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四章 中亚之心战役记录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七十四章 中亚之心战役记录

王茂如内心激动,但是他仍旧保持着冷静和沉着,看似非常淡定,仿佛这胜利早就被他预料之中一般,他的淡定的表现甚至让其他人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 “秀帅果真成大事者,指点江山挥斥方遒,天下大势尽归掌中。”其他人见到他此番不禁心中敬佩起来,心中对其崇拜更加深了。 而其他人不知从哪里弄来了十几瓶香槟酒,打开之后彼此喷在相互的身上,甚至作战沙盘都被喷洒坏了。王茂如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没有加入狂欢的人群中,只是坐在了一旁。 国防次长六十四岁的老将军萨镇站在沙盘上激动地不能自语,这是他亲身经历参与指挥的唯一一次对外的胜利,也是国防军成立之后对外真正大规模战争的第一次胜利。回想前清和北洋时期,多少次中国战败被迫签订丧权辱国的条约,多少次中国士兵成为地方嘲弄的对象,中国人被誉为连印度兵都打不过的可怜虫,甚至有西方人认为中国人都打不过埃塞克比亚拿着标枪梭镖的土人,中人在外面的形象永远是低着头的。 但是现在,萨镇冰是彻底感受到了一种强大,这种强大不是前清那种自欺欺人,不是北洋民国那种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窝里斗专家,这是一种真正的强大。只有对外战争的获胜,才能够真正宣告一个国家的强大。再伟大的内战胜利也抵不过一场外战的重要性,萨镇冰看着欢呼的年轻人们。不禁老泪纵横。他抬起头想要从人群中找到那个国防军的精神领袖,永远不服输,被人称之为九尾狐的男人。但是被欢笑的年轻军官挡住了视线。 王茂如微笑着默默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抽出了一根雪茄,细细地闻了闻,剪开点了起来。随着年龄的增大他已经很少抽雪茄这种味道非常冲的香烟了,这个东西后劲太大,妻子智雅的身体不好,每次闻到雪茄味道都会咳嗽半天。便劝他说不要抽这种烟。王茂如为了妻子于是戒掉了雪茄,现在的他一直抽的都是直隶卷烟厂出品的北国香烟。但是今天高兴,他还是决定抽一根。只是心中太过高兴了,点了几次没点着,还是李文彬在一旁帮他点着的。他看着被淋得如落汤鸡一样的密电司司长李文彬笑了笑,道:“年轻人真好啊。” “秀帅。您今年也不到四十啊。”李文彬笑道。 王茂如笑道:“老了。老了,头发都白了。”他吸了一口雪茄,果真很有力道,吩咐说:“去将这个消息以密电传递给全国各个军区指挥官,并告知一下,此事不得外传,等待国防部统一安排,且不可私自与其他国家记者或者领事接触。” “是。”李文彬激动地说道。 选择密电通告目的是想让国防部留有一个准备时间。尽管王茂如明白这个战役——这个牵扯着几十万人的决定西域命运的战争不久之后就会全世界皆知,但是对于中苏两个国家而言。还需要一个时间来考虑善后——这场战争的确是最不应该发生却又最应该发生。 最不应该发生的原因是两个命运多舛的国家刚刚经历了动乱,统一,又刚刚在全世界面前签署了友好条约,中国是第一个承认苏维埃俄国政府合法存在的政府,而苏军第一个派遣正式外交大使的国家也恰恰是中国。两个国家相互将对方视为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在国际上就像是铁哥们一样,让人羡慕嫉妒。 