。 布柳赫尔此时正在与所有军官制定撤退计划,以及突击计划,他们准备兵分四路突围,中国人没有绝对兵力优势,不可能围困住他们十五万军队。同时,军中有五万多伤员怎么处理,大家正在忙做一团的时候,谁也没想到有一群中国疯子会用腿跑的比马还快竟然一口气杀到苏俄红军东方集团军的指挥部中。布柳赫尔听到枪声的时候还以为是走火,直到卫兵开过来汽车,让他们上车,告诉他们中国人一支不怕死的队伍快速地向指挥部攻来。 “把他们吃掉。”布柳赫尔冷冷地说。 “指挥官同志,我们吃不掉他们,这伙人太厉害了。”阿列扬无奈地说道。话没说完,枪炮所就在指挥部周围爆炸,卫兵说再不走来不及了,布柳赫尔郁闷不语,下令其他军官立即带队,而他不习惯做汽车,在他的坚持下坐上了一批顿河马向后地撤退。 被直取心脏的苏俄红军混乱了起来,而第三师团长王杰君和第十师团参谋长侯定贤同时发现了苏军的混乱。他们立即一左一右对苏军展开猛攻。克孜勒防御司令官杜宝三尽管部队伤亡惨重,但是他还是整理出来五千士兵,带着仅有的二十辆坦克与三十二师团93旅总计一万部队参加围剿战斗。他们以坦克作为穿插的利器。不断分割包围苏军,迫使苏军不能够形成大规模反击部队。郭布罗.荣海作为骑兵将领第一次指挥坦克,顿时被坦克的高机动性和强大的装甲与火力吸引住了,甚至他自愿降职担任坦克营营长。 经过了十五天的战斗,总计二十五万的苏军中亚集群中路和右翼部队此时仅仅剩余十三万三千余人,现在更加混乱的是在中国人的奇兵捣乱下,他们找不到总司令布柳赫尔和参谋长以及总政委了。 5月29日下午的时候。第十六骑兵师团在142骑兵旅旅长赵阿九的指挥下击败苏军第13骑兵师和哈萨克远东骑兵师,突破了苏军骑兵的防线突然出现在苏军的后方。第十六骑兵师团就像是斗牛士手中最后一只匕首,苏军的有序撤退被彻底打乱了。混乱的苏军士兵被中队杀死。俘虏,逃亡,很多苏军士兵被迫跳入锡尔河中向下游去,妄图逃走。 第一政委梅利尼科夫带领着四个师的残余部队总计两万一千人逃向叶吉甾卡拉山逃去。他们很幸运地突破了防线。进入了沙漠之中。 布柳赫尔带着部分警卫部队以及路上收拢的其他步兵向后逃走,途中遇到了第13骑兵师和哈萨克远东骑兵师。这两个骑兵师原本是围剿中国国防军第十六骑兵师团,可是在赵阿九的带领下伏击并突破两部,导致两部惨败。现在两个骑兵师加起来仅有三千多人,布柳赫尔立即整合了所有部队之后,随后又遇到了斯摩梭斯克步兵第1师师长阿列扬率领的六千多杂牌兵。 而第二政委玻斯特舍夫在战斗之中失踪,战后经过检查他从战马上摔下来后当场颈椎骨折死亡。 参谋长索尔林斯基组织了一伙儿三百多人的队伍,遭到中国人的围剿。索尔林斯基战斗到最后饮弹自杀。 乌拉尔第3步兵师师长叶尼塞夫被中国人俘虏。 苏军集团军高级参谋作战主任科林雅科夫被第十六骑兵旅骑兵掠过的马刀砍掉了头,人们从他的军官证上找到了他的身份。但是他的头和其他被屠杀的苏军士兵头颅混在了一起,分辨不出来了。 合围的战斗从29日持续到31日,苏军部队补给问题使得所部军队不得不用刺刀面对中国人的子弹,时不时地有小规模的战斗发生,然而已经无济于事。30日开始,苏军开始了大规模的投降。 克孜勒要塞防御总司令,杜宝三上将接受苏军士兵的投降,在克孜勒奥尔达城下,二十几万人的见证下,苏军开始有序地投降。中旗高高飘扬在克孜勒要塞上,苏军战俘高举双手,排成一条条队伍进行投降,此役苏军六个师长投降,但是苏军之中的所有布尔什维克政委被单独拉出来。 随后,杜宝三忽然下令给参谋长童林,将布尔什维克政委们活埋在城下。在六万三千苏军战俘的见证下,两千布尔什维克分子被活埋。