最应该发生的原因是,中苏之间一直以来都有领土争议,苏俄想要完全继承沙俄的领土和权力,必须踩在刚刚崛起的中国人头上爬上去。而中国想要保存现在的一千四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也必须要经过战争的洗礼。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领土都不能靠谈判来获取,只有靠武力,只有要鲜血,才能争取和守卫。 王茂如翻出这些日子密电司的电报详文,它记录了整个战斗期间发生的战役详情及发展。这简直就是一部战争史。他狠狠地吸了一口雪茄仔细阅读起来,战争总攻进行了十六天,这十六天里他仅仅回了一次家,甚至没有见到家人,便一直住在指挥中心中。他眯着眼睛,看得仔细,一面看这一面觉得在他的眼前似乎又千军万马在奔腾,在厮杀。他很不能立即投入其中,却无法融入其中。 5月15日:我国防军获悉敌军准备进攻情报率先不宣而战,陆军航空兵三个空军师出动,对苏军列奥泽克镇、朱萨雷斯镇进行轰炸,苏军损失不详,黄龙军团歼灭苏军前锋部队第三国际步兵师5000余人。 5月16日:苏军萨哈林军团的1、2、3、4步兵师、步兵第5师、步兵27师率先进攻从早上开始一直到晚上八点,敌军伤亡近万人。此战被命名为克孜勒保卫战,为中亚之心战役核心战斗。 5月17日:凌晨零点,苏军再次发起总攻,萨哈林军团全部六个师,第30步兵师,西伯利亚步兵第1师,第13骑兵师,第17骑兵师发起总攻,投入兵力达到七万余人。至上午八点,苏军停止进攻。苏军伤亡伤亡近万。我军死伤三千一百余人。 5月17日下午,苏军梅利尼科夫率领的辛比尔斯克铁军24师、哈萨克独立骑兵师、哥萨克远东骑兵师与第三师团王杰君部在阿雷斯盐沼接触,由于提前获得情报,第三师团抢占制高点对敌人进行伏击战。但因突然而来的一场沙尘暴影响了双方的战斗,第13旅在追击苏军突围部队的时候失去联系。此战被命名为阿雷斯盐沼伏击战。 5月17日夜间至18日凌晨,苏军发生内乱。伤亡不详。 5月18日:沙尘暴停止之后,苏军由于昨夜内乱被迫进攻停顿一天。我军112旅趁机对苏军发起反击,被苏军击退。我军伤亡四百余人。敌军伤亡不详。 5月19日:第十六骑兵师团袭击朱萨雷斯镇。第三师团遭遇辛比尔斯克铁军24师阿伯莱斯基亚部误以为梅利尼科夫部,向其追击。 5月20日:第十六骑兵师团发生内讧争吵,军官并未制止。 5月20日,哈萨克独立骑兵师穿过沙漠回到苏军大部队,苏军再一次对克孜勒要塞发起进攻,被黄龙军团击退。苏军伤亡四千余人,我军伤亡约一千余人。 5月21日。我军第十六骑兵师团内讧越演越烈,军队分成两部开始武力对峙。 5月21日,我军黄龙军团击退了苏军进攻。克孜勒要塞出现供水危机。夜间杜宝三派遣第19团穿过沼泽,脱离苏军包围圈。 5月21日至5月22日凌晨,我军第十师团发现苏军哥萨克独立骑兵师,并对其进行围剿。歼敌并俘虏总计约五千。我军伤亡六百余人,其中近半由于黑夜导致我军误伤自己人。此战被命名为楚河伏击战。 5月22日,我军19团忽然对苏军北侧包围部队苏30步兵师进行袭击,夺取阵地,下午三点左右开始下雨,迫使苏军无法夺回阵地。苏军伤亡月两千人,我军19团伤亡约四百余人。 5月22日,黄龙军团击退了苏军对要塞的进攻。苏军伤亡不详,我军伤亡三百余人。 5月23日。凌晨雨停后,苏军对19团阵地展开猛烈进攻,19团在黄龙军团掩护下退入城内。苏军为激怒我军,将我军156名俘虏集体活埋,我军俘虏临死前唱起了《无衣歌》。黄龙军团发起攻击,被苏军击退,我军伤亡两百余人。 5月23日夜间,我军黄龙军团对苏军展开反击,被苏军击退,我军伤亡一百余人。 5月24日凌晨三点,我军黄龙军团为报复对苏军展开毒气攻击,敌军伤亡不详,估计约五千至七千余人。 