杜宝三冷冷地说道:“这些人就是与我们作对态度最坚决的人,我们对这些人的态度就是,完成你们死亡的愿望,绝不会然他们失望地变老。战俘们,今天我在这里告诉你们,所有与中国作战的敌人,全都会战败。中国已经崛起了,中国不再可以被侮辱了,你们要换一个角度看中国,你们要重新认识世界的中心,中国!” 王茂如得知杜宝三下令屠杀两千布尔什维克党人战俘之后,摇头苦笑起来,这个杜宝三啊,简直太肆无忌惮了。不过这也难怪杜宝三会下令屠杀战俘,战争开始之前他的黄龙军团和其他守备部队四万四千人,到了现在仅剩下一万九千人,这一万九千人还不知在随后的治疗中能活下多少。他眼睛看到的都是自己阵亡的兄弟,都是自己受伤的士兵,他心中的戾气不散发出来岂能善罢甘休。 而俞文松所部第13步兵旅归队之后,王杰君气得给了他两个大耳光子,不过打完之后抱着他痛哭不已骂道:“你个王八羔子,你差点死在沙漠里啊。”俞文松哽咽不语,并亲自电文上报军区司令部和国防部,请求处分。 王茂如之时国防部立即作出回电,战争尚未停止,一切等待国防部最终裁定,俞文松暂不处理。 布柳赫尔率领部分士兵突破了合围之后整理了军队之后,重新集结了一万七千人的部队,向阿斯卡纳撤退。半路上他们遇到了同样撤退的梅利尼科夫的两万人的部队,由于受伤以及补给的问题,有大约一千名苏俄士兵死在了沙漠中,这其中受伤阵亡者最多,还有四百余人做了逃兵。两军决定合并一处撤退,同时斟酌词汇怎么向克里姆林宫汇报。 在路上,布柳赫尔向克里姆林宫这样汇报道:“我们低估了中国人在中亚的决心,同时由于情报部门的失责,导致我军步步被中队克制。在战斗进行到第十天开始,中队的合围部队突然出现,导致我军后方补给基地被毁。此战我军损失约十万人,然而东方集团军还有三十万军队,我军仅仅是战役失败,并非战略性失败。因此我建议,继续对中国西域施加压力,迫使中国人放弃西域,将中亚归还给我们。我愿意一力承担中亚之心战役失败的责任,我希望在阿斯塔纳重新集结队伍,再战中队。”从数字上来看,布柳赫尔瞒报了损失,他希望领导人们能够继续支持他。 莫斯科给他的回复就是,于阿斯塔纳迅速集结军队,在克里姆林宫没有下达命令之前不要轻举妄动,等待最终决定。随后克里姆林宫下达给进入中亚的部队命令,苏军全部撤退,不得与中队进行接触,等待命令。 民国十二年6月3日,西域军区司令任元星向北京国防部报告,西域最后一声枪响完毕,战争结束,双方各自回到原有边境线。 苏军败了,败于克孜勒要塞之下,中亚之心战役,雄赳赳气昂昂地派遣三十万大军进入哈萨克斯坦,现在仅有可怜的十二万人(包括了萨拉加耶夫的六万军队)。布柳赫尔再上报的时候撒谎了,他们损失了近二十万军队——甚至比这个数目多得多。 战争暂时结束了,任元星立即给王茂如发电,说道:“我军大获全胜!”次日,任元星再一次发电:“苏军卡迪斯托夫军团忽然向北撤退,苏军谢雷舍夫军团向西退回到土库曼斯坦西部地区。” “我们胜了,秀帅。”蒋方震激动地说道。 雍星宝趴在沙盘上,清点着一切,忽然他毫无征兆地嚎啕大哭起来,这个四十一岁的男人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主意。雍星宝,作为大清帝国最早公派留学生,生平最大的心愿就是战胜列强,振兴中华,如今他完成心愿了,岂能不让他激动得落泪,他仰头大喊道:“中国人战胜俄国人了,中国人战胜俄国人了!” 国防军指挥中心内欢声一片,每个人都兴奋得彼此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