5月24日,我军黄龙军团为报复孽杀苏军战俘327名,激怒苏军,苏军发起最猛烈的进攻。我军三十九师团军务长闫永清阵亡,84旅副旅长卓英全阵亡。 5月24日,国防军第三师团援军终于抵达克孜勒要塞随即对苏军发起反击,击溃苏军北方防御以及东侧包围部队,敌军伤亡近三千余人,我军伤亡三百余人。 5月24日,第十六骑兵师团内讧停止,向列奥泽克镇进发,遭到苏军哈萨克独立骑兵师和叶骑兵第13师伏击。我军45旅旅长阿齐兹阵亡,所部伤亡以及被俘近四千人。 5月24日,英属印度试图向帕米尔高原派遣民兵,遭到国防军第三十三师团94旅徐树铮部的毁灭性袭击,2000千印度民兵被徐树铮部屠杀在雪狼谷中。 5月25日,黄龙军团再次抵挡苏军进攻,我军第二十九师团254团挂汉字旗宣告全团阵亡,阵亡2015人。 (补充消息:5月25日,我军第13步兵旅终于走出沙漠。) 5月25日,塔什干发生暴乱,驻防于塔什干的第三十二师团91骑兵旅宋哲元部平息骚乱,屠杀参与暴乱之中亚各族轻壮一万三千余人。 5月26日,国防军第三十九师团339团挂汉字旗宣告全团阵亡,下午六点左右第三十九师团113旅旅长唐生智阵亡,夜间十点第二十九师团长孙烈臣被苏军大炮弹片击中重伤昏迷。 5月26日下午,第十师团终于抵达克孜勒要塞。苏军萨哈林军团长,高尔察克元帅自杀身亡。 5月26日,外里海集群谢雷舍夫部平定外里海地区,25000人开始北上支援, 5月26日,中西伯利亚集群卡迪斯托夫部40000人开始南下,我军蛟龙军团辖下第三十八师团程潜部携四个预备役团总计25000人北上奉命阻击。 5月26日,我军第13步兵旅袭击了苏军运输队,获得苏军重要情报。 5月27日凌晨,我军247团、251团、341团挂汉字旗宣告全团阵亡。 5月27日上午,第三十二师团93旅援兵抵达克孜勒要塞,进入要塞中协助防御。 5月27日,白天战斗机飞行员张国辉在弹药耗尽后发现苏军炮兵弹药库,他毅然决然地驾驶飞机与苏军弹药库同归于尽。至此,中国陆军航空兵在西域已经总计折损了十七架轰炸机、歼击机以及侦察机等飞机,其中五架为飞行故障导致折损,十二架飞机因苏军的抵抗折损,飞行员阵亡14人。 5月27日夜间,我军第13步兵旅袭击列奥泽克镇,占领苏军后勤以及弹药库,导致苏军全军瘫痪。 5月28日,苏军东方集团军中亚集群左翼萨拉加耶夫部与我军第四十三师团袁祖铭部在托克拉乌河发生激烈交战。此战被称之为巴尔喀什阻击战。 5月28日,我军第13步兵旅引爆了列奥泽克镇弹药库,五千苏军战俘扔进锡尔河淹死。 5月29日,苏军由于弹药补给告罄,开始有计划撤军,此时第13步兵旅突然出现在苏军右翼并误打误撞直插苏军司令部,导致苏军阵脚大乱。 5月29日,我军第十六骑兵师团142骑兵旅赵阿九所部击败第13骑兵师和哈萨克远东骑兵师,与第三师团,第十师团开始对苏军进一步合围。 5月29日,北方泰西省塞米巴拉金斯克,第三十八师团程潜部与中西伯利亚集群卡迪斯托夫部发生激烈交战,我方伤亡四百余人,敌方伤亡不详。此战被称之为塞米巴拉金斯克阻击战。 5月30日,被围困的苏军布柳赫尔所部十万部队各自为战开始突破,布柳赫尔、梅利尼科夫各自率领一部突围。 5月30日,苏军被合围其他部队开始陆续投降。 5月30日,外里海谢雷舍夫部停止北上,返回土库曼斯坦。 5月31日,苏军东方集团军中亚集群左翼萨拉加耶夫部突然撤军,返回阿斯塔纳,袁祖铭所部趁机追杀,歼敌四千余人。 5月31日,苏军被合围部队全部投降,苏军战俘总计六万三千人。 6月1日,苏军中西伯利亚集群卡迪斯托夫部且战且退,遭到第三十九师团程潜部110旅拦截,328团挂汉字旗全团阵亡,卡迪斯托夫部不得不向西逃窜,此役歼敌一万一千余人。 6月3日,西域小规模战斗全部结束,至此,中亚之心战役